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背叛了葉塵以後,把整個幽冥基地弄到了自己的手中,爲了清除葉塵之前的影響力,他囚禁了不服從的老員工,招收了一批新生力量,壯大了幽冥在殺手俱樂部的實力和地位。這樣的最直接後果就是人員的薪酬開銷直線上升。

本傑明把葉塵留下的家底折騰的差不多了,也就要開始爲資金的問題而發愁了。沒有從亞伯罕地區弄到礦石資源,也就無法擺脫對黑龍馬歇爾的資金依賴了。

一直到現在,本傑明過的都是捉襟見肘的日子。

“我們這邊沒有這個狀況,本來冰海安保公司的人手就不是特別多,還有幾個戰鬥力都是一般的存在,沒有辦法接契約任務的。不需要進行裁員啦,哈哈哈哈……”凌妃煙笑道。

“我應該找一些其他的工作給他們安排一下了吧?他們接手的都是臨時任務,整天東奔西跑的也沒有一個正式的落腳點。”

“不着急啊,我認爲他們以後都要留在南澤市的。臨江市這裏咱們要是發展不好的話,就要被布魯斯分公司給掃地出門了。到時候拖家帶口的去南澤市吧!”

“你可真是個樂天派。”

葉塵是不會輕易認輸的,要是讓布魯斯分公司把他給掃地出門了,簡直跟要了他的命一樣難受。

卡洛奧是什麼時候變的畏畏縮縮的呢,難道是因爲海岸線聯合銀行大老闆米勒斯特的直接命令,還是索菲斯到達了臨江市以後開始在暗中處處爲難葉塵?

沒有當初全力以赴的支援了,葉塵心裏面有點難過。現在的卡洛奧,對於葉塵的事業發展,作用已經成爲了雞肋,可有可無的存在。不光是凌妃煙瞧不上他那些小動作,就連葉塵也是一樣的。

葉塵起身離開了傾城國際的辦公大樓,現在他要去找自己那個假小子兄弟樑菁菁。

自從葉塵幫助樑菁菁擺平了家族幫派的內部動亂之後,葉塵就沒怎麼跟這個假小子聯繫。畢竟樑菁菁的父親樑楚山是非常有意把葉塵和樑菁菁撮合成一對歡喜冤家的。這種亂點鴛鴦譜的事情,葉塵避之不及啊。

凌妃煙逼着他去領結婚證的事,已經讓大家的關係很尷尬了,他要是再招惹上樑菁菁的話,還不知道這兩頭母老虎要怎麼發威呢。

離着樑家的別墅,有一個非常雅緻的咖啡廳,葉塵在裏面找了一個安靜的位置坐了下來。在出發以前,葉塵已經用短信約過了樑菁菁,對方恰好也有時間。不一會,英姿颯爽的樑菁菁就出現在了葉塵的面前。

“我說老兄啊,你該不會是在不知不覺間,跟我絕交了吧?我怎麼這麼久都沒收到你的消息了?不在臨江市混了麼?”樑菁菁大大咧咧坐在了葉塵的對面。

“之前摻和了你們家族內部的一些事情,要是跟你常聯繫的話,還不一定讓你身邊的人怎麼誤會呢……”

“誰敢啊,直接掃地出門。”

服務員把葉塵點好的咖啡和甜品端了上來,氣氛更加像約會一樣了。

“我平時在臨江市折騰的動靜也不小啊,你肯定有我的消息吧,哈哈,只不過你也沒空過來找我罷了。咱們兩個半斤八兩,誰都別埋怨誰。”

葉塵猜的還真準,樑菁菁知道傾城國際和冰海安保公司的一些事情。葉塵在這兩個公司的職位,都是公開的,在各自的官方網站上很容易就能查詢得到。

說實話,樑家自從走上了商業正規以後,事情開始變得繁忙了起來。利用原來的勢力,把物流業發展起來了,這就是他們最近來錢的買賣。除此之外,他們還購置了一些物業,幹起了收租子的買賣。

“你們公司發展的確實不錯……這次又有什麼地方需要我幫忙了?”

“你們的陸上物流發展的不錯,不知道海運物流有沒有涉獵?”

“臨江市的海港有一家海運公司在我這裏,我是第二大股東,你想做點海運的買賣麼?”

“我想把別人的海運給切斷了。”葉塵把針對布魯斯分公司的計劃跟樑菁菁大致上說了一遍。這其實是一個費力不討好的事情,等於在樑菁菁的手中攪和黃了一筆大買賣。樑菁菁不會跟葉塵計較,但她只是二股東啊。 “還真是湊巧了,布魯斯分公司的託運訂單,確實是在我們的海運公司手裏……東瀛羣島到臨江市的港口,貨運量比較穩定,價格也很合理……現在要把這條路線給切斷麼?”

“呃……如果可以的話,我是有這種打算。”

剛纔樑菁菁也說了,自己這邊只是海運公司的二股東,至於持股多少比例,葉塵沒有詳細詢問。現在要做的是把樑菁菁手下的海運公司憑空幹掉一個穩定的大客戶,這種操作,似乎有些自廢武功的意思啊。

“我的大股東要是知道了你有這種想法的話,會直接把你消滅掉的……”

當人財路最爲可恨,葉塵當然明白這個道理了。最重要的是,布魯斯失去了樑菁菁這邊的海運渠道完全還可以聯繫其他的公司啊。不會就在這一棵樹上吊死的。

“我知道這種方法對於打擊布魯斯公司基本上沒有什麼作用……要不然你把他們的海運資料給我一些吧。”

葉塵退而求其次,得到了這些資料以後,應該能找到其他的方法來對布魯斯公司出手的。

“好啊,我稍後會發動給你一份的。”

樑菁菁喝了一口咖啡,對於葉塵的這種執着,樑菁菁非常不理解。她並不知道葉塵與維斯之間的深層次矛盾,只是認爲商業上的事情,應該用商業化的方式來解決,這樣纔是最有效的。葉塵的思維模式,有一點像當初剛剛走上正道的樑家,還帶有很濃厚的江湖氣息呢。

有兇狠的一面,也有熱血的一面,非常的矛盾。

“布魯斯分公司能否起死回生,已經充分說明了他們的實力,你不應該太草率地對他們出手。換句話說,你要是不能對東瀛羣島的布魯斯總部出手的話,這些分公司是消滅不完的。就像是野草,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總不能任由他們這麼野蠻生長下去吧?”

“那你把他們趕出了臨江市和燕京市就算天下太平了麼?華夏國的港口城市這麼多,他們完全可以換一個地方重新和開始。到時候你還要追在人家的屁股後面麼?”

這些大道理葉塵都考慮過,但是不能對他們停手。哪怕是一點一點的消耗下去,也不能讓布魯斯就這樣的發展壯大。

在咖啡店商談了一會,葉塵起身告辭。



能從樑菁菁這裏獲得一手資料,已經是一個巨大的收穫了。現在的樑菁菁也要爲他們樑家的生意考慮,不能意氣用事。

井風羽看着自己電腦上面的利潤數據,有一種“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的感覺。現在,井風羽都想立刻飛回布魯斯公司的總部,大大方方坐在維斯老闆的面前,讓他用盡讚美之詞對井風羽進行誇獎。

這份利潤報表簡直太完美了。井風羽都有些不敢相信的感覺了。難道他時來運轉了麼?不光是趙家的產業有很強大的吸金能力,連那個新成立的數碼電子城,利潤也是相當豐厚的啊。

現在已經是網絡時代了,對於數碼產品的消耗量,已經在不知不覺間上了一個新臺階。

“老闆,大廳裏面有一位客人想見您!”身材妙曼的女祕書推開了井風羽辦公室的大門。

“叫什麼名字啊,有預約麼?”

“他不肯透露姓名,也沒有預約。”

“我哪有那個閒工夫啊,打發走吧,以後這樣的人就不用上來給我彙報了。”井風羽不耐發地皺了皺眉頭說道。

“他說他來自巴拿鹿灣,你要是不見他的話,會後悔的!”

“哎,等等……這樣吧,半個小時以後把他帶到我這裏來。”井風羽聽到巴拿鹿灣這四個字,一下子就來了精神。那裏是他的發跡之地,大部分的人脈都是在那裏建立起來的,要是有老熟人過來拜訪他,還真不能拒絕呢。


一會,祕書真的領上來了一個老熟人,井風羽一看,原來是巴拿鹿大運河邊上的那個私人醫院的院長,麻麻陀。

井風羽曾經暗地裏跟麻麻陀聯繫過,就是爲了斯庫瑪存貨的事情,要想趁着國際維和行動隊在那裏攪局的時候,壓價收購一批。結果出了一點小意外。

上一次的分開,沒想到一轉眼已經過去這麼久了。

麻麻陀很自然地坐在了沙發上,祕書端進來了兩杯清茶,然後關上了辦公室的大門。

“上一次我們在巴拿鹿灣分手的時候,我就跟你說了,我會先一步來到華夏國這裏的。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你已經在這裏混的風生水起了啊……”麻麻陀的聲音裏面充滿了感慨。

“我哪有這種本事啊,還不是因爲公司的實力強大……你這次來見我,應該是有什麼事情吧?”

“能有什麼事情呢,無非就是吃喝拉撒這點事兒唄……現在我也算是個無業遊民了,私人醫院垮了,斯庫瑪也經營不了了,總得找個營生吧?”

“這好辦,你看上我這裏什麼職位了?還是說我直接給你安排一個合適的?”井風羽非常爽快,當初他跟麻麻陀的私人醫院沒少合作,賺了不少的外快。他不相信麻麻陀現在已經落魄到沒有飯吃的地步了。

不過,換句話說,即便是他真落魄到這種程度,井風羽也不會坐視不理的。安排一份工作的能力,他還是有的。

“你手底下那個數碼電子城,我看就不錯,給我弄個合適的小攤位,我做點買賣吧……”

“這太簡單了,包在我身上。一週的時間,連裝修都給你搞定了,到時候你就直接拎包入住吧!”井風羽拍着胸脯說道。

麻麻陀留下了聯繫方式以後,美滋滋地離開了井風羽的辦公室。他在巴拿鹿灣那裏還是有一些人脈的,那邊的軟件開發水平還是不錯的,加上人力成本的價格低廉,麻麻陀想在這中間賺一個差價。

數碼產品的硬件,離不開軟件的配合,麻麻陀已經打定主意要做盜版生意了,反正這裏有井風羽罩着,不會出大問題的。只要把那邊的貨源聯繫好了,到時候就坐等收錢吧。 井風羽手下的數碼電子城處於剛剛開業的階段,裏面的經營非常火爆,但空閒的商鋪也有一些。他打開了電腦,看着平面圖,親自給麻麻陀選了一個地形比較好的位置,然後讓手下的人親自負責店鋪裝修的事情。

除了一張國際銀行卡、一本護照以外,麻麻陀沒有攜帶任何東西,就來到了燕京市。他原本打算在手中囤積一些斯庫瑪的剩餘存貨,好在風頭過去之後出手獲利。沒想到國際維和行動隊這次折騰的動靜太大了,就連布魯斯分公司在一夜之間也都變成了歷史。

嚇得這個傢伙立刻出發,什麼家底都丟在了巴拿鹿城。

維斯的戰略佈局正在緩緩開始向華夏國擴展,在井風羽和佐美欣紮根立足了以後,就該考慮察德樂研究所的事情了。作爲打頭陣的前風管,察德樂的副手西萌,來到了燕京市。

“呵呵,真是稀客啊,沒想到連你都過來了。”看見西萌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井風羽連忙親自端茶遞水,噓寒問暖。

整個布魯斯分公司,科研的位置是相當高的,不管企業盈利了多少,都比不上研究所出產的一件新品。維斯對研究所的看重程度是相當高的。

“都是自己人,就別客氣了。”

西萌從揹包裏面拿出了一摞文件,交給了井風羽。

“這是要從郊區的工廠下手了啊……”井風羽看着手中的文件,裏面是一個改造計劃,因爲察德樂研究所裏面生產的東西,在很多地方都不允許銷售。維斯可以把這些產品裝備到查爾曼俱樂部的成員身上,但他們最近的殺手契約任務也是非常少的。可以說整個殺手界的買賣已經進入了一個相對蕭條的時期。

維斯不能再對查爾曼俱樂部進行資金投入了,研究所的產能方向也要調整了。

他看着井風羽這邊的買賣比較火爆,而且接手的趙家在燕京市郊區的工廠也處於半停工的狀態,就打算把這裏改造一下。

“你們的研發人員要過來麼?”

“只有少量的會過來,然後科研領域也是放在了對小家電的改造升級上面。這裏就不做大規模的資金投入了……說起來,我感覺更像是一個家電售後部。”

“不管怎麼說,我都是要好好準備一下的。”

井風羽看着文件上面的設備採購清單,知道了這筆費用又是他自己來搞定,索性都不是什麼貴重物品。

“現在賣場裏面銷售的家電或者其他數碼產品,都是廠家品牌直供的,你們要是對這些商品進行改造的話,以後的售後和保修可能會有問題的……”

“也不是要對這些東西進行拆解,可以開發一些配套的智能控制設備,比如語音接收裝置,遙控器、定時器等等。不會直接對本體下手的。”

“哦,那就好!”

井風羽把西萌的食宿安排妥當,然後就命令手下的人去聯繫施工隊,到郊區工廠查看一番,制定一個改造方案出來。

剩下的時間,就是由井風羽親自領着西萌吃喝招待,讓他好好樂呵樂呵。

對於從總部那邊過來的人,都要用這種待遇,他們一天天的待在維斯身邊,要是能說上幾句好話的話,對這些封疆大吏以後的前途是非常有幫助的。

“察德樂所長也要來燕京市麼?”

“他不可能來這裏的,維斯老闆只不過用這種方式削減了一下研究所的規模,讓他們產生一些直接的利潤而已。以後這裏的研究方向應該是家用的智能小型機器人,報警、監控、醫療等等作用的。”

“哦,還真是貼心呢。”

臨江市的郊區生產工廠已經沒有在葉塵的監控之內了,葉塵之前倒是派人監視過這裏,希望能找到井風羽違規生產的一些把柄,然後讓地方檢察部門把這裏的工廠中心給查封了。誰知道井風羽根本就不理會這裏的事情了,每天剩下的工人就是讓他們做做簡單的維修。

麻麻陀回到了自己租下的小公寓裏面,打開了筆記本電腦,聯繫上了他在老家的一些朋友。因爲黑龍馬歇爾的總部在南極洲的一個小島上,這個小島嶼美洲南部的小島嶼隔海相望。這裏不僅是他們的總部,還是極速光年科技公司數據服務器的所在。

算得上是一個科技密集的黃金地段了。所以,周邊的一些地區也受到了影像,電子行業的發展還是比較不錯的。

麻麻陀的老朋友就在美麗哈納洲南部尖端的幾個大城市裏面,開着一家連鎖軟件公司。這也是麻麻陀以後要經營的項目之一。

雙子座1號回來了,在經過一番調查以後,他回到了臨江市凌妃煙的別墅裏面。

“他們四個去了皮卡汽車的生產工廠,我一個人回來了。”雙子座說道。

“這段時間的考察,有什麼發現麼?”

葉塵要發展數據服務器的業務,讓獵鷹小隊和花泥鰍、雙子座去外面考察了一番。雙子座是這幾個人裏面技術含量最高的存在,這次調研就市他的意見。

“我覺得極速光年科技公司是最有實力的數據電子公司,咱們要是能採購一點他們生產的數據服務器的話,應該能做這一塊的業務。”

“他們公司會跟咱們以後的業務產生競爭吧?”葉塵有點擔心。

“如果我們做的是一些小公司的項目,他們還真看不上呢。咱們也就是撿漏而已。”

小公司能有多少利潤呢?

葉塵對這樣的結果也不是特別滿意。但辰光那邊有新的CPU技術升級手段,要不然就採購一些送到海島基地那邊去,給辰光研究一下。

“他們現在的主要合作伙伴就是歐羅巴大洲的一些科技公司,還有官方的一些航空航天類型的項目,利潤非常穩定,咱們即便有極速光年科技公司的技術水平,也不可能輕易進入到那裏的科技市場的。他們應該有長期合作協議。”雙子座補充道。 葉塵聽到“長期合作協議”這幾個字,就有點不舒服,這簡直就是變相地壟斷了那邊的買賣了嘛。

“其他地區的市場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