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實在是想說:老子在這裡面被封印了無窮歲月,都無法出去,就憑你一個小嫩兔子,能行?

若是想拿我當破開此界的替死鬼,那種死法的慘烈,還不如讓這頭瘋狗一口咬死,來的爽快!

「第二,我想知道,這條狗說的話靠不靠譜……你拿什麼來證明清源妙道真君在你身上?倘若它以此誘騙我歸順,我便是拼著毀了這具神軀不要,也要將你一人一獸留在這裡,像這條狗先前一樣,化為一座石雕看守這陵園。」康暮沐橫了白犬神獒一眼,把目光死死盯著韓星的臉上。

康暮沐顯然是性情中人,說這句話的時候,很真摯,但也很暴力!

「嗷嗚……汪」白犬神獒惡狠狠的仰天咆哮道:「誰不靠譜?你狗日的才不靠譜……老子剛才這隻神爪,一搭上你的前胸便知道……是軟的……你比老子更不靠譜……真特么的沒天理,讓本聖情何以堪?」

這一下可不得了,韓星也沒有想到,白犬神獒一句竟惹得康暮沐臉上潮紅頓現,發瘋了一般撲上來。

他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一把劍,劍氣如虹,直接就斬了過來。

「不知者無畏,不知者不罪,不知者不為過也……」不知為什麼,白犬神獒一反常態,轉身就逃,繞著大墓狂奔,一邊跑一邊犬吠個不停。 最終,兩條腿的還是沒有跑過四條腿的,康暮沐徹底平靜了下來。

「簡直就是頭……母老虎……」白犬神獒轉了一圈,躲到了韓星的身後,乾脆又化成小白的模樣,裝乖巧。

韓星看著康暮沐跑的氣喘吁吁,起伏不定的胸口,暗自道:「這具神屍的胸好大……典型的一個肌肉男!」

他的目光順著康暮沐的胸往上瞅,雙眸突然定住了……

韓星渾身刷的現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差點被嚇尿了!

他感覺到了很不真實的情況:「這具神屍沒有男子突出的喉結……竟然是個女的!」

看著神屍隱在淡談黑霧後面那張綠色慘白,高低不平腐朽的不成樣子的臉,韓星被自己的猜測,噁心得差點嘔吐出來。

怪不得她女扮男裝無人發現,蓋因素日裡衣領緊扣,將喉結處蓋住……若非今日衣領腐朽,斷不會露出破綻!

在韓星微微詫異的目光下,康暮沐面色一冷,接著道:「第三,要我歸順不難,我要你把我像這條死狗一樣復活,另外還要將一千二百草頭神起死回生!」

「死神,你會不會說話?非要逼得我,把剛才爪子摁著你胸脯上的感覺,說出來才好啊……」白犬神獒嗷的叫一聲。

康暮沐氣得臉色鐵青,牙齒緊咬,幾乎要按耐不住又要撲了上來,但卻出人意料地沒有動地方,只是抬起眼睛,盯著韓星,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相對。

他在等著韓星的答覆!

白犬神獒看了看二人,又道:「康暮沐,你奶奶的,你這要求未免有些太過分了吧?」

「媽的……簡直在拿老子當冤大頭了」韓星詛咒,有些鬱悶。

「他是吃准了我辦不到,才這般說,想讓我放棄收了他的想法」韓星深思著。

他霍然抬頭,兩眼血紅,猛然大吼一聲:「你提的這些問題,老子現在就一個一個答覆你!」

「第一,老子能進得來,就能出得去!你以為這葬神天域還在空間亂流里飄蕩?早就被造化仙玉收了進來」他用大拇指朝上,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傲然道:「而老子我,就是這造化仙玉的主人!而你,現在便在這造化仙域的第二層空間里!」

這一說法,對康暮沐而言,絕對能解釋的過去……

這一點,在無盡歲月中,他已經察覺到了。

韓星雖然有些趾高氣揚,但他能進的這葬神天域,而分毫無傷,就說明,他確是仙玉之主,沒有撒謊!

康暮沐沉吟:「難道這小子除了是天帝轉世之體之外,還有什麼深厚的背景不成?」

造化仙玉,便是在仙界也是赫赫有名,在幾次大劫中,多為遠古聖人所掌握。

一想到這些,康暮沐竟開始汗流浹背,一動也不敢動。

韓星繼續恐嚇……

「你想讓我證明給你看,清源妙道真君是否在我體內?難道你想讓真君的殘魂出來見你?也不是不可以……」韓星毫不客氣的鄙視:「但,真君一向仁善,不喜殺生……不過誰要打擾了他的修行,他可不管你上有八十歲老母,還是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一律照殺不誤……這樣說你明白嗎?你看,你是否還需要我,幫你召喚他出來?」

康暮沐頭大如斗:「停!這跟八十歲老母和嗷嗷待哺的孩子有什麼關係?」但聽著韓星口沫四濺的的恐嚇,心中也未免慌亂。

他皺著眉頭,沉吟了半晌,又問道:「難道他就沒有什麼信物在你手中?若是說沒有,恐怕說不過去吧?」

康暮沐徹底豁出去了……再次追問。

「嗯……」韓星面色很是不虞,沉沉的道:「不瞞你說,信物倒是有一件,只是……見此物如見真君,我怕你承受不起,還是……不拿出來的好。」

「什麼東西這麼牛叉?嚇我啊!」康暮沐冷冷一笑,注意觀察韓星的臉色,以退為進的道:「你也別和我扯這些沒用的,放屁還得有個響,光使勁沒用,有,你就拿出來,沒有,我們之間的事,就沒什麼轉圜的餘地……免談!」

「這可是你逼我的,後果自負……」韓星決意將他一嚇到底。

突然,從他的眉心激射出來了一道光華,在光華之中是一根烏黑無光的鐵棍,漂浮在康暮沐的前方。

康暮沐被韓星氣得胸口一陣發悶,面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

他刷的衝出,伸手朝那鐵棍抓去,喝道:「你好大的膽,竟敢拿根燒火棍冒充真君的信物,拿我當笨蛋耍,我便是拼了這條命不要,也絕不與你干休!」

「鎖仙滅神手!」康暮沐低喝一聲,手掌向前狠狠一抓,一隻百丈大小,通體漆黑,散發出陣陣陰冷之氣的大手瞬間凝聚。

他要將這鐵棍抓到手,再用此棍,將韓星斃於棍下……

唯有這樣方才解恨!

「鎖仙滅神手」乃是神級戰招,可徒手擒抓法寶神器,饒你騰挪閃避的快,也很難避開。

但今天,在康暮沐全力出手的情況下,那根小小的鐵棍,竟然如有神助,趨避、躲閃居然遊刃有餘!

「有古怪!」康暮沐奇怪至極……

突然,他眼中情況一變,好似瞬間進入了修羅地獄一般。

「不知死活,我便讓你見識一下屠天神戟……器靈刑天,還不演化,更待何時?」韓星冷喝一聲。

悠然間,燒火棍驀地爆出一片朦朧黑煙,棍上面有個骷髏鬼臉印記,如同有生命一樣,呼的一聲,赫然從黑煙中脫離而出。

剎時間,一個碩大無匹,通體透明,晶瑩潔白的水晶骷髏頭,像一座在天空中漂浮的孤島,出現在了面前。

水晶骷髏頭的眼框里,鑲嵌著一對碧幽幽的眸子,陡然間變成為詭異的殷紅之色。

一股強橫的神識攻擊,瞬間從水晶骷髏頭雙眸中橫掃而出,向康暮沐落下。

康暮沐驚駭欲絕,恐懼之色,瞬間布滿眼球,心神徹底失守。

短暫的剎那,他的思緒像是從煉獄中經過一般……

眼前幻化出一座大殿,正中高懸一塊銹跡斑駁的銅匾,上面刻著四個鐘鼎古字「覲天神殿」。

覲天神殿!

康暮沐心神震動……

這正是自己梅山六兄弟與一千二百草頭神為清源妙道真君所鎮守的位於三十三天灌江口的神殿!

金樓神女 只是當初氣沖霄漢的神殿,已經變得遍地瓦礫,這是何等的悲涼?

驟然間,他倒抽了一口涼氣,眼中射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大殿兩側,排列的一千二百草頭神與那隻白犬神獒無一例外的在眉心之處都多了一個血洞,萬載乾涸的鮮血早已凝固成了醬紫色。

連端坐大殿上方身穿紫金戰袍,腳踏烏龍戰靴,手執三尖兩刃神戟的清源妙道真君,也沒有倖免,頭上的血洞被打穿,前後透亮,一股森然的血煞之氣,從血洞之中蔓延外出。

康暮沐猛的仰天發出一聲悲叫:「啊……神君與無魂無魄的草頭神,應該長存世間,是誰?是誰害了他們?」

撲通!

康暮沐雙膝跪地,淚水滾落,道:「真君,昔年,你縱橫天下,是何等的威勢?沒想到你不在封神榜上,卻也遭受如此毒手,我已重生,只要一朝脫離了葬神天域,不管是上天入地,窮及天涯海角,也要尋訪出兇手,替你報仇!」

他咬著嘴唇,重重朝天磕了三個頭!

康暮沐站起身來,心神欲裂,潸然淚下:「死了,都死了,什麼也沒留下……」

便在此時,他眼中又閃爍出震驚之色……

驀地,韓星收取青銅戰柱、屠天戰戟及清源妙道真君傳授韓星神通武道的一幕幕,盡現眼前……

他看到清源妙道真君那近乎透明由星光構成的身影,雙手翻飛,將一千二百草頭神的神格,盡數打進韓星體內的景像。

隨後,清源妙道真君的殘神也化為一道流光,進入到了韓星的山河社稷圖中。

康暮沐如夢方醒……

清源妙道真君修為到了這番境地,雖被神器貫腦而出,遭受了重創,失去了戰鬥力,又如何能殺死?

只要還有一絲殘神在,終有一日,還會再聚真身,縱橫天下!

「自己的腦海中為何會出現這般景象?」就在康暮沐一愣神之際,所有的幻想全部消失了。

空中只剩下了一根燒火棍,連那玉石骷髏頭都不見了。

咚!

原本漆黑無光的燒火棍,突然衝起成百上千道神芒,霎時間變成了一桿宛如擎天巨柱的三尖兩刃戰戟。

戰戟所向,洞穿霄漢,撕裂了空間的距離。

一道殺戮的光華,突襲到了康暮沐的面前,陡然停住。

吞吐不定的刃芒,再差一尺,就能洞穿他的頭顱。

現在縱然康暮沐法力滔天,便是真神,道法萬千,也擋不住屠天神戟這驚世一擊!

只要韓星稍微催動,就能讓他四分五裂,血肉迸濺。

「這屠天神戟乃是清源妙道真君兵刃,你可認得?不知能否算的上你所要的信物?所有的前因後果,我己讓器靈顯化,你若再推三阻四,不肯歸順,休怪我無情!」韓星霍的抬頭,沉聲道。

他雙眸神芒如電,話語雖平靜,但卻蘊含有無盡的威嚴。 康暮沐神色一動,面現痛苦掙扎之意,略微思索,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三個條件,你己兌現其二,只要再能讓我與一千二百草頭神起死回生,休說歸順,便是終生以你馬首是瞻也可,如同當年跟隨清源妙道真君一般!」

韓星看他面目表情,似有無盡悲意,知他不是忘恩負義之人,出言安慰道:「你如此這般,並不違背清源妙道真君之意,更無叛主的嫌疑,我當學真君,也與爾等結為兄弟!」

康暮沐冷笑道:「感謝你的美意,只是你太天真了,你以為,憑你現在的實力,真的能復活我等?」

韓星眼皮朝上一翻,一臉的不屑,道:「這有何難?你已經復活,所差的便是身體的神性淬鍊,我當以混沌玄黃之氣,恢復你體內的神性,再續你神體的終止!」

他手指那群正待聽取號令的神屍,目中精光四射,道:「至於那一千二百草頭神的神格,這裡有無盡神屍,可用來借殼復活,讓他們起死回生!」

韓星眼中閃過一絲得意……

他打的好主意……

神屍中所留的神之印記,只是真神所留下的一種烙印,以便將來好憑此烙印,與自己的神之真靈合體。

但神之印記,並非是主導神屍的靈台魂魄。

草頭神的神格只要打入神屍體內,將它激活,便可化為靈魂!

屆時,草頭神便如奪舍一般,將真神所留下的烙印吞噬,便成為了新的寄主。

康暮沐現在腦海中一片混沌,幾乎不敢相信,結結巴巴地道:「你竟然有……千百世難得一見的玄黃之氣……我這具身軀雖然已經腐朽,但若以玄黃之氣淬鍊,將再築道基,重現神體……」

他聲音有些顫抖,看向韓星的眼色突然變得炙熱。

「記住,凡是跟著我的人,我都會讓他好好的活下去,終有一天,我會帶著你們重新踏臨九重天……」韓星不再多說什麼,而是直接拿出了一粒混沌玄黃丹。

說一萬句空話,不如一粒丹藥!

混沌玄黃丹在韓星手中迷迷濛蒙,玄黃二色光華四溢。

他故意放出一絲丹氣降落而下,讓康暮沐吸取。

玄黃二色丹氣化成能量,進入了他的身體后,直接沖向四肢百骸。

很快,他的骨骼上有點點金色的光澤閃爍,化成點點神輝,透過皮膚蕩漾而出。

但這種現象只是一閃而過,畢竟他吸取的能量太少。

康暮沐心中震驚,韓星果然沒有欺騙他!

重生之幸孕少夫人 他強壓制住心中的激動,強行壓制,不讓自己把手伸出去。

以他現在的年齡至少也有十幾萬歲,無功不受祿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我勸你,神屍的主意,你還是不要打的好,復活草頭神還是要另想辦法」良久之後,康暮沐嘆了口氣,淡淡地道:「因為,每一具神屍身後,都屹立著一尊真神,他們體內的神之印記,一旦被激活的草頭神所吞噬,天庭之上的真靈,肯定會有所感應!」

「恩?便是感應又如何?」韓星深思,追著問了一句。

「這些神屍已經存在無盡歲月了」康暮沐目光中閃過了一絲黯然,嘆聲道:「真神之所以在封神前,在他們自己的肉殼中留下印記,便是為了讓他們的軀體始終維持在當年的狀態,一旦脫離了封神榜,他們的真靈與肉體就可以再度合二為一,能讓成仙的路再續。」

韓星心中突然冒起一個疑問:

難道這些人上封神榜成神,並非是心甘情願?

否則為什麼都留下了後手?

封神榜不會個既定好了的圈套吧?

奶奶的,那設計圈套的這個人手筆夠大的!

這裡面肯定有陰謀,難道是「天道」……還是……另有其人?

韓星的心裡閃電般掠過這個念頭,只覺得這其中隱藏著一個天大的謎團,一時半刻,他也無法猜透。

康暮沐目光深沉:「若這些真神失去了自己的遺軀,便是斷了他們成仙的希望,絕望之下,便不會再聽從天庭的擺布,或許會下界與你拚命,抑或也會自曝殘魂而亡,但不管哪種死法,勢必會打破天道的平衡,再度引發一次大劫!」

康暮沐的話,讓韓星眼眸之中浮現出了難以想象之驚詫!

他隱約意識到,自己以往對天庭封印登天仙路,還是看的太簡單……

封印登天仙路,讓仙凡二界相隔,無上界那些大人物,既能圈養下界的「螻蟻」,又控制天庭的「神」,讓他們的真靈與自己的肉身,兩兩不能相見!

但眼下,康暮沐卻有機會,從中跳脫出來……

韓星的滿眼都是狂熱……造神!

如果再跳脫出千八百個,天庭的真神們豈不是要大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