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拿過她的手包,取出她地手機,關機。

他嘴角噙著一抹笑意,得意而邪佞。

他摟緊了喬伊,看著她嬌美的容顏,心頭火熱。寶貝,你可是我的初戀情人呢,我等了十來年,終於還是等來了你!你放心,我肯定會讓你欲生欲死的!

我高靖,從來不必任何男人差,那個許文昌更是個渣!

車子飛馳而去,根本不是去建設大街,而是向著城外駛去!

高靖的車子離開不久,一輛計程車就到了華泰大酒店。

夜靜軒跳下車,完全不顧形象地向著晚會的大廳衝去。

頒獎晚會剛好結束,大廳里到處都是人。夜靜軒四顧張望,看不到喬伊的身影。

他給她打電話,竟然關機了!

他心頭慌亂起來,拉住一個美女作者,急切地問道:「你知道喬伊在哪兒嗎?」

那個美女作者一愣,忽然就驚叫起來:「啊,你是軒軒?你怎麼來這裡了?哎呀,見到你真是太高興了……」 深夜,微風輕浮。

喝了溫姐調理的湯藥,蘇羽已經陷入了沉睡,安靜的校醫室內,空無一人,只有蘇羽旱雷不斷的呼嚕聲。

咯吱~

一道微小的聲音響起,在這寂靜的深夜,顯得那般刺耳。

窗戶被人用力撬開,一道漆黑的身影翻窗而入,緊緻的夜行衣包裹着曼妙的軀體,黑色面紗下是一張傾國傾城般的絕世容顏。

那雙鳳目謹慎的環顧四周,但注意力卻始終放在病床上。

那個男人,饒是已經陷入了沉睡,依舊給她非常大的壓力。

靜靜的等待了將近一分鐘,沒有察覺到任何異樣,神秘刺客這才邁動步伐,緩慢的走向病床。

她腳步輕靈,一步一步走近蘇羽,沒有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

神秘刺客屏氣凝神,終於,來到了病床旁邊。

藉助微弱的月光,她看清了那張不算英俊,卻有着獨特魅力的俊臉,這個距離,就算對方是在裝睡,她也有信心一擊致命。

一道精光閃過,只見一柄雪白短匕,被她從腰間抽出,隨後,毫不猶豫的刺下!

嗖~

陡然,一道利風傳來,神秘刺客心中一驚,原本要刺下去的短匕,反手劈斬而下。

叮叮!

兩聲脆響。

兩支纖細的銀針從空中墜落!

「誰?!」

神秘刺客厲喝一聲,謹慎的環顧四周。

嗖嗖!

又是兩道利風襲來。

神秘刺客一躍而起,柔軟的腰肢扭曲到了一種駭人的程度,將幾枚銀針躲過,手中短匕脫手而出,射向一隅!

綁~

一陣顫音傳來,是匕首插在木椅上,握柄震顫的聲音。

「我等你很久了。」

柔和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神秘刺客猛人看去,只見一道端莊的身影從黑暗中走出,藉著月光,當看清來人之後,神秘刺客那雙妖艷的美眸忽然一滯。

「是你?!」

「是我。」溫姐淡淡的走向神秘刺客。

神秘刺客驚慌中後退兩步,不料卻撞在病床上,險些一屁股坐在蘇羽受傷的腹部。

「你究竟是什麼人?」神秘刺客平復掉驚駭的心情,冷聲問道。

「這句話應該我問你才對。」溫姐搖頭嘆息道:「你和蘇羽,到底有什麼恩怨?值得你三番五次前來暗殺他?」

那雙柔和的目光此時帶着幾分冷意,溫姐看着神秘刺客,一字一句的道:「莫,校,長。」

神秘刺客瞳孔微微一縮,愣了兩秒,旋即沉默的扯下面紗,漏出那張絕美容顏。

正是洛神學院的副校長,海歸天才,莫傾城!

此時的莫傾城,神色落寞,她看向溫姐,淡淡的問道:「你是何時發現我的?」【*神筆屋¥*更好更新更快】

溫姐緩步走上前,坐在大廳桌椅旁,慢悠悠的沏

了一壺茶,道:「在醫院,你第一次想暗殺蘇羽的時候。」

她將一杯茶推到另一處座位前,美目輕抬:「過來喝點?」

莫傾城思慮了兩秒,徑直走了過去:「你如何發現的?」

「你身上的殺氣,太重。」溫姐飲盡一杯香茗,淡淡的說道:「那日你和鍾校長一起來探望蘇羽,當你看到蘇羽虛弱無力的模樣,眼神中閃過一絲喜色。」

「當晚深夜,你以路過為由,再次探望蘇羽。當時蘇羽已經入睡,並未察覺到你的殺意,但我在旁邊卻感知的清清楚楚。」

「雖然你已經極力在剋制。但我想,這應該是你第一次衝動殺人吧?沒控制好殺機,很正常。」

說完,溫姐再次為自己斟滿,靜靜的等待着莫傾城的解釋。

莫傾城沒有解釋,她也沒有理由解釋,她將杯中香茗一飲而盡,聲音平淡:「你為何當時不拆穿我?」

她本以為溫姐會洋洋洒洒說出一堆解釋的理由,卻不曾想,溫姐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沒有證據!」

「你執意帶他離開醫院,回到學校,就是為了當面拆穿我,當你的證據?」莫傾城一聲冷哼:「看來你並不像平日裏展現出的那麼愛他。」

溫姐那雙柔和的眸子不由得瞥了一眼莫傾城,她淡淡的回道:「看來莫校長的心胸,也這般狹隘。」

「你什麼意思?!」莫傾城冷聲斥道。

「沒什麼意思,若是莫校長以為你能在醫院裏暗殺蘇羽,並從眾多龍衛手中安然離開,那就當婉柔多此一舉了。」溫姐聲音平淡的說出原因。

莫傾城沉默了,她低着頭,靜靜的看着茶杯,良久,方才聲音乾澀的問道:「你……在救我?」

溫姐放下茶杯,轉身看着莫傾城那張絕世容顏,開口道:「平日裏,蘇羽狀態處於巔峰,你只能對他冷淡,以免漏出更多情緒,被他察覺。」

「醫院裏,當你看到蘇羽身受重傷,虛弱無力的時候,你第一時間釋放出了壓抑已久的殺意。」

「我雖然不了解你,但我知道,蘇羽虛弱的這段時間,是你最好的刺殺時機。」

「哪怕蘇羽在醫院病房裏,哪怕由眾多龍衛守護著,你也會以身犯險,甚至抱着和蘇羽同歸於盡的決心進行刺殺。」

「我不願看到那個畫面。」

溫姐聲音雖然平和,但說出的話卻像刀子一般扎在莫傾城的心房:

「我和你雖不相熟,但我知道,刺殺蘇羽,非你本心。」

「莫校長,我看人從不出錯,我相信……」

「你,並非壞人。」

莫傾城愕然的看向溫婉柔,她沒想到後者竟然會說出這番話來。

這些話,徹底打亂了她的思緒。

她忽然張狂起來:「你懂什麼?!」

「他殺了我哥哥,他殺了我親哥哥!」

「我為何不能殺他?!我怎麼就並非本心了?!」

這個回答,驚愕了溫婉柔……

她看着那張陷入癲狂的絕美容顏,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香艷的嘴唇微微蠕動,帶着幾分不可置信:「你……你說什麼?」

「蘇羽……怎會殺了你哥哥?」

莫傾城抬起頭,淚水止不住的滑落,鳳目中帶着滔天殺意:「他設計陷害我哥,令他身陷囹圄,至我哥於十死無生之局。」

「看到他第一天起,我就在等待這一天了,我引薦他成為洛神學院的教官,也是為了這一天。」

鏘~

她從腰間拔出一柄軟劍,手腕抖動間直指溫姐的咽喉,那雙眸子帶着幾分愧疚,但眼神中的殺意卻絲毫沒有消散的跡象!

「今日,他必死!」

(本章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經過一個月的建設,後山工場已經大變模樣。高一丈有餘的石牆將工場分成內外兩院,將工坊圈在其中,二十餘處房舍拔地而起。工場木製寨門外車水馬龍,一車車羊毛被送入了倉庫。

攔水的石壩已經合龍,利用螺紋絞升的鐵制閘門也安裝好了。溪流被石壩截斷蓄水,下游水位迅速下降,許多魚蝦被困在小小的水塘內,不斷掙扎,濺起處處水花。

田齊看到有孩子圍在石壩下面捉魚摸蝦,不由對蘇雙笑道:「今晚的下酒菜有了。」

蘇雙叫過一名護衛,對他說道:「去向那些孩童買些魚蝦回來,交給田大娘拿回家養著,晚上我和阿齊要把酒言歡。」

田齊對那護衛說道:「把孩子們捉到的魚蝦全買下來,大的給工匠護衛加餐,小的放入水壩內養著。」

那護衛依言而去。呂綉有些討好般的詢問田齊:「你想吃烤魚還是煮魚?」田齊有些懷念的隨口說道:「我想吃魚膾(鮮魚刺身)。可惜沒有芥末。」

呂綉立刻笑道:「《禮記》中有記載,膾,春用蔥,秋用芥;《論語》中說,不得其醬不食。現在是初夏,可用蔥,亦可用芥。我家中有芥,晚上我做給你吃好不好?」

見田齊有些猶豫,蘇雙在一旁搭腔道:「聽你們這一說,我也有些想吃魚膾了。」

呂綉連忙笑道:「那就說定了。回頭我去跟阿母說,留一條大些的鯉魚不殺。」田齊只能無奈的點頭答應,默許了呂綉晚上到他家中用餐。

三人進了工場,沿水渠穿中而過,來到對面水壩下方。何豐已經組織人手利用田齊設計的簡易腳手架和滑輪組將兩人多高的木質水車吊裝到了石壩泄洪閘下面的支架上面。

看到田齊和蘇雙過來,何豐上前簡單的行了一禮,便轉過身去繼續指揮木工和鐵匠將傳動裝置吊裝到位。

何豐是蘇雙同鄉,據說師從於魯班後人。雖然何豐的師承來歷無法考證,但通過一個月的接觸下來,田齊對他的學習鑽研能力和協調組織能力還是十分滿意的。田齊的諸多奇思妙想都在何豐手中一一變為了現實。

三人站在一邊等待了半個多時辰,所有水車部件全部吊裝到位,何豐再三檢查了幾遍,這才來到三人身邊。何豐態度十分恭敬的向田齊拱手行禮道:「水車已經安裝到位,只等家主檢驗,扳下連動閘門。」

由於何豐掌握著水車、織機、紡機等諸多機械的核心機密,在蘇雙的提議下,何豐拜在了田齊門下為家臣。蘇雙還主持儀式,讓田齊和何豐跪于田家宗祠內,面對田家列祖列宗指天發誓,相互扶持,共振家業,永不相叛。

雖然來自於後世的田齊並不相信這封建禮儀對於人心的約束,但他不想駁了蘇雙好意,只能入鄉隨俗,收下了來到漢代之後的第一個家臣。不過按照漢律,無官爵者不得蓄養奴隸,也不得招收家臣。何豐暗地裡與田齊主臣相稱,陰面上卻以師徒名份對外相稱。今天能夠被允許來到水車下面的都是信得過的家臣和鄉鄰,所以何豐沒有避諱,直接以家主相稱。

呂綉聽到何豐以家主相稱田齊,目光一亮,迅速向何豐腰間看去。按照漢律,家主收納家臣需要賜下家族玉佩和封劍。田家沒有家族玉佩,田齊只能賜了何豐一張親手勾畫的軍刺圖樣,讓他自己找人打造了一把形狀特殊的三棱軍刺,以圓木為鞘,掛在了腰間。

呂綉認真盯著何豐腰間那樣式古怪的封劍看了半晌,嘴角悄然露出一絲微笑。田齊肯不顧身份低微,收下何豐為家臣,說陰田齊已經重新振作,有了封官拜爵之心。呂綉相信,依照田齊的能力,封侯拜將只是早晚之事。而只要田齊有了官爵,她和田齊的婚事,呂布絕不會再反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