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發現秦巖簡直太神了,居然還能發現靈地。

與此同時,他也弄明白之前的那些聚靈花、納魄葉是怎麼來的了。

秦巖笑着點了點頭:“師傅,我至於騙你嗎?你看,我們到了。”

秦巖推開一扇小鐵門,帶着馬騰飛等人走進了靈地。

當馬騰飛等人看到各種各樣的靈草靈花後,激動的手都顫抖起來。

居然有這麼多靈花靈草,我們馬家發達了,我們馬家絕對會超過毛家,變成世俗界最最厲害的陰陽世家。

想到這裏,馬騰飛在心中哈哈狂笑起來。

馬澤洪也被驚呆了。

他之前還以爲只是一小塊靈地,誰能想到這塊靈地居然有一畝地那麼大。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一畝地上種着成千上百種靈花靈草。

這些靈花靈草效用各異,就像各種草藥一樣,可以治療各種疾病,提升人的各項機能。

獨家佔有:老婆,吻你上癮 馬嬌和馬夢姍對視了一眼,分別從各自的眼中看到了震驚。

其中最震驚的是馬夢姍。

上一次她見到秦巖,秦巖做了很多驚天動地的事情,這一次她見到秦巖,秦巖居然又做了更加驚天動地的事情。

難怪我老公那麼富有吸引力,原來是因爲他太能幹了。

在馬夢姍的記憶中,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做出秦巖這樣的成績,哪怕是十分之一。

“師傅,師伯,我把可以改善體質的靈花靈草摘下來,然後給你們弄一個它們的合成比例,你們回去了把它們碾碎做成藥丸,只需要連續吞服九天就可以了!”

秦巖一邊採摘靈花靈草,一邊對馬騰飛和馬澤洪說。

“秦巖,謝謝你!”馬澤洪感激無比地說。

之前馬澤洪收秦巖的時候,雖然覺得秦巖是九陰九陽之體,但還是需要他來調教。

令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自從他收了秦巖之後,除去初期幫了秦巖,後面秦巖沒有從他身上得到任何好處。

反而是他們從秦巖的身上得到了不少好處。

現在可是徒弟比師父都牛啊!

傾城嘆:庶女謀 而且這還是在初期,馬澤洪覺得到了後面,他們從秦巖身上得到的好處,絕對會更多。

想到這裏,馬澤洪汗顏不已,覺得自己實在是愧對師傅這個稱號。 軍色誘人 “一二一!一二一!”

看守靈地的九個骷髏戰兵看到秦巖後,排着隊喊着口號,大步流星地向靈地走來。

看到這九個骷髏戰兵,馬騰飛等人立即皺起了眉頭,以爲這裏跑進來了邪靈。

馬嬌和馬夢姍立即擺開架勢,準備和這九個骷髏戰兵鬥法。

阿大他們對馬嬌等人直接無視,走到距離秦巖四五米的時候停下了。

“將軍,您來了!”

隨着阿大一聲令下,九名骷髏戰兵單膝跪在地上給秦巖請安。

馬嬌等人睜大了眼睛,眼中滿是迷茫。

將軍?他們叫誰將軍?

“哦!你們忙你們的吧!”秦巖擺了擺手,示意他們可以離開。

阿大點了點頭,帶着阿二阿三站起來,轉過身走了。

“師弟,他們是你的兵?”馬嬌驚訝無比。

這一天之內,秦巖接二連三地讓他們感受到了震驚,他們的心臟有些受不了。

不,應該是幾個小時之內。

先是聚靈花,然後是用聚靈花爲主藥,用納魄葉等靈花靈草爲輔藥做成的藥丸。

接着是靈地,以及靈地上成千上百的靈花靈草。

現在又是骷髏戰兵。

雖然這些骷髏戰兵只有小邪靈的實力,但是假以時日,它們絕對可以晉升成大邪靈,甚至是邪靈之靈。

其中甚至還有個別能晉升成邪靈之王。

邪靈和人類、鬼類的晉升不一樣。

它們形成邪靈之前,需要成千上百年,但是一旦進化成邪靈,只要有足夠的天地靈氣、日月精華,以及靈花靈草,它們的晉升速度可謂是一日千里。

這些邪靈又是秦巖的手下,秦巖絕對會好好的優待它們。

這是毋庸置疑的。

秦巖點了點頭:“是的!剛收的!”

“師弟,你到底還做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啊!能不能一起說完?你這樣東一錘子,西一榔頭,我心臟小有點受不了。”

馬嬌笑着說。

她現在特別的驕傲,也特別的自豪。

因爲秦巖既是她的師弟,又是她未來的老公。

秦巖笑了笑說:“沒有了!”

李天霸真想告訴馬嬌,其實這九個骷髏戰兵算什麼,第二層還有將近五百個呢!

因爲李天霸特別想看馬嬌他們沒有見過世面又驚訝無比的樣子。

只不過秦巖剛纔說沒有了,他肯定不能說還有。

那可是對主人的大不敬。

“真的沒有了?”

“真的沒有了!”秦巖一邊說着,一邊將拔下來的靈花靈草放在了馬嬌的手中。

“師傅、師伯,你們一定要記住,這些……”

秦巖緊接着將靈花靈草的調配比例告訴了馬騰飛和馬澤洪。

離開靈地後,秦巖將馬澤洪他們送上了車。

坐在車上,馬騰飛試探地問:“澤洪,你說讓秦巖將靈地裏面的靈花靈草全部用到咱們馬家人的身上可能嗎?”

馬澤洪想了想,搖了搖頭說:“這個我也說不準。不過我覺得還是不要和秦巖提這件事情。他如果給我們用,那我們就用,如果不給我們用,那我們就別提了。”

在馬澤洪的想法裏,那些靈花靈草都是秦巖的。

秦巖給他們用,那是情誼,不給他們用,那是本分。

這種事情不能強迫。

馬騰飛有些可惜地搖了搖頭,什麼也沒有說。

目送馬澤洪的車子駛出了視線,秦巖轉過身回到了家裏面。

剛纔那個一直開車跟蹤秦巖的人拿出手機撥出了一個越洋國際電話。

不一會兒,一箇中年男人的聲音從裏面傳過來了:

“阿豪,怎麼樣了?找到那個人住在哪裏了嗎?”

“老闆,找到了!”

“太好了,你繼續給我盯着,我馬上就回去。”

說話的是帝都裏面的一位老人。

他孫女因爲頑皮,不小心打翻了水杯,水杯裏面的水潑在了她的小臉上。

爲了給孫女治療燙傷,他去了美利堅。

可是美利堅的醫療技術雖然發達,但是依舊無法讓她孫女恢復容貌。

恰巧他的手下阿豪回老家看望病重的姑姑。

阿豪在醫院聽說了這件事情後,立即給老闆打電話。

聽到阿豪的話,老闆以爲阿豪說謊,可是當阿豪將視頻、照片等傳過去後,老闆整個人都驚呆了。

他立即讓阿豪跟蹤秦巖,記下秦巖的家庭住址,而他則買上回國的機票,準備第二天登門拜訪,求秦巖救救她的孫女。

得知秦巖是一名道士之後,他準備用祖傳的一盞油燈作爲酬金酬謝秦巖。

這盞油燈可不是一般的油燈,而是非常高級的法器。

這個老人叫紀姥,之前他們祖上也是陰陽世家,後來因爲戰亂落魄,他才棄道從商。

好在紀姥十分聰明,經過短短的幾十年,就將家族又扶持起來。

第二天一大早,紀姥飛到了帝都,他剛剛下了飛機,司機就立即開車載着他和孫女直奔保市。

與此同時,耿瑤瑤跟着父母來到了秦巖家大門口。

耿瑤瑤有些羞澀地按下了門鈴。

昨天晚上她無意中聽到了,她爸媽商量想將她許配給秦巖,今天來秦巖家,一是感謝秦巖的恩情,二是探探秦巖父母的口風,對她有沒有意思。

狐小媚打開了房門,好奇無比地問:“請問,你們找誰?”

“小妹妹,秦巖在家嗎?”

“哦!我家主人在,請進來吧!”狐小媚讓開了門口,邀請耿瑤瑤一家三口進門。

“咦!耿老師,快來,坐坐坐!伯父,伯母,你們也坐!”

秦巖雖然知道今天耿瑤瑤他們要來拜訪,但是沒有想到他們來的這麼早。

耿瑤瑤和父母做到了沙發上。

這時劉夢潔恰好也在一樓客廳,趕快走過來和耿瑤瑤父母打招呼。

劉夢潔聽說耿瑤瑤是秦巖的朋友後,十分熱情,和耿瑤瑤以及她父母聊起來。

不知不覺中,一個多小時過去了,耿瑤瑤媽媽看到劉夢潔對自己女兒特別熱情,立即壓低聲音問:“你覺得我閨女怎麼樣?給你們家當兒媳婦合不合適?”

“挺好,當然合……嗯?你說什麼?”

劉夢潔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

給我們家當媳婦?

昨天剛送走倆兒媳婦,今天怎麼又跑來一個,而且各個貌美如花,傾國傾城。

劉夢潔不淡定了。 難道我兒子的小東東是用蜂蜜醃製的?爲什麼有這麼多女生喜歡我兒子。

劉夢潔特別好奇。

之前劉夢潔在村裏面給秦巖找過女朋友,但是很少有人願意嫁給秦巖,不因爲別的,因爲秦巖家裏面窮。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一個個傾國傾城的美女居然蜂擁而至。

“怎麼?你不願意?”耿瑤瑤媽媽睜大了眼睛。

她家女兒可是極品中的極品,多少帥哥想追都追不上!

不過一想到秦巖的實力,耿瑤瑤媽媽立即蔫了。

秦巖昨天在醫院露的那一手,在這個世界上絕對獨一無二。

有了這一手,想要美女還不是大把大把的抓。

沒辦法,這就叫人比人氣死人。

而且她看的出來,不但自己女兒對秦巖有意思,就是夏雪尼對秦巖也有意思。

這也是她今天一大早跑來的原因,她想先把秦巖和自己女兒的事情定下來。

雖然她們家很有錢,但是畢竟比不過夏家,夏柏明的生意比她老公要做的大,做的好。

“不不不!我很願意!您女兒既漂亮又有氣質,我特別喜歡!只是……只是……”

劉夢潔說到最後不好意思說了。

她覺得兒子腳踏兩隻船實在是有失體統,而且敗壞道德。

在劉夢潔的心中,愛情是神聖的,專一的,忠貞的,就像她和秦浩明一樣,即便家裏面很窮很窮,他們也沒有分開。

因爲她們有愛情。

“只是什麼?莫非你兒子已經有女朋友了?”耿瑤瑤媽媽脫口而出。

劉夢潔剛準備說話,耿瑤瑤媽媽手機響了。

她拿起來一看,是一個在看守所上班的朋友。

她原本不打算接起來,突然想到之前她拜託這個朋友好好的“照顧”一下劉思思。

難道他幫我忙了?可是當時他直接拒絕了啊!

而且還拒絕的非常堅定。

“喂!王哥,什麼事情?”

“淑靜,劉思思死了!”

“啊?什麼?死了?你弄死的嗎?”耿瑤瑤的媽媽淑靜嚇壞了。

她當初只是讓王哥幫着“照顧”一下劉思思。

所謂的照顧可不是弄死,而是狠狠地修理劉思思一下。

其實借淑靜兩個膽,她也不敢讓王哥弄死一個人。

她覺得王哥實在是太沖動了,這件事情如果追查起來,不但王哥要被判刑,就是她也脫不了干係,因爲她是幕後主使者。

“淑靜,飯可以亂吃,但是話可不能亂說啊!我可沒有弄死劉思思!”王哥立即糾正。

嗯?什麼情況?

不是王哥弄死的,難道是劉思思畏罪自殺的?

可是不像啊!那小丫頭心狠手辣,怎麼可能會自殺。

難道是秦巖……

淑靜突然想起來秦巖昨天說的話,他要讓劉思思活不過明天,否則的話他就不姓秦。

莫非真的秦巖?可是劉思思在看守所裏面,而且沒有人會幫秦巖殺人的。這可是大罪啊!

就在這時,秦巖也接起了電話,“嗯嗯嗯”地和裏面的人聊了幾句。

掛斷手機後,秦巖轉過頭笑着說:“耿老師,劉思思已經死了,她以後再也不會害你了。”

啊!居然真是秦巖做的。

淑靜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