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即便是如此,還是讓李夜不敢大意。

「也沒什麼指教,就是想來看看你的實力是什麼水平而已,呵呵…小朋友,和我打一場吧,如果可以的話,說不定我會指點指點你哦!」

「我……」

李夜自然是沒興趣莫名其妙的就和這個實力強大的傢伙打一架的。

可是話還未說出口,對方進攻已是迅速的到來!

轟!

剎那間,對方已是一記彈跳,身子如同彈簧一般爆射五米之多的距離朝著李夜一拳轟來!!!

爆發速度之快,令人髮指!!!

而李夜,也是迅速的知道了這個傢伙是誰…

「草,草薙柴舟!你丫的以為自己不用火焰,我就不知道這招是神懸?」

看著這熟悉的招數,李夜那是相當的無語。

好歹也是上一代的草薙家族家主,好意思這樣對一個小輩出手么!

中年人你不講武德啊!

心裡吐槽著,李夜快速出手阻攔。

不過還好的是。

對方雖然施展招數所使用的力量很強,但是為了隱藏身份的緣故卻是沒用赤炎之力,因此還算是在李夜的承受範圍內。

啪啪!

啪啪!

啪啪啪!

眨眼間,兩人就對戰了十數招,速度之快令人髮指。

不過,這十幾招的對拼之中,李夜卻是不斷落入下風,只有挨打卻無力反抗。

對方的戰鬥經驗太老道了,加之所運用的絕對領域力量要比他強上不少,因此讓李夜很難放開手和對方去打,不敢使出全部的力量。

畢竟,誰知道這傢伙到底會不會起什麼壞心思啊。

「糟老頭子壞得很!!!」

李夜心裡吐槽著,腦海之中卻是快速的想著該如何逃離這裡。

他可不敢把自己的安危交給對方來決定。

只是…

對方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一般,竟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小子,你最好別想著逃,還是給我用力的反抗吧,否則我可不會讓你那麼輕鬆的離開!!!」

說著,這傢伙的招數力量竟是再度的變強。

草薙流古武術.七百弐拾叄式·炎重!!!

嘩!嘩!

連續不斷的氣勁瞬間爆發,雖然未如遊戲里一般附加草薙之炎,但是在草薙柴舟的可怕力量附著下也是威力不俗。

頓時的就讓李夜壓力巨大起來。

「靠,不能划水了!!!」

見到對方的可怕力量,雖然李夜知道對方沒有殺心,沒用全力,但還是忍不住的感受到了壓力。

只是…

真的要使出自己的最強一招?

使用出來的話,他可就真的沒力氣逃跑了…

仙豆已經用掉,他已經沒有第二條命了。

想到這,李夜眉頭狂皺了起來。

不過也正在這時,他突然記起了一樣東西。

「對了,用那個的話…」

「小子,你這樣打實在讓我很沒趣,要是你再這樣下去的話我說不定打傷你啊!」

一旁,草薙柴舟看著李夜說道。

他這次出來找李夜打架,純屬心血來潮,想要試探試探李夜的實力,看看對方的潛力如何。

而現在看來,對方的潛力確實是很不錯來著,有些讓他意外。

不過,卻也沒有讓他感受到特別需要在意的地方,因此他打算離開了。

「只是這樣的話,勉強有資格娶葵了,不過卻沒資格威脅到京,還算行吧。」

草薙柴舟這般的想著。

但是下一秒,卻是陡然的感受到了一股極大的威脅,渾身上下都瞬間的升起了寒意。

「這感覺!!!」

tui!!!

一口老痰迅速朝著他射了過來!

草薙柴舟:!!!

唰的一下,他連忙的躲了開來。

但是下一刻他便看到了對方已是一記撂陰腿朝著他的要害襲來,瞬間的讓他感受到了巨大寒意。

而這,還只是開始…

襲胸,插眼,撒灰,掏襠,尖叫,踩腳趾,做搞笑鬼臉!

什麼亂七八糟的招數都被對方施展了出來,中途還穿插著擁有可怕巨力的拳招!

這瞬間的便讓草薙柴舟有些抵擋不住了,心理壓力巨大。

而李夜則是趁機的一個驢打滾,翻身蹲地,兩手合併食指中指合攏朝著前方一刺!!!

草薙柴舟:!!!

感受到了那來自菊花的驚恐感,他終於忍不住的用出了自己的全部力量,不敢再留手。

絕對領域力量25%…

絕對領域力量30%…

絕對領域力量35%…

絕對領域力量40%!!!

百式·鬼燒!!!

唰的一下,他連忙的翻身格擋,為了保住自己的菊花而爆發出了全部的力量來。

瞬間的翻身躲避,火焰擊中李夜!

剎那間,李夜瞬間的倒飛了出去,跌入了一旁的河流之中。

「糟糕,我下手太重了!」

等草薙柴舟回過神來,頓時臉色一變,連忙的想要去找李夜。

只是,已是找不到李夜本人在哪了。 隨着時間的慢慢溜走,很快到了徬晚。

所有人都坐在了大廳的餐桌上,桌上擺滿了食物,全都是肉,大塊大塊的,還有一些大棒骨。

蘇莽早就餓壞了,迫不及待的拿起骨頭就開始啃,之前吃的都只能算飯前小甜點,根本不抵餓。

「各位老闆吃的怎麼樣啊?還滿意嗎?」屋子的主人,也就是蘇日格遊走在眾人之間,給眾人倒著奶茶,

非常熱情的招呼著眾人。

這時候王導站了起來:「牛爺!我聽那小孩是這樣叫你的,我也就這樣稱呼你了。」

「謝謝你救了我們,我代表我的團隊,真誠對你說一句『謝謝』。」說完,王導深深的對着蘇莽鞠了一躬,

隨後端起桌上的奶茶,:「我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聽到王導的話,導演組的人全部端著奶茶站了起來。

蘇莽也放下手裏的大棒骨,端起奶茶轉身站起:「都是小事,別太在意!」說完將奶茶一口氣喝完,點了點頭,隨後重新坐下,

邊上的吳邪看見在給蘇莽倒奶茶的蘇日格,端起手裏的碗:「來!我們敬馬日拉。」

蘇莽看見蘇日格倒奶茶的手,輕輕的抖了一下,但是立馬就恢復了正常。

知道這是吳邪試探給他看的,讓他小心蘇日格。

坐在對面的馬老闆看着身邊的露露:「你怎麼不吃啊!」

「哎呀!」露露用嬌滴滴的聲音回應道:「都太油膩了,我吃不下嘛!」

「呵」馬老闆嗤笑一聲說道:「看來你還是不夠餓啊!」

邊上的蘇日格走到露露邊上,給她倒上奶茶:「姑娘!你剛從沙漠裏出來,沒有胃口是正常的,來~喝點奶茶就好了。」

「謝謝你哦!」露露微笑的看着蘇日格感謝道,隨後繼續看着桌上的肉發起了呆,一臉無精打採的樣子。

「你們慢慢吃啊!」蘇日格將茶壺放在旁邊的桌子上,隨後拉着她的傻子兒子嘎魯慢慢走進屋裏,消失在眾人視線里。

「咳咳~」喝着奶茶的黎簇突然咳了起來,隨後從嘴裏吐出一個指甲大小的乳白色小塊,看着手心裏的東西嫌棄的說道:「這是什麼啊!」

「這裏的東西,能不碰都盡量不要碰。」吳邪看着黎簇和王萌語氣微重的提醒道。

轉頭看着正在大快朵頤的蘇莽:「當然,老牛除外。」

黎簇疑惑的看着正在啃大棒骨的蘇莽道:「為什麼牛爺可以除外?」

蘇莽一邊啃著棒骨一邊含糊不清的說道:「人…和人的體質……是不一樣…的,你要是……可以做到……我這樣……你也可以……不在乎這些……明白嗎?」

黎簇無奈的點點頭,示意知道了。

眾人吃飽喝足后,沒有什麼交流,都選擇了默默回到自己房間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