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入目之處乃是灰濛濛的一片空間,這裡沒有粘稠的漿液,也沒有什麼撕扯之力,平靜的好像他又進入了自己的夢境。在他的正前方正是一隻大約有一丈長,水桶粗細的的巨大蛹蟲,蛹蟲全身赤黃,正在啃食著面前的一具屍體,似乎根本沒有在意到被吸扯進來的曳戈。

曳戈注意到身體完整的男子,他的生命氣息尚在,但是面容平靜,眼神獃滯,就像是在幽溟澗中陷入幻境中的蟲蛇和鳥兒!

「咔嚓……咔嚓……」滲人的聲音不斷傳來,曳戈心頭哆嗦了下,這一幕實在太過觸目驚心,活活地將人生生吃掉!

「用龍蛹蟲!」曳戈終於是想起了寐照綾所說的話,用龍乃是妖族道古紀元的聖獸,其有挪移時空,掌握空間的屬性。傳言此木常常有用龍寄居與此樹,故而此木名為用龍,降伏其可獲得其妖印傳承!不過這些曳戈連想都沒想,獲取妖印那都是妖族部落里大祭司乾的事情,他小小的一個修士,現在想做成這樣就是逃跑!

「咔嚓……咔嚓……」的聲音還在繼續,這才一會兒時間第二具的屍體已經是所剩無多!曳戈動彈了一下身子,他這才驚慌地發現自己根本咚不了,內視發現自己丹海一片冰封,絲毫掉不出任何靈力來,而他的身體卻是在這樣的空間里被禁錮了!

「靠,什麼鬼地方!」曳戈是真的有些氣急敗壞了,他憤怒地罵道。

「叮鈴鈴……「曳戈身上的腰間的鈴鐺卻是無風自響,之前在哪幽冥澗就曾響起。

那正在咀嚼著那個引靈圓滿屍體的龍蛹蟲抬起了腦袋,一隻黑黝黝拳頭大的眼睛盯著曳戈,而另一隻眼睛卻是雪白一片,似乎那裡沒有眼睛本就是一個空洞,眼睛下來就是那巨大的嘴巴,一排排鋸齒正往下滴著鮮血……

曳戈與之對視,內心不僅僅是噁心,也是感到了些害怕,畢竟他現在能動的就是一個嘴巴,他總不可能指望用嘴巴斗過這隻龍蛹蟲!

龍蛹蟲細細打量著曳戈,因為它竟然發現面前這個人類竟然是沒有進入幻境,它嘶吼一聲,大嘴巴狠狠一吸,曳戈整個人像是風中的沙粒,直接出現在了龍蛹的面前。

龍蛹蟲從引靈圓滿修士的屍體上離開,身體蠕動間來到躺在地上不能動的曳戈身旁,曳戈望著它巨大的臉龐和嘴巴,更是覺得噁心無比,同時心中也不禁有些哀嘆,他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試著開啟了下兩侖之力,可是整片丹海都是被凝結,兩侖雖然依舊在可是噴出的靈力也是被迅速凝結。

「嘀嗒……」龍蛹蟲嘴巴上的鮮血落在了他的臉上,他心中恐慌,難受起來!

「難不成真的要死在了一隻蟲子手裡?這到底是用龍還是一隻蟲蛹啊?……從頭吃可千萬別從腳吃!」曳戈心中後悔無比,都是他太過魯莽。本以為自己能夠以瞬移的身法,迅速通過這一段區域,誰曾想落得如此地步?

此刻他臉色猙獰不堪,眼睜睜地看著龍蛹蟲的嘴巴在他眼裡越來越大,最終他腦袋被一口吞進了龍蛹蟲的嘴裡!

各種粘稠與腥臭味道讓曳戈意識到自己還在龍蛹蟲的嘴裡,不過他立馬感受到了兩排鋸齒正咬向了他的脖頸,就在此時他脖子處一塊黑色印記猛然一動,那黑色的印記顯化出來,出現了一隻小小的鳳麟圖案,就像是突破有了脈博,有了生命一般,紅色的黏膜從他脖頸上噴涌而出……

龍蛹蟲想要大叫一聲,卻是嘴裡吞著曳戈,趕忙吐掉了曳戈,凄厲地叫喊起來,它盯著曳戈脖子上的那塊黑黑的東西,身體顫抖地不停後退著,彷彿是發生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不停的後退。

曳戈脖子上出現的一隻黑色的鳳麟圖案,這正是鳳麟印!此刻鳳麟印像是活了過來,對於不斷後退的龍蛹蟲眼裡滿是不屑,突然小鳳麟嘴巴一張,那一丈多長的龍蛹蟲從五丈多遠的地方被吸扯過來。而曳戈的脖子就像是一個漩渦,龍蛹蟲在飛行的同時,身體也是在不斷的縮小,最後融入了鳳麟印中一起消失不見了

「太過詭異了!」曳戈的這一切變化發生的猝不及防,慶幸的是柳暗花明他終是沒有死掉。他摸了摸脖子上剛才似乎和他有著共鳴的東西,卻是發現已經不見。

眼前場景迅速變化,出現時他發現他在之前自己落腳的黑色樹榦上,他伸手摸了摸樹榦,冰涼切實的觸感,讓他意識到這是真真實實存在著的。

「編製空間?剛才那處空間是龍蛹蟲自己編製的嗎?」曳戈起身,搖了搖頭想道。

他抬頭往上面看了眼,二話不說,腳下一動,一路扶搖直上,很快來到了六百丈處的樹冠。樹冠頂部有一節兩尺多長的紫色樹枝,像是寶劍一般的傲然戳向天空!

「聲風木!」曳戈心頭大喜,大手一揮,聲風木落入手中,整個人迅速下落。

「不知,寐兒還等我著嗎?」

……

寐照綾正在用龍樹下一直安靜地靜立著,似乎從來沒有動過。她漆黑的長發隨著風的嬉鬧隨意搖擺著,而一張臉憔悴蒼白,如此映襯下她就像是一片秋葉,彷彿隨時都要隨風而去……

她現在腦海不斷重複著之前在用龍樹上五百五十丈處的那一幕幕,她心口疼的厲害,遠非於之前在幽溟澗山丘下的那種麻木的刺痛,如今每一次的疼痛,都能讓她是真切地到,自己不能夠接受曳戈就這麼突兀地死掉。

她的眼眶開始模糊,可是突然出現了一道修長的身影,清秀的面龐上,那如刀削般的鼻樑和堅毅的眼神,她心頭一軟,眼淚終於是落了下來。整個人奔跑而去,蕩漾到腳裸處的漆黑長發,像是在她白色的衣裙上晃動著的瀑布,整個人撲到了迎面而來曳戈的懷裡。

曳戈渾身緊繃起來,寐照綾的身子似是柔弱無骨,他微微有些驚愕,不過緊接著臉上就飄蕩出一抹暖暖的笑容,劫後餘生他才知道生命的可貴,活著的美好,還有這麼一個佳人一直翹首以待,等著他的歸來……

……

「嘿嘿……寐兒,你看著這是什麼?」

浩渺世界里兩道緩緩而行的兩人正是寐照綾和曳戈。

寐照綾回頭望了眼,曳戈手裡的聲風木,瞪了他一眼道:「命重要還是所謂的寶物重要?真是個傻子!」

「你是不是在關心我?」曳戈賤賤地追問道。

寐照綾臉頰微紅,慌亂道:「沒……沒有!你的命是我救的……你是我的蟲奴,你死了誰給我喂蟲子!」

「哦……」曳戈拉長了音調,故意顯得很失落。

寐照綾聽到他語氣有些失落,她也有些於心不忍又道:「呆一起這麼久了,我也沒什麼朋友,當然……也是有點擔心的!」

曳戈心頭一樂,不過他沒有繼續得寸進尺了,因為能讓寐照綾說出此話,已是不易他看了眼天上巨大無比的星星道:「我們還要呆在這裡嗎?其他人似乎已經從這裡退去!」

「嗯,我們再等等!」說到她玉手輕揚向曳戈指道:「前面不遠處還有著一些東西……我必須得去!」

「什麼東西?你怎麼知道?」曳戈好奇道。

「我身上的蟲子告訴我的!」寐照綾說著她指尖出現了一隻紅色的毒蟻。

曳戈不再多言,兩人迅速展開了身影,飛快地向前面趕去。

趕快兩人來到一處巨大的山谷邊緣,曳戈落在了山谷上的一處樹梢,他眉頭皺起望著霧氣繚繞的巨大山穀道:「就是這兒?」

寐照綾正欲搭話,突然對面的山谷里爬回來一串串紫色的大螞蟻,因為是浩渺世界中,每一隻紫蟻都是有著巨大的身體,它們每一隻都有著一丈多長,嘴上都夾著一塊塊白色的東西。

寐照綾望著這一幕臉上卻是激動起來道:「太初紫蟻!」

。 「太初紫蟻?」曳戈有些不解。

「這些都是工蟻,太初紫蟻在外面的世界可以說已經是絕跡,別看這種螞蟻只有三階,看這些工螞蟻搬運著靈石,這蟻后則必然是要產卵了!」

「那是靈石?」曳戈驚道。

「嗯!紫螞蟻產卵不同於其他蟻群,它們數量極少,蟻后十年一卵,其卵有太初之氣,所蘊含的能量是用龍葉遠遠所不能及的!」寐照綾向曳戈認真解釋道。

可是曳戈對於這些蟲蟻的知識顯然並不上心,他更關心的是那些工蟻從哪裡弄來的這麼大塊的靈石,看那品階比中品靈石還要精純許多!

「靈石在哪裡?」曳戈急急問道。

寐照綾瞪了他眼道:「可能附近有靈石礦脈吧。」

「礦脈?」曳戈激動道。

「找到了也拿不走的,還是弄一些切實可行的,比如那太初紫蟻的蟲卵,且這母蟲還能提升我紅蟻的等階!」

「你去鑽那螞蟻洞吧,我要去找礦脈!」曳戈眼神火熱道。

「你能帶出去嗎?都不是給你說過除非你在封妖之戰中能奪冠,要不然什麼都帶不出去!」寐照綾有些生氣地拽了下他,起身跳躍間往山谷里的蟻穴躥去!

曳戈心有不甘地往山谷對面瞅了瞅,搖了搖頭屏住身上的氣息,起身跳了下去跟上了寐照綾。

山谷間霧氣繚繞,落了下來曳戈才發現,此處是一大堆腦袋大小的均勻分佈的沙粒堆,一個兩丈大小的洞口,突兀地出現在了他們兩人面前。他正要說話,從洞口中就是爬出了兩三隻巨大的太初紫蟻,在它們剛剛露出腦袋,寐照綾便是已經出手,三股子青色靈力如同繩子一般迅速地將三隻太初紫蟻纏繞,寐照綾右手青龍鎖月早已在手,接連三次虛劈,刀影襲出三隻工蟻的腦袋應聲而落!

「屏蔽氣息!」寐照綾輕喝道:「不要驚擾這些兵蟻,雖說它們數量不多,但是上百隻肯定是有的!」

「知道啦!」曳戈應了聲又嘟囔道:「就你愛鑽這些螞蟻窩……」

太初紫蟻的蟻穴悠長曲折,裡面漆黑一片,且一股迎面而來的腥臭讓人感到很壓抑。寐照綾對著里似乎是瞭若指掌,他帶著曳戈左拐右拐避開了所有的兵蟻,她帶著曳戈約莫下行了有百丈多深,突然狹窄的幽深的蟻穴突變,眼前景物變得開闊起來,靈氣也突然濃郁了起來。他們兩人入目處,出現了一大片空曠的盆地,空曠的盆地下卻是鋪滿了無數的靈石,盆地另一側瀰漫著火紅的岩漿,而借著火光正是能看到巨大的盆地中,一隻要比之前工蟻足足大了三五倍的蟻后,蟻后的身側全是濃郁的已經凝結在了一起的靈石,而它現在似乎很是衰弱,因為在它的身後正是有著數枚七尺大小的青色蟲卵,其中有一枚竟然是金色的!

寐照綾望著那枚金色的蟲卵,呼吸緊緊促喃喃道:「那枚真的有太初之氣!」

「有兵蟻來了!」曳戈推了一把發獃的寐照綾。

寐照綾也是反應過來,看到了在蟻後身側的七八隻蟻后已經是迅速地朝他兩人匯聚而來,同時更多的兵蟻聽到了蟻后的嘶鳴,從四面八方的蟻洞里趕來。

「你先頂住這幾隻,讓我迅速封了蟻穴!」寐照綾匆忙給曳戈說了聲,然後抬手封印她身後的這個蟻洞!


七八隻兵蟻行動迅速,還離著他們有著七八丈猛然一躍,竟然是凌空撲將過來,嘴前的巨鉗張的巨大,向曳戈撕咬而來。

曳戈雙手迅速掐訣,面前出現了一道風盾先是將躍起來的兵蟻的兇猛來勢抵住,緊接著風盾竟是化成了風刃,去勢凌厲,悍然扎在了下落的兵蟻身上。曳戈本以為就此結束了可是沒想到的是它們巨大的身體的甲殼之上竟然盪起了一層白色的霧氣,將他的風刃之力抵消了大半,兵蟻落到地上似乎根本沒有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反而更加瘋狂地朝上面躥來!

曳戈隱隱覺得這些兵蟻有些怪異,按理說五階以下的妖獸都是未開靈智,且其戰力都是低於同階修士太多,而這些僅僅只是三階的兵蟻罷了,曳戈心思百轉不過想想這浩渺世界本就處在幻境之中,而兵蟻的攻勢更加凌厲兇悍,他索性直接開啟了景侖,也是悍然沖了進去,與兵蟻展開了廝殺!

這裡共有著七處蟻洞,寐照綾儘管已是極為迅速,可是還是有著三處的蟻洞還未來得及封印,已經有著二三十隻的兵蟻躥了進來,曳戈與這八隻兵蟻正在撕打,奈何這兵蟻的身上甲胄上總會出現一團白霧,次次擋住要害,這讓曳戈著實有些惱怒。

可那些從洞中湧現而出的三十多隻兵蟻首位相接,像是一條紫色的巨蛇遊走了進來,很快這片空曠的盆地中就涌滿了太初紫蟻。

曳戈不禁有些頭皮發麻,向寐照綾吼道:「寐兒,那個…….堵不如疏!你引走他們吧!這些蟻卵,我幫你帶走好了……給我扔個武器先!」

寐照綾根本沒有理會曳戈的話,她身影迅速移動,很快就將剩餘的三處蟻洞用靈力封禁堵死,很快落入盆地中與曳戈一起斬殺這些兵蟻,順手扔給了他一把黑色的地階重槍。

一時間兩人術法絢麗,靈力呼嘯,可是卻偏偏一時都殺不死!

這讓寐照綾也有些發毛了,她喃喃道:「怎麼可能這麼難殺?變異了?」

「這真的是三階嗎?」曳戈也是有些力竭,這兵蟻身體覆蓋有厚厚的甲胄被就難殺,奈何它們身上還總是蕩漾起白白的霧氣,抵擋兩人的攻擊,如此下去他們兩人遲早要被這些兵蟻給纏鬥死!

寐照綾眼看情勢將危,深吸口氣,坐照上境實力全然爆發,周身青色的靈力猛然襲出,但是卻並沒有去攻擊兵蟻,而是在她的周身迅速地形成了一個青色的球體將她包裹,一時兵蟻攻擊不下,全朝曳戈這邊來了!

曳戈早都被這些打不死的兵蟻咬了好多口,身上已死傷痕纍纍,本以為寐照綾會放大招什麼的,卻沒想到是這一幕,氣道:「你好狠的心啊!我怎麼頂的住……」他話尚未說完,包裹寐照綾身體的青色靈力球體突然破裂,裂縫裡卻是出來了一隻有兩尺多長的青色小龍,一聲龍吟,呼嘯響徹整個洞穴,眨眼之間青色小龍已是從兩尺多長猛然變成了十七八丈長,一時間龍威瀰漫。

這洞穴本就不大,現在十七八丈的青龍呼嘯期間,更顯得瞬間狹小,青龍漲開巨嘴如同秋風掃落葉般,一丈長的兵蟻,像是被繩子打在水中濺起來的水花,在空中翻飛起來,落下時卻都已經是殘肢斷臂!

這簡直是秒殺!

曳戈目瞪口呆地望著這一幕,十七八丈的青龍來回呼嘯期間,或是口噴青焰,或是口爪並用……..最後三十多隻兵蟻都是斃命,十七八丈長的青龍也是再次縮小鑽入寐照綾的身體消失不見!

這隻青色小龍他是再熟悉不過,平常寐照綾用來禁錮他的東西靈力繩索,就是這隻青色小龍,他真是不知道這青龍竟然有著堪比真龍的威勢和實體!

寐照綾在青色小龍回歸身體后,她身體的虛弱感一陣一陣襲來,她看了眼曳戈道:「愣著幹嘛?」

「你這青龍好生厲害!」曳戈由衷說道。

「這是師父教我的《青龍訣》,我用了近兩年多的時間才過了養誕期,滋養出的小青,不過它還是在幼年,所耗費的依然是我的靈力!」寐照綾向著蟻後走來,同時向曳戈解釋道。

「養誕期……怎麼這麼熟?」曳戈嘟囔了句。

「怎麼了?」

「沒!」曳戈也走了上來,看著體態雍容的母蟻道:「不是要蟻卵嗎?要這個?那豈不是殺雞取卵?」

「它可不止是三階!」寐照綾看著那巨大的眼睛里流露出的人性情感,她冷笑道:「如果放走她,我們都會被蟻穴里所有的太初紫蟻圍攻死!」

曳戈吸了吸鼻子沒說什麼了,他的目光凝聚在了靠岩漿旁邊的那些蟻卵上,細細看去共有六顆白色的蟻卵,中間那隻金黃色的蟻卵要足足比這些大上許多!他抬手摸了上去,一股黏黏的觸感傳來,卻是有著精純的靈力,更為重要的是在這浩瀚的靈力中蘊含了一絲絲不一樣的能量,和那些兵蟻身上所擁有的那些白色的霧氣是一樣的,太初靈力!

寐照綾站在蟻后旁邊,從她的身體上流下來一條條紅色的河流,細細看去卻正是她所養的紅蟻,這些紅蟻和這些太初紫蟻相比就小上太多了,它們密密麻麻數量極多,紛紛爬上了蟻后的身體,開啟瘋狂地撕咬汲取這隻虛弱的蟻後來,蟻后一時之間凄厲的叫聲不斷……

寐照綾鬆了口氣,她身體如今極度虛弱,正欲要打坐吞納….

就在此時那一直安靜著的紅色岩漿,竟然突然波瀾起伏,似乎是有著一隻巨物,要從中而出…..

。 「什麼東西?該不會這死螞蟻的老相好來了吧?」曳戈一邊後撤,一邊罵道。

岩漿波動越來越大,兩人紛紛矚目,從水中掠出一隻龐然大物,岩漿四濺,兩人一時紛紛避開。


火焰四溢間,終於是露出了巨獸的真面目來,那是一隻渾身沐浴著火光的蜘蛛,火蛛巨大,足足有五丈多長。

「哇……這是什麼蜘蛛啊?在岩漿里。」曳戈吃了一驚道。

寐照綾感受到岩漿中那巨大的蜘蛛身上強橫的氣息,搖著頭向後退道:「這是浴火蛛,六階,要小心它的浴火之毒!且它已有了靈識!真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浴火蛛從岩漿中出來,八隻單眼滴溜溜盯了地上那七隻蟻卵,在看到那隻金黃色的蟻卵,它眼睛里閃過人性化的貪婪之意,緊接著眼睛便是幽深地盯著,已經退到中央的寐照綾和曳戈,嘶鳴一聲,便是衝殺過來,它渾身瀰漫著火焰,跳躍的同時腹部噴射出一股子火紅色的蛛絲,緊跟著火焰之後,也是朝著他們兩人網去。

寐照綾手中青龍鎖月一刀劈開了火焰柱子,可是後面的蛛絲卻像是水銀瀉地,直接濺射開來,變成一大片火網,朝他們兩人身上湧來。寐照綾銀牙微咬,她在動用《青龍訣》后似乎一直消耗頗大,但是蛛網已經是鋪開,她又不得不出手,可是突然間她周身一陣空間波動,卻是曳戈抱著她瞬移躲開了。


「怎麼辦?」曳戈也是感覺到現在處境很是不妙,剛過了陷境,如今兩人消耗都是破大,而現在又要面對一隻足足六階的浴火蛛,想要逃跑,可是身後又是上百隻守候在洞外的太初紫蟻。

寐照綾也是眉頭緊皺,但是她的臉卻紅了起來道:「你先鬆開我,一直這麼抱著很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