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此同時,在底下的觀眾席上,其她幾處也有著關於蕭楠是不是在盧家布陣的人,得出的結論不一而論。

…….

蘇清言滿意的聽著底下的交談聲,看來這次要來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成功轉移了大家視線,也不枉自己派人在裡面故意的引導,就算是蕭楠沒有通過考核成為四階煉丹師,但是能以現在的年紀成為三階煉丹師,也是個很有天賦、值得拉攏的人,就算是以後在外闖蕩歷練之時,也少了心思不正窺覷陣法的修士,自己也能放心。

第一百二十三章:

蕭楠回到駐地后就把火行靈晶融入了空間,緊接著又是一陣熟悉的動蕩,等空間恢復平靜后,蕭楠懷著激動的心情閃身進入空間,等看清楚現在的空間樣子是,整個人呆立在當場。

空間還是原來般的大小,只是當時融入水行靈晶時形成的水潭,現在倒是縮小了不少,與之相對的是那一片熾熱的炎地,而融入土行靈晶的土黃色則是在那炎地旁邊,要是在旁邊空留的兩塊地方再加上另外兩種靈晶,儼然就是一塊五行之地。

天地分陰陽,陰陽分五行,天地萬物循環不息,和這五行分不開關係。

陸詩雨的空間也只是能種植靈草,充其量不過是個能藏身的隨身葯園,雖然已經屬於是仙家之物,但是空間有限,再者,這東西只是滴血認主,只要主人身死解除契約,其他人就能在使用,而自己的空間雖然現在看著有些磕磣,但是每次只要自己突破,空間的面積就會增長,只是空間里現在還沒有靈力。

要是能在空間里有塊五行之地,以後在這五行中心修鍊,則會更加容易體會五行的奧義,對修道有著莫大的幫助,畢竟這五行靈晶是五種靈力元素凝結而成,即使現在還有兩種靈晶沒有著落,但是照著這個目標發展下去,早亡能把五行靈晶湊齊,就不怕自己融合了五行的空間比不上原女主的金手指。

煉丹大會是所有煉丹師匯在一起交流的好機會,一共分為一至六階煉丹師的考核,至於六階以上的煉丹師比斗,就不是這些小人物能觀看的了得了。

蕭楠在師傅等人的陪同下來到華仙鎮比賽的廣場,廣場上已經聚集了不少修士,其中以年齡小的練氣期修士最多,廣場的中間是個階梯塔形高台,上面擺放著一排排的丹爐和煉丹需要的東西,外圍則是觀眾席,雖然現在還沒有開始,觀眾席上已經座無虛席了。

大門派和家族都有華仙鎮掌權者給準備的包間,自是不用和這些散修和小世家一般,擠在這擁擠的座位席上。

因為煉丹大會最先考核的是一階煉丹師,蕭楠雖然現在能煉出四階丹藥,但是並沒有經過考核,是以要想在煉丹大會上一鳴驚人,轉移大家放在自己身上的視線,就要一級一級的慢慢考核,一個有著天賦的煉丹師,比之一個會煉製吸食靈力的陣法師更受歡迎,前者可以在需要時用相等價值的資源換取,而後者則是令人充滿恐懼,被人活生生的吸走修鍊了多年的自身靈力,比直接面對殭屍妖獸等兇殘的生物更加可怕。

蕭楠在幾人進入包間后,自己去了登記報名的地方,在報名過後,抽取了個比賽時代表自身的號碼牌,竹牌上正面刻著丹爐,背面則是黑漆漆的250三個數字,蕭楠嘴角微不可查的抽了抽,點可真背,抽了個二貨號碼!!!!

煉丹大會一共有六天,每天一個階級的比試,而煉丹最初級的一階煉丹師的比試就放在了最前面。

對於這初級比試,蕭楠雖說胸有成竹,但是也沒有掉以輕心,在宣布比賽開始的時候,就摒棄雜念,專心的取出丹爐旁邊的靈草開始處理雜質,,,,,,

因為一階丹藥的種類很少,這次大家煉製的是一階養元丹,練氣期修士服用的丹藥,丹爐旁邊的桌子上,一共有一份煉製養元丹的材料,因為這樣養元丹太過普遍,所以這次的煉丹主要是考究丹藥里的雜質和靈力蘊含的多少,在擇優而取,失敗者則是等待下一個煉丹大會。

蕭楠這一步一步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但是身邊因為都是些年齡小的煉丹師,由於火侯掌控不好等等因素,是不是的有炸爐聲傳來,蕭楠倒是鎮定異常,但是其他意志薄弱的人就沒有這麽好的定力了,不少因為受旁人影響而毀了自身將要煉製好的丹藥,臉上陰晴不定的離開了比試台。

蕭楠沒有意外的煉製出了一爐上品丹藥,在眾人的見證下,和其他煉製成功的煉丹師一起,接過代表煉丹師品級玉牌,成為了一個有證的合格一階煉丹師。

蕭楠一帆風順的連闖三級,因為自身年齡小,又是這一段時間裡流傳最廣,聲明最想的主角,自然再一次吸引了眾多目光。

今天是考核煉製四階丹藥的日子,衝到現在,原本一階煉丹師參考的就不下三千人,而如今廣場上只有一百多位煉丹師,由此可見,這煉丹師不是有靈草就能堆積出來的,最重要的就是煉丹天賦。

蕭楠作為其中的一員,看著站在身旁的女主大人,實在是不知道到底是哪裡不對,這女主哪裡參加過煉丹大會,現在不是應該靠著尋寶鼠搜刮稀有靈草的嗎?哦!對了!現在的尋寶數被南宮鳳華先一步買走,早已經不是女主之物了。

陸詩雨感覺到身上的視線,轉過身來就看見蕭楠被自己發現后偷看的窘迫,心地鄙視不已:不過是個愛慕虛榮又有些心機的小女孩罷了,靠著玉衡真人的關係這一世入了千劍鋒,竟然敢肖想自己的男人,雖然自己現在還沒有對他動心,但是自己的男人被別人窺覷,而且兩人還相處融洽,實在是讓人不爽。

陸詩雨和藍靈玉一樣,看到了二人在街上表現親密的那一幕,心中氣憤,葉落辰最後是選擇了和自己在一起,雖然因為自己突破在即的原因,二人並沒有舉辦雙休大典,但是二人的關係是經過家人同意的,只差最後一步而已,直到後來自己順利突破,這才相約一起飛升靈界后再補辦婚禮,只是夢境里只到飛升,後來就沒有了。

回想著夢境里這人一直是淡淡的,好像對什麽都不上心,領來后又整理了一番夢境中發生的事情,根本就沒有發現這一號人物的出現,在和葉落辰在一起后,也沒有聽葉落辰提起過,可見就是個短命鬼,還不知道有幾天好活呢,姑且放任你好了。

蕭楠並不知道現在陸詩雨因為夢境中的事情,現在已經把葉落辰打上了她自己的標籤,正在疑惑陸詩雨不愧是天命女豬腳,自己只是專註地看了一下而已,就被人抓了包,反映敏感,怪不得每次遇險都能順利逃脫呢。

這次四階煉丹師的考核,是有三位元嬰真君坐鎮,參加考核的修士除了自己和陸詩雨是築基初期以外,都是築基後期和金丹期的修為,這下想不出名都難了,畢竟十五歲的四階煉丹師,就是在專門凈出煉丹師的葯宗也是不多見的,在主持人的一聲令下,比賽就正式拉開了帷幕。

「這蘇家要崛起了,竟然出了個天才煉丹師。」一名男修羨慕的看著蕭楠道。

另一名知情者有人耐不住感嘆道:「誰說不是呢!聽說這蘇家家主已經突破成為了五階煉丹師,這要是在出一個四階煉丹師,就是用丹藥堆,也能堆出來大批高手,嘖嘖嘖!!!再加上御劍宗的玉衡真君,想來這蘇家成為一流世家的事情指日可待。」

「不說盧家門前那吸食人體內靈力的陣法就是蕭楠所布置得嗎?就是葉家也伸出來了橄欖枝,用太上長老之位拉攏,就是葉家少主都是前來相勸加入葉家的嗎?怎麽就成了煉丹師?」另一人明的問道。

身旁的女子撲哧一笑,原本就亮麗的姿容瞬間就迷了身旁幾名男子了眼,那女子見到幾人如今的樣子,心情大好的解釋道:「這修士都會選擇一門技藝學習,這都是世家子弟們最基本的要求,而這蕭楠滿打滿算也就十五六歲的年紀,能以這個年紀成為三階煉丹師已經是天才級的人物了,而又是御劍宗玉衡真君的徒弟,那位可是個實力強悍的劍修,這蕭楠怕也是劍修無疑,看她能連殺盧家兩名比自身修為高的兄弟就知道了,這劍修可是最艱苦的一種修行方式,而這煉丹也要常時間的熟悉和煉製,光是這兩種事情加在一起,你就不知道佔用了多長時間,更何況還得打座修鍊呢,這分明是有人在背後使壞呢!這是有人在對付她,其他人都被這背後之人拿著當槍使呢。」女子越想越是這個理,原本只是個人的猜測,現在像是篤定了一番,讓聽見的人不由得相信。

「真是太過分了,誰這麽惡毒?連個小姑娘都不放過。」男子憤憤不平得指責,到不是因為嘴上說的這個道理,而是發現自己被人當槍使了,一時氣憤難當。

旁邊的幾人也都看向說出這個猜測的美貌女子,希望她能給出一個合理的答案,或者是說服的理由。

美貌女子望著站在包間窗前的葉落辰和雲尚陽,幽幽地道:「要是沒猜錯的話,應該是男色吧!」

以此同時,在底下的觀眾席上,其她幾處也有著關於蕭楠是不是在盧家布陣的人,得出的結論不一而論。

…….

蘇清言滿意的聽著底下的交談聲,看來這次要來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成功轉移了大家視線,也不枉自己派人在裡面故意的引導,就算是蕭楠沒有通過考核成為四階煉丹師,但是能以現在的年紀成為三階煉丹師,也是個很有天賦、值得拉攏的人,就算是以後在外闖蕩歷練之時,也少了心思不正窺覷陣法的修士,自己也能放心。 ?第一百二十四章:

雲尚陽雖說是站在包間,里觀眾席很遠,但是觀眾席上那些人無聊的話語,還是有不少都收入耳中,看這蘇清言一臉笑意,忍不住道:「現在放心了」

雲家有自己的情報系統,自是知道散布這件事情的人是誰,本想警告一番,偷偷地把這件事情解決,但是考慮到這件事情因為好友葉落辰而起,那人又和葉家關係匪淺,這才把事情全都一骨碌的對著葉落辰都說了出來,雲尚陽雖說和蕭楠交好,但是還沒有好到為了她得罪葉家的份上,既然有適合出頭的人,雲尚陽索性就留在一旁圍觀。

蘇清言抿了一口茶,這才道:「這丫頭現在年齡還小,還沒有自保之力,做師傅的自然要護著點。」

雲尚陽好笑的道:「你嘴中的小孩子,可是能越級挑戰殺死盧家兩名天才弟子,而且連金丹中期的盧明順都栽在手裡的人,正樣的人還沒有自保之力?需要擔心的是碰上她的人吧!」

最強特種兵之龍魂 蘇清言並沒有氣惱,解釋道:「那是盧家的人都太過沒用,學藝不精怨不得人,而且,還要謝謝師弟,把楠兒教導的很好。多謝了!」蘇清言說著看向葉落辰,見對方看過來,對其點頭致謝。

葉落辰沒有接話,轉身又望向了比試台。

蘇清言早已經熟悉了這樣的師弟,並沒有在意,雖然說沒有感情經驗,但是在小時候也見過父母親相處時的情景,現在葉落辰時不時的追逐蕭楠的目光,分明是已經有些動心,只是遲鈍的他還沒有明白,反而沒有身旁的雲尚陽看得明白,可是他明顯不看好,總是在二人相處時插在中間,蘇清言雖然答應大哥,儘力給兩人製造機會,但是並不想真的插手此事。

有些事情並不是一味的順著就能成功的,尤其是牽扯到個人感情,往往阻力越大,越是容易激起鬥志,反叛之心越強,二人現在還年輕,只有經歷過風雨,才能更加珍惜得來的不易,要真是經不起一點考驗,相信有自己在,總不至於讓兩個人的關係太差,這場感情葉權當是一場歷練,品嘗過情愛的滋味,並且能從中解脫出來,相信更利於以後的修行。

雲尚陽雖然聰穎,但是畢竟年輕,和一百多歲的蘇清言相比,還是差了點閱歷,就是被算計了,也在情理之中。

蕭楠雙手翻飛,不停的往丹爐打入一道道靈訣,直到有葯香傳出來,心中一喜,只是手中動作不停,快速打入凝丹訣。

自從陸詩雨見到自己未來的男人和蕭楠關係親厚后,總是時不時的分出一絲神識關注,尤其是在見到蕭楠往丹爐中輸入靈訣時,看著對方熟悉的步驟,那裡還不明白,這人是按照《藥典》的煉製手法煉丹,看來這《藥典》的事情是刻不容緩了。

陸詩雨雖然在夢境里能看到以後發生的一些事情,但是並不像重生回來的那樣,能清楚的記得修鍊的功法等一系列事情,也只是能模糊地看了個大概,就算是這樣,依靠著夢裡的煉丹手法,在結合自己在葯宗學到的,總算是在短時間內成功的突破,心中對於《藥典》更加渴望,更何況這《藥典》原本就是葯宗的所有物,後來又被葉落辰送到自己手中,現在落在蘇家多年,也是時候收回了。

隨著最後一道靈訣打入,丹藥從丹爐中飛出,陸詩雨作為第一個煉製成功的修士,再把丹藥交到評委手上后,就在觀眾席上找了個位子觀看蕭楠煉丹。

蕭楠雖然有《藥典》,但是在煉丹一途上,完全是靠自己摸索,靠的是一遍又一遍的煉製經驗,只有其行不達其意,不像陸詩雨似得,不懂的地方有長輩悉心教導,所以儘管已經是四階煉丹師,在陸詩雨這個受過專業教育的眼中,完全就是畫虎不成反類犬,實在是暴殄天物。

陸詩雨越看越覺得《藥典》應該早點從蘇家收回來,幻想著要是自己有《藥典》在手,定能讓《藥典》不在蒙塵,只是在現在蕭楠身邊有葉雲兩家少主跟在左右,本身的實力又不低,倒是沒有把握在對上后能全身而退,看來是要想個辦法了。

蕭楠揮開丹爐,看著落在手心的丹藥,竟然是中品,要知道這次煉製的是四階火雲丹,算是比較偏僻的一種丹藥,蕭楠以前完全沒有煉製過,這能在第一次煉製就能成功,已經算是意外之喜了,就算是不能得第一,但是這樣已經很好了。

隨著最後一位修士煉製的但要擺放到評委席上,總共有十九名修士煉製成功,可見這一輪的淘汰率有多高。

三名評判這才一一打開玉瓶,根據丹藥的品像,富含的靈力和雜質來品論丹藥的好壞。

一一看過之後,又經過一番討論,最終有散修聯盟其中的一位長老宣佈道:「此次的比試,魁首是葯宗的陸詩雨仙子,她所煉製的丹藥達到了極品品質。」

「真是厲害,不愧是葯宗出來的,竟然是極品丹藥。」

「葯宗又出一名高徒,說不定還能突破九階煉丹師,那時候我們這些人就有福了。」

「誰說不是呢,到時候求個丹藥啥的也方便不是?」

…….

那長老抬手壓了壓,示意底下的人安靜,這才宣佈道:「第二名是散修聯盟的朱明涵,煉製的丹藥接近極品,第三名是一流世家林家的嫡系弟子林紓源,煉製成功地是上品丹藥,恭喜三位竟獲得散修聯盟準備的相應名次所得的獎品。」

三人站成一排,其和道:「多謝真君。」

那長老微笑應下,眼角微不可查的看了看御劍宗所在的包間,又道:「真是後生可畏啊!除了在場的三位表現優異之外,還有一人變現的也是可圈可點,今天在這裡我們三個老傢伙商議了一番,還要多準備一份獎品給這位弟子以此表彰。」

看到眾人都看過來,也不準備在賣關子,宣佈道:「這個人就是御劍宗的蕭楠,她煉製的丹藥是中品靈丹,僅次於第三名,也是在場的所有煉丹師中,年齡最小的一位。」宣布時一直在暗中觀察者御劍宗所在的包間窗口,見站在窗口往外看的葉雲兩家少主眼光柔和,這才算放下心來,好在這蕭楠本身不差,否則,就算是想要和葉雲兩家,還有御劍宗一個面子,也不好辦。

陸詩雨在聽過結果后,那裡還不明白這是散修聯盟再向其他三家示好,看這原本圍繞在自己身邊的其他人都上前恭賀,就連本身獲得第一名的喜悅也沒有了,比賽就是比賽,要是其中參雜著利益,那這比賽也就沒有值得尊重的地方了,豈不是只要有靈石,想要誰贏得第一就能得第一?這散修聯盟舉辦的煉丹大會是一年不第一年了,在眾修士羨慕、崇拜的目光下,淡定的穿過人群,向著葯宗的駐地走去。

蕭楠滿目複雜的看著陸詩雨遠走的背影,女主不虧是女主,即使這一世沒有了《藥典》,還是站在了他人難以啟迪的高度,甚至是比之前世更強。

看著眾人看過來的目光,少數一起煉丹的修士上前寒暄,蕭楠只是禮貌的笑笑,簡單的回答了幾個問題,既不讓人感覺到尷尬,又不是很親密,心中卻到現在也不明白,自己這是被發安慰獎了?尼瑪,這坑爹的神轉折,都圍著我看什麼?沒見到第一名的女主大人都氣走了嗎?

南宮鳳華站在窗口俯視整個煉丹廣場,見到陸詩雨轉身離開,別人不清楚,只當她是有事離開,但是作為鬥了半輩子的南宮鳳華來說,可是清楚地看到陸詩雨的左手拇指與食指不停地來回搓弄,那可是只有在氣極時,才無意間的表現,也是,雖然得了個第一名,但是又能怎麽樣呢,那蕭楠雖然煉製的丹藥沒有名次,但是誰讓她身後站著的人不同凡響呢,就是散修聯盟也不得不與之交好,這就是一個人和一群人之間的差別。

世間本無平衡,世人不過是欺軟怕硬罷了,可惜自己明白的太晚,否則也不會累的南宮家最後分崩離析,從頂級世家淪落為一流世家墊底的存在。

回想當初的自己實在是太傻了,在知道自己對葉落辰動情后,只是一味的用家族把兩人的婚事定下來,宣布自己的所有權,卻從來不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勉強的,尤其是感情方面。

在知道葉落辰和陸詩雨之間相處融洽,不是第一時間弄明白二人之間的關係,反而一次又一次的在陸詩雨有意無意的挑撥下,在葉落辰面前更加肆無忌憚,對陸詩雨處處針對,給葉落辰留下個刁蠻任性,心狠手辣的壞印象,讓兩人原本就不牢固的關係更加惡化,也讓葉落辰徹底不顧及三家之間原本的情分,對自己漠視不聞不問。

但是卻在該狠時不夠狠,要是早點動用家族的力量,讓陸詩雨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有的是方法,這樣也就沒有後來的事情了,但是自己卻心高氣傲,和陸詩雨打賭,不依靠家族的力量,兩個人公平競爭,豈知,這世間本就無公平二字,不過是喜歡和不喜歡罷了。

記得因為自己時常上門,每次都能見到兩人在一起,儘管所有人都說兩人只是普通的朋友,但是冷清的葉落辰又怎會常常帶著一個普通朋友在身邊?幾次吵鬧過後,另原本就不好的關係更加雪上加霜。想到這裡,南宮鳳華心痛的不能呼吸,立馬阻止了自己再想下去。

轉過身來,就看見葉落辰就站在不遠出的窗口目光柔和往下看,順著目光看去,目光所及處不就是讓散修聯盟另外設了一個獎項的蕭楠嗎?

莫非她也和自己一樣,也是重生回來的?不然依她現在的身份,不管是葉雲兩家少主的好友,還是玉衡真君收下的徒弟,都不會在前世默默無名,雖然以她過往的經歷來看的話,平平無奇的並不像知道未來事情的樣子。

想到這裡,嘴角勾起一絲弧度,真是太有意思了,上輩子滅了蘇家的人,這輩子竟然和蘇家的關係這麽親厚,照著這樣發展下去,不知道這一輩子還會不會讓葉落辰為了陸詩雨剷除蘇家,要是兩個人現在反目為仇的話,不知道葉落辰夾在中間會幫誰?真想看看兩家對上時的事情。

第一百二十四章:

雲尚陽雖說是站在包間,里觀眾席很遠,但是觀眾席上那些人無聊的話語,還是有不少都收入耳中,看這蘇清言一臉笑意,忍不住道:「現在放心了」

雲家有自己的情報系統,自是知道散布這件事情的人是誰,本想警告一番,偷偷地把這件事情解決,但是考慮到這件事情因為好友葉落辰而起,那人又和葉家關係匪淺,這才把事情全都一骨碌的對著葉落辰都說了出來,雲尚陽雖說和蕭楠交好,但是還沒有好到為了她得罪葉家的份上,既然有適合出頭的人,雲尚陽索性就留在一旁圍觀。

蘇清言抿了一口茶,這才道:「這丫頭現在年齡還小,還沒有自保之力,做師傅的自然要護著點。」

雲尚陽好笑的道:「你嘴中的小孩子,可是能越級挑戰殺死盧家兩名天才弟子,而且連金丹中期的盧明順都栽在手裡的人,正樣的人還沒有自保之力?需要擔心的是碰上她的人吧!」

蘇清言並沒有氣惱,解釋道:「那是盧家的人都太過沒用,學藝不精怨不得人,而且,還要謝謝師弟,把楠兒教導的很好。多謝了!」蘇清言說著看向葉落辰,見對方看過來,對其點頭致謝。

葉落辰沒有接話,轉身又望向了比試台。

蘇清言早已經熟悉了這樣的師弟,並沒有在意,雖然說沒有感情經驗,但是在小時候也見過父母親相處時的情景,現在葉落辰時不時的追逐蕭楠的目光,分明是已經有些動心,只是遲鈍的他還沒有明白,反而沒有身旁的雲尚陽看得明白,可是他明顯不看好,總是在二人相處時插在中間,蘇清言雖然答應大哥,儘力給兩人製造機會,但是並不想真的插手此事。

有些事情並不是一味的順著就能成功的,尤其是牽扯到個人感情,往往阻力越大,越是容易激起鬥志,反叛之心越強,二人現在還年輕,只有經歷過風雨,才能更加珍惜得來的不易,要真是經不起一點考驗,相信有自己在,總不至於讓兩個人的關係太差,這場感情葉權當是一場歷練,品嘗過情愛的滋味,並且能從中解脫出來,相信更利於以後的修行。

雲尚陽雖然聰穎,但是畢竟年輕,和一百多歲的蘇清言相比,還是差了點閱歷,就是被算計了,也在情理之中。

蕭楠雙手翻飛,不停的往丹爐打入一道道靈訣,直到有葯香傳出來,心中一喜,只是手中動作不停,快速打入凝丹訣。

自從陸詩雨見到自己未來的男人和蕭楠關係親厚后,總是時不時的分出一絲神識關注,尤其是在見到蕭楠往丹爐中輸入靈訣時,看著對方熟悉的步驟,那裡還不明白,這人是按照《藥典》的煉製手法煉丹,看來這《藥典》的事情是刻不容緩了。

陸詩雨雖然在夢境里能看到以後發生的一些事情,但是並不像重生回來的那樣,能清楚的記得修鍊的功法等一系列事情,也只是能模糊地看了個大概,就算是這樣,依靠著夢裡的煉丹手法,在結合自己在葯宗學到的,總算是在短時間內成功的突破,心中對於《藥典》更加渴望,更何況這《藥典》原本就是葯宗的所有物,後來又被葉落辰送到自己手中,現在落在蘇家多年,也是時候收回了。

隨著最後一道靈訣打入,丹藥從丹爐中飛出,陸詩雨作為第一個煉製成功的修士,再把丹藥交到評委手上后,就在觀眾席上找了個位子觀看蕭楠煉丹。

蕭楠雖然有《藥典》,但是在煉丹一途上,完全是靠自己摸索,靠的是一遍又一遍的煉製經驗,只有其行不達其意,不像陸詩雨似得,不懂的地方有長輩悉心教導,所以儘管已經是四階煉丹師,在陸詩雨這個受過專業教育的眼中,完全就是畫虎不成反類犬,實在是暴殄天物。

陸詩雨越看越覺得《藥典》應該早點從蘇家收回來,幻想著要是自己有《藥典》在手,定能讓《藥典》不在蒙塵,只是在現在蕭楠身邊有葉雲兩家少主跟在左右,本身的實力又不低,倒是沒有把握在對上后能全身而退,看來是要想個辦法了。

蕭楠揮開丹爐,看著落在手心的丹藥,竟然是中品,要知道這次煉製的是四階火雲丹,算是比較偏僻的一種丹藥,蕭楠以前完全沒有煉製過,這能在第一次煉製就能成功,已經算是意外之喜了,就算是不能得第一,但是這樣已經很好了。

隨著最後一位修士煉製的但要擺放到評委席上,總共有十九名修士煉製成功,可見這一輪的淘汰率有多高。

三名評判這才一一打開玉瓶,根據丹藥的品像,富含的靈力和雜質來品論丹藥的好壞。

一一看過之後,又經過一番討論,最終有散修聯盟其中的一位長老宣佈道:「此次的比試,魁首是葯宗的陸詩雨仙子,她所煉製的丹藥達到了極品品質。」

「真是厲害,不愧是葯宗出來的,竟然是極品丹藥。」

「葯宗又出一名高徒,說不定還能突破九階煉丹師,那時候我們這些人就有福了。」

「誰說不是呢,到時候求個丹藥啥的也方便不是?」

…….

那長老抬手壓了壓,示意底下的人安靜,這才宣佈道:「第二名是散修聯盟的朱明涵,煉製的丹藥接近極品,第三名是一流世家林家的嫡系弟子林紓源,煉製成功地是上品丹藥,恭喜三位竟獲得散修聯盟準備的相應名次所得的獎品。」

三人站成一排,其和道:「多謝真君。」

那長老微笑應下,眼角微不可查的看了看御劍宗所在的包間,又道:「真是後生可畏啊!除了在場的三位表現優異之外,還有一人變現的也是可圈可點,今天在這裡我們三個老傢伙商議了一番,還要多準備一份獎品給這位弟子以此表彰。」

看到眾人都看過來,也不準備在賣關子,宣佈道:「這個人就是御劍宗的蕭楠,她煉製的丹藥是中品靈丹,僅次於第三名,也是在場的所有煉丹師中,年齡最小的一位。」宣布時一直在暗中觀察者御劍宗所在的包間窗口,見站在窗口往外看的葉雲兩家少主眼光柔和,這才算放下心來,好在這蕭楠本身不差,否則,就算是想要和葉雲兩家,還有御劍宗一個面子,也不好辦。

陸詩雨在聽過結果后,那裡還不明白這是散修聯盟再向其他三家示好,看這原本圍繞在自己身邊的其他人都上前恭賀,就連本身獲得第一名的喜悅也沒有了,比賽就是比賽,要是其中參雜著利益,那這比賽也就沒有值得尊重的地方了,豈不是只要有靈石,想要誰贏得第一就能得第一?這散修聯盟舉辦的煉丹大會是一年不第一年了,在眾修士羨慕、崇拜的目光下,淡定的穿過人群,向著葯宗的駐地走去。

蕭楠滿目複雜的看著陸詩雨遠走的背影,女主不虧是女主,即使這一世沒有了《藥典》,還是站在了他人難以啟迪的高度,甚至是比之前世更強。

看著眾人看過來的目光,少數一起煉丹的修士上前寒暄,蕭楠只是禮貌的笑笑,簡單的回答了幾個問題,既不讓人感覺到尷尬,又不是很親密,心中卻到現在也不明白,自己這是被發安慰獎了?尼瑪,這坑爹的神轉折,都圍著我看什麼?沒見到第一名的女主大人都氣走了嗎?

南宮鳳華站在窗口俯視整個煉丹廣場,見到陸詩雨轉身離開,別人不清楚,只當她是有事離開,但是作為鬥了半輩子的南宮鳳華來說,可是清楚地看到陸詩雨的左手拇指與食指不停地來回搓弄,那可是只有在氣極時,才無意間的表現,也是,雖然得了個第一名,但是又能怎麽樣呢,那蕭楠雖然煉製的丹藥沒有名次,但是誰讓她身後站著的人不同凡響呢,就是散修聯盟也不得不與之交好,這就是一個人和一群人之間的差別。

世間本無平衡,世人不過是欺軟怕硬罷了,可惜自己明白的太晚,否則也不會累的南宮家最後分崩離析,從頂級世家淪落為一流世家墊底的存在。

回想當初的自己實在是太傻了,在知道自己對葉落辰動情后,只是一味的用家族把兩人的婚事定下來,宣布自己的所有權,卻從來不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勉強的,尤其是感情方面。

在知道葉落辰和陸詩雨之間相處融洽,不是第一時間弄明白二人之間的關係,反而一次又一次的在陸詩雨有意無意的挑撥下,在葉落辰面前更加肆無忌憚,對陸詩雨處處針對,給葉落辰留下個刁蠻任性,心狠手辣的壞印象,讓兩人原本就不牢固的關係更加惡化,也讓葉落辰徹底不顧及三家之間原本的情分,對自己漠視不聞不問。

但是卻在該狠時不夠狠,要是早點動用家族的力量,讓陸詩雨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有的是方法,這樣也就沒有後來的事情了,但是自己卻心高氣傲,和陸詩雨打賭,不依靠家族的力量,兩個人公平競爭,豈知,這世間本就無公平二字,不過是喜歡和不喜歡罷了。

記得因為自己時常上門,每次都能見到兩人在一起,儘管所有人都說兩人只是普通的朋友,但是冷清的葉落辰又怎會常常帶著一個普通朋友在身邊?幾次吵鬧過後,另原本就不好的關係更加雪上加霜。想到這裡,南宮鳳華心痛的不能呼吸,立馬阻止了自己再想下去。

轉過身來,就看見葉落辰就站在不遠出的窗口目光柔和往下看,順著目光看去,目光所及處不就是讓散修聯盟另外設了一個獎項的蕭楠嗎?

莫非她也和自己一樣,也是重生回來的?不然依她現在的身份,不管是葉雲兩家少主的好友,還是玉衡真君收下的徒弟,都不會在前世默默無名,雖然以她過往的經歷來看的話,平平無奇的並不像知道未來事情的樣子。

想到這裡,嘴角勾起一絲弧度,真是太有意思了,上輩子滅了蘇家的人,這輩子竟然和蘇家的關係這麽親厚,照著這樣發展下去,不知道這一輩子還會不會讓葉落辰為了陸詩雨剷除蘇家,要是兩個人現在反目為仇的話,不知道葉落辰夾在中間會幫誰?真想看看兩家對上時的事情。 事件的隨機性往往會打亂大多數人的計劃,當衆人火急火燎的朝着羊靈圈趕的時候,天空中又傳來了趙老師的聲音。

“神賜還有五分鐘降臨,請各位同學做好準備。”

誰也沒料到會發生這樣一出,不少離羊靈圈比較遠的住戶都開始猶豫了。

“神賜,一定是我的!”金杭是在場唯一一位拾取過神賜的住戶,深知神賜強大的他毫不猶豫地轉過了身子,朝着神賜即將出現的方向奔去。

許川也被突如其來的神賜弄亂了計劃,雖然沒有拾取過神賜,但是金杭射出的那兩支箭卻是給他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如若神賜真有那麼強大,我去一趟也是值得的,但是不去羊靈圈的話,我的佈告也許完成不了,而且得到過神賜的金杭很可能再次去搶奪神賜,我有把握對抗他嗎?”

如今許川身上的裝備已經算是住戶之中中等偏下的了,一把鐵錘,沒有任何防具,除了身上加持了一個“使目標虛弱化”的效果外,許川很難在其他住戶手裏奪下神賜。

“我一定是站的太高,以至於連這些小危險都害怕了。”猶豫許久,許川終究邁動了自己的步伐,“憑什麼要實力強大才能搶奪神賜,我就不信自己沒有裝備壓制外,會比你們弱!”

許川快速奔跑,目的地正是神賜的落點。

“奇怪,難道死亡後的住戶屍體只能存在一段時間,然後就會消失?”金杭在往回跑的時候刻意來到了之前他擊殺“潘明越”的大樓。

這不是金杭心裏變態,對被自己殺死的屍體有獨特的慾望,而是想要解決自己心裏產生的困惑。

之前趙老師宣讀學分排名後三位的時候,“潘明越”三個字着實把他嚇了一跳。

一個死去的人怎麼還會有學分排名呢?

回憶起“潘明越”突然向許川動手的那一幕,金杭心中有了大致的答案——自己擊殺的“潘明越”是某位住戶假扮的。

恰好趕去神賜落點的路線經過這裏,出遊好奇,金杭纔回到了這裏尋找了一番,所以纔出現了剛剛發生的一幕。

“算了,小事而已,我得趕快找個好位置,爭取把這一次的神賜拿到手裏,許川,希望下一次你的運氣仍然有那麼好!”

如果之前想要射殺許川是想要掙取學分的話,現在的金杭想要的更多的是擊殺許川所帶來的快感。不得不說,許川判斷出“潘明越”是假扮的那一幕震驚了金杭,金杭自認爲在那種局面無法做出判斷,許川的成功讓他感到了極大的壓力。現在地底許川在他心目中已經成爲了咒靈學院的最大勁敵,金杭渴望擊敗許川!

一股狠色在金杭眼中一晃而逝,對於許川,他是真的痛下殺心了。

神賜降落的時間是錯開了羊靈圈的,神賜落下的時候,羊靈圈早就降臨了不知多久,而現在,距離羊靈圈開啓還有不到一分鐘!

羊靈圈佔了差不多半個操場的距離,隱匿在操場周圍的住戶漸漸露出了自己的身影。

“十,九,八,七……”

剛剛倒數完畢,一隻金黃色的綿羊從操場的大地上浮現出來,羊靈圈的影子也浮現在操場之中。

各個住戶也是大顯身手,有開啓“疾風驟雨”瞬間跑進羊靈圈的;也有住戶剛剛現身,還沒被衆人鎖定,便開啓了自己的隱身術,偷偷摸摸地摸進了羊靈圈的;更有住戶一直都在羊靈圈中,直到羊靈出現,確保自己完全安全後才解除了自己的僞裝術。

羊靈圈出現不到三分鐘,便有七名住戶走進了裏面。

“大家都是復仇獵人,躲躲閃閃是因爲不好意思嗎?”魏羨寧走到一顆樹前,對着茂密的樹冠忽然說了一句。

“你以爲我在躲你呢?我是怕其他人看到我後偷偷溜走,那還殺個屁的人!”潘明越跳下樹冠,拍掉了自己身上的葉子。

魏羨寧走近潘明越,忽然伸出了手,“和我想的一樣,不如咱們合作一波?”

“別,你不怕厄運我還怕呢,你要搞團隊找楚方羽去,別找我。”潘明越立即拒絕了魏羨寧的請求,轉身離去。

“合作不一定是要走在一起,等會在獵殺過程中,你不要向我動手,我也不向你出手,減少彼此消耗如何?”魏羨寧怕潘明越誤會,連忙解釋了一句。

聽到這句話的潘明越終於停下了腳步,轉過頭看着魏羨寧說道:“楚方羽呢?你有沒有和他達成協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