今世,她竟主動找上門,讓自己推倒。

天道好輪迴,愛情是個圈。


沈義嚥了一下口水,遲遲不說話。


林雪卻是噘着嘴,一臉的不高興,道:“你想什麼呢?我,我只是不想一個人睡那麼大的張牀,我,我有點冷。”

聽到這話,沈義也是微微回過了神。

同時長呼了一口氣。

看來是自己想多了。

林雪說自己冷的時候,沈義就明白了。

林雪後背有那麼大的一塊傷,不冷就怪了。

“好吧,你進來吧。”

沈義拉開門。

林雪直接如一隻小兔子一樣鑽進了沈義的被窩。

沈義也是無奈,想了想,還是躺了進去。


“好暖和啊,你的被窩好舒服。”

林雪嬌羞着,她還是第一次進男人的被窩。

“你後背的傷還沒好,別洗澡,彆着涼,否則會很麻煩。”沈義道。

林雪聞聲使勁點了點頭。

半夜時。

林雪又是凍得全身顫抖了。

“沈義,我冷,抱抱我。”林雪顫抖的說道。

沈義無奈,轉身將她抱緊了懷中。

果然,林雪的身體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一股子蝕骨的寒冷。

可見那傷對她的影響有多重。

若是今天不是自己及時給她治療,恐怕她已經進入ICU了。

沈義從背後抱着林雪,手緊緊地握在她那冰冷的小手上。

整晚,什麼都沒有發生。

第二天,等沈義起牀。

見林雪早已經下牀了。

走下樓,發現林雪居然已經恢復了氣色。

臉上的淤青已經徹底不見。

他背後的藥包則是縮水了不少。

見林雪走路卻是沒有之前那般顫顫巍巍了。

“沈義,你醒了?”


林雪很是高興,端着兩份精心製造的早餐就往餐桌上放。

“下來吃飯了。”

林雪指揮了一聲,沈義彷彿回到了上一世。

沈義微微一笑,坐到了餐桌前,享受着林雪妻子般的照料。

“你臉好了?”

沈義笑問。

林雪一邊喝着稀粥,一邊憨笑,道:“你還別說,你的醫術還真的挺高超的!炸了三針,淤青就散了。”

“我後背敷了你的藥,一晚上就好了一半!我現在感覺後背癢癢的,我查了一下,說是即將痊癒的欲兆。”

聽到林雪那高興的話,見她活蹦亂跳的,沈義也是倍感欣慰。

與此同時。

玉城某處別墅院落。

一男一女,走進了院落中的別墅樓房。

男女正是林山河和梅秋分。

家中大部分人已經到齊了。

林家正在召開着家族會議。

“哼!林雪那個死丫頭,太不識好歹了!”林家大伯林遠山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滿臉氣惱。

林家老四“林雪瑤”也是手掌撐着下巴,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

另外一個爆若雷霆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男子名叫“林書行”,乃是林家老三,乃是家中的心腹智囊。

還有一老者,端坐議席上方,氣色威嚴,面目可怕。

老者名叫“林建國”,乃是林家之主,也是林山河以及林遠山等人的父親。

“山河,林雪那個丫頭什麼態度?”林建國不怒自威的說道。

聽到這話,林山河頓時一臉的尷尬,道:“爸,我剛纔已經和兄弟姐妹們說起過了。”

“噢?怎麼說?”林建國道。

林山河尷尬的又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全都和林建國複述了一遍。

林建國聞聲,頓時氣的拍案而起。

砰!

聲音很大。

一羣林家人都是嚇得脖子緊縮,大氣不敢喘。

“陳家可是我林家未來登頂的階梯!林雪那個死丫頭竟敢忤逆我的意思!既然這樣,就不必留着她了!”

林建國憤怒一聲,然後猛然的看向了林山河,道:“你的女兒,你親自動手!殺了她,取回黑煞組織!”

“是!”林山河毫不猶豫的就接下了這個任務。

他沒有半點猶豫,甚至沒有半點傷心難過。

若是林雪在這兒,定然會傷心欲絕。

她把林遠山和梅秋分當做自己的親生父母,沒想到,他們在聽到爺爺要殺死她的時候,居然會如此的無情。

突的!

就在這時,林山河的手機響了。

林山河納悶,見是林雪打來的,於是接起,電話那頭傳來了林雪的聲音。

“爸,後天的訂婚宴我會過去的,就這樣。”

說完,林雪直接掛斷了電話。

林山河聽着電話裏留下的盲音,頓時一臉的懵逼。

“怎麼回事?”林建國發現了端倪,於是開口問道。

林山河有些懵逼的迴應,道:“爸!林雪同意了!她,她說她會來和周家的訂婚宴!” “什麼?!”

這話一出,頓時全場譁然。

沒有人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昨天,林雪明明拒絕的那麼果斷!

爲何在今天就答應了?

難道說是她回心轉意了。

衆人議論紛紛。

“爸,我覺得這件事可以再觀察一下,若是林雪肯踏踏實實的嫁給周家少爺,我想還可以繼續留着它。”林書行說道。

林建國聞聲,贊同的點了點頭。

“林雪既然回心轉意了,那麼就暫且留下她!後天的訂婚宴照常操辦。”

說完,林建國便是手一揮,示意散會了。

最後,林建國留下了林遠山一人。

弒天逆龍決 爹,有什麼吩咐?”林遠山恭敬的說道。

林建國示意他爬到自己嘴邊,小聲道:“林雪那丫頭又整合了,黑煞組織,現在剛剛恢復,你趁其根基不穩,想辦法讓人融入進去,從內部把林雪給架空!”


聽到這話,林遠山頓時一臉驚訝:“爹,你還是不相信林雪?”

林建國聞聲,眸光一寒,道:“我不是不相信林雪,我是不相信任何人!包括你!”

“嘶。”

林遠山聞聲頓時全身如過電一般。

他的這個爹有時候比死神還要來的令人畏懼。

“既然這件事,我讓你來辦,就說明我暫時還相信你!你需要做的,就是想辦法把黑煞給我搞回林家!”

“林雪那個孩子十分敏銳,這件事情必須祕密進行!若是被她察覺,或者事情敗露,我會拿你祭刀。”

嘶。

林遠山聞聲再次全身毛骨悚然,連忙答應:“爹,我,我知道了!我這就去辦!”

林遠山匆忙離去。

。。。。。。。。

時間回到沈義和林雪這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