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迪說道:“你自己斟酌。”

陳儒哈哈大笑指了指任迪說道:“你!到頭來還是磨不過你。不按照你說的去做?我還有選擇嗎?” 陳儒的光影離開,獨自在圖書館內的任迪,抽出了抽屜中的記錄本。筆尖黑色的墨水記錄着,剛剛碎星軍團的相關政策調節。

擴大工業,給生產星球(任迪)鬆綁。福利機制大規模朝着下層擴散。同時約束下層的法律也開始向上擴散。讓下層有渠道變成先天,讓先天從貴族化變成非特權化,讓國家有足夠的士兵戰鬥。這一切的制度變化,與秦國的軍功治國理念不謀而合。

隨着任迪筆尖不斷的記錄,任迪的聲音在圖書館內迴盪着:“過去禮不下匹夫,刑不上大夫變成了刑過不避大臣,賞善不遺匹夫。用公平的獎懲制度組織更多的人支持國家。這是歷史的發展趨勢,我只是熟悉趨勢,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法,我沒有逼過你。

克里米亞戰爭後,沙俄戰敗,發現在自己不能適應新的工業時代,所以進行了農奴制改革,沙皇被迫對資產階級放權,對農奴稍微鬆了一下枷鎖。以符合歷史趨勢。

一戰過後,沙俄徹底倒臺。再無法律上世襲的貴族,壓在平民上。俄國人的統治規則又再一次對下層鬆開枷鎖。

二戰後,中國地主階級徹底垮塌,所有礦山土地重工業工廠,不再屬於任何私人。中國的統治規則大幅度偏向所有人,國家最重要的財產,從此在法律上不受任何個人操縱。”

說到這,任迪所有有關此次碎星軍團變革的信息在記錄本上記錄完畢。任迪合起了記錄本,看着天花板吸了一口氣說道:“如果碎星軍團安然當一個六級文明,你的糾結不會存在。或許是我在逼你,是我湊齊了一切條件,讓你有條件糾結這個不屬於你的時代。

當然所有人都不屬於這個時代。我卻錯誤的讓所有人更近了一步。面對老牌七級文明,大家終於感覺到不能輕鬆愉快享受原先的時代了。”

在舊的利益構建的社會階層中,這些穩固的利益結構是無法讓變革自行發生的,只有外界出現了挑戰,讓矛盾激化,社會纔會發生巨大的變革。若是碎星軍團一隻碾壓雅格文明內的其他勢力,碎星軍團是無需變革的,而方風帝國的出現,讓碎星軍團不得不處理自己的矛盾了。只要這些矛盾處理完畢,在任迪看來,碎星軍團不可能輸。

雅格歷,雙王紀元72年,碎星軍團,七號探索艦隊遭遇方風文明艦隊。三個月後,陳儒頒佈了前所未有的變革方案。 我的天命嬌妻 規劃中新增十二個星球調製血脈調製星球。同時預計在三年內增加七十四個血脈調製星球。預計在十五年內將所有碎星軍團佔領的星球設置爲血脈調製星球。

同時開放三等以及以上的人種進入血脈調製星球的權限。在享受權限的時候,同時要承擔義務,在任何時候不可拒絕碎星軍團的徵召。違反者將承受新法的懲戒。

陳儒的這項政策制定後立刻引起了軒然大波。所有的政策將預兆一件事——先天不值錢了,碎星軍團先天的數量將大幅度增長,而先天的特權也將削弱。不僅僅如此,陳儒的該項政策還對七十八個五級文明頒發,這意味着,五級文明的人口將參與六級文明的戰爭。

這是一個相當狠的政策,陳儒在確定,任迪這地方開了錢無限的運營後。決定把人口也開到無限上去。

這將不是碎星軍團治下的行政星球的人口和方風文明對抗,連帶着七十多個五級文明的數百萬個適宜居住的星球上的人口,將加入這場戰爭。

如果星門單單是轉移人口的話,人身軀的質量是很少的。星門不會判定爲大規模物質流通。不會判定星門兩側是一個經濟體。如果算上這些接壤的五級文明,那麼碎星軍團控制的行政星數量將多的可怕。

而現在碎星軍團爲了對抗龐大的方風帝國,在物資上有任迪做保障,所以在人口上,陳儒決定盡一切可能,吸收可以吸收的人口。

當然阻力是有的,所有先天家族都是阻力,這些先天家族不是反對基因調製,而是反對基因調製不能優先照顧自己這些既得利益者。就像民國時期,沒人會直言反對工業化,只不過那些文人反對工業化要自己這羣利益階層犧牲。

陳儒拋出血脈調製這塊大蛋糕,這些固有的先天家族想要全吃掉,不留給其他低等人種。恨不得自己家族經過這種血脈調製福利,代代都是先天,而其他低等人種永遠都別想晉級先天。讓自己的家族變得徹底穩固。

這和二十一世紀那些發達國家的思維很像,他們發展科技絕不是爲了造福全人類,或許是造福全人類,不過這裏全人類應當是他們認爲自己是全人類的絕大部分。

當科技給時代帶來進步時,這些發達國家規劃的未來應當是永遠佔據世界生產高端,用剪刀差剝削世界。然而事實卻是遭到追趕。

那些發達國家會認爲發展中國家技術追趕,山寨工業品,是不應該的。是製造次品浪費資源能源的。他們想全盤吃下時代進步後,工業技術發展的利潤。殊不知他們是吃不下的。

當陳儒的新政策下達後,那些低等人口盤踞的星球幾乎是蜂擁報名。隨着這批人的大量涌入,進行着最困難的試煉。伴隨着大量淘汰和死亡,複合生命需求的血脈基因會不斷提升。

然而這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在虛空的神殿中,鄭悠看了看陳儒的政策。喃喃地說道:“他們哪來的這麼多靈類資源。”

在神殿中另一位人類大宗師說道:“這就是令我們疑惑的原因。他們的基因調製水平,是處於最保守的調製水平,對一個人的調製效果,副作用極少,但是步驟比正常血色試煉要多數十倍的步驟,耗費的資源也一般血色試煉的四十倍。而現在他們的政策要擴散到所有低能人種。這所需的靈類資源超出了七級文明的相關產出。”

鄭悠咬了咬牙說道:“可能,是不應該出現在六級文明的超級物品。”

另一位猶如烏賊一樣的大宗師說道:“這種超級物品,可以源源不斷的生產大量的靈類資源。也就是說這個碎星軍團,可能被高維入侵干涉了。”

聽到這,鄭悠腦海中浮現了任迪面貌,低聲地說道:“也許,我過去是看走眼了。”

人類大宗師首領說道:“無論是不是你看走眼了,這次必須搞清楚,碎星繼承的高等文明跟腳。如果無法查明跟腳,就處理到關鍵人物。”

鏡頭切換。

七號資源星上,隨着陳儒將一個正規星門設置在這裏,任迪通過附着在這個正規星門兩側的節點,將自己的星門也佈置在這裏。通過自己的星門,任迪大量的工業機械從三號資源星源源不斷的送到了這裏,同時大量的納米分體也進入了這個世界。

直徑三百米巨大的納米液滴一團接着一團的滾進入了這個新的星球。當原材料足夠的時候,勞動人口足夠。工業生產會出現一生二二生三指數型增加,也就是一個鋼鐵廠生產的鋼再建造一個新的鋼鐵廠,直到礦產不足以及工業人口不足,纔會停下來擴張。

隨着戰爭的持續,陳儒需要更多的武器,對任迪已經完全鬆綁了。數百顆資源星讓給了任迪。猶如細菌在培養皿上增生一樣,大量的納米團塊以及工業機械,在新的星球上覆制。

在新的星球上,任迪仰望着天空上白矮星和主序星的雙星體系。淡淡地說道:“現在重核元素資源已經足夠多了,按照接下來的科技進程,應當尋找極端環境,在夸克層面上進行控制。生產火種。”

說到這,任迪回想了星環位面的過去。悠悠地說道:“現在的條件比那時候好多了,可惜,走過了的路沒必要繼續走了。”

任迪身側出現了,數個原子複雜結構的投影。這些投影中原子內部結構變化以相當快速的模式閃爍。

任迪扭頭看了看這些投影。輕輕地說道:“適應這裏環境的結構,在另一種環境下不穩定,而適應另一種環境的結構,在我的生存的環境下不穩定。我不能隨意擺脫我的生存環境,某種程度上,我和植物差不多,離不開我的環境。”

任迪目光看着白矮星笑了笑說道:“真不知道,這個世界的半神,經歷了何種漫長,一個一個原子的改變,將自己從低能級生物,變成白矮星上的高能級生命。

這種適應環境的過程,比生命從太古地球缺氧環境,變成適應現在環境要快幾百倍當然也要劇烈幾百倍。也依舊需要十幾萬年到百萬年時間不等。

從另一種環境到新的環境。從碳基生命適應的環境,變成白矮星適應的環境。哎,苦苦的修煉,就是適應高能生命轉化的過程。爲了讓本源,讓遺傳物質,讓承載自我的容器有一個轉化的過程。這或許是有意義的,但是,我不會走。

我的工具製造體系會在白矮星上。白矮星上將有我的智能運算體系,將儲存我的知識。而我的本源容器。”說到這任迪身邊浮現出了雙螺旋DNA。

任迪頓了頓,露出了微笑說道:“也是會變得。不過卻不是這樣遷就。” 鐵塔星,歷經了五十年的時間,自鑑會的戰爭終於結束了。自鑑會以絕對的技術優勢取得了這場對內戰爭的勝利。然而勝利僅僅是開端,就像工業革命是世界工業史的開端,法國大革命是歐洲封建制倒臺的開端。

那些舊的統治者們,在新時代混不下去了,而且月球上的星門暫時失效。所以逃亡高等文明這條路行不通。這些鐵塔上的舊貴族們並不願意等待自鑑會的審判。所以他們去了四級文明,大量的軍隊,大量的工業品,成批成批的運往四級文明的世界。

這些主張用金融權杖統治世界的貴族在自鑑會面前是舊勢力,但是在其他皇權統治的四級文明是新勢力。他們有着先進的科技,先進的管理制度。以及先進的工業設備。當他們的物資大規模單方面運輸到四級文明世界,會被判定爲被鐵塔文明同化,成爲鐵塔文明超出數量星門的一部分。所以他們轉移過後,這些四級文明和鐵塔文明斷開了接壤星門。預計幾十年後纔會再次打開。

出於對自鑑會的畏懼,這些到達四級文明的鐵塔勢力毫無選擇。必須要在幾十年內在新區域內站穩腳跟。所以對舊世界的顛覆開始了,這也是一場革命,資本勢力不願意受地主勢力,皇權勢力的盤剝,必然會喊出人人平等,財富自由的口號。所以新的革命開始了。

架空歷史之聖靈情緣 自鐵塔以下,大片的文明進步被推動了。而大片四級文明,接壤星門和鐵塔斷開也獲得了寶貴的自由發展時間。

目光回到鐵塔,這顆星球上現在已經完全交通化,大量的物資運輸在這顆星球的海洋上陸地上中轉。成排成排的列車在城市之間穿梭,大片的港口開闢,港口上,幾十米高的起重機,將一個個集裝箱,在碼頭上吊裝。大量的輪船排隊入港。

鐵塔星的生態修復,保守估計需要八百年的時間(主要是臭氧層)。所以生活在這個星球的人很少。而這顆自然環境惡劣的星球上,卻是最重要的太空發射基地。任迪離開的最後一戰給整個星球的人類震撼太大了。而隨後月球上代打星門關閉,在無法瞭解高等文明的情況下。任迪最後一戰所代表的高等文明給鐵塔留下了巨大的陰影。

在這種陰影下,自鑑會政權開始了幾十年如一日的科技研發,包括研究太空戰的超級武器。超級能源,以及行星系內遷移技術。

任迪的離開給整個世界的未來留下了未知,這種未知給鐵塔文明造成了強大的鞭策。在教育上一直是以培養工程師爲主。在社會資源分配上,讓工業產業始終是養活最多人口的產業。其他娛樂項目永遠是千軍萬馬擠獨木橋,變成少部分人的世界,讓人望而生畏。

鏡頭切換。

在月球上,一個飛行器緩緩的降落在月球上,這是自鑑會第八百六十七次登陸鐵塔星的月球。到目前爲止已經在月球上建立的生態圈,在月球遺民的幫助下,重新修復了一個個金字塔建築設施。

身穿宇航服的李騫,行走在三毫米鋼板,鋪設的道路上。這個道路非常寬廣,路基是有壓實的月壤組成的。由於月球上沒有降水,不用擔心路基被雨淋垮塌。所以直接鋪上了鋼板。李騫蹦跳行走(引力過小)在這條金屬道路上。目的地月球上豎立的最大建築——星門。

李騫這次到達月球是有任務的,就是利用月球上真空,無塵,干擾極小的環境,對星門進行測量實驗。

在李騫身後一位年僅三十多歲的年輕科學家宏藍正在向李騫介紹其實驗意義。

“星門這個隧道體系,其傳輸過程的那條通道,是我們無法觀察到的,如果說我們的信息是在一條平滑的紙張上,而星門信息的傳輸軌道則是紙張外面的一條曲線。我們無法作用這條不在我們觀察中的曲線。

但是,我們我們可以觀察曲線和我們空間鏈接的兩個點。這兩個點就是星門在宇宙中出入口。星門爲什麼會出現在空間上的兩個位置上?他們的標記是什麼?微觀尺度上這個標記,就是空間星門兩側的部分物質量子態有着一致性。”

李騫說道:“時間晶體技術可以保存量子態。所以我們開始對星門進行測定。”

李騫的頭髮已經花白。作爲一個一百多歲的老人,他已經不復當年的青春。雖面容已老。但是此時的心如年輕一樣充滿好奇和嚮往。

宏藍點了點頭說道:“時間是描述物質變化過程的量。當一個物質的變化過程周而復始,永不停息,那麼這個物質的時間就被靜止了。在時間維度上凝固起來,除非外面時間存在打破這個循環。當然我們現在沒法讓一塊花瓣時間靜止,永不凋零。

但是我們能讓一個電子靜止,讓這個電子的量子態週期循環。相當於這個電子這一刻和上一刻的狀態是一樣的,並且永遠停下來,這個原本是動態的粒子,就如泥塑一樣停止了,嗯,應該是周而復始的展現一段時間的量子態。

這個技術已經應用在了最新的量子計算機上。原本高速變化的量子是不能停下來讓我們讀取信息的,現在量子信息停了下來,停在了時空晶體中。我們可以利用晶體的集成硬件編程。就像幾百年前,我們在幾百年前集成半導體那樣。”

宏藍興高采烈的闡述着最新的科技進步。李騫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着遠方巨大的星門淡淡地說道:“百年前,他應該就是從這裏離開的吧。現在總算追上了一小步。”

時空晶體技術,雖然說能夠保留電子的量子態,但是正常環境,物質是相互接觸的,一旦接觸就會改變粒子中的量子態信息,所以時空晶體儘管能夠保存量子態,但是僅僅只能保留一段時間,這短暫的時間夠,計算機進行進行運算就夠了。而現在攜帶的設備是能將一種部分物質的量子態保存數個月的級別。

李騫此宏藍此來月球,是準備在真空低重力環境下,用這些設備是準備保存星門上部分粒子的量子態。

這個技術和量子計算機中時空晶體的技術差別,就像電磁彈射和工廠電磁分離礦渣車都是利用電磁場的技術,但是級別不同。

在技術上自鑑會治下的鐵塔文明已經摸到了七級文明門檻——轉移轉移星門標記的技術。這是大宗師的能力。

該項設備到達月球,除了研究正規星門,還有另一項目的,那就是製造超級戰士,即體內星門技術。李騫是這項技術的先驅者。在見識到了當初任迪和那位未知高文明戰士的戰爭。爲了文明的延續,鐵塔啓動了這個計劃,選取了七千八百位疑似體內有星門節點殘留的人類,執行該項計劃。其中李騫最鄰近成功。

所謂讀心術,則是李騫和自己相關的人在一起,會對腦電波非常敏感,會在別人的大腦上建立節點,節點的一段在自己的大腦上,另一端在別人的大腦中,別人的大腦大腦電流跳躍,能讓李騫感覺到,這就是李騫能讀到別人的想法的原因。當然能讀到別人的想法,只是淺層的想法。即時思考的想法,而並非讀取其他人久遠的記憶,如果其他人壓根就不想這個問題,腦袋裏空空的,李騫根本讀不出來。

李騫的讀心術,在數十年前,才暴露出來,或許是父母的離世讓他感覺到孤獨,需要傾訴,也或許是他沒有年輕是竊取他人思維的低級樂趣。當他暴露出讀心術的時候,的確引起了部分人的戒備,但是他的一些老朋友無所謂了,都是知天命的年齡。對於李騫的朋友來說,李騫的能力不過是成爲知己的工具。

在物理技術上,找到了李騫體內的兩個節點在空間上的位置,下面就是很簡單了,發射同步量子訊號,對兩個節點製造同步。增大兩個節點的信息傳輸量,所是信息傳輸量和星門那樣,一段佈置在恆星上另一端在自己掌中,自己掌心就能導引出恆星的熱量信息(以空氣質量爲代價。)

李騫已經十分接近宗師這個境界了。而作爲自鑑會立國戰爭的成員,李騫對於力量的目的只有一個,守護文明來之不易的自由發展權利。

巨大的設備被吊裝到了星門上,開始採集星門的量子態信息。李騫看着巨大鈦鋼星門框架上緩緩挪動的巨大機械設備。緩緩地說道:“當這個星門打開的時候,改變的或許是我們定義的世界,也或許是我們定義的世界改變外界。唯一不可能的是相安無事。因爲我們的進步,讓外界不得不用新的態度來面對我們。或許是重視友好,或許警惕視我們爲威脅。

資本權杖時代的鐵塔,只所以能夠享受和平,是因爲他們(代指舊世界的統治者)如同死物一樣一動不動,讓門那邊的世界(代指星門另一側的擇業文明)感到安心。

過去有人(代指任迪)不想讓我們死寂,而現在是我們(代指自鑑會)自己不想變得沉寂。未來因此而產生的衝突和戰爭——過錯不在於我們(新鐵塔文明)。” 現在雅格發生的事情越來越出格了,隨着白靈探索艦隊的戰敗。陳儒並沒有對方風帝國屈服。而是在三個月內組建了一隻規模三千戰列艦的大艦隊,龐大的戰列艦編隊,到達雅格三號區域。在星門隘口和方風帝國的艦隊進行了短暫的遭遇戰。

這場遭遇戰吸引了雅格境內所有勢力的目光,陳儒的大艦隊在星門隘口遭到了方風八千艘主力艦的迎頭痛擊,損失了八百艘戰列艦後,退回到星門的另一側利用衛星要塞進行防守。

就當各方以爲這是談判的開始時,陳儒從後方再次調入了三千艘戰艦。而這些戰艦則是第三代戰列艦。長度達到了四千米。同時徹底開放了平民進入試煉星球的權限。現在陳儒對招兵的渴求是來者不拒,就像二十一世紀美軍對徵兵工作的盡心盡力一樣——對肯加入軍隊移民優先放行。

鄭悠將自己個人太空飛船停在了一條航道一點五光秒的位置,鄭悠的這艘太空飛船重五百噸。至於動力體系是鄭悠的星門,大宗師可以操作星門,但是星門只傳遞信息不傳遞能量,單單在真空中展開,是無法噴射高能質量流的獲得強大的反推力。所以鄭悠想在太空行走還是需要靠着座駕。 空間之公主的錦繡田園 (注:只有到達半神境界,才能不靠座駕,不靠推進劑在太空中自由漫步,科學名詞“共振感應近場產生系統”)

用星門將自己的太空飛行器所有型號隔絕僞裝,隨後鄭悠站立在太空中,看着這一批龐然大物沿着固定軌道,朝着四光分鐘外的星門行進。這些龐然大物是碎星軍團新入列的戰艦,從設計風格上來看,借鑑了方風文明的主力艦。

龐大的戰艦上有着一排排光點,就像大樓上的窗戶,其實這也就是窗戶。戰艦上的玻璃觀察窗戶,這個部位猶如毛孔一樣是一個凹陷,需要觀察的時候這個凹陷會突出一個平臺,突出艦體表面的平臺可以隔着厚厚的玻璃觀察外太空。

遠處看,這些小平臺就像一排小光點組成線條從戰艦前部側面,排列到尾部。爲什麼要提這個小小的細節,就是這一排猶如毛孔伸縮的平臺分佈和方風文明的主力艦是相同的。

爲什麼鄭悠會在意這些戰艦的細節呢?因爲鄭悠想從戰艦的風格推斷出,任迪的科技到底繼承哪一個文明,想判斷任迪的跟腳,結果鄭悠仔細調查發現這種戰艦有着各種未經過實戰的BUG。這明顯就是出於不斷改進中的武器,很多改進是對照方風文明的戰艦進行改進的。

說的簡潔一點,看一眼就懷孕,打一場仗就山寨。沒有槍沒有炮,學着別人造。有錯誤再修改。至於戰艦的風格抄襲?我憑本事山寨,爲什麼要走彎路?

任迪是標準的工程師思維,實用主義思維,能用的工具中,如果目前有成熟的工具,那就按照這個工具外貌把該工具的生產體系搞出來,人家都造出來汽車了有成熟的機械理論你自己花費腦袋閉門造車那是蠢。至於創新,精力用來搞大家都沒有東西,任迪在粒子對撞,深空探測。基因調製上,地幔高壓環境核聚變發電。方方面面領域徹底甩開方風文明。正準備展開的白矮星探索上是能讓方風文明羞愧的。

這怎麼說呢?現在國家緊急製造木頭戰車,放到春秋戰國是打不過春秋戰國的戰車的,因爲春秋戰國有着嚴格製造戰車的經驗,從工藝到選料上都是學問,傳承幾代技藝的木匠造車造了半輩子的經驗。但是不代表現代國家弱,只要給一段時間,能夠輕鬆容易的造出質量良好的戰車。

還有二十一世紀,如果從武器上來看,中國的武器科技很弱,但是那絕不是整體科技弱,因爲沒有經歷過冷戰,對軍事投入長期匱乏。看起來軍事非常落後。但是基礎工業和科技研發實力絕不落後,只要砸錢,像蘇聯那樣瘋狂砸錢,瘋狂的實驗。軍工科技會躍升。當然這是不可能發生的,國家以防禦戰略爲主和國家以進攻戰略爲主,對軍工的投入是兩碼事。軍工這種產品在防禦戰略下不能創造經濟價值,只有在進攻戰略下出去搶劫纔會發生經濟價值。換而言之,你防禦戰略不可能造一大堆你對你來說用途過剩的東西。而你不造這些東西,在生產力未發生跨代躍升(例如英國工業革命對大清的那種跨代。)你的大部分軍工永遠只能緊跟一流的腳步。

總而言之,這種奇葩的太空炮艦,任迪沒造過。這種戰列艦,任迪現在處於學着造的階段。技術上還有待成熟。鄭悠調查了半天得出沒有得任迪的科技到底來自哪一個七級文明的結論。如果說是任迪學着造的,這未免太驚人了一點。

等到龐大的艦隊逐漸遠離,鄭悠啓動了自己的個人太空飛船,鄭悠朝着第三號資源星。

三號資源星是戰艦集羣起航的地點。而到達這顆行星,鄭悠不由得爲這顆氣態大行星的場景爲之震撼,星球上一排排火箭猶如漂浮的燈火一樣進入太空軌道。所見到的大行40度弧面上,有數百萬枚火箭先後從赤道區域飛向太空。也就是說,整個氣態大行星表面上,正在大規模朝着太空中輸送物質。

這些火箭現將太空物質送入低軌道,然後再讓徘徊在低軌道的巨大運輸艦將物質收集。這麼多火箭,入軌低空軌道並不雜亂。反而給鄭悠一種秩序的感覺。

因爲工業成本問題,火箭流線體克服大氣阻力到達低軌道要比巨型戰艦划算,所以往太空運輸快遞用大量的火箭最爲划算。如果要用大型的戰艦從地面直接運輸。從太空中進入大氣層內降落一次然後在爬升一次,外殼和大氣摩擦會造成戰艦壽命大幅度下降。

至於太空電梯,那種玩意的材料。太不切實際了。生產力到達現在,廉價的能量足以支撐每日百億級的太空運輸。

這個氣態大行星的上的運輸量是鄭悠震驚原因之一,而吸引住鄭悠眼神的是此時氣態大行星周圍漂浮的一個個光滑的人造天體。

一個個完美半透明猶如白玉一樣的珠子在太空中漂浮。沿着太空軌道運轉。每一個珠子直徑一公里。無數珠子的軌道交錯。組成了一個赤道地區濃密,兩級地區稀薄的簾幕。從太空上看氣態大行星就像披上一層薄紗一樣。

當鄭悠駕駛着自己的宇宙飛船靠近簾幕所在的軌道區域,隨後讓他感覺到毛骨悚然的事情發生了,一束束波束鎖定了自己,就像一隻隻眼睛在太空中看着自己一樣。

鄭悠明白這是怎麼回事,每一個巨大的液滴都有一個星門,否則不可能會出現這種被目視的感覺。

“那麼這樣的話。”鄭悠帶着驚懼的目光看着這顆氣態大行星。在鄭悠的眼中,這個星球是活得。那麼這顆星球上,鄭悠想起了自己此次前來的目標——任迪。

正當鄭悠思考的時候,數十個巨大的液滴突然變大,或許不應該說是變大,而是變得扁平,變成一個像大鍋,像水母的形態,朝着鄭悠的飛船快速飛過來。數百個這樣的個體在太空中以半包圍的模式朝着鄭悠包過來。

鄭悠立刻將星門功率啓動爲最大。四十二條粒子流從鄭悠的飛船上噴射,一條條粒子流猶如光劍一樣在太空中筆直的搖曳,四十二條這樣的粒子流陡然展開,猶如天使在太空中展開了白色的翅膀。

鄭悠準備逃跑了,然而任迪又如何會讓偷窺者輕易的離開呢。變幻形狀的液體在太空中變成鍋蓋,隨着液滴中的星門傳送了一枚核彈(傳送了信息,消耗了液滴上的質量),在巨大鍋蓋後面出現了劇烈的閃光,整個液滴陡然加速了增加了一百二十米每秒。連續十四次爆炸,速度增加到了大氣層中五倍音速。

鄭悠駭然的看到了的四百個液滴以驚人的速度起步。在巨大鍋蓋變換角度過程中,鍋蓋內核爆噴射的方向也變化着,這些鍋蓋一條弧線擋在了自己的正前方。

鄭悠捂了捂腦袋,喃喃地說道:“不得不戰嗎?”說罷鄭悠的飛行器左翼展開了一個直徑三米的星門,機翼部分大量的物質順着飛行器左翼管道匯入了星門的邊緣物質帶中。然而在展開的剎那,鄭悠睜大了眼睛看着前方。

前方的一個個大鍋蓋中央,浮現了鏡面一樣的星門,一門門艦炮從鍋蓋中央的星門緩緩的推出來。很顯然星門那邊的機械裝置將這門艦炮調試好了。

“我操,你丫作弊。”鄭悠罵出了自己星球上的國罵。鄭悠明白,自己面對的是星球級別的武裝力量。

在罵過之後,鄭悠心裏不禁的想道:“天啊,能夠穩定的傳輸機械結構,你到底有多強。”

在鄭悠這種大宗師眼中,星門不僅僅要傳輸能量還要傳輸穩定結構。普通的宗師星門只能傳輸熱能,傳輸過來的粒子流,錯位幾個粒子無傷大雅。只要大部分能量信息傳輸過來就行了。

而大宗師則是追求傳輸精度,能夠穩定傳輸精密儀器的結構,而傳輸這樣的精密結構,物質上產生錯位是不允許的。然而傳輸精度會隨着展開的星門數量越多而下降,所以鄭悠在太空中這麼多讓人產生被窺視感的大液滴,根本沒想過每一個大液滴的內部星門的傳輸精度。

現在一個個機械電磁炮管從星門中伸出來,如果精度不夠,電磁炮機械結構損壞。電磁炮發射會直接炸膛的。

正當鄭悠驚疑不定,懷疑這些艦炮是不是唬人的。巨大液滴正中央星門電磁炮開火了。一連串的粒子流,朝着自己這裏掃過來,撕碎了鄭悠的僥倖。 鄭悠的飛船在太空中迅速的躲避着,時不時的張開星門,擋住太空中一羣巨大液滴的集火。流線體的太空飛行器,猶如天使一樣變換粒子推進器的方向,粒子噴流的光束左右交錯,推動飛船的太空中宛如芭蕾舞一樣閃躲。——在這場輪,呃,在這場圍堵中,一個個一公里的巨大橢圓液滴,在鄭悠看來就是戰列艦,而且比七級文明的最強主力艦還狠。因爲鄭悠是被輪,毫無還手之力,對這些巨大液滴的防禦力並不清楚,但是這火力兇殘程度,差不多是方風最強戰列艦的十倍。

方風的最強戰列艦體長十公里,質量十八億噸的恐怖質量,由於要用大量造價昂貴的納米材料,所以方風對這一型號的戰列艦製造並不多。由於船體巨大,則可以安裝更加多的武器系統。

在地球上同口徑的大炮,陸軍炮要比海軍炮要弱,應爲軍艦的船體中有富裕的空間安裝機械供彈系統。水冷系統。21世紀軍艦上那一門炮火力是陸地上七八門同口徑火炮的火力。

所以大炮可不能單單看那一根炮管。還要看炮後面的裝彈瞄準系統。任迪的這個大液滴展開的星門僅僅是伸出來一截炮管,至於炮管後面的供彈系統,那是軍事要塞級別的。這套系統要是按在船體上是需要巨大的空間裝載的。

鄭悠親眼看到這些大液滴前端的星門粒子炮在連射了三十秒後,原先的炮管縮了回去,另一個炮管伸了出來,形成了持續火力。

如果單單是火力的兇猛,倒也算了,而這種能夠變換形態的大液滴,加速起來比自己的戰艦還靈活。採用的是核爆在尾部轟爆加速。當然這會讓大液滴損失一部分質量。每次轟爆後,可以看到大量的氣流物質從大液滴尾部噴出。可是鄭悠現在面對的是數量超過六百的目標圍剿,損失這點質量根本不算什麼,後續大量的液滴從軌道上脫離。 新唐遺玉 蜂擁而來加入這場戰爭。

隨着第一百四十三個,對飛船起保護作用的星門被粒子炮擊毀。鄭悠不得不發送投降訊號。他體內的星門節點已經異常混亂,需要一段時間來理順,現在他展開星門都是顫動,星門界面就像肥皂泡沫一樣。

星門界面遭到大能量射入原本是不會受到影響的,能量的信息會完美的傳遞到星門的另一側,能量的質量會完美的匯聚在星門的邊框上。只要能量準確的射入星門中理論上行星門是不會被摧毀的。但是這只是理論。

鄭悠的星門被擊毀的原因是星門邊框受到高能粒子的撞擊,在星門的邊框上那些爲星門提供量子定位的粒子,在高能粒子的貫穿下,量子態直接變得無序化。所以星門就無法展開了。鄭悠必須要在這混亂中重新分別出星門兩側上的一致性。才能再次展開星門。

如果沒有物質邊框來依附,星門界面根本無法出現。就像地球上看到的肥皂泡膜,不可能是一片沒有邊框的膜。星門界面也是這樣,如果沒有邊框保護,星門界面會迅速破碎,而如果星門界面以一個泡泡狀態出現,然後驟然收縮變成一個點,最後消失。

題外話,如果能延緩這個泡收縮成一個點的過程,當大量的物質進入泡泡後轉化爲信息,那麼這個泡能夠容納大量的物質信息東西就是拓撲宇宙。目前宇宙中三階們掌握星門架設技術,而在三階頂端的鏡面任迪掌握掌握了製造信息泡的技術——不成熟的拓撲宇宙技術。

面積越大的星門邊框的物質帶越粗。面積越小的星門邊框可以細小,所以鄭悠在自己飛行器的時候,採用了大量的星門拼接成一個多面體的狀態。那個多面體的每一個棱都非常細小和人類的頭髮絲一樣細小,髮絲構成的邊框內的星門對應着浩瀚的星空。雷達掃射根本不會得到反射,量子雷達也沒用,因爲信息直接原封不動的傳輸到了星門另一邊,根們沒法探測到糾纏粒子和其他物質相撞,改變糾纏信息。

而這些猶如髮絲粗細的邊框,在不易探測的同時,剛好能夠擋住宇宙輻射對邊框上定位量子的干擾。

當然現在鄭悠沒法通過這種方式隱形,星門面積越小邊框越細,但是星門邊框構成的網絡越密集,如果不遭到任何攻擊這是最好的隱形。但是在這種混亂的粒子流衝擊環境下,網格狀態的邊框是非常脆弱的。鄭悠如果繼續逃命,飛船的尾焰成了暴露飛行器的致命因素。

逃不過,硬鋼也剛不過。如果鄭悠帶着一隻足夠龐大艦隊還能戰個幾個小時,而現在鄭悠在太空中只有一艘質量不足五百噸的飛行器,而任迪這邊每一個巨大的液滴質量超過了百萬噸。質量不足意味着星門邊框在粒子流的火力下會很脆弱,得不到大量的物質保護。

現在太空中,任迪的那一個個在大液滴上到達星門,就像一個個巨大的眼睛睜開瞳孔目視着鄭悠的小飛船,在這些大液滴上的星門,其邊框被厚厚的物質層和電磁防護雙重保護。

在一番太空追逐戰中鄭悠的認慫是唯一的選擇。而鄭悠後方監察團神殿在通過藏在鄭悠眼球中的星門即時觀察中。目睹了這場太空戰鬥。

在神殿中,這羣監察團的成員默然無語。

長着金色翅膀的智慧生命體用胸膛上的觸手挪動着光學屏幕,在這個光學屏幕上閃過了一個接着一個的七級文明戰艦模型。說道:“這不是七級文明的戰艦體系。從結構性上來看,這種如同液態一樣變形的戰艦,在這種加速度下沒有發生潰散,說明其內部是有高韌性納米絲給整個結構做支撐的。而且很有可能增幅水強度的技術。”

這位在戰艦領域有深刻研究的鳥形智慧生命體最終讓光學屏幕的畫面停留在了一個鏡頭上,在那個鏡頭的背景是猶如在烏黑玻璃殼子籠罩下的恆星。其實這一層玻璃殼是無數太陽能板塊,在吸收恆星的能量。在太空尺度上,這個鞋太陽能板非常細小且密集聚集在一個區域,就像像素構成照片一樣,遠遠望去就像一層烏黑的玻璃殼籠罩整個恆星。

婚寵99次:腹黑BOSS的出逃嬌妻 而在這樣的恆星中,一顆顆有着環帶(大量的太空軌道工廠)行星靜靜地圍繞着恆星旋轉。而一個個海底透明水母的泡泡飛船,在昏暗的恆星光芒下緩緩飛行。

這些長几十公里飛船可以模模糊糊的看見內部物資的輪廓。以及外殼上環形骨架一樣納米硬材料支撐。這些骨架就的分佈就和大燈籠的竹條骨架分佈類似。至於內部的貨物,不像船體上有着固態的盒子方框給裏面的物資固定,所有的物資就像果凍凝膠中的果肉一樣,穩定的懸浮在中央,這是由電磁固定的。反正太空中也沒有重力,能夠在零重力下穩定停留在貨船中的固定位置就行了,用不着用固態卡槽來固定。從外觀上這看起來就像海洋中能看清內臟骨架的通明魚類一樣。

而神殿中所有大宗師看到這個畫面,對比了鄭悠的在剛剛遭遇的場面,整個神殿中一時間有些失聲。

“宇宙中八級文明一共十二萬三千四百七十四個。在七十萬年內沒有任何八級文明遭遇浩劫。也就是說在七十萬年內,沒有任何八級文明淪入浩劫有需要設置傳承的需求。”魚人族的大宗師,用平靜的語調試圖闡述這個事實。

然而監察團的團長,問道:“更早的時間呢?會不會是更早的時間段殘留的。也許這個繼承文明沒有走星門網絡,而是直接跨越太空,經過漫長的時間。降臨這片星域的星球,最後降臨的。”

魚人族的大宗師說道:“最近的兩個八級文明一個爲卡若拉文明(魚人族),另一個爲繁星文明(人類一方),如果是走非星門道路,只可能是這兩個八級文明,更遠的文明不可能執行八百按光年以上的星際運輸。我們可以對纖星上尊,和卡菲爾上尊申請資料調查。還有必須確認對方是在哪一個星球降臨的,八級文明的巨大科技體系,決不能隨一個人隨身攜帶到達這片星域。這至少應當是一個直徑三十公里的小行星作爲僞裝。而降臨到星域上必然有巨大的隕石坑等痕跡。找到這顆初始降臨的星球。”

這個監察團現在已經認出來任迪現有的科技水平,超出了七級文明的科技水平,因爲這麼大規模的納米顆粒運用,意味着納米機械生產規模化。而這麼龐大的工業體系,在這些大宗師看來,是規模不小的。他認定任迪一定是繼承了這麼龐大基地,然後在雅格興風作浪。

他們猜對了一點,也猜錯了很多,處在雅格的任迪是繼承了科技,不過是繼承了科技發展的思路,並沒有全套繼承。任迪降臨在這個位面是,所帶的科技爲鏡面任迪走向三階提供了基礎。

但是演變大昂,鐵塔,雅格的任迪是利用星門的便利和這三個文明(主要是鐵塔和雅格)的工業基礎,一步步發展上來的。任迪並沒有隨身攜帶類似基地一樣的高等科技體系。

正當這些監察者驚疑不定的討論三號資源星的這一幕到底意味着什麼時,團長說道:“那位接受了鄭悠的投降了,先看看下面的情況是什麼。” 在太空中,鄭悠木愣愣看着自己的太空戰艦被巨大的液滴吞沒,猶如開水中的冰糖一樣,所有的金屬結構被溶解掉。

而在太空的另一側,一個原本在太空中漂浮的液滴正在緩緩的膨脹。內部的氣體撐起了一個空間。在得到電磁訊號的指示後,鄭悠走進這個巨大的液泡中,在進入這個液泡內的,鄭悠發現無數液態結構正在蠕動,在剎那間變化出了一個紅木走廊。

細小的納米顆粒在排列中將木頭的花紋都模擬了出來,但是假的就是假的。身爲大宗師鄭悠視覺非常敏感,可以觀察到一個個充當像素點的色彩顆粒。

走到走廊的盡頭,鄭悠推開了一扇門,這是一間書坊,書房的一切也是有納米顆粒構建的。有四十排書架,和一個大桌子,這些桌子都是有納米顆粒構建的。而在桌子的一端上,有一個投影區,一個正在看書的人在投影區中。

看到鄭悠來了,任迪放下了書。鄭悠則再次看了看周圍的環境,他何等聰明,任迪以投影出現在這裏。說明這裏的看起來非常假的環境是根據任迪投影那裏真實的環境模擬的。

看到投影中任迪放下了書。鄭悠坐在一張模擬的木頭椅子(在任迪的書房中這個位置是陳儒的。)

鄭悠說道:“數年不見你讓我很驚訝。”

任迪說道:“這就是你以這種方式造訪的說辭?這裏是軍事禁區,請嚴肅回答我的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