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記想起一冊古籍中記載的些許事情。

百萬年前的那場災難發生前,當時的大祭司也是感受了魔神的這種情緒,接下來就出現了大地生靈,死亡殆盡,生靈塗炭的情形。

後來殘存下來的人類,經過漫長的時間,才恢復了元氣,這也就導致出現了大量的屠神的的人士,他們認爲只有把大地深處的那個魔神屠殺後,人類才能安寧的生活。

這也就導致了大陸上信仰的分歧。

信仰魔神創世的人,深信世界是魔神創造的,誓死保護信仰深埋地下的魔神,認爲這大地就是魔神的一部分,而信奉魔神禍害人間的人,則認爲魔神是寄居在在大地中的寄生蟲,或者認爲人類是魔神圈養的食物,只有屠殺了魔神,人類才能獲得長久的安寧。

神聖帝國就是信仰魔神創世的帝國,國家屢屢發動戰爭,也是爲了維護信仰的統一性。不過,不管是哪種信仰,都明白魔神甫一震動,天地就會陷入混亂中,生靈塗炭。

呼號一聲,精神力破空而去,這是大祭司召集大陸上所有的祭祀,共同與魔神溝通,試圖安慰魔神狂暴的情緒。

李晨的意識,就降臨在這片大陸的上空中,徒然,一股由無數精神力彙集成的意識,破空而來,竟似乎要跟他溝通。

而此時,跨越空間而來的直接傳入李晨身體中的力量越來越多,李晨劍眉緊蹙,卻發現,這無數精神力匯聚成的意識,居然能夠安撫深埋大地深處的本源魔體,但是因爲這精神力屬於外來印記,所以效果不是很好。

李晨眼中驀然一亮,用自己的精神力牽引着這股意識,徒然一折,以自身的精神力爲引,引導其進入本源魔體中。

大陸的震動逐漸消散,而李晨人類身體接收的力量也到了一個可以承受的地步,不過這顯然是治標不治本的的法子。默默的記下本源魔體所在的空間座標,李晨的意識破空而去,回到人類的身體中。

意識投入丹田中的吞噬魔海,魔海魔浪滔天,不過終究是小了幾分,而在魔氣衝擊之下,李晨的身體被破壞改造着,但破壞的速度雖然減慢,但還是要遠遠超過改造、淬鍊的速度。

李晨把目光投向遠方,腳步一踏,便從高空消失不見。

鹽城郊區的一塊空地上,周圍寂靜無聲,似乎是很正常,可是往常還偶有鳥啼的空地,卻連一絲聲響都沒有,李晨就出現在這裏,稍稍感受,心思一動,就向前踏出一步,詭異的事出現了。

只見李晨的只留下一半身體在空氣中,而另一半似乎到了另一個空間中,再踏一步,整個人就消失不見了。

而在一個隱祕的空間中。

兩方人馬相互對峙,不過這兩方人馬稍顯怪異,詭異在何處?

最爲怪異的是,一方人馬只有一個人,而另一方人馬,卻有各種人馬,有金髮碧眼的西方人,也有操着香江口音的國人,還有一臉陰沉,時刻透着陰森不軌的本日人,還有一方帶着面具手持現代兵器的神祕人……

而最最怪異的是……

那只有一人的一方,赫然是溫文爾雅的年輕道士,可是這個看上去似乎永遠不會生氣的道士,卻爲另一方忌憚。

在兩方人馬中間有幾個躺在地上,沒了聲息的‘人’。

突然,一陣哈哈大笑聲響起。 這是,一個奇異的空間,除了衆人所站的地方外,其他地方都是一片茫茫的光,似乎空間很小,但是若是極目望去,發現卻也無法看到盡頭,似乎那在身邊的茫茫的光,會離人身邊越來越遠。


在衆人身前不遠處或者極遙遠處有個高大的奇異之門,門上雕刻着各種玄妙的圖案,讓人看一眼,就會被吸引,似乎能夠從中得到一些訊息,但是看久了卻是一無所獲。

天陽子笑吟吟地看着眼前忌憚自己的衆人,身上的氣息極其接近自然,但是看在不同的人眼裏感覺卻不同。例如眼前的這夥人,瞧着他卻彷彿在仰望一座山嶽,他捋了捋耳邊的頭髮,可是就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卻好像觸發了對方的防禦機制,衆人心理都是一突。

他們心底的壓抑越來越重,就彷彿在身上一塊塊累積着巨石,突然一個西方大漢仰天大吼,居然是被天陽子身上散發出的若有若無的壓力給壓迫的受不了,赫然變成一個兩米開外的巨汗,雙拳一擂,朝着天陽子而去。

凱文:肉體異能者。

異能:超強肉體,單手可平舉兩噸之物,爆發力達到恐怖的十噸之數。

這時,他衝着天陽子而去,就像一個大號的推土機一樣,腳下的土地被笠的幽深,震動轟隆隆,強大的力量推動出的速度,與速度異能者相比也不逞多讓。正在此刻他居然爆發出往日無法達到的地步,要是能夠在這一戰中,活下了,相信他,能夠進入更高的層次——六級異能者。

可是他還有這個機會嗎?

天陽子微微一笑,純淨的似山間叮咚清澈的泉水,他輕輕挑起手指,向着凱文信手點去,就像玩鬧的孩童,將吹起的肥皂泡點破,輕鬆俏皮,這一指頭,與李晨的的手段頗爲相似,但是兩人本源的的氣質卻地別天差,這道士無論做怎麼的事情,都帶着浩然正氣,而李晨卻帶着魔氣,一正一邪,但是卻在極端中帶着相似。

其實兩人還真有的諸多相似之處,例如兩人的意識中都沒有什麼正邪之分,只有做與不做之分,例如兩人都是天縱之資,一個是在強者如狗,殺戮似海的洪荒大世界崛起強大,一個是在末法時代,天道不存,修道之路佈滿荊棘的的時代,堅持己心,將道之一脈,留存至今,都有着大毅力、大智慧。


在凱文眼裏,這一指頭先是正常大小,隨後,伴隨着與他的距離縮短,不斷增大,最後,甚至成了一個天柱般大小柱子,上面的紋理清晰看見,蘊含~着大道至理,令人目眩神迷,見之則神思不屬。

他心中抵抗的念頭一點也不剩了,不是這一指威勢無雙,讓他沒有抵抗的念頭,而是他感覺不到一丁點力量,不存一絲面對強敵時的念頭,不是不敢抵抗,不是不能抵抗,是不想抵抗。

他強打起精神,不停的用理智暗示自己去抵抗,去抵抗,去抵抗,可是,看着看着指頭上面的紋理,他突然想起了已經死去多時的母親,這一指就像母親對他的諄諄教誨,對他的愛憐、呵護,對母親使用暴力,他的潛意識裏做不到,怎麼可以。

雲淡風輕!

衆人在看到凱文攻天陽子的時候,都屏住了呼吸,只要凱文能夠攻擊到天陽子,哪怕是隻攻擊到一點點揚起的衣衫,他們也會重新鼓起勇氣,去面對這個平淡似水,溫文儒雅,卻當真正面對時,彷彿是面對頂天山嶽的男人,可是結果……

衆人看到天陽子云淡風輕的一指,便看到先前還威勢無雙,行動似火的強大的五級異能者,突然間像泄~了氣的氣球一般,自己散去了異能,倒在了地上。


而這時,倒在地上的不光是凱文,還有衆人面對天陽子的的勇氣。

未管衆人的心思,天陽子回頭朝着哈哈大笑的方向望去。

“天陽子,你身爲修道之人,妄縱殺戮,不怕上天的懲罰嗎?”華人王踏步而出,居然沒有人看到他從何地而來。看到華人王出現,衆人感覺身體都有些不受自我的控制,而且對華人王還有一種莫名的懼怕,這不同於對天陽子的那種山嶽般的懼怕,而是發自內心,不,準確的說,應該是來自細胞層面的恐懼感。

天陽子看向華人王:“什麼時候,殺人王居然有這份心思關心生命的逝去了,再說,你讓華夏國的異能者故意給這羣外來勢力放水,不是存着讓貧道出手,抽取他們的靈魂,開啓祕境的心思嗎?現在好了,還差三人,祕境就能開啓了,你看着辦吧?”

聽了殺人王的名頭,衆人臉色一變,細胞控制者九級異能王殺人王的名頭,讓他更是懼怕不已。

華人王面色一怔,看來自己不該在這時候出現,這廝居然沒有把靈魂全部收取完,讓自己去殺這夥人,不是讓自己得罪這夥人背後的勢力嗎,雖說得罪了也沒什麼事,但是被天陽子這個狗屁~道士擺了一道,就讓他不爽了。

天陽子嘴角微翹,朗聲說道:“冰皇,水神,博士此時不出更待何時,難道要讓我親自請你們出來嗎?”

一聲抱怨聲響起,整個空間的氣溫就直線降了下來,只見一個白色冰霜頭髮的少年,拿着一個最新款的遊戲機出現了:“你不知道打擾人家玩遊戲是個很沒有品的事情啊。”

抱怨了一聲,白髮少年居然又重新投入了遊戲之中,不過卻是說了一句:“他們是我罩的。”他一指,明顯帶着俄國血統的一方人馬說道:“其他的人,想殺就殺。”

天陽子似笑非笑的看向華人王。

而又有兩個人出現在場中。

一人身穿白色醫袍,挺秀的鼻樑上,還架着一個金框眼鏡,他徑直的從角落中走了出來,這時,他旁邊的人才想起來,這人已經站在他身旁好久了,可是他這時候才注意到這兒人的存在。

而這人長相極其英俊,放在人羣中,本不應該這麼沒有存在感,反而應該是暗夜中的螢火蟲,但是卻被人忽略。

“博士,看來你是吸收了變色龍的基因了,這麼沒有存在感。”華人調笑一句,但卻暗暗忌憚。

這博士別看衣服知識分子的打扮,但他清楚的知道,這人就是一個瘋子,也是唯一一個沒有異能,卻通過科學的手段,將別的動物的基因嫁接到自己身上,獲得強大的能夠與九級異能王比肩的力量,而這是三十年前的老掛曆了,不知道這人現在達到了什麼程度。

華人王不動聲色提防着博士,傳言,博士最近又有大動作,他將要把一種強大的基因嫁接到自己的身體上,這種基因傳說是從一種上古神獸身體上取得的。

這神獸叫做——八歧大蛇!

而另一個人的出現則是伴隨着一陣水霧,然後水霧慢慢成形,凝聚成~人型,是一個就連胡茬、眉毛、指甲,都修剪的如同最精密的儀器測量過的中年人,他看了一眼正在瘋狂玩遊戲機的冰皇:“所以說,我最羨慕冰皇的冰系異能,居然能夠將肉體永遠保持青春。”

博士嗤笑一聲:“冰箱裏放得肉,不都是很能保鮮的麼?”

雖然這麼說,但他非常羨慕冰皇的異能,冰系異能者當異能突破八級之後,就一反最短命的異能者的局面,一躍超越肉體強化者成爲了最長壽的異能者,因爲異能的寒冰屬性,在初期的時候,對肉體有害甚至能殺死自身的細胞,但是超越八級之後,肉體已經開始冰晶化,肉體衰老速度變得極端緩慢。

理論上講冰皇比加拿大的那個九級異能者金剛狼還要長壽。

水神瞅了一眼華人王:“要殺人是嗎?這批我們澳洲的異能者我保了。”

博士託了託金框眼鏡,對着身旁的本日人說道:“回到日本後,讓你們櫻花社的社長,調上幾個三四級的異能者送到我實驗室去,恩……最近實驗正在關鍵時刻,素材又不夠用的了!”雖然他的話,是對本日說的,但是無疑也在告訴華人王這夥人我保了。

一夥拿着現代化武器人羣中,走出了一個年輕人,只見他手掌一抖,手中握着的**散成一團,然後迅速咬合,最後化爲一個金色的戒指套在手上。

“靈魂狙擊?”

華人王看着越衆而出的靈魂狙擊道。

“我只是借他身體用一下而已。”年輕人眼中閃過一道掙扎:“這夥……”人是我的。話還沒說完,只聽到一個冰寒到骨子的聲音響起。

“既然你們都很猶豫,不如由我做這個決定吧。”

一個周身纏繞着黑氣炫光的青年,不知何時,就這樣施施然出現在衆人的頭頂上。

九級異能王們,紛紛臉色大變,還沒有敢在他們頭頂這樣撒野。 正所謂上司動動嘴,下屬跑斷腿,當李晨極端囂張的出現在衆異能者頭頂的時候,小騰一郎便受到博士的授意向李晨發難了。


低吼一聲,小騰一郎化身爲一個人首蛇身,身後綴着九條尾巴的的怪物,朝着上方的李晨激射而去,緊接着,激射~出去的小騰一郎的後方,才發出嗡嗡的聲音,原來這是小騰一郎的速度太過迅疾,在他早已越過的之後,聲音才產生。

李晨一揮手,伴隨着的是一片黑濛濛的光,然後小騰一郎就掉了下來,落在地上,毫無聲息,一陣微風掃過,立馬化爲一陣飛灰消失在空氣中。

李晨心中微微一動,吸收自小騰一郎的肉~身精華,融入自己的身體中,籠罩在四周的黑濛濛的光,也收斂了幾分

他周圍的黑色光芒,是他的身體組織受不了吞噬魔海中激盪的力量,而粉碎了的的肉~身組織。這是李晨肉~身即將瓦解的標誌。但,正所謂福禍相依,要是他僥倖能夠保存下自己的人類肉~身來,他的肉~身將能夠與本源魔體比肩。

其實,要是李晨不在意這副人類軀體的話,他的處境不會這麼尷尬,只要他利用吞噬魔海的本源魔氣,直接凝聚一具肉~身的話,就能讓本是同根生的魔氣魔體,不會出現相互抵抗的情況,但是他對這副人類肉~身還是有感情,也是他與至親之人相連的的維繫,要是他失去了這副肉~身的話,那麼他還有親人嗎?他們還是他的親人嗎?

是,至親之人還是至親之人,但是少了這一點維繫,在他感覺來看,卻少了最重要的東西。

衆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切,先是看了一眼在上方的的李晨,又看向天陽子。兩人的手段實在是太像了,都不着煙火,而又威力巨大。

天陽子也是皺着眉頭看向李晨,失去了往日的的淡然,從李晨的手段來看,是跟自己如出一轍,但是卻帶着深深的魔道痕跡,而他遍訪天地間的名山大川,早已得到天下修士都已經消失的結論。

當時,這讓他心灰意冷,於是,他爲了讓道門最後一點香火留存,就遍訪各個祕境,最終終於得到了一個機緣,讓自己突破了天人之隔,但是卻也驗證了天地間已經無飛昇的渠道了,修煉一脈,他是僅存的碩果了。

之後,他更是創立了唯一的一個道門,守一門,意爲守護僅存的修士一脈的碩果,意圖等到天地重新規整後,讓修煉一脈再續輝煌。

他以爲他將獨自一人守護着修士一脈,到古籍上記載的天地迴歸之日。

可是沒想到今天居然又見到了一個修士。

雖然這修士看樣子是魔道一脈,可是道與魔只是道統之爭,而道統之爭,說到底是資源之爭,而此時天地之間真正的修士只餘李晨與他兩人,資源之爭已然不存,所謂的道統之爭,當然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見到李晨,天陽子情緒有些失控,一直淡然似水,溫潤如玉的他,突然爆發出一陣氣勢來,他心中產生一個瘋狂的念頭,也許眼前這人知道天地變化的緣由呢?

對,要是眼前這人知道天地大變,道統異變的的緣由呢?

無可辯駁的是,天陽子是孤單的, 逆世盛寵:凰後重生了 ,他是幸福的,他感覺到天地之間毫無束縛,他可以肆無忌憚,但是當他開始發現,自己的力量無限,自己的壽命無限時,卻也發現真正能跟自己同遊天地的人,無一人而時,他就是痛苦的了。

是的,他有極其強大的力量,但是在天地異變的末法時代,他卻只能延緩親人生命的逝去,卻無法阻止親人塵歸塵土歸土的結局。

彼時,他可以通過自己的力量,讓自己的朋友得到可以想得到的一切,彼時,他自豪意氣風發,可此時,親友已隨風而去。

如今,他有親友,但卻也無一人能真正成爲他的親友。

守一門中,都是他的親人,但是這些親人都是他的九代孫,十代孫,他們敬他如天神。

這不是他要的,況且,這些人早晚還要死去。


而他還是要獨自一人,看着自己的親人逝去,孤獨的守護着另一代人出現,然後看他們老去,死亡,然後再進行下一個輪迴。

當年的他意氣風發,年少輕狂,放浪不羈,但是時間、生死輪迴的在眼前一遍遍的展現,卻也將他的性情改變得似一壺清水,偶有波瀾,也是水波悠悠,衆人以爲他就是如此的性格,卻不知他賞星伴月的時候,常常回憶的卻是年少時輕狂。

如今他見到了李晨,這個本不該出現的修士,他看到了希望,只要搞明白了當年天地間發生了什麼事情,搞明白怎麼才能讓常人修煉,他的親人都不會再失去,他也不用一次又一次的痛苦,最不濟,還有李晨這個修士,能夠與他相伴,就算雙方敵對,對他來說也是一種安慰。

就像仙俠故事中的,正反主角一般,相互對立,誓要殺死對方,一直爭鬥不休。這在他看來,不也是一種幸福嗎?

一道無與倫比的,如同排山倒海般的氣勢從他身體中爆發出現,衆人直感覺自己像翻騰不休、發怒的大海中的一隻小船,就連另外幾個九級異能王,在這股氣勢爆發出來後,都有一種對方無法戰勝的感覺。

對於常人來說,產生這種感覺可能是錯覺,但是對於九級異能王來說,錯覺什麼的卻是不可能出現在他們身上了。

這說明什麼,說明了天陽子這個一直被他們當做同級高手的人,實際上是隱藏了實力,在這種實力下,他們即使聯手,都無法戰勝。

這種判斷甫一在腦子中產生,他們在震驚之後,就產生了沖天的戰意。他們不是普通人,他們是身經百戰的異能之王,遇強則強,迎難而上,是他們身爲強者應有的品質。

而自從他們成爲九級異能王開始,就失去了動力,因爲這天地之間他們已經是最強者,已經沒有了動力。

冰皇手中一陣雪花飄過,那款最新的遊戲機,立即伴隨着紛紛揚揚的雪花,消散了,而水神身體四周則是出現了無數如觸手一般水柱,充滿了混亂的氣息。水之一物,混亂狂暴纔是它威勢最大的時刻,而水神的鬍鬚也想瘋長了水草一般冒了出來。

博士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一個懸而未決的決定,已然有了答案。

而最爲平靜的則屬華人王,因爲這種情景他早已見識到,只是那時比此時要威勢小些罷了。 這時,天陽子看去,只見李晨居然一揮手,那道橫亙在空間中的奇異之門,就轟然打開了。衆人都朝天陽子看去,因爲在這裏只有天陽子能與這個新出現的神祕強者比肩,但是他們註定是失望了。天陽子毫無作爲,只是恢復了以往的淡然模樣,只是眼中的狂熱卻是掩飾不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