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木很懷疑,粗里有細的拓跋定遠童鞋會犯迷糊。

如果大鄭王朝的軍隊,真的和冰蠻兵戎相見,那麼,公主的結局只有一個:倒霉。不同的只是倒霉到什麼地步。

「拓跋定遠!」仙木飛起一腳,想T飛某人的酒囊。但拓跋定遠的身體意外的靈活,讓仙木踢了一個空。

果然,這位拓跋定遠的鬥技和靈力修為,都是出類拔萃的。

仙木一腳踢空,余勢未減,徑直就向拓跋定遠撲去。拓跋定遠帶著一臉狼笑,張開雙臂。

不了仙木借勢一個向前翻滾,騰空而起,然後輕輕落在拓跋定遠的肩膀上,一隻纖纖細足,可能是沒地方踩,正好踩在拓跋定遠的頭頂正中。

拓跋定遠的嘴角抽了幾下,狼笑變成苦笑:「仙木大小姐,在下可是迎親使啊。」

佔了拓跋定遠的「光」,仙木現在舉目一望,對迎親隊伍的情形可以說一目了然!

因為拓跋定遠本來騎的就是一匹身材高達的駿馬,竟然比別的馬匹高出兩頭之多,身體也長的多。

仙木當年也經常騎馬。她知道,西方的馬和東方不同。因為歷史和傳統的緣故,西方的馬匹往往有身材高大的,身材高大,自然力氣就大。

東方的馬匹從歷史上就注重機動性和靈活性,身材相對較小,以速度見勝。

這拓跋定遠騎的,當然不會是仙木前世那個世界的歐洲馬。想來,應該是良種馬和冰原馬的混血。

有可能還有魔族血統。

「可是據我所知,迎親使閣下明明還是皇族中人。」仙木把腳尖在拓跋定遠頭上挪了挪,換個更舒服的姿勢。

「不錯。我是汗王的兒子。」 縴縴紅酥手

「嗯。你是替你老子迎親,接個后媽。」仙木說道。

「是啊。」拓跋定遠說道,「父親的帳中美人眾多,我母親只是其中一個。而且早死。」

「行了。這不你就要迎接一位后媽,少不了你的母愛的。」仙木完全不把拓跋定遠的慘事放在心裡。冰蠻女人地位卑下,死了一個女人跟死了一隻家畜分別不大。

別說冰蠻汗王,就連作為親兒子的拓跋定遠,都對自己死去的母親,沒什麼留念,由此可見,冰蠻男人對女人的態度。

按照一般的規律:越是地位卑下,被男人輕視,女人們越是斗得你死我活。

「我母親本來寵冠金帳,」拓跋定遠確實一點傷心都沒有,還有雅興喝酒,「在我三歲那年,她突然失蹤了。父親怒不可遏,當時為她殺了幾百奴隸,也沒能搜出一個人影。這麼多年,我母親多半早就死了。」 按照一般的規律:越是地位卑下,被男人輕視,女人們越是斗得你死我活。


「我母親本來寵冠金帳,」拓跋定遠確實一點傷心都沒有,還有雅興喝酒,「在我三歲那年,她突然失蹤了。父親怒不可遏,當時為她殺了幾百奴隸,也沒能搜出一個人影。這麼多年,我母親多半早就死了。」

「沒關係。」仙木很豁達地用小腳點點拓跋定遠的肩膀,「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女人么,就如牆上的紙皮子,揭了一層又一層。不過,拓跋定遠,我勸勸你,跟你未來的繼母好好培養感情,將來公主到了你父親眼前,少不得母慈子孝,多看顧你一點。」

想到意黛公主那位十三歲的小蘿莉,拓跋定遠頓時嘴角抽搐,說不上話來。

天曉得,這公主能懂得什麼是「母慈子孝」?

拓跋定遠的深藍眸子里,掃過一絲幽光:「在下是本分之人,並沒有什麼有求於父汗,也就不必勞駕公主。不過,仙木大小姐,這世界上的事,往往出乎意外。你還是不要預言得太早。「

這男人隱瞞了許多問題。

因,冰蠻和南朝,數百年不相溝通。

對於南朝而言,冰蠻猶如未開化的野人。

所以,南朝基本沒在冰蠻設置任何有效的眼線。

對冰蠻的了解,基本都是從哪些經常到冰蠻經商,或者和冰蠻雜居的南方人嘴裡,口耳相傳得知的。

所以,仙木雖然像耗子一樣辛勤地啃遍能到手的所有書籍,對冰蠻卻沒有多少實質性的了解。

只知道眼下這位可汗,已經年過花甲,憂然壯心不已,親自帶兵侵入南朝。

但仙木也很清楚,從拓跋定遠這樣的人嘴巴里,是套不出任何實質性內容的。

她之所以套拓跋定遠的話,也是因為,她很清楚,像拓跋定遠這樣的人,即使在南朝,也是出類拔萃的人物,何況是冰蠻?

如果有這個人到危機的時候幫一把,和親團的處境,就不會那麼艱難!

公主是註定要做炮灰的。這一點,正是玉妃的狠毒之處。

不過,仙木微微一笑。來而不往非禮也。自己也給玉妃,留了一個釘子。

軒轅禮只要腦子還不蠢到指數在20以下,他就該明白,該跟蘭月玉分手了!

軒轅禮中毒不算重,死不了。但也僅僅是「死不了」而已。

蘭月玉的計劃,仙木一清二楚:她就是要讓自己的親生兒子,被毒得奄奄一息,千瘡百孔。因為軒轅禮從小就獨佔皇帝的寵愛,這樣就可以最大限度的激怒皇帝,讓皇帝來對付她仙木媛!

算盤打得夠狠,夠精。

但這個代價,是軒轅禮不願意付,也付不起的。因為,仙木沒招惹過軒轅禮!

更因為,軒轅禮在心裡,對仙木,是有那麼一份感情在的。

明擺著的:軒轅禮有五個未婚妻,但沒一個未婚妻,真正為軒轅禮想點什麼,做點什麼。還有一個小妾,還沒進門,先給軒轅禮送了一定碧油油的帽子戴。

也許,衛蓮蓮說得不差:軒轅禮其實既不蠢,也沒那麼壞。只是被玉妃教傻了。 也許,衛蓮蓮說得不差:軒轅禮其實既不蠢,也沒那麼壞。只是被玉妃教傻了。

蘭月玉不需要一個能幹的兒子,她只需要一個聽她指揮,給她做棋子的懵懂兒子。

軒轅禮明明不智障,卻是一個腦殘的狀態,無疑最有利於玉妃。

軒轅禮中的毒,足夠損傷經脈,讓他以後在修行靈力的時候,大打折扣。

玉妃不在乎兒子的武學修為,軒轅禮自己不能不在乎。

仙木媛給軒轅禮的解毒藥,雖然解除了他的毒性,但損傷的經脈,是需要時間修復的。

託了玉妃的福,仙木現在可沒那個美國時間去給軒轅禮修補傷痕纍纍的經脈。

而玉妃呢,她現在才發現,自己的毒藥,給兒子的身體造成了不可逆轉的傷害。不過,她不在意這個。

下毒的時候,玉妃的確不知道她拿的那種毒藥,是損害經脈的。

因為玉妃娘娘進宮以來,毒害人的時候,從來是以取命為基礎的。所以,只要這個葯要不了兒子的命,玉妃就不會深究。所以說,玉妃真不是故意的。

現在她知道了這個葯,是修習靈力的人不能用的。但她也不在意。反正她自己也是個廢柴,都習慣了!

這就讓軒轅禮苦逼了。他的靈力修為本來就已經快晉級天階了,讓親娘這麼一鬧騰,現在來拿入門五級都沒有!

對於一向自詡天才的軒轅禮來說,這個打擊比毒死還讓他難以承受!

如果沒有衛蓮蓮在旁邊勸說,軒轅禮可能就真的隨了蘭月玉的心愿,自殺身亡了!


衛蓮蓮是天階七級,現在正向天階八級晉級。

她是金系靈力,金火相生。衛蓮蓮用自己的靈力輸入軒轅禮體內,幫他恢復體內的損傷。

但衛蓮蓮本來就不擅長治療之術,靈力也比較淺薄。耗費了打量靈力,軒轅禮的傷勢幾乎沒什麼氣色。

衛蓮蓮沒辦法,去找軒轅赤。

軒轅赤正陪著太子下棋。自從意黛公主走後,宮裡再也沒人來找太子玩耍了。

而且太子也十分挂念遠行的妹妹,徹夜難眠。


何況還要面對一個蘇羽葭這個自作聰明的白痴。每次看到蘇羽葭,太子就會想到就是她爹出賣了自己唯一的妹妹,獻給一個野蠻人的老頭子做妻妾。

以前的太子,勉強還能忍受蘇羽葭。但現在的太子,看到蘇羽葭就恨不得一耳光把這假仙的女人,抽回蘇府中去。

軒轅赤盡量讓這皇兄,但太子還是一口氣輸掉了兩局。第三局眼看也是要輸光了。

這時,一個宮女走進來,跪在地上,渴了一顆頭,卻不敢說話。

軒轅赤看了一眼太子,推開棋盤,說道:「什麼事?」

那宮女瑟縮地說道:「太子妃和墨嬪兩人要求見太子。」

這位墨嬪,自然就是打掉親生兒子之後進宮的墨若琳了。

現在,在東宮內眷中,蘇羽葭和墨若琳打個平手。

蘇千金自然對墨家堡的內幕,了解的是一清二楚。但她也沒想到,墨若琳這麼難纏。

不到兩年工夫,墨若琳已經隱隱有壓在她頭上的趨勢。 蘇千金自然對墨家堡的內幕,了解的是一清二楚。但她也沒想到,墨若琳這麼難纏。

不到兩年工夫,墨若琳已經隱隱有壓在她頭上的趨勢。

這個「壓在她頭上」,指的可不是太子對墨若琳疼惜一點。

實際上,墨若琳剛進宮的時候,那可是提心弔膽。很怕太子會發現她根本不是處。

但太子從來就沒在夜晚進過她的寢室。這讓墨若琳在慶幸之餘,心裡也有隱約一絲失落。

每次看到太子,太子都那麼溫柔有禮,十分細緻周到。

比起陳王軒轅忍,每次在墨若琳身上,都只有掠奪和掠奪,過後連一個愛撫的笑容都沒給,墨若琳真心後悔:當年不該把自己那麼輕易地交給陳王了!

墨若琳似乎忘記了:當初,墨熙染讓她跟陳王多走動,也事先反覆交代過:沒事別隨便跟陳王上床,不然,失貞的女人就什麼都不是,只能聽憑陳王安排了。這可以說,是墨熙染唯一一次對妹妹的忠告。而就是這唯一一次,墨二千金沒汀進去,而且還連陳王的孩子都懷上了。

想起當初,軒轅忍知道自己懷上孩子時,那厭惡的神情,墨若琳後悔到腸子都是青的。

貨比貨得扔,人比人得死。興許是從小封閉在墨家堡,看到的是墨雲天那種渣男,以至於,墨若琳連正常男人該是什麼樣子都不知道。結果算是便宜了軒轅忍。

也就在東宮,墨若琳過了幾天舒心的輕鬆日子,而且各處供養也很不錯!吃的用的,都是墨若琳以前做夢都想不到的!

由此,墨若琳懂得珍惜眼前的好日子。

但蘇千金跟她墨若琳可不同。蘇千金是嫡女。而且自小在家是獨一份,連同母的親妹妹,都沒蘇千金那個風光。

蘇千金可是從小就被培養,從消息就是要做皇后的!

進宮后,收到太子的冷落,這讓蘇千金的心理壓力很大。

後來,太子又收了一個墨嬰寧。

墨嬰寧不過是個宮女,頂多給太子端個茶水抹個桌子,蘇千金沒有理由去妒忌墨嬰寧。

這正是聰明絕頂的蘇千金愚蠢的地方。

正因為從小被人高高捧在天上,所以,蘇千金過慣了享受別人侍奉的生活。

現在太子不給臉,蘇千金可就火了。

憑什麼?

從小到大,連祖母都沒敢給蘇千金臉色看過!

所以,進宮已經快三年了,蘇千金至今還是個處!

這讓蘇千金感到分外的恥辱和憤怒。也對太子十分不滿。

蘇羽葭似乎忘記了:正是因為她爹的無能,才讓太子唯一的妹妹,被迫遠嫁和親給一個六十多歲,妻妾如雲的糟老頭子!

她只一味地痛恨太子對自己薄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