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並沒有聲張,只有我的直系親屬參加了,甚至都沒通知毛蛋他們。我之所以結婚,不是爲了其他,只是爲了給雨萱一個名分。但操蛋的是我也不知道蘇小穎是怎麼知道我結婚的消息的,當我跪在地上爲雨萱戴上戒指的時候,穎兒在人羣中哭成了一朵花。

當時我並沒看到,式婚禮結束後爸爸告訴我的,我瘋一般的去追,卻沒有追到。

後來,我就自然的和我家小萱萱入了洞房。有道是春宵一刻值千金,我覺得浪哥的春宵,萬金換不來。

老天眷戀,兩個月後,雨萱已經有了懷念的體徵。

浪哥有後了!神槍手不是吹出來的!

十個月後,孩子生下下,是個可愛的男嬰,看着他粉嫩嫩肉嘟嘟的小腳丫,我親了一口,給他取名:周玄。

毫無疑問,當我和雨萱下界後,我們這個曾名聲很高的玄門世家也就走到了盡頭,父母會以平常人的身份幫我把兒子養大、娶妻生子。

那,我想他的名字,是唯一可以紀念我們這一大家子爲了正義、爲了人間公理隕落人間的事蹟。

沒等到小玄滿月,我與雨萱就辭別父母。媽媽明知道雨萱根本不用坐月子,卻還以她需要坐月子爲理由,想強留下我們。因爲媽媽知道,這一去真的回不來。

之前即便再兇險,我也有活着回來的可能,可這一次是必死無疑。因爲閻王在等我。

坦白講,閻王給的期限並不確定,只是完成任務。換言之,如果我和雨萱不去管那幫人,只要他們不死絕,只要他們還一直幹這個勾當,我們永遠就不會死。

但,我不會那麼做。

半個月後,南疆某地。

這裏鮮有人跡,到處都是沙漠和荒涼的戈壁灘,特有的高原反應讓我都有些受不了,雨萱還好,沒有什麼不舒服。在一處巨大的石頭前,我看到了華夏民族最強盛時期的印記。

那是封狼居胥的功德碑!

而我們也將在這裏,再次展現華夏民族的威嚴。

犯我華夏,雖遠必誅。

“有人來了。”

雨萱順着我門的正南方向,謹慎地開口。

我聽後來了精神,站在大石頭上看過去卻什麼都看不到,足足過了五分鐘,才隱約看到一輛汽車的輪廓。又過了幾分鐘,車子才聽到我們跟前,這是一輛軍綠色的皮卡,從深深凹陷進去的車輪來看,裏面的人和傢伙都不會少。

果然,車門一開,從裏面下來將近二十名武裝到牙齒的人員,爲首一人朝我走來,他們所有人都配備這最先進的武器,卻沒人佩戴任何的軍銜。

但歷史會記住他們的名字:中華文物保護特戰隊,狼牙戰隊!

“周先生,狼牙特戰隊全體人員奉命到此待命,從現在起我們所有人員全部聽你指揮,請指示!”

來人是隊長他胸前的牌子上寫着他叫周軍,果然是天生的軍人!說完他衝我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我本想回一個但自己畢竟是玄門的人,沒有那麼做,衝他們鞠了一躬,大聲的開口:兄弟們,辛苦了!

“這是軍人的使命!”

一致的聲音,響徹蒼茫的戈壁灘。

這便是一年前,劉鑫答應我的那個條件。

當時,蓮花池旁。

“可以,但你也得答應我個條件。”

劉鑫笑着說道。

“哦?你都不問我是什麼?”

我很好奇,他爲什麼直接答應,補了一句:先說你的條件。

“很簡單,照顧好小穎,娶她,帶她離開我們這樣的家庭,去過平凡的日子。”

“我會盡力!”

“我沒讓你盡力,我說的是必須,懂嗎?”

劉鑫很激動,但是我沒有辦法完全答應他,或者說我答應他就是在坑蘇小穎,我和雨萱做完這一把就要下地府了,那小穎怎麼辦?爲我守寡?他媽的才二十出頭!我不能那麼自私,所以將一切告訴了劉鑫。

“看來之前,我小看你了。”

劉鑫聽完,有種的衝我豎起大拇指,然後嘆了口氣說既然如此我也不再說什麼,說說你的思路吧。

“我的思路很簡單,徹底滅掉那幫人。但我最多能聯繫一些玄門中的前輩,關口那塊還需要你的幫助。西邊的人那麼猛,一旦開火恐怕是我們難以想象的,再加上那些分裂我們的人還未死心,我怕事情壓不住,我需要你的關係!”

“官方的關係?”

劉鑫楞了一下,不可以思議的開口:你是想借兵,你他媽瘋了?

“沒有!”

我冷靜地開口:你不要以爲這真的就是一起簡單的盜取國寶的案件,你說的老虎就真的很聰明嗎,他也是被矇在鼓裏了。幾百年前,因爲一箱箱*的流入,我們的國家逐漸虧空。現在,一箱箱國寶流出,幾十年後誰敢保證會是什麼樣子?我們的民族已經成了香蕉,外黃裏白!

如果幾十年後,我們的下代人出現在歐美國家,看着他們陳列管理滿是華夏的文物,你說他們會不會產生質疑,究竟是華夏帶動了世界,還是華夏複製了世界,這是民族的悲哀,你明白嗎!

我說完,拍了拍他的肩膀,低沉的說:老哥幫幫我,幫幫我們這個睡着了的民族,現在你的老虎還不知道事情發展到什麼地步,你還有機會幫我!

“好吧!我幫你!”

他連着吸了好幾根菸,才下了決定,但他幫我方式變了,並非我說的依靠老虎的力量。他選擇了背後的國家。

他把大量的資料給了我,包括他父親的,也包括老虎的。

我把給了他的父親,說明一切。

其實我是在給他機會,他是小穎的親爹,我做不到!

永恆聖帝 可老先生深明大義,笑呵呵的跟我說了句:個人榮譽在民族利益面前,可以忽略不計。

次月,老先生入獄,資產全部充公。

第二月,老虎被關進籠子裏。

隨後,朝廷下令嚴查,新皇鐵腕出擊,各層老虎紛紛入籠。而我,也難得的有機會面見了聖上,莊嚴的五星紅旗下,我以一個玄門弟子的身份,敬了深情一禮。

朝廷相當重視華夏文物保護,將最精銳的狼牙特戰隊調來供我差遣。

但考慮到敏感問題,這是出塞作戰的勁旅,不能報出他們的名號。勝利了,沒有榮譽,失敗了,埋骨他鄉。

動員的時候,是自願的。但他們沒一人離開。

“地圖帶了嗎?”

相對於精密的衛星定位,我還是比較喜歡地圖,就問道。周軍沒說話,小跑回車上帶下一份詳細的地圖遞給我說:有!

我大概看了下早在腦海中有了詳細輪廓的地圖,指着其中的一個地點,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周隊長,把你的人帶到這個位置,48小時之內必須到達!到達後不用再請示,立即開火!”

“是!”

周軍一句廢話都沒有,毅然的結果地圖,但他顫抖的雙手還是出賣了他的內心。我心疼了一下,低聲開口:你可以不去的。

“周先生!”

周軍聽完,愣了下馬上吼道,然後一把扯開自己的衣服,他的身上從前到後滿是傷痕。

“88年入伍,後來進了京城。到現在快三十年了,我還怕什麼?”

他的呻吟變得低沉,眼中閃過一絲悲哀,面向他的隊伍喊到:張大勇、霍凱、杜越出列!

老公太純良 刷的一下,三人出列。

而後周軍沉聲開口:這三個戰士,上週才結婚,在部隊舉行的婚禮。

“明白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上前衝那三個戰士喊到:我的任務,能放心交給你們嗎



“能!”

“我他媽聽不到!”

“能!!”

“我替祖國,謝謝你們。”

真誠的衝他們鞠了一躬,然後指着地圖上,在我計劃中沒有絲毫危險的地方對他們說:你們三個,必須要在72小時之內徒步趕到這裏,路上可能會遇到惡劣的環境、可能會遇到5裝份子,但那不是我考慮的問題,我要的就是,72小時以後,你們要在這裏跟我回合,明白嗎?

“明白!”

“那就出發吧!”

我說完,三個人揹着沉重的行軍包,大跑着消失在戈壁灘上。72小時候,一切都會結束的,會有人帶他們三個回來。

隨後周軍帶着剩下的隊員上了皮卡,踏上了不歸路。

“老公,他們算不算是被我們害死的?”

雨萱被鐵血的軍人撼動了,紅着眼睛問道。我搖搖頭,說你錯了,害死他們的不是我們,而是敵人。

軍人的使命,就是血灑疆場。

他們走後,陸續有人從四面八方趕到我這裏,有的是獨自來的,有的是三兩人一起。這是我這一年來做的唯一一件事,發英雄帖!

這些人並不是同一個門派,甚至三教九流中的人都來了,平日裏有的門派是死敵,甚至爭鬥了數百年不休,可現在沒人有提到那些過往,所有的人都只有一個目標。

西邊那幫人的信息我大概已經有了數,他們最近剛從比鄰我國的某小國盜取了一批文物,準備借道中亞後銷往北歐。他們有兩個中間站,一出就是周軍他們去的地方,也就是讓大老美驚慌的小本子的故鄉,而另一處則是歷史上著名的絲綢之路的第一站,天山。

按照行程,他們現在正在這兩個中間站之間,所以我才讓周軍迅速行動,趕在這幫人之前在那邊開了火。這樣他們驚慌失措之下,肯定會暫時逃回天山。

而天山,將成爲華夏玄門報效國家的終極之地,那美麗的天山雪蓮,將是我與雨萱最後見證的人世優雅。

三五十人,沒有任何的交通工具,沒有任何的供養器械,每個人都揹着自己的傢伙事兒,一夥人誰也沒,沒有說話,徒步行走在燙腳的沙地上,這一走就是24小時,200公里!

天山腳下,有一家破落的庭院,其實也可以算是簡陋的服務區,裏面除了提供簡單的食物,也有住的地方,只不過木板子打起來的大通鋪。 不負曦年 沒人嫌棄,也沒分男女,幾十個人就躺在一起。不一會鼾聲四起,我從來到這裏就感覺老闆的眼睛骨碌碌亂轉,也就沒敢睡。一直在偷偷觀察他,結果這傢伙還真的要聯繫那幫人,在他電話打出之前,我的赤霄刺穿了他的喉嚨。

出賣國家,罪無可恕。

二十個小時過後,所有人都起來,大家聚在一起看着完全聽不懂的新疆電視臺的新聞頻道,這裏只能搜到這麼一個臺。我們在等新聞,距離約定的時間不足四個小時,不考慮突發情況的話,時間上差不多了。

等待是漫長的似乎每一分鐘都有一個小時那麼長,尤其是最後一個小時來臨的時候,大家的手都不自覺的握了起來。

忽然,新聞鏡頭變了,畫面切換到了中東某地,戰火紛飛的畫面中,我看到了燒焦的軍綠色皮卡,我看到了那羣黑頭髮黃皮膚的軍人,用他們的刀槍,震驚了世界。

看着鏡頭,我終於還是忍不住,流着淚敬了個正宗的軍禮!

英魂不滅,總埋骨他鄉。

英烈無名,歷史遺忘。

只爲今朝,一腔熱血揮灑,報國家!

“所有人,上天山!”

我一揮手,率先踏上了上山的步伐,咋距離山頂100米左右的山坡上,有一處巨大的山洞,那是他們這幫人的據點。等了幾個小時,那幫人還沒出現,我隱隱感覺有些不安。就動用烈火疾風步和雨萱一同朝前面探起路來。

卻發現他們的車子停下了,所有人拿着手裏的傢伙,對準了前面的三個軍人。

是我故意放走,想留下他們性命的三個軍人。他們既然能在這裏被抓住,肯定是他們反應過來,前來找我們。

嘰裏呱啦的外國話我聽不懂,但我卻感受得到他們的殺意,還有我子弟兵的無畏。

“救不救他們?”

雨萱哭了。

“···”

我緊握着拳頭,動了動嘴,沒說話!

一連串的噠噠噠聲響,三人倒地。

那幫人走後,我跪在三人身前留着眼淚開口:你們的犧牲,一定會值得! 第580章

眾所周知,凡是男人都很難抵抗修鍊了合歡心法的女子,何況洛晴的容貌又不輸於她,跟帝雲也是一起長大的……

如果說她喜歡帝雲,敢於表現,那麼洛晴喜歡帝雲,以前就是非常含蓄的,從未表露過,但是帝雲不知道,不代表她白凌不知道……

如果不是有洛晴在,或許她也不會那麼急著跟帝雲表白!本以為她和帝雲兩情相悅了,卻沒有想到修鍊了合歡心法的洛晴,回來之後變得更加撫媚動人了,有時候讓身為女人的她看了,都忍不住多看幾眼……

又何況是本來就對洛晴很好的帝雲,而洛晴也並沒有估計她的心情,洛晴所修鍊的合歡心法,是最頂級的心法,一生只能與一個男子雙修……

趁著她一次外出辦事的時候,洛晴跟帝雲竟然直接有了肌膚之親,帝雲更是對洛晴的身體迷戀不已……

她回來后,帝雲便直接帶著洛晴,來到她的面前,告訴她不能跟自己成親了,他要娶洛晴,如同一個驚天霹靂般的,震的她久久無法回神……

最後她強裝起笑臉,苦澀的祝福他們,她永遠也不會忘記當時洛晴看著她時,眼中的得意和炫耀……

她知道洛晴是故意的,但是她沒有洛晴那麼傻,將自己的心思都表露出來,她忍下了這深深的恨意,依舊成為了帝雲和洛晴的朋友……

沒有如洛晴所願的,被情所傷之後,徹底離去!沒錯,她恨洛晴,所以她跟不會讓她好過,看著他們幸福她痛,但是她也不會讓洛晴好過的,她偏要以朋友的關係,待在帝雲的身邊,給洛晴添堵……

對於她的大度,讓帝雲十分的感動,因此對待她就像是對待一個妹妹般,非常的好,每次洛晴借故讓帝雲趕自己離開,都被帝雲拒絕了,甚至覺得洛晴心眼太小,冷血無情,怎麼可以趕走跟自己一起長大的自己……

久而久之,洛晴為了擔心被帝雲嫌棄,只能忍著惡習跟自己虛偽與蛇……

後來,她無意中得到一本毒術秘籍,修鍊了上面的幾百種毒術,積攢了幾千年的藥材,煉製了一枚毒丹,給洛晴服了下去……

使得洛晴終生不能懷孕,卻沒有想到他們竟然還是得到了帝溟寒為兒子……

白凌的嘴角泛起一絲冷笑:「洛晴啊洛晴,不知道等到時候,帝雲知道帝溟寒不是你生的,會是什麼表情呢?哈哈哈哈,我一點也不急,我等著看你最狼狽的那一天……」

說完,白凌閉上眼睛繼續修鍊……

*

帝族

落花谷的人,歐陽家族的人,還有帝族的人,上千人聚集在帝族的門外,帝雲看著帝燕笙皺眉問道:「老祖宗,你要相信我,不會對我的救命恩人如何的,何況還有老祖宗在不是嗎?難道你還不放心嗎?希望你能為我們帶路,去到墨九狸的住處……」

「族長,我已經隱世多年,帝族的事情你是族長,你說的算,我也不想干涉,但是你怎麼 誠然,玄門祕術在現在化兵器面前顯得十分無力,但並不意味着我無法從敵人手中救下他們,憑藉雨萱開了外掛似得速度,完全能夠在他們反應過來之前將三人救下。

只是那樣一來,這些同行就會發覺,他們一定敏銳地感受到危險的氣息,那我們此番佈置完全沒了意義,那些在中東某地隕落的精英們,也就白白犧牲了。

計劃這麼久,國家的支持、玄門弟子的傾力參與,不能因爲三個人放棄!

無論是誰,哪怕是我自己!

安葬他們的時間已然來不及,我只能用最快的速度將他們的屍體遮擋在漫漫黃沙下,若有機會,再將他們的遺骸帶回去,隨後我與雨萱迅速從另一個方向趕赴天山。

看得出來,所有人都很緊張,但更多的是激動與期待。所有人都明白,自古以來我們這些門派都是在自己的國家內,因爲種種利益而紛爭不止,而這次是真正意義上的爲民族而戰。

敵人因爲車速的限制,並不能馬上到達。

這一戰過後,很多人會長眠於此,所以我讓大家先放下一切,陪我到天山看看。

據說山頂盛開着的雪蓮不會凋零,具有靈性,這東西自然是玄門弟子都想要的,但當我們到達山頂,看上皚皚白雪中,閃着晶瑩亮光的雪蓮時,沒有人上前。

“同仁們,謝謝你們!”

我站在頂端看着這些目光中露着欣喜,卻都在極力控制自己情緒的人,莫名的感動。走上前折下最美的一株雪蓮,認真的開口:這一戰之後,此蓮花便是我華夏玄門的令牌,希望大家答應我,將來無論是誰有幸拿到這株蓮花,都要保管好它,不管我們之間還會產生怎樣的魔盾但請大家記住這株雪蓮並非法寶,只是代表了我華夏!

此蓮花一出,若遇到關乎民族利益的事情,請大家無論身在何方,一定要前來匯合,在爲國家出力。說完後我咬破自己的手指,將鮮血滴在蓮花中,這嚴寒滋潤下的雪蓮果真有了靈性,片刻便將我的鮮血吸收,隨後我將雪蓮舉起,看着衆人說,同意我的人,請上前滴血盟誓!

沒有人拒絕,看着大家殷切的目光,我再次感受到了民族情懷。

這時,負責警戒的雨萱忽然上山,走到我身前說:他們來了。

“來得好!”

我將澆灌着所有人鮮血的蓮花遞給雨萱,讓她用最快的速度丟到內地,而剩下的人則我和一起,埋伏在山洞周圍。

少傾,山腳下傳來嗡嗡的馬達聲,隨後他們的車緩緩出現。一個又一個的人從上面下來,而後面的卡車裏裝着滿是大箱子,毫無疑問裏面是某國家的國寶,但若從歷史追溯,必然屬於我華夏民族傳出的。

既然出現在這裏,說不得我們要將這批文物帶回去交給國家。但是正當一切都像我想象中發展的時候意外卻出現了。他們總共二三十人的隊伍竟然都沒有上山,只有司機開着車,緩緩而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