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接下來應該還會壟斷其他關於齊氏集團的合作,他們只有十幾個人,但是我懷疑,他們總是出來探一下風險,又或者說他們過於自大,認爲只有一隻小隊就可以將齊氏打壓。”

“你認爲他們接下來還會做什麼?”

齊周坐到了沙發上。

“陳氏集團。”我沉思了一會兒,繼續道,“現在陳氏集團對於他們來說就像是一塊香餑餑,他們一定會想盡辦法的把合作案拿到手,

我在暗地裏面弄清楚陳氏家主的具體情況,你在合作這一方面,儘量的拖住他們。”

“好。”

齊周點了點頭。

我從辦公室的落地窗往下看去。

這是頂樓,所以我從落地窗往下看,只能看得到下方的衆多風景,以及樓下的像螞蟻一樣的人羣。

不過我知道,有人在下面盯着我。

他們不會放棄跟蹤我的。

只是他們忘了,像這種大型的公司裏一般都會有臨時逃生的通道。

我避開了公司大門前的那些人的監視,直接往公司的臨時逃生通道離開。

公司的臨時通道通往一處小巷子。

巷子雖然不深,但是很大,可以同時兼容五六個人並排走。

我從巷子往外看了一眼。

有兩個人正站在公司大門的旁邊,手裏各自的捏着一支菸,像是不經意的在公司這一邊逗留。

但是我知道這兩個人就是刀疤男派來盯着我的人。

我轉身離開,就讓他們在這裏繼續等着好了。

反正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去查一查陳氏家主的消息。

照道理來說,就算是真的要切斷合作,陳氏家主也絕對不會隱藏着不跟齊周見面。

只能說這裏面另有隱情。

我走到了陳氏集團的門下。

想要弄清楚陳氏家主的消息,首先就得知道,他兒子現在在公司裏面扮演的到底是什麼角色。

我已經猜到了一些眉目,但是現在還不能肯定下來。

下午四點鐘,陳陽準時來了公司。

隨身淘寶:拐個皇子來種田

不過很奇怪的事情是,前臺似乎很怕陳陽,看到他的時候縮了一下脖子。

就在這時,我聽到了前臺邊的議論聲。

“董事長怎麼還不回來呀?現在公司的一切事情都是總經理在主持,董事長會不會是出什麼事情了?”

“噓!”祕書連忙的堵住了前臺的嘴,“這話你可不能亂說,要是讓經理聽到了,那你就得捲鋪蓋走人了!”

前臺有些不服氣的撇了撇嘴,“你肯定知道一點什麼!你快告訴我,現在董事長到底怎麼了?

爲什麼那麼長時間都不來公司上班?現在公司裏面人心惶惶的,就怕哪天被總經理拿來開刀了!”

也許是因爲被磨的實在是沒了耐心,祕書左右巡視了一眼,發現沒人之後才壓低着聲音說道,


“我的確是知道一點事情,實話告訴你吧,現在董事長啊,已經被總經理架空了權力,而且在私底下我還查到,

董事長似乎住院了,不過總經理似乎刻意的隱瞞這件事情,所以我也不知道董事長現在到底在哪家醫院療養。”

“什麼?!”前臺驚訝的張着嘴,“總經理這不是明目張膽的要篡位嗎?!”

“你可別說了!既然知道了,那就趕緊把嘴給閉上,要是被其他人聽到了你這些話,你遲早得被弄得離開公司的!”

前臺連忙點了點頭,安靜了下去。

陳氏家主,居然被自己的親兒子架空了權利,現在還被放在了療養院?

乍一聽起來還真是有些悽慘。

打聽到了消息,我就轉身離開了。

在這裏逗留太久沒好處。

刀疤男那一夥人既然想跟陳氏集團合作,那這幾天的時間裏面就一定會派人盯緊這一邊,所以我在這裏逗留太久,也許還會被他們發現。

果不其然,在我離開後的兩分鐘,刀疤男一夥人來了。

陳陽把他們都請了進去。

不過我不在現場,所以他們到底說了什麼,我並不知道。

我現在一心沉浸在了尋找陳氏家主的事情裏。

陳陽的動作那麼大,不可能沒引起其他人的懷疑,又或者是躲避周邊的攝像頭的監控。

我走到了陳氏別墅。

這裏就是他們父子倆居住的地方。

我在周邊大概的逛了一圈,訂好了每一個攝像頭的點之後就去到了監控室。

都市絕代主宰

在這附近一帶的小區,齊周幾乎都爲我購置了一棟房產。

所以這一處的別墅區,我自然也有門禁卡。

保安看到我手裏的門禁卡,帶着幾分討好的笑道,

“請問您是過來看什麼的?”

“我發現我的東西不見了,所以想在這邊看一下監控攝像,放心吧,我只是要看一下而已,確定沒有什麼異常之後會離開的。”

保安鬆了一口氣,連忙地讓開了位置,“您請坐。”

我坐在了凳子上。

打開了我在紙上標註的那些關於攝像頭的點。

只是我並不清楚陳氏家主到底是在哪一天被挪了出去,不過在半個月之前,陳氏家主還在與齊周兩個人討論合作的事宜。

應該是在半個月之內發生的事情。

可是保安現在就站在我身邊,緊緊的盯着我的一舉一動,我根本就沒辦法拷貝出完整的監控攝像。

我眼角的餘光打量了整個監控室。

這裏的治安很好,所以保安也萬分的警惕。

我拿起了桌上的筆。

想吸引保安的注意力只有一個辦法。

我在保安看不到的地方,捏着筆蓋,狠狠的朝着門口彈去!

“誰?!”

保安果然被驚動了。 保安朝着門口走了過去,趁着保安不注意,我直接把這段時間的視頻全部都拷貝了出來。

不過並沒有能夠拷貝到近半個月的,而是隻能拷貝到近一個星期的視頻。

拷貝好了視頻之後,保安也在這個時候發現了不對勁。

他撓了撓後腦勺,不解道,

“真是奇怪,剛纔這裏怎麼會突然響起了聲音?”

不過保安又擡着眼睛在這裏找了一下,沒發現什麼可疑的人之後這才放我離開。

回到了家裏面,我將拷貝好的視頻打開來。

我以極快的速度翻閱着視頻。

越往下看臉色就越加的凝重了起來。

就在幾天前,這一夥人到了江州,看來這一夥人剛到了這裏,就幫着陳陽對付了陳氏家主。


看來,陳陽心裏不滿意就現在好不容易有了機會,所以纔想着推翻陳氏家主。

在視頻裏他們將城市家主給塞進車裏面的時候,我特意的記下了這車的車牌號,將視頻裏面這種大致走向標了個點,隨後就去到了陳氏別墅的周邊。

想要對付我沒有這麼容易。



既然想要對付我,那就得付出足夠的代價。


我的確不喜歡高調,但是這也並不代表他們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把我踩在腳底。

泥人都還有三分脾氣,更何況是我這麼一個大活人。

不過奇怪的事情是,他們似乎早就已經有了警惕,所以,當我要去周圍的那些店鋪尋找這一個星期以來的視頻時,突然被告知那些視頻早就已經被刪除了。

當我去到最後一家店面的時候,那個店長甚至有些害怕的看了我一眼,將一張紙交到了我手上,語重心長的說道,

“小夥子你還是不要招惹那一夥人了,好好的做你的事情吧!”

店主說完就把我給推了出去。

他好像很害怕,我會在店中繼續逗留。

難道我在店裏繼續逗留,會給他帶來什麼麻煩?

我把那一張紙藏進了兜裏,就算是被推出去也沒有顯露出來。

我不是已經把那一羣看着我的人給甩丟了嗎?難道他們發現了不對勁又派人跟了上來?

我沒有再繼續尋找店鋪的攝像頭。

因爲我可以肯定這些攝像頭從一開始就已經被切斷了。

刀疤難易等人想必早就已經做好了足夠的準備,不會蠢的到現在纔開始動手。

所以這一次我過來完全是白來了。

快穿女配:攻略美男無下限 ,走進了車子裏。

我打開了剛纔店主塞給我的紙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