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邊的雙胞胎少女聽到這話,不禁痴痴的笑了起來,卻一點也沒有擔心的樣子,乖巧的鬆開挽住戴沐白的手,退到一旁。

正在這時,先前那服務生已經帶著一名中年人從後面走了出來。

他顯然也聽到了小舞和戴沐白的對話,急忙小跑著來到兩人身旁,一臉焦急的道:「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千萬別動手。」

戴沐白斜了那中年男人一眼,「王經理,你們現在越來越會做生意了啊?」

王經理抹抹頭上的汗水,陪笑道:「戴少,您千萬別這麼說,都是手下不好,這小子昨天才來的,不知道規矩,對不起,對不起。我立刻給您安排房間。」

他說著轉頭看向小舞,滿臉歉然的道:「幾位客人對不住了。那間房是戴少預定的,還請幾位另選別家吧。」

「我們偏不讓,怎麼樣?狗眼看人低的東西。別以為我們小就好欺負。」

小舞冷冷哼了聲,戴沐白也跟著冷笑:「你們就算想讓也沒那麼容易,罵了我,總得受點教訓才行。」

「戴少,戴少,您……」王經理大急,一臉哀求的表情。

戴沐白眼中閃過一絲凌厲的光芒,「少廢話。一切損失算我的!」 最近兩天他都不願意跟細辛姐姐說話了,細辛姐姐來找過他好幾次,還想輔導他功課,可是她英文都說不標準。

這是沈念羲所不能理解的。

難道失去味覺會影響舌/頭髮音么?

不行的,他得回去查查資料。

沈念羲朝著沈嘉曜揮揮手,就滋溜一下離開:「爸爸,我回房間了。」

汲著拖鞋就往房間跑,然後在門口來了個急剎車。

沈念羲立刻站住腳步,望著門口的遲影,語氣帶著不自知的疏離:「細辛姐姐。」

遲影目光在沈念羲明黃色的T恤上轉了轉,拿出一套童裝:「念羲,我給你買了新衣服,要不要試一試?」

新衣服?

沈念羲眼前一亮,然,目光落在遲影手上的奧特曼套裝時,又黯淡下來。

他沒什麼興趣:「細辛姐姐,謝謝你,我很喜歡。」

雖然他極力掩飾自己的不喜,但是遲影對於人的情緒異常敏/感,幾乎是立刻察覺。

她艱難地勾了勾唇,語氣艱澀:「念羲不喜歡嗎?這是奧特曼哦,我以為你會喜歡的,我看玩具房裡面有許多許多奧特曼玩具。」

沈念羲沒說話,而是皺著眉,認真地看向遲影,語氣不解:「細辛姐姐,我是喜歡奧特曼,但不代表喜歡奧特曼衣服,以前你都是帶著我一起拼接奧特曼機器人,教我機器人原理的。」

說著說著,沈念羲就有些收不住了:「細辛姐姐,你變了好多,跟以前一點都一樣了,以前我學英文單詞,你會給我講這個詞的來源,引申含義,以及各國各地方的讀音,但是現在你只會念音標。

我喜歡花草,你會親自帶我挑選種子,教我如何種植,如何養護,講植物的細胞,但是現在,你只會把花摘下來給我。

……」

沈念羲說了很多,將這些日子的疑惑和不解全部說出來。

遲影聽得心驚,心跳越來越快,幾乎是在強行壓抑。

許多,才冷靜下來。

她先是望了望沈念羲一眼,隨後垂眸,眼睛慢慢洇濕,聲音帶著哽咽:「我知道,是我太差勁了,讓念羲失望了。」

又來這套,又來這套!

沈念羲可不是一般的小孩,隨隨便便哄騙一兩句就信了,他聰明又敏銳,雙商極高。以前沒有懷疑遲影,是因為沒有這個意識,更是因為他心疼細辛姐姐,心疼她失去味覺。

但是她一次又一次地裝可憐,讓沈念羲耐心告罄。

「細辛姐姐!」沈念羲突然提高聲調,語氣失望至極,「你怎麼變得這樣了?你教過我的,如果生活給你一片沙漠,你也要把沙漠變成綠洲。我心中的細辛姐姐,是絕不會唯唯諾諾賣可憐的。」

說完,沈念羲就走進房間,將門啪地一下合上。

靠在門板上面的小身影先是微微顫/抖,然後眼眶發紅,又是難過,又是後悔。

難過他的細辛姐姐變了,後悔他對細辛姐姐凶。

無論細辛姐姐變成什麼樣子,他都要愛她,不該對她凶的。

小小的胸膛被分裂一般的情緒撕/扯著,一個告訴他,細辛姐姐變了,變得愛裝可憐,變得怯弱敏/感,變得很不好;一個告訴他,即便細辛姐姐變了,也是他媽咪,他不能對媽咪凶。 「祖師爺果然不愧是祖師爺,這車技杠杠的,不是我們這群凡人所能達到的。」

「56秒88啊,平均每秒鐘97米啊!這都不是人能開出來的速度啊!祖師爺,你說,你是不是把速度開到200邁了?」

顧妙妙微微一笑:「你猜。」

見顧妙妙不說,幾個人也沒有再說,反正賽后他們可以看車裏的錄像,回頭好好的扒一扒祖師爺是怎麼開的!

因為比賽到中場休息,所以薄夜衾便讓林城推着他過來。

顧妙妙這時摘下了頭盔,烏黑又秀麗的長發,在那一刻如瀑布一般散開。

陽光照耀着,她的容貌越發的精緻與明媚。

小小年紀就有着如此容貌,那要是等到她成年,那豈不是還要更美麗動人?

屆時,追求她的人,會不會塞下一整個賽車場?

「嘿!你在想什麼呢?」

顧妙妙見薄夜衾盯着她出神,伸出手搖了搖。

薄夜衾從思緒中回神,笑着說:「恭喜你,獲得了勝利。」

「謝謝。我贏了這場比賽,你應該不會賠本太多吧?」

賽車場的老闆,肯定是要坐莊的。

別看她一直在山上,可是關於山外的世界,她都是一清二楚的。

尤其是昨日龐博出事以後,她想肯定會有很多人去押米爾斯獲勝。

押龐博贏的人少了,雖然進賬少了,但是獲賠利率卻大了。

買米爾斯的人多了獲賠利率就會降下來。

她這團體賽中贏了,至少夠他賠給壓龐博那些人的錢了。

「是。多謝你,讓我白賺了四十個億。不過……」

薄夜衾的臉色嚴肅了起來。

「團體賽之前,米爾斯他們並不知道你真正的實力,可是剛剛你的速度,現在已經被米爾斯他們知道,那麼接下來的個體比賽中,米爾斯的隊伍肯定會選擇壓制你,來確保米爾斯獲勝,你小心一點。」

「知道了。」

顧妙妙笑了笑,而後有記者想要過來採訪,顧妙妙皺了皺眉,隨即低下頭,小聲的對着薄夜衾說。

「我只是想要代替我徒弟出口惡氣,以及想要讓米爾斯見識一下華國人的真實速度,其餘的,我並不想理會,所以薄大總裁能幫我隱匿相關信息嗎?」

她能夠預想得到,如果今日漏了臉,那麼後面就會有各種麻煩。

雖然她是喜歡打臉看不起華國人的人渣,可是她也並不希望自己暴露在眾人的視野之下。

隱匿一個人的信息,對於薄夜衾來說,並不難。

尤其還是顧妙這種帶着頭盔,只露出一雙眼睛的人來說,更好隱匿。

「好。」

看着面前的少女,他唇角勾起一抹笑容,仔細看,就能看到有寵溺在其中。

恰巧,攝像師的攝像機對準了顧妙妙的背後,以及臉上帶着寵溺笑容的薄夜衾。

當這個畫面顯現在了大屏幕上的時候,整個場館瞬間炸開鍋。

「啊啊啊!好帥!」

「awsl!這是什麼絕世大美男!」

「他笑的好酥啊,我覺得我的心都被他的笑容酥到掉渣了!」

「那個長頭髮的女孩子是誰?是那個叫做顧妙妙的嗎?從背影看,好絕一女子!」

「雖然沒有看到那個女孩子的正臉,可是莫名就覺得他們兩個很搭,這是怎麼回事?」

「我的助理呢!三分鐘,三分鐘我要這對男女的全部資料!我要磕cp!」

攝像機還想要對準薄夜衾的時候,薄夜衾眼眸瞬間冰冷。

那危險帶着殺意的眼神,讓攝像師感覺到了脊背發涼。

林城這時候也已經擋住了鏡頭。

得知顧妙妙等人並不採訪,記者雖然失望,但也只好先離開。

沒事,等到比賽結束后,他們再採訪顧妙妙也不遲。

半個小時候,再討論了各方戰術后,個人比賽已經開始。

顧妙妙被安排在了第二道賽道。

米爾斯從她身邊路過時,米爾斯居高臨下的說着。

「放過團體賽你們能會贏,是因為我們不了解你的實力。現在,知道了你的速度,我絕對是不會給你機會,讓你超越我!」

對於米爾斯特意走過來和她說這些話的事情,顧妙妙面無表情,「你的長篇大論,還是留着賽后說吧。」

顧妙妙說完,把頭盔帶好,一副「生人勿擾」的樣子。

米爾斯看着顧妙妙這幅模樣,只覺得自己彷彿被一個黃種人,還是一個小丫頭給蔑視了。

被自己最開不起的種族瞧不起,這無疑就是再挖米爾斯的心肝脾胃腎啊。

他咬牙切齒,眼中閃過一絲狠戾。

他決定了,如果自己的隊友沒有能夠將顧妙妙的車給壓制住,那他就是冒着自己死亡的危險,也要把顧妙妙的車給撞翻!

「開始!」

隨着旗子的落下,每個人的車子都快速的啟動。

米爾斯的隊友,此時也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能贏比賽,只想着壓制顧妙妙的車,連個縫隙都不給她,更別說讓她超車了。

對於他們的行為,顧妙妙冷笑一聲。

她最喜歡打臉了。

以為這樣她就會輸了?

想的太簡單了!

第一個轉彎時,顧妙妙一個漂移,立即從第八名變成了第六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