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境巔峰強者出手,太強了。

正在急速趕來的庚仙王邱雲仙王速度暴漲,拼盡一切趕來。

周圍,其他一位位圍觀的仙王境高手此刻臉上也都帶著極大的震驚之色。

至於其他的天仙境,更是早已被震驚的無話可說。

論實力,一些天仙境自問比林楠強,但論頑強,論逃命,他們自愧不如。

一次次的,在仙王境巔峰強者手中逃過一劫!

超乎想象!

「此子太強了!」有仙王境高手暗暗搖頭感慨。

「幸虧先前沒有動手!」有仙王境高手自語,覺得先前的選擇是非常明智的,真若是聽了靈韻仙族老祖的蠱惑對林楠崔慶二人動手,無論能否成功,都是天大的麻煩。

「不愧是這幾年鬧得靈域沸沸揚揚的人!」

圍觀者,無不感嘆,真的是服了。

林楠,就是殺不死的小強!

一次次的被轟飛,一次次的活了下來。

頑強之極!

終於,庚仙王最先趕到了,人雖然還在十里之外,但陡然間一劍已然對著靈韻仙族老祖劈了下來,他看的真切,林楠是真的堅持不住了。

庚仙王也是仙王境巔峰高手,而且還是貨真價實的強者,哪怕是相隔十里,一樣能直接動手。

這邊,靈韻仙族老祖要瘋了,一次次的看到林楠再度出現在眼前,一次次的刺激著他的心底最深處。

修鍊無數年的心境,完全被林楠給毀了。

此刻哪怕是庚仙王已然殺到,也毫不在意。

「本座一定要殺了你!」怒吼一聲,再度朝著林楠殺去。

這一刻,林楠臉色蒼白之極,早已沒有了血色,心中大罵一聲了瘋子,然後再度瘋狂逃遁。

朝庚仙王身邊逃遁。

十里,對於仙王境巔峰強者,太近了。

終於,林楠再度被轟飛出去,渾身幾近半殘,庚仙王也殺到了,直接一擊轟了出來。

「蓬!」靈韻仙族老祖被轟飛出去,遭到重擊。

為了殺林楠,他先前根本不管庚仙王的攻擊,完全瘋魔了。

趁著這個間隙,林楠終於遠遁了一些,有著庚仙王擋著,林楠重重鬆了一口氣。

這位庚仙王,之前在仙緣大會時林楠見過,還暗自打了個招呼,和自己的師傅邱雲仙王關係密集。

不遠處,不過千里之遙,邱雲仙王也要趕到了。

看到這個徒弟沒事,這才算是徹底放心下來,崔慶剛剛離開一些,此刻也再度驅動仙舟趕了回來。

「寂玄,你想死嗎?」庚仙王攔下了發瘋的靈韻仙族老祖,開口怒斥一聲,渾身殺意瀰漫。

作為亂域的頂級仙王,正常而言靈韻仙族老祖寂玄根本不在他眼中,開口之中自然沒有任何客氣之處。

若非察覺到周圍有老熟人在,他早就直接痛下殺手了。

別人不知道亂域和靈域的關係,但他知道。

普通的天仙地仙都可以廝殺,兩域都不在意,權當是一種特殊的磨練,但高層之中,不能殺。

「廢什麼話,殺了他!」千裡外,邱雲仙王聽到庚仙王這話,頓時不滿起來,大吼而出。

將他徒弟傷成這樣,怎麼可能就這麼算了?

即便是庚仙王不殺,他邱雲也要殺!

庚仙王聞言,頓時眉頭微皺起來,不經意間,庚仙王掃了一眼距離靈韻仙族老祖不遠處的虛空位置,神色微動一番。

頓時,就在靈韻仙族老祖又要發瘋發狂拚命之際,一道白色身影從虛空中走了出來,直接攔在他之前。

「寂玄,跟我走!」一名絕色宮裝仙子。

空間一道的仙王境頂級強者!

女仙王! 藍銘晟聽到雲夢恬這樣說,無奈的嘆口氣:"好吧,我承認,墨傾城跟我告白過,那還是三年前的事情,只不過,我當時就跟她說了,我喜歡你,她一直想看看你是什麼樣的人,之前,她就見過你的照片,所以在醫院裡,她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就認出來了!"

雲夢恬輕嗤了一聲:"她不光是認出我來了,還對我充滿敵意呢,我看也就是你瞎,一直看不出來!"

藍銘晟有些無奈:"我那不是不知道你喜歡我嗎,所以,我很害怕在你面前自作多情,這樣的感覺,我想,你應該能明白的!"

雲夢恬看他傻站在哪裡,沒好氣的開口:"站在那裡做什麼,你先坐下來,搞得我像是在審問你一樣!"

藍銘晟得令,立馬坐下來,笑著看向雲夢恬。

雲夢恬瞪了他一眼,有點小女兒的驕橫:"說話啊,怎麼不繼續說了呢,人家三年前就喜歡你了,後來呢?"

藍銘晟笑著看向雲夢恬,此刻的雲夢恬,看起來像極了舉著爪子,張牙舞爪的小貓咪。

可是,只有藍銘晟清楚,此刻的她,就是看起來兇巴巴的,其實沒有任何的殺傷力。

他笑著開口道:"我告訴她,我喜歡你之後,她可能對你就上了心,畢竟,在她的心裡,你可是她的情敵呢,所以,後來你說她見了你,敵視你也是正常的,其他的,我感覺我跟她之間保持了距離,我都不知道,你怎麼會誤會!"

雲夢恬嗤笑了一聲:"你還好意思說你們保持了距離,我告訴你藍銘晟,想要我做你的女朋友,首先,你這些亂七八糟的關係,都得清理的乾乾淨淨,你說你們之間沒有什麼,可是,我一連幾次看到墨傾城給你打電話,我也知道,你是打算給她做手術的,所以,我也就一直忍著沒說,可是,每天給她做檢查的不是楚非嗎?她為什麼有事沒事的找你,如果你不搭理她的話,她會這麼做嗎?說到底,你還是給予了回應,她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你,你可能都不知道吧,我跟墨傾城見了三次面,她次次見面都挑釁我,跟在你面前說話的樣子,大相徑庭,我也不怕你覺得我背後說別人壞話,因為我說的都是事實,我這人向來不吃虧,這樣的事情,想讓我莫名其妙的咽下去,簡直是做夢!"

看著雲夢恬嬌憨的模樣,藍銘晟笑的寵溺:"沒事,你怎麼樣我都喜歡,你說她挑釁你,雖然我沒有見到,但是,我完全相信你說的話,況且,你哪怕就算是說的不是真話,我信你不信她!"

藍銘晟最後一句話,成功的取悅了雲夢恬。

雲夢恬臉上的笑意都擋不住:"算你會說話,只不過,昨天下午,你為什麼要抱墨傾城,藍銘晟,不是我不相信你,我都沒見墨傾城幾次,可是,她抱你的畫面,我已經親眼看到兩次了,這些事情不說清楚,我怕自己心裡以後有陰影!"

藍銘晟的眸子瞬間變得有些危險:"你說什麼?她抱我的畫面,你看到了兩次,什麼時候的事情?"

雲夢恬不滿的輕哼了一聲:"你抱著別人的畫面,你自己想不起來嗎?難不成,你抱著她很多次?"

藍銘晟趕緊解釋:"不是不是,怎麼可能是你說的那樣呢?我也就抱過她……兩次,而且,這兩次都是她主動抱上來的,而且,兩次都是在病房裡,第一次你看到了,我應該不知道,當時她突然襲擊,我壓根就沒想到,還有一次就是昨天,她非得抱著我,說今天要做手術,希望我給她一點勇氣和力量,我當時想推開她的,但是,考慮到她是個病人,我的動作就輕了一些,可能速度慢了一點,就被你誤會了,當時恰好那個小護士喊你,我也才知道你在病房門口,我就趕緊推開她了,小夢,我對天發誓,我跟墨傾城之間,清清白白,真的沒有一點點的曖昧!"

雲夢恬嘟了嘟嘴:"可是,你不能否認,她是喜歡你的吧!"

藍銘晟回答的正氣凜然:"可是,這跟我沒關係,我喜歡你,問心無愧!我絕對不可能做對不起你的事情,哪怕你不給我回應,我也不可能跟其他女人有任何牽扯!"

雲夢恬心裡不知道美成什麼了,臉上還故意板著小臉:"好吧,我就暫且相信你的鬼話,只不過,我聽完你的話,感覺昨天下午那一幕,倒像是墨傾城故意演戲給我看的,你可能不知道吧,我昨天下午,就來過南希市醫院那邊,還是墨傾城約我過去的,她說,有些話想跟我說說,我當時也沒有多想,過去跟她聊聊,可是,她的話里話外,都在跟我透露,說你回國是因為她,你對她有多麼好,你有多在乎她,我本來是不想相信的,我打算親口問問你,可是,我下午來醫院接你的時候,就聽到她說你為了她都做了什麼,你當時不僅沒有否認,就連她抱你的時候,我也沒有看到你推開!"

藍銘晟簡直冤枉:"這肯定是她故意設計的,她想讓你看到這些誤會我,她覺得,按照你的性格,當時肯定不會衝進來,只會默默的誤會我,可是,她沒想到,當時有小護士喊了一聲,所以,後來的事情,基本都沒有按照她的想法來發展!"

雲夢恬深深地凝視著藍銘晟,看的藍銘晟有些不自在,他忍不住開口道:"小夢,我沒有騙你,我說的都是實話!"

雲夢恬挑了挑眉:"我知道你說的都是實話,只不過,我現在想的卻是,我這會一直沒有跟你算賬的另一件事!"

藍銘晟有些懵:"除了墨傾城的事情,還有別的事情嗎?關於墨傾城,你真的相信我說的話嗎?"

雲夢恬癟了癟嘴,嘴角的露出淺淺的笑意:"你都說了喜歡我了,我不相信你,還能怎麼樣呢!"

藍銘晟總覺得,自己想要讓雲夢恬答應自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畢竟,雲夢恬都承認了喜歡自己,但是,關於跟自己在一起這件事,她還是說要考慮考慮。

那就說明,他這邊還有賬,雲夢恬沒算清楚呢!

他趕緊開口:"關於墨傾城的事情,我一定不能讓你心裡有疙瘩,給她做手術的事情,是我媽讓我來的,我當時答應了,但是,我昨天也隱約明白過來,昨天下午讓你誤會我的事情,是她有意為之,所以,我今天就沒有給她做手術,而是讓醫院給她安排別人了,畢竟,這個手術誰都能做,不是非我不可,我也不想再跟她有任何牽扯了,就像是你說的,如果不是我之前心軟,讓她覺得我接她電話,就是在回應她的話,她也不敢那麼明目張胆的挑釁你!"

聽著藍銘晟字裡行間,說話都是向著自己的,雲夢恬心裡別提多開心了。

只不過,開心歸開心,不該馬虎的事情,她是絕對不馬虎。

她盯著藍銘晟看了一眼,直接開口道:"關於你騙我,你腿受傷的事情,你怎麼說呢?我可告訴你,藍銘晟,我昨天那麼生氣,八成都是因為這件事,當然了,墨傾城故意讓我吃醋,也有一定的成分,但是,我最生氣的,還是你騙我這件事!"

藍銘晟心裡苦啊,他就知道,這件事情,沒有那麼容易矇混過關,只不過,雲夢恬現在都說了喜歡自己了,這些事情,解釋起來好像也有動力了。

他認真的看著雲夢恬,開口解釋:"我的腿,在你回國那兩天,剛好起來的,我當時下手算是比較狠的,有半個月的時間大概一直坐在輪椅上,也就是說,我的確騙了你,我的腿好了,卻還裝瘸子騙你,這件事情,我沒有什麼好辯解的,我認打認罰,只要你不生氣就好!"

雲夢恬的小臉沉下來:"什麼叫你認打認罰,我不生氣就好,你這樣自殘,我怎麼可能不生氣,你對自己都能下的去手,你以後是不是還要隨隨便便對我用你那些亂七八糟的葯啊,你可能一針下去,我就動不了了!"

藍銘晟臉色一下子就變了,這可是大罪啊!

他著急的看著雲夢恬:"小夢,你別胡思亂想,我怎麼可能這麼對你呢,我對自己怎麼狠都行,可是,我永遠都不會傷害你的,我做這些,我承認自己是有錯的,可是,我不這樣做,我爸媽是不允許我回國的,他們一直覺得,我性子極端,你只要拒絕我,我就會傷害你的,小夢,是不是在你心裡,你也是這樣想的,所以,你們都這麼怕我,我爸媽不讓我見你,你也躲著我!"

藍銘晟說著說著,居然開始裝可憐。

雲夢恬的眉心抽了抽:"藍銘晟,你好好說話,什麼叫我也覺得你會傷害我,我當初躲著你的事情,我不是都跟你解釋了嗎?我現在之所以這麼說,我只是覺得,你這樣的做法不對,你怎麼……怎麼能傷害自己呢,你這種自殘行為,我真的很不贊成,你以後……你以後如果要跟我在一起,絕對不能這樣了!" 神秘宮裝女子的出現,總算是讓靈韻仙族老祖寂玄平靜下來不少,看樣子對她有些畏懼。

「仙子,幫我殺了這個小賊,今後我一族都可以臣服!」靈韻仙族老祖懇求道,此刻雙眼依舊通紅,散發著一股股瘋狂之意。

對於林楠崔慶二人,他是真的恨極了。

今日殺不了二人,他靈韻仙族可能都保不住了,他寂玄的名字,也將徹底成為仙界各地的笑柄。

堂堂仙王境高手,狼狽的不成樣子。

丟人之極!

然而,即便是他拋出了這個代價,眼前的這位宮裝仙子依舊微微搖頭。

拒絕了。

「跟我走!」宮裝仙子再度沉聲開口,語氣中帶著警告之意。

對面,庚仙王淡淡的注視著這一幕,對於靈韻仙族老祖,他根本看不上,實力只能說一般,他要殺不難,但這位宮裝仙子則不然。

不殺他,也是因為她的關係。

老熟人!

更遠處,邱雲仙王即將看到,在看到宮裝仙子的瞬間,臉色頓時微微一變,不過隨即臉色一寒,依舊不願意罷手。

「老庚,你和仙子敘敘舊,這老東西交給我,以大欺小,真以為我凌雲仙宗好欺負!」邱雲仙王大喝道。

見狀,庚仙王眉頭微皺,有些無奈。

「再不走,那就留下別走了!」庚仙王淡淡開口說道。

宮裝仙子見狀,眉頭也微皺的看向靈韻仙族老祖寂玄。

「再不走,本宮也保不住你!」

「啊!!」靈韻仙族老祖寂玄這一刻忍不住仰天怒吼,今日之恥辱,太大了,他堂堂仙王境強者啊!!

然而此刻,他沒有其他選擇。

庚仙王來了,邱雲仙王也要到了,甚至更遠處還有仙王境氣息傳來。

而且他的氣息已然開始下降了,之前的禁法後果出現了。

再不走,真的可能會被屠戮!

想殺林楠二人,不可能了。

宮裝仙子見狀,深深的看了一眼不遠處大口喘息的林楠和崔慶,再朝庚仙王微微點點頭,隨即身形微微一閃,直接帶著靈韻仙族老祖寂玄消失了。

空間一道的頂級仙王,實力應該不下於天庭的天痕仙王,動用空間一道來逃遁,哪怕是同階也追不上,林楠更是沒這個本事。

這個時候,邱雲仙王到了,眼看著人逃了,帶著極大的不甘之意。

「老庚!」

庚仙王看著這位老友,無奈聳聳肩,真不能動手。

沒有再管這位老友,庚仙王看向林楠崔慶二人,傷勢雖然極重,但至少命還在,那就不是大問題。

「你們這一戰,估計要成為仙界的名人了!」庚仙王笑道,隨手兩枚極其珍貴的療傷仙丹送了上去。

這東西雖然林楠崔慶二人也要,但庚仙王的一番好意,他們還是收了下來。

「多謝仙王救命之恩,差一點就真的堅持不住了!」林楠崔慶二人拱手笑道,活著的感覺真不錯,劫後餘生。

「只能說你們太強了,天仙境初期,愣是在仙王境巔峰強者手中逃命,足以讓人嘆為觀止!」庚仙王笑道,雖然靈韻仙族老祖的實際上只是仙王境中期,但他動用禁術時,最強達到了仙王境巔峰。

他說的這些,可不是恭維,而是真正的感慨。

林楠崔慶二人再度道謝,唯獨邱雲仙王此刻臉色很不好,對這位老友大為不滿。

「和他客氣的個屁,真有心,那老東西能逃?」邱雲仙王沒有好臉色。

庚仙王也不多說,只能報以苦笑,心中微動之下,將四人完全包裹在內。

「他們兩個鬧騰也就算了,你難道還不知道,仙王境不可輕易殺,更何況她也在,哪怕是我動手,也殺不了他的。」庚仙王解釋道,聲音外面之人根本聽不到。

聽到這裡,邱雲仙王臉色才稍微好上一些。

林楠崔慶也明白了一些,不過無所謂。

「長老沒事,等以後我們兄弟再來,親手滅了這老匹夫!」崔慶對邱雲仙王道了一聲,信心十足,依舊在罵。

聽到他這話,庚仙王直接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這一通痛罵,對他而言,估計內傷要很久好不了。」

能這麼罵一位仙王境強者,想象都覺得讓人無語。

作為當事人的靈韻仙族老祖寂玄,完全被罵成內傷,多少年心境的修鍊都功虧一簣了。

「哦?還有這種好事?那以後真要多罵罵!」崔慶一聽,頓時樂了不少。

然而一旁的兩大仙王境強者卻忍不住嘴角微微抽搐了一番。

…………

按照他這種罵的方式,估計帝級強者也會忍不住,會憋成內傷!

「走吧,先回去,以後這筆賬,慢慢和他們算!」邱雲仙王開口說道。

庚仙王點點頭,隨即心中一動,包裹著幾人,極速而去,直奔凌雲仙宗。

兩個小時后,凌雲仙宗內,邱雲仙王的仙宮內,顯得極為熱鬧。

凌雲仙宗除去一位閉生死關沒有出來的老祖外,包括凌雲仙宗宗主在內,四大仙王境高手都到了,乾祥等一眾天仙境也都出現了。

高層,盡數出動。

庚仙王駕到是其一,更主要的是林楠和崔慶的歸來。

仙緣大會的消息,早已在宗內傳開了,林楠崔慶二人大展神威,可喜可賀,這一次真是給凌雲仙宗長臉了,他們亂域能夠獲得第三的名次,也和林楠崔慶二人有關。

對於洪辰蔣鑫等人的獎勵早已發了下去,而今是輪到這二人了。

雖然只是天仙境,但值得仙王境高手的親自接待。

前途,不可限量!

以往哪怕是知道林楠不凡,畢竟雙屬性的天驕,極為罕見的,但也決然沒有想到會這麼逆天。

指望著林楠這幾人,說不得還真有誕生帝級的可能!

一旦誕生了帝級,對凌雲仙宗而言,那才是最珍貴的。

為此,但凡有時間的,全部出來了,表示對林楠二人的歡迎與感謝。

看到二人傷勢如此之重,凌雲仙宗內存儲的一些上好的頂級仙丹也賜了下來。

不僅如此,二人的身份也跟著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