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猛的一站不要緊,可在馬紮上坐了挺長時間,腿腳都有點麻了,這一站起來,一下沒有站穩,就這麼直直的摔了下去……

門牙是光榮下崗了,同時……還落了一嘴的血……

剛準備說點什麼的時候,他突然看到了賈正光那似笑非笑的臉,猛的一個哆嗦,拿出二百塊錢,往賈正光的攤位上一放,那是扭頭就走!

回家,回家了!今兒是哪都不會再去了! 御書房。

豐老還是那麼古井無波,佝僂著背,就像是一個剛散步回來的老頭似的。

他帶了一個黑衣女人回來,身材高挑,樣貌普通,被五花大綁。

此女,正是夜闖宗正寺,想要偷證物的賊。

蕭翦今夜沒有受傷,只是被火燒起了一些水泡而已,他一來到此處,看了黑衣女子一眼。

虎目一震,立刻道:「陛下,那一夜引誘臣去荷花院的就是她!」

秦雲雙眼微眯,看向女子。

言語冷淡:「抬起頭來。」

女子雙手被綁,神色顯得極為緊張不安,沒有抬起頭。

陶陽上前,用手生生將她的腦袋給擰了上來。

當看到這個女子的正臉,秦雲愣了一下,而後看了好久,噌的一下站起來:「是你!」

此女他見過,在玲瓏殿的時候見過,這是王敏的人!

一瞬間,證實了秦雲的猜想!

後宮之中興風作亂的人就是王敏,她派人陷害蕭翦,說不定那個神秘老爺也就是王渭,給小德子下命令的人就是王敏!

一瞬間,秦雲怒火中燒。

「說,是不是王敏派你來偷證物的?!」他發出怒吼。

女子叫蘭花,是玲瓏殿的宮女。

她知道自己身份會暴露,便立刻否認道:「不是。」

「還敢說不是?」秦雲起了殺心:「證據確鑿,你還敢抵賴!」

「去,將王敏給朕抓來,朕倒要看看她如何解釋!」

話音剛落。

御書房外,跌跌撞撞衝進來一名禁軍。

「陛下,不好了,王貴妃被人刺殺,被發現躺在了血泊中,此時奄奄一息!」

這句話,瞬間讓御書房安靜。

怎麼回事?王敏怎麼又被人刺殺了?

豐老,常鴻等人皆是不約而同露出了狐疑的神色。

……

拂曉。

玲瓏殿。

秦雲來了這裡。

刺殺者已被抓住,就是王敏自己宮中的婢女,她們與蘭花一起被帶走去了刑部大牢,面臨的將是最慘無人道的逼問。

御醫緩緩退出,對秦雲畢恭畢敬道:「陛下,貴妃已無生命危險,但失血過多,恐怕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來調理身體了。」

秦雲淡淡看向一名御醫,若有深意道:「貴妃的傷口深嗎?」

「深!」老太醫蹙眉,篤定道:「貴妃的腹部險些被匕首洞穿,如果再發現晚一點,將無力回天!」

秦雲揉了揉眉心,感到一陣的頭疼。

這件事,越發撲朔迷離了起來。

他隨意擺擺手,讓眾太醫離去,然後獨自一人走進了寢宮內。

床上的王敏,臉色如紙張一般蒼白,氣若遊絲,就好像是風中被颳起的樹葉,隨時都能消失。

如果說是自殘,苦肉計。

那是否,太狠了一點?

如果她真是無辜受害者,蘭花那婢女又怎麼解釋?

秦雲不知道怎麼去想王敏,但畢竟有過夫妻之實,也不好在她受重傷的時候,對她嚴刑拷問。

再者,王家勢大,王敏死不承認,也很難真正下狠手。

站在床前,秦雲久久無語。

「陛,陛下。」

王敏忽然睜開了雙眼,乾涸的紅唇微張。

秦雲下意識想去扶她,但很快又收回,表情不冷不淡道:「你受傷了,還是好好歇著吧。等養好了傷,朕還有很重要的事要問你!」

王敏吃力的抬起一隻手,想要抓住秦雲,那雙美眸充滿了期待和無邪。

「陛下,臣妾知道您是誤會了。」

「臣妾今日偶然發現了宮中婢女的談話,她們密謀要殺害蕭將軍,還說什麼要替她們的主人,嫁禍於我。」

「臣妾想要稟告聖上,卻不小心踩到樹枝,驚動了她們。」

「再然後,臣妾遇害,醒來就躺在這裡了。」

聞言,秦雲冷笑,道:「天底下竟然還有這麼巧合的事?」

「你自己宮中的婢女竟然還是別人潛伏的殺手,好巧不巧,你今天就聽見了她們的對話?」

「哼!」

他又冷哼一聲,心中對這個王敏的兩副面孔厭惡到了極致。

見狀,王敏眼角有清淚流下,那模樣讓人看了好不憐惜。

「陛下,真的是這樣,臣妾難道會拿自己的命開玩笑嗎?」

「雖然王家跟蕭家素來不和,蕭家倒台,王家樂在其中,但陛下您別忘了,王家同樣也有很多不同意見的死對頭啊!」

秦雲面色依舊冷淡。

從第一次刺殺開始,到昨夜的失火,發生了這麼多事,要說跟王家沒關係那是不可能的,而王敏作為王家的小姐,又怎麼會袖手旁觀?

見事敗露,便用苦肉計,再扔出一個莫須有的煙霧彈,讓自己誤以為幕後黑手另有其人。

這些理由,就是王敏想出來推卸責任的理由罷了。

若非王家勢大,若非沒有直接證據,秦雲立刻就廢了她的貴妃之位。

這時候,王敏掙扎著起身了。

她的俏臉有些病態,是很不健康的白。

赤著玉足踩地,左手捂住腹部傷口,右手扶住床沿,緊蹙眉頭,極其困難的想要跪下。

「陛下,若您不相信臣妾,覺得玲瓏殿婢女刺殺蕭將軍一事跟臣妾有關,那就將臣妾關押進天牢吧。」

「查清楚了,再放臣妾出來也不為過。」

「臣妾,心甘情願。」

她虛弱的說道,嘴角又帶著一絲善解人意的笑容,懂事的讓人心疼。

如果換了身體原主人在這裡,恐怕都心疼死了。

可現在秦雲心中毫無波瀾,反而覺得這個女人很可怕,進退有據,城府極深!

「是或不是,朕心中有數,自然會查清楚再下結論!」

「這段日子,你就在玲瓏殿待著好好養傷吧。沒有朕的命令,你那裡都不準去!」秦雲冷漠,聲音有點呵斥的意味。

聞言,王敏嬌軀一顫,目光中有些難看,這是變相的禁足嗎?

「陛下,您會來看臣妾嗎?」

她跪著前進幾步,摔倒在地,抱住了秦雲的腳。

秦雲卻拂袖,居高臨下冷漠的看了一眼王敏。

「朕勸過你,好自為之,既然你想玩,朕陪你玩到底!」

說完,他掙脫開王敏的手,離開了玲瓏殿,連一刻也不願意多留。

王敏摔在原地,目光不斷變幻,久久無語。

秦雲對她的態度,比她想象的還要遭,雖然這一關算是勉強過了,但自己跟進入冷宮也沒有區別了。

她緩緩站起來,依舊虛弱,但明顯沒有剛才那麼行動不便。

突然她那雙勾魂奪魄的眼中射出一道寒芒,咬牙道:「究竟是怎麼了,一個草包皇帝,現在竟變得如此精明了!」

「不行,再這樣下去,王家遲早被蕭家取締,我要奪回主動權,我就不信秦雲你那麼鐵石心腸!」

她眸中微亮,已是想到了絕佳的辦法。《神皇歸都市》恐怖復甦 自從鄭鈞被王勤拋棄后,心裡對王勤的怨氣很大!

所以,老老實實交代了這些年,齊雲山因為和各大勢力的爭鬥導致普通民眾受傷甚至死亡的事情,交代完這些事之後,他就一直被關押著。

他已經是個廢人,他不知道關押他的目的是什麼!

不過今天他忽然被帶來鳳凰山莊,心裡也猜測到了應該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但沒想到,這一出來,就看到了齊雲山的眾人都來了!

除了他的師傅陶行先,他的師祖何星劍也到了!

當然,還有他痛恨至極的王勤,看到王勤,他心中恨得牙痒痒,不過他知道,如今他是廢人,就算告訴師傅陶行先當初他被拋棄的真相,恐怕他師傅也不會給他出頭了!

因為王勤的價值,比他這個廢人大多了!

「你想怎麼舉報我齊雲山?」

看到鄭鈞之後,何星劍已經猜到了什麼,他冷笑著看向嚴經緯。

「他已經把齊雲山這些年做的一些事情都列舉出來,導致多少普通民眾受傷,多少人死亡,這些,我都已經掌握了!」嚴經緯看了鄭鈞一眼,淡淡道:「你們齊雲山作為武道聖地,不會不懂規矩吧?你們要怎麼和其他勢力爭奪資源,官方不會管,但是,若是因此傷害了普通民眾,知道要付出什麼代價么?」

「呵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