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繼續用冷冰冰的聲音說:“這輛大巴車在兩分鐘後會爆zha,不想死的,全部下去。”

司機透過後視鏡看了下衆人,把腳輕輕放在剎車上,打算去踩。

因爲此刻的他,也選擇了相信李更新。

畢竟不能預言的人,不可能會未卜先知那麼多事情。

乘客們面面相覷,再沒有人提出異議。

李更新鬆了口氣,總算是在這輛大巴車爆zha前,救下了那對父女,救下了這麼多條生命。

只不過,他馬上又會遇到新的麻煩,車子爆zha後,肯定有警察趕來,爲以防萬一,他必須離開,可去哪裏尋找下一輛車,最快速度趕到段坤即將達到的那座城市?

大巴車慢慢停下,司機扭過頭,問:“大家要下去嗎?”

“要,師傅,把門開一下吧。”

“對啊,我們可不敢拿生命冒險,這個人太神了,我實在是無法去不相信他的話。”

“走啦走啦,快點下去,別一會兒真爆zha了。”

好多乘客都站起了身,可在這個時候,原本一直提出質疑的那個人,再次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他大聲喊道:“都停!”

李更新的思緒被拉了回來,他眯着眼睛,看向這個人。


他是一個二十七八的男人,穿着前幾年市裏流行的黑色骷髏頭褲子,耳朵上還有個環,戴了一個紅繩子線圈,頭髮亂糟糟的,看起來特別土氣。

當然,這個土氣,是真的土氣,很low,而不是其他村民那種樸素。

土氣男把手插進褲袋裏,吹着口哨站起身,囂張的說:“我以前在市裏待過幾年,別以爲鄉下人好騙,你要是有本事,說說我十秒鐘後會怎麼樣,或則二十秒,三十秒也行,一個發生在我身上的不可控因素,真的說中了,我便選擇相信你。”

土氣男仰起頭,低着眼睛看向李更新,言行舉止中,充滿了不屑與傲慢。

在什麼都不知道,或則剛剛知道一點時,大多數人會表現的很謙卑,好學,可一旦知道的夠某些量,就會認爲自己很牛逼,再到一定量,也就是到了某種境界,會重新變的低調。

土氣男正是如此。

見識了城市生活冰山一角的他,自以爲比這裏的任何鄉下人都聰明,所以纔會不停質疑。

李更新皺着眉頭,上次回檔,他只記住了前三分鐘發生的事情,根本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他隔着墨鏡,快速瞥了下車廂內其他人。

那些原本站起來的乘客,也沒有繼續往門口走,而是選擇觀望。

土氣男見李更新不回答,來了氣,上前一步,略帶嘲諷的說:“咱們的大預言家,咱們的神,現在咋不預言了?是不是我不配合你,就法力盡失了?”

“你們城裏人那些把戲,我啊,早知道了,休想再騙我們鄉下人。”

“你趕緊滾下車去吧,否則小心我揍你!”


經歷了無數次死亡的李更新,內心早已沉穩無比,他明白此刻開口亂講,會把剛纔搭建的信任全部毀掉。

可不講的話,依然會令這些乘客們逐漸質疑。

只有一分鐘左右了,再不讓他們下車,全都得死。

李更新慢慢走到司機旁邊,冷冷的說:“開門。”

司機愣了下,當他感覺到從對方身體內,散發出來的冰冷氣息時,竟然不由的哆嗦起來,並按下了開門鍵。


大巴車門打開後,李更新走了過去,他依舊用沒感情的口氣對衆人說道:“全部下去。”

土氣男見他不回答,更覺得他心虛,也更蹬鼻子上臉。

他牛逼哄哄的走到李更新面前:“怎麼?露餡了?騙子!你也就會找幾個託,來裝個逼罷了,你也…”

李更新擡起頭,他慢慢摘下墨鏡,用那雙散發着濃烈殺意的眼睛注視着對方,嘴裏冒出了一個簡短的字。

“滾。”

土氣男倒吸了口涼氣,他從沒有感覺到如此濃重的戾氣。

越是土氣男這種卑微的人,越在乎什麼狗屁的面子,越是能夠裝逼。

他強裝鎮定:“我去你馬勒戈壁的,你…”

李更新直接掐住對方的脖子,強化後的他,輕而易舉把土氣男整個人給舉到了半空當中,然後冷冷的注視着他。

“我不喜歡說第二遍。”

“所以,我幫你滾。”

“哦,對了,我還要再多嘴一句,你滾下車後,再敢發一聲,哪怕是呻1吟,我都要你死,說到做到。”

李更新猛甩手臂,土氣男整個身體被摔落出去,在地面彈了幾下後,重重撞在了路邊的石欄上,但他咬着牙,沒有敢吭一聲。

因爲他相信,那個人剛纔的話,不是在開玩笑!

李更新轉過頭,看向車廂內其它人:“全部下去。”

但此刻,他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

車廂內的乘客,確實全都站起來了,只不過剛纔還對自己崇拜無比的眼神,卻一個個在改變,逐漸的,變的有些憤怒…

怎麼回事?

“他爲了讓咱們下車,不惜出手傷人,一定是有鬼!”

“沒錯,如果他真的可以預言,怎麼不說服剛纔那個男人?”

“雖然不知道他使用了什麼手段,但他似乎很想讓咱們快點下車,我們千萬不要上當!”

……

李更新握緊拳頭,強化後的他,感覺到力量和之前比,是天上地下,從這些人手下逃跑,並不算難。

但那樣的話,他這幾次的努力,就全都白費了。

他看了下表,還有四十多秒,現在全部下去,還來得及!

他幾乎用了哀求的口氣,說:“各位,快點下車吧,否則真來不及了,如果車沒有爆zha,你們怎麼處置我都行,好不好?”

可他越卑微,那些人就越高傲!

“不好,你究竟有什麼目的!快點說出來,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

“對!休想再欺騙我們啦,我們這麼多人,也不怕你一個人。”

“說,爲什麼要我們下車,爲什麼…”

李更新不停的去看錶,三十秒,二十秒…

他明白,已經來不及了。

你們問爲什麼?可我早就說明,這輛車,他要爆zha,所有人,都會被zha死的啊!

我只是不想讓你們死。


我只是想做一件好事。

我只是,想救這一車的人。

可爲什麼,信任,就這麼的難?

最後三秒鐘,李更新閉上了眼睛,開始倒數。

“三。”

乘客們愣了下,互相看看,又都看向了李更新,不知道他在幹嘛。

“二。”

有一個乘客忽然大笑了起來,揶揄道:“又在騙我們,無非指的是爆zha唄?我不相信。”

其他人也紛紛張開嘴巴大笑起來,車廂內充滿了嘲諷的味道。

“一。”

幾乎是在瞬間,傳來了‘轟’的一聲巨響,淹沒了車廂內所有的聲音,跟着,是一團沖天的大火,吞噬了這幾十條生命,在他們的最後一刻,是否還能保持着那一絲彷彿真的是自己識破了‘聰明人奸計’的廉價‘自豪’

還有這之後的‘嘲諷’行爲呢?

(這一章只有兩千五百多字,先穩住不斷更吧,感謝各位的支持,催更道人看見了,會努力注意的哦以後。) “車上的人會在五分鐘後死光,你有三個選擇,一,拯救大家,暴露自己身份。二,在下個停車點離開車子。三,自作主張。”

李更新頭痛欲裂,他揉了揉眉心,經過前幾次回檔,他明白了要想勸這些乘客們主動下車,可能性幾乎爲零的道理。

必須要換一種解決方式…

大巴車緩緩停住,李更新跟着走了下去,他來到行李艙旁邊,有幾個村民將艙門拉開,往裏面塞着東西。

**包,行李箱,裹布等等,堆的滿滿當當,利用死亡回檔的能力,強行去一個個檢查這些包裹內哪個有zha彈,然後丟掉的想法雖然可以實現,但過程的痛苦,令李更新望而卻步。

更何況,zha彈是否在這些行李內還屬未知。

李更新把口罩拉下,點了支菸,深吸一口,大腦飛快旋轉着。

凡事皆有目的,這輛破大巴車之所以被引爆,應該是因爲兇手要摧毀某個東西,或則某個人。

爲什麼一路上都沒事兒,偏偏在這次上下車後的幾分鐘內發生爆zha?

李更新彈了下菸灰,腦子裏忽然閃出一個想法。

停車。

上下乘客。

莫非是…

“那個戴棒球帽的兄弟,上不上車了?”

大巴車司機把頭探出窗子,不耐煩的催促道。

李更新連忙把菸頭踩滅,拉上口罩,應道:“現在就來!”

坐在自己位置上,面前的那對父女還在進行着李更新都快背下來的對話,他擡起頭,仔細觀察着車上的幾個新面孔。

這次上車的共有五個人,李更新已經瞭解三個人的信息,他看向另外的兩個,一個是四十多歲的大叔,平頭,個子矮矮的。

另外一個是個學生氣的姑娘,揹着一個書包,稚嫩的臉龐正在到處亂看,然後拿出一本小說,低頭讀了起來。

大叔看了一會兒窗外的風景,就抱着兩肩躺在椅子上打盹,沒多久,便鼾聲如雷,而這一切,全被李更新記在了心裏!

李更新嘴角上揚,露出了絲冷笑,他站起身,走了過去,途中經過土氣男身旁,他正在有聲有色的向面前兩個憨厚的村民描述城市生活,聽的他們臉上佈滿了憧憬。

“你們是不知道啊,城裏人頓頓吃肯德基,生活可滋潤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