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酣暢淋漓的打了一架,又玩了一把車,離婚協議書的事情也解決了,華曉萌的心情非常的不錯。

偌大的別墅之中,只有她和蕭謹言還有大小白。

折騰餓了,華曉萌大半夜的起床,下樓煮了泡麵吃,還打了一個荷包蛋,蕭謹言下來的時候,她已經吃完了。

瞅著小女人面前空空的大碗,蕭大總裁摸了摸肚子,「我也餓了!」

「自己去煮!」

「我怕毒死我自己!」蕭謹言嘆一口氣。

「嘿,蕭大總裁還是有點兒自知之明嘛,好吧,我去給你煮!」華曉萌起身進了廚房,依舊是簡單的燒水下面,放料包,打荷包蛋。

。但現在一見,她發現她錯了。

不是因為蒔泱的問題,她才贏不了;而是男人遲遲的沒放下,男人的自欺欺人。

蒔泱聞言和鳳琰對視了一眼,倏而認真地看著鶴錦若說道:「我挺喜歡你的。」不論是她小娃娃的時候,還是現在。

就是,現在看起來實在是太多的心事的感覺。

她喜歡的,是只有那日一面就能認出來,鶴錦若是敢愛敢恨的人。

但是現在……

好像受到的挫折不輕。

·

將鶴錦若請回家中,鳳琰體貼地給蒔泱端上了熬了許久的湯,順勢,又遞給了鶴……

《吃貨夫人總想燉了我》390煲雞湯 前面是洛筱予、洛詩夢、寒煙雨以及七彩花仙中的藍玫,代表著水。

再往前是青家那擁有林靈體者、蕭芷茗、花海棠以及綠桂,代表著木。

然後是霸體宗那名女子、妖狐、明火陽以及紅杏,代表著火。

再往前則是橙梅,星游立於她的身前,代表著土。

同時,在妖狐三人旁站著白衣真君,所謂風助火勢,他的聖風靈體可以增長火屬性的力量,並令其帶上聖屬性,更具威能,而他還將祭出得到的那塊大羅焚天仙金,將其中的火元素激發而出。

餘下之人則站在他們前方,一邊催動那些仙器,一邊防備著對方。

「開始吧!」星游大吼一聲。

下一刻,秦楓這邊率先動了,他催動體內的「金」之力,而兩旁的戰天與傲天雲則是祭出磅礴劍元,湧向秦楓。

秦楓將所有的劍元轉化為「金」之力,湧向身前的洛筱予等人,她們則是催發水屬性,金生水,令得水屬性威能大幅度提升,再接著便是蕭芷茗等人,激發木屬性,同樣加成,如此不斷疊加、增幅,最終橙梅這邊承受了極為磅礴的能量,增幅到自己的土靈體之中。

「全看你了!」橙梅喊道,將自身的土靈體完全激發,將後方傳來的磅礴能量完全轉化為土屬性能量,然後全部灌輸到前方正在施展秘法的星游身上。

星游沒有說話,此刻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秘法之中,調動著自己的星靈體,將其中的土屬性全面催發,靈元不斷釋放而出,在承受後方的能量之後,頓時暴漲到了巔峰靈尊之境,甚至隱隱有著突破到靈仙的跡象。

「給我激發吧!」星游大吼,陡然指引著那股磅礴的土屬性能量注入前方的黃土罐之中。

「嗯?為什麼吾會感到一絲心悸?一群螻蟻而已!」空中,「血魔子」發現了秦楓等人的舉動,之前卻是不以為意,現在竟是不由皺起了眉頭,「沒想到邪天窮他們竟是真的成功了,讓吾從封印之中脫身而出。

可惜,為了出來吾遭到重創,數十萬年的封印同樣令吾損耗不少,狀態不佳。此刻實力竟是不足萬分之一,力量還是太弱了。不過,以此為基礎,先屠殺了這些小輩,獲取精血之力,足以令吾之實力再度恢復不少。」

在其這般思忖之時,星游已是將全部土靈元注入黃土罐之中,而在他的秘法加持之下,他的周身散發出道道星光,也落向那黃土罐,那靈元更是暫時突破到了靈仙範圍,極為恐怖。

隨著能量地注入以及星光的打入,初時,黃土罐毫無動靜,所有人閉息凝神,未加入這行列的魔太子、祿敏、蝶舞等人則是在前方全神戒備。

此時此刻,他們都放下了私人恩怨,試圖擊殺那「血魔子。」

「哼!一群螻蟻,休想翻出什麼風浪來!」而這時,「血魔子」終於動了,一揮手,血光瀰漫,化為一頭血龍,沖向秦楓等人所在。

「擋住他!」倪混喝道,率先出手,一邊催動仙器,一邊祭出小混沌靈體。

「一起出手!」魔太子也喝道。

一群人各展所能,試圖抵擋這一擊。

那頭血龍猛然撲來,竟是攜帶著仙威!

不過,這仙威與靈仙還是有著一些區別,帶有魔族特有的魔氣,透著邪惡,但威壓的強度卻是相當,極為恐怖。

「吼!」血龍張牙舞爪,轉瞬即至。

「轟隆!」

它撞在一群仙器以及各大天驕施展的靈技或秘法之上,發出猛然巨響,更是有著強烈的血光迸射。

「噗!」

下一刻,一陣吐血聲響起,一群出手的天驕儘是全部負傷,只是程度不一。

血龍沒有潰滅,再度撞來,更是吐出一道道血箭,有著腐蝕之能。

「擋住!」眾人齊聲大喊。

「砰!」

又是一次大碰撞,而這一次,血龍終於被擊潰,可秦楓等人這邊卻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竟是有著數人直接被震死!

被震死的都是宗級,而尊級強者中也大多受了重傷。

「哼!」「血魔子」冷哼,再度揮手,一頭血鳳出現,同樣撲擊而出,速度極快。

「快!給我激發!」星游望見這一幕,不由焦急。

而前方眾人面色慘白,卻是無法退避,只得再度迎擊。

這一次,再度令得秦楓一方隕落數人,七彩花仙中的青梔、魔劍門中擁有踏天獸血脈之人紛紛隕落。

可血鳳的攻擊還沒結束,向著星游衝擊而去。

「啊!給我停下來!」寒家那名擁有冰土靈體之人挺身而出,全面催發自己的靈體,演化出一面冰土之牆,蘊含著強大的防禦之力。

「咚!」

血鳳衝擊在其上,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

僅僅一擊,冰土之牆破碎。

「不!凝!」寒家那人嘶吼,竟是燃燒生命力與靈元,再度將那冰土之牆凝聚而成。

「燃燒吧!」一旁,雷熬炎同樣使出全力,燃燒生命力,催動靈元發出至強一箭。

「轟隆!」

冰土之牆再一次破碎,而血鳳在雷熬炎的箭失之下破滅。

而為了達到這一步,寒家那人隕落,雷熬炎遭到反噬,身受重傷,生命垂危。

這一刻,黃土罐終於有了反應!

「是誰喚醒了我?」一道滄桑古老的聲音響起,「又感應到了魔族的氣息……重傷的靈魘嗎?」

黃土罐一陣顫動,在星游不斷注入能量之後終於蘇醒,而感受到「血魔子」的氣息后,終將發威!

一道黃光自其內散發而出,伴隨著一股可怕的氣息。

「成了!」星游、秦楓等人大喜。

而對面,「血魔子」則是面色慘白下來,盯著黃土罐竟是露出恐懼之色:「神王?不!這怎麼可能!?神王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就在昨晚的夜襲剛結束沒多久,突厥又來新一輪的入侵。這次他們居然放棄正面偷襲,轉而呆在城鎮周圍的樹林實施偷襲?!

第二天上午的巳時(9~11點),一小隊十人的唐兵小心翼翼地出城巡視時,另一支十幾人組成的突厥隊伍早在樹林里埋伏(恭候)多時了。

突厥人的視角:

一支十人左右的唐兵正一步步地走近他們事先埋伏好的地點。在看到他們靠近他們時,一個身材彪悍的疤臉大漢從樹林里突然竄出來,二話不說就將手中的鋼刀刺出去。

「我去!」——辣隊唐兵沒預防就被刺死了一人,接著其餘九人立馬分散開了。辣個已經被刺死的唐兵鮮血「滋」的一聲噴了那大漢一身,那大漢不僅不感到噁心,反而還有說有笑地跟身邊幾個人有說有笑。全然看不起現場還有九個唐兵,藐視感十足呀!

接著他們還不緊不慢地走向剩餘的九個唐兵。他們仗著身高馬大,看介些唐兵就跟看小雞仔一樣。事實還真是如此,辣九個唐兵對上突厥人,根本不堪一擊。真正三兩下就被他們全部殺死,身上的兵器也被搶走了。

當杜如晦他們得到消息時,已經是傍晚了。當程處默他們趕到后,辣一片森林的周圍都瀰漫著濃烈的血腥氣,連向來喜歡啄食腐肉的烏鴉也遠遠的躲開這片死亡之地。撥開亂草,兩具早已失去生命的年輕身體仰面躺在草叢裡,一個大窟窿穿透了他的胸膛,把他的生命永遠的定格在這最美的年華。而他旁邊放著的則是屬於他們唐兵的長矛,似乎在在嘲笑他們的無能。

再往前數步,地上的茅草被踐踏得七零八落,七八具全是全身紅果果的唐軍。辣些天殺的沒人性的突厥人,不但殺死了他們,還剝走了他們的衣衫。

沒有一個生還者,一共十人,這是介伙唐兵的人數。因為他們從早上辰時7~9點出發,一直到午時過後還未歸來,於是他們就出城尋找,一直到現在才找到他們。

戰爭是能使一個銀快速地成長起來的,比如此時的程處默和牛見虎。他倆並沒有顯露出暴躁,也沒有特殊的悲哀,只是把他們十人的眼睛一一合上,然後再和其他人一起,用鏟子挖了一個大坑,把他們埋葬在介里,沒有豎碑,也不用豎碑,死在這裡也將不會有人前來祭奠。

「見虎,我們回去吧」——程處默冷靜地道。

「好,我們回去」——牛見虎也沉著地回應道。雖然兩人的對話很平常,但素他倆身邊的唐兵卻一下感覺毛骨悚然,人類的直覺讓他們有種要退避三舍的衝動。程校尉和牛校尉現在介個樣子好闊怕啊!

。。。一段沒有說話的路程走了十五分鐘(一刻鐘),終於回到軍營后。程處默和牛見虎兩人本來想先去跟杜如晦稟報,然後再去跟老師說一下。誰知老師現在也在杜大人的營帳里,而其他十個同窗也都在。正好一起說,免得說兩遍。

「杜大人。。。巴拉巴拉」——程處默語氣平靜地把他們發現了辣一小隊唐兵的過程以及把他們就地埋了的全過程都說了出來。

「我知道了。。。」——杜如晦聽完之後,正準備揮手讓他倆離開時,秦明浩在一旁開口了。他看出程處默和牛見虎正在壓抑著怒火。如果不讓他們說出來,後果不堪設想。

「處默,你們想腫麽做」——秦明浩開口道。一旁的杜如晦好奇地看著,其他十人亦如此。

「先生,我們想為死去的唐兵報復。辣些突厥人簡直沒人性的,殺了就算了,還把他們的衣服剝走,這、這簡直就是恥辱。學生一定要報仇,學生一定要報仇」——秦明浩辣句話彷彿像啟動他們宣洩的按鍵,聽到寄幾先生的問話,程處默和牛見虎憤怒地道。

「辣你們要腫麽報仇捏?你們連敵人在哪裡都不知道」——杜如晦在一旁潑冷水道。

「不,杜大人,我們知道。回來時我們有留意周圍的環境,他們既然能偷襲,辣一定走不遠,而且我和見虎在回來的路上有做標記,如果他們有折回,就一定有痕迹」——程處默說得頭頭是道。

「。。。辣你們去吧,注意要小心,不要被人反抓了」——杜如晦想著既然他們說有信心,就讓他們去試試。反正他是不抱希望的,讓他們去碰碰壁也好。

「杜大人,我們也想跟著過去看看」——沒想到一旁的李承乾他們居然也想跟著過去。

「你們這?沒必要去太多銀吧!」——杜如晦沒想到連太子殿下他們也要跟著過去。如果單單隻是程處默他們過去還能用歷練來解釋,可是如果太子殿下他們也一起過去,辣性質就不同了。說到底,杜如晦還是下意識地把太子殿下他們排斥在外,畢竟他們可是皇親國戚,有祖輩打下來的江,他們不必再像他們父輩辣莫拚命呀!

「不,杜大人,我們也要去歷練。再說先生說過:花盤裡長不起蒼松,鳥籠里飛不出雄鷹,庭院里跑不出駿馬,溫室里練不出英雄!阿耶他們年輕時也是上過戰場的,我是阿耶的兒砸,也應該上戰場才對」——難得李承乾意志如此堅定地道。聽得杜如晦一陣動容。不過他的內心其實還是拒絕李承乾他們仨上戰場的,但眼角掃到滄海先生在跟他擺手,於是他就沒再繼續堅持了,揮手讓他們去追擊辣一夥突厥人。

「滄海先生,您剛才的擺手是不是有什麼涵義捏?」——待李承乾他們出去后,杜如晦小聲地問秦明浩。

「杜大人,你是不是覺得高明他們仨不應該上戰場捏?」——秦明浩單刀直入地問道。

「。。。滄海先生,太子殿下他們仨乃皇室子弟,只需要知道如何治國和治藩就可以了,戰場不是他們的未來」——杜如晦沒有直面回答秦明浩的問題,反而迂迴地說道。

「杜大人,或許在你的心裡,高明他們是太子,但在我眼裡,他們都只是我的學生,我門下的學生必須得是上馬能殺敵,下馬能治國和穩定軍心。不過你也不必太擔心了,他們當中有些是第一次上戰場,所以我會全程跟在他們身後觀察;一旦發現有危險,我自會出手相救的」——秦明浩應承道。

「如此就謝謝滄海先生了」——聽到秦明浩承諾說會一路相隨,杜如晦頓時像放下一塊心頭大石一般。

程處默身著秦明浩給的鎧甲,背後背的是最新最鋒利的兵器,在他身邊,儼然跟著牛見虎、尉遲寶琳、秦懷玉、李震、李德謇他們六人,只是沒想到太子殿下、越王(李泰)、漢王(李恪)、長孫沖還有杜荷、房遺愛也跟著過來了。在他們身後,還有一位高人?緊隨其後。

果然辣一夥突厥人又原路折回了,他們身上穿著唐軍的制式皮甲,手握著雪亮的橫刀,坐在程處默他們埋唐兵的土地上,開始不停地向夥伴炫耀,自己是如何的勇敢,唐軍是如何的不堪一擊,臉上的污垢這時候成了最猙獰的面具。

不過當他們在狂歡,在得意忘形的時候,一支化身為地獄使者的十二人隊伍正悄然無聲地向他們靠近。

在看到是突厥人的時候,程處默一個手勢,其餘十一人馬上上樹?沒錯,在仙山上的三個多月,他們(包括李承乾他們四人)都學會了爬樹等一切簡單的野外生存技能。

「咻咻咻」——程處默接連三箭射?向他們的戰馬。把他們的戰馬的腿射傷了,無法再行走後。他們十二人就馬上滑下樹。宛如地獄里的惡魔,沒有用弓箭,而是抽出匕首,用秦明浩教他們的匕首操?!為死去的唐兵復仇。

突厥人的狼牙箭無法穿透他們的鎧甲,而他們的匕首則採用最先進的技術鍛造而成的。因此很容易地斬斷了突厥人手裡的彎刀,再順便切下來一大塊肩膀上的肌肉,最後再來一個橫刺,斬下了突厥人的頭顱。

。。。這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戰鬥,程處默他們介三個月得到秦明浩盡心儘力、手把手地教學,輕輕鬆鬆地以十二敵二十的陣容,把對面辣二十個突厥銀都殺死了,用他們的人頭來祭奠死去的辣十個唐兵。

跟在他們身後的秦明浩滿意地點點頭,看來程處默真的成長了,牛見虎他們亦如此。雖然李承乾他們終於敢殺敵了,可在秦明浩看來,還不夠,他們的心還有些軟。因為當看到有幾個突厥人雙手舉頭想要投降時,李承乾他們四人居然有一絲的心軟。要不是他們的基礎過硬,在辣幾個假裝投降的突厥人反水想要刺殺他們時,他們條件反射地用手上的匕首刺過去,說不定倒在地上就會是他們了。

戰爭是殘酷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均看你死的值與不值。而且最讓人意外的是,被程處默他們全員殲滅的突厥小分隊居然是這次進犯的辣個突厥部落里最精英的男子。現在壯漢都死了,剩下來的辣些突厥人都不足為患了。

不過這次的突襲行動,讓向來以為他們只是一群少爺兵的杜如晦以及軍中的老殺才們刮目相看。沒想到在滄海先生/仙人弟子身邊呆了幾個月,居然長出了血性。看來滄海先生訓人確有一套。

。 第一章【重生為貓】

「小川,我和你好了三年了。但你看看,這三年來,我一年一個樣,你三年前是什麼樣,三年後還是什麼樣。我是女人,青春很容易就過去了,我想找一個可靠,能夠給我安全感的男人,我想要一個家,一個穩定能夠帶給我幸福的家,但是你不能……小川,我們分手吧……」

看着相戀同居三年的女友決然灑淚而去,袁小川伸了一半的手終究還是放下了,他確實給不了她想要的,儘管他已經拚命加班了,但是不夠……不夠啊……在東部S市這樣的大都市,拚死加班也不見得有用,想要在這裏買上房子對他來說,幾乎是天方夜譚。沒有房子,女友就不會和他結婚,這是當初兩人好的時候,小川答應過的。

小川醉了……尤其是在心情極差的時候,就算喝白開水,還是會醉的,不醉就想哭,但他寧願喝醉后哭被人以為是發酒瘋,也不願清醒的時候哭,那樣只會被人看到軟弱的一面。

深夜十一點半左右,他走在回家的路上,想到自己只有加班卻換不來幸福人生的遭遇,他就再也止不住地想要發泄一番,於是看到前面一個黑乎乎的陰影擋了去路,就下意識地一腳踢開。

喵!

一聲近乎恐怖的怪叫讓袁小川嚇了個半醒,他這才發現自己剛才踢中的不是什麼垃圾或石頭,而是活的……準確地說是……一隻黑貓,而且是一隻比普通貓要大得多的黑貓……而且,這隻貓居然不是四肢着地,而是像人一樣,一隻爪子捂著自己的腰,似乎在捂著剛才被小川踢到的部位,一隻手指着他正在張口大罵。

「王八犢子,你走路發什麼瘋,我老人家好不容易想打個盹,得罪你了?」

「我跟你說,臭小子,這事沒完,你必須給我道歉,不然我就打110告你不顧老弱,毆打老人。」

「看你這樣子就是個小赤佬,估計也沒什麼出息,只知道拿別人出氣,氣死老夫了……」

袁小川怒了,原本他是內疚想道歉的,但是被這隻貓不貓,人不人的老傢伙給惹怒了,叔可忍,小川不能忍。

「放你的滿口長臭屁!一看你這不要臉的樣子,平時肯定碰瓷不少,你今天是活該……」

「老傢伙,真以為自己可以倚老賣老了?我呸!」

「老子混成什麼樣,關你鳥事,你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死樣子,跑出來嚇人嗎?嚇到小孩子、良家婦女你怎麼負責,深深地鄙視你!」說完,小川還朝這隻人一樣的怪貓比劃了個國際友好手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