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奇蹟之力,正是將不可能化爲可能,擁有超出凡人想象的恐怖威能。

所以,奇蹟躍遷下的顧雲起釋放的武道極招,生生重創顧雲軒,並且以星辰極意烙印下恐怖的大道傷痕。

真意與大道的差距,甚至比純陽大修士與凡人的差距更爲巨大,但奇蹟之力卻抹平了其中的差距。

正是因爲這大道傷痕的阻攔,讓鬥戰聖體的自愈能力依舊是無能爲力,傷口一直無法徹底癒合。

甚至爲了壓制道傷自內部蔓延撕裂自身,顧雲軒不得不動用大部分的靈識維持霸元與升元密器的運轉,將絕大部分的力量用於鎮壓消磨道傷。

而且如果不是霸元之力對道傷若有若無的壓制的話,僅憑自身些許的極道真意抵擋不了大道傷痕的蔓延,顧雲軒早就被從內部生生撕裂了。


奇蹟躍遷之後的強者實在是太恐怖了,縱使層層削弱,如果不是祖脈之力強行推動半步奇蹟化,讓顧雲軒沾染了幾分奇蹟本質,也難以打敗顧雲起。

從顧雲起遺留的傷勢,依舊牽制了顧雲軒絕大部分戰力,甚至痊癒時間依舊遙遙無期就可以看出。

自身絕大部分戰力都被用於鎮壓道傷,卻面對一位無缺的同等級存在,可想而知顧雲軒如今的劣勢。

而且雖然承接極道傳承不久,但是宋缺的積累着實不小,一突破世子級層次實力就幾乎日新月異。

再加上宋缺與《無相天刀》極高的契合度,讓他的修行幾乎是一日千里。

實力相較於早就跨入第二序列的沈清河,也是不遜色多少,在世子級也是處於頂尖的層次。

無形刀氣肆意縱橫,大地都被切割出深深的痕跡。

顧雲軒壓榨自身潛能,從鎮壓道傷的靈識之中擠出些許,勉強操控地脈洪流,阻擋天刀刀氣。

但是道傷實在是牽制了顧雲軒太多,讓他連佈陣的靈識都擠不出來,只能勉強操控地氣洪流,以數量泯滅天刀刀氣。

而隨着戰鬥的繼續,顧雲軒調動地脈之力越來越艱難,漸漸的開始無法完全抵擋刀氣。

終於在地氣洪流碰撞之後,數道天刀刀氣未曾泯滅,破開地氣屏障餘勢不減。

顧雲軒無奈之下,只能強行打出數拳,以單純的肉身之力生生打碎大氣。

“噗”

一口鮮血噴出,顧雲軒直接倒飛而出,手背上也出現了數道深可見骨的傷痕,鮮血淋漓。

整個人砸到了路邊的一間民房之中,一時間塵土飛揚,遮蔽了衆人視線。

落地的顧雲軒砸出了一個深坑,碰撞下肉身傷口再度撕裂數分,隨即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但是來不及回氣,顧雲軒神色微變,雙腳連踏數下,眨眼消失在了原地。

在他身形離開不到片刻的時間,原地的深坑之中憑空出現了數道巨大的裂口。

顧雲軒身形閃爍到了數丈之外,但是宋缺的刀氣也是緊隨其後,如同附骨之蛆。

強行振作 顧雲軒一拳打碎其中一道刀芒,手背再度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傷口,人也被招式中的力量衝擊地再次倒飛而出。

不過也是借力而出,脫離了宋缺接下來的天刀刀氣的襲殺。

“呼…呼呼”


喘息聲越來越粗重,隨着一次次的碰撞,即使是放棄了進攻只用做脫離,顧雲軒不得不抽掉部分力量。

這導致顧雲軒漸漸失去了鎮壓道傷的力量,而一但無法鎮壓星辰大道,道傷造成的撕裂也會漸漸擴大,直到撕裂他。

內憂外患, 美人咒

而一邊的溫菡薇雖然是心急如焚,但是在沈清河氣機的鎖定之下,完全沒有脫身的機會。

其實說實話,溫菡薇能與沈清河打成平手,就已經讓顧雲軒很是意外了。

要知道對方可是最爲頂尖的世子級天驕,而溫菡薇在之前可是守門員級別的存在,連修爲都落後於第二序列的平均水平,只是神藏中期的層次。

現在她能夠力敵沈清河,甚至隱隱佔據了上風,已經很是驚人了。

不過也正是因爲溫菡薇出乎意料的實力,宋缺纔會迫不及待地想要擊潰顧雲軒,然後好快點卻支援沈清河。

要知道宋缺的天刀,修行的方向是快,而不是多,他可沒能力像沈清河一樣眨眼斬出數十刀。

所以如此快速地出刀,其實宋缺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自身的氣息都紊亂了不少,握刀的虎口也崩裂出深可見骨的傷口,血液從刀尖滴落。

宋缺偏向於質,每一刀的力量勝過沈清河的天刀,所以快速出刀的代價也是不菲。

但是爲求速戰速決,他也是果斷地動手了。

戰果也很是輝煌,沒過多久就將顧雲軒徹底逼入了絕境。

到了這一步,顧雲軒鎮壓道傷的力量已經被壓縮到了極致,他再也不能調動更多的實力用以戰鬥了。

宋缺飄然來到了顧雲軒不遠處,凌厲氣機徹底鎖定了對方。


隨即也不廢話,爲保萬全甚至動用了鎮武司祕傳的爆元祕術,一瞬間大幅提升的自身真元的運轉,超出自身極限地斬出數十道天刀刀氣,四面八方封鎖了顧雲軒所有退路。

但是就在宋缺真男人從不回頭讓看爆炸,轉身就要去增援被打得節節敗退的沈清河時,突然感應到了身後出現了極爲濃郁的地氣。

“自殺麼?”宋缺皺眉。

要知道地氣數量確實能提升地修招式的威力,但前提是不超過自身掌控的範圍。

經過之前的短暫交鋒,宋缺已經大致摸清了顧雲軒如今的狀態。

如此磅礴的地脈之氣,無疑已經遠遠超出了對方的御使範圍。

炮彈雖然威力不小,但是打不出去又有什麼用呢。

宋缺大腦飛速運轉,看之前的戰鬥就可以知道,顧雲軒可不是這種死到臨頭就會放棄等死,他到底想幹什麼。

下意識的,宋缺提起了手中的刀,隱隱開始戒備這個,原本以爲你要隕落的對手。

而就在此時,濃郁地氣飛速化爲數百道陣紋,陣紋勾連成一個複雜的大陣,將顧雲軒籠罩在其中。

此時,宋缺的刀氣也斬到了。

不過化成大陣的地脈之氣可不是之強顧雲軒那種粗糙的運用,一陣叮叮噹噹的響聲過後,四周被刀氣餘波砍出道道痕跡,陣法卻是平穩地運轉着。

“令曉君。”

宋缺語氣平淡,念出了一個名字。 千鈞一髮之際,顧雲軒抽出的地脈之氣化作大陣,擋下了宋缺的致命一擊。

而這樣的行爲,也暴露了來人的名字。

地修一脈,能夠以靈識勾勒陣紋,瞬息成陣的只有孕育出元靈的宗師人物。

但是如今的玉京城已經成爲了年輕一輩的狩獵場,不論是武道還是地修的強者,都因爲各種原因被牽制住了。

而在年輕一輩中,唯有一人能夠突破界限,以靈識念動成陣。

憑地修手段硬生生打入世子級層次的年輕一輩,天師令家千年一遇的天驕。

令曉君。

其實顧雲軒也是可以做到念動成陣,不過並沒有傳揚出去而已。

而宋缺話音剛落,破空聲響起,一道身姿婀娜的身影落到了一邊。

“配合的不錯!”令曉君調笑的聲音傳來。

玉京城又不是籃球場,一眼就能看遍,百十號年輕人散佈其中,連個泡都冒不出來。

而儘管因爲之前交戰的動靜而緊趕慢趕地跑國來,但在天刀刀氣即將斬到顧雲軒的時候,其實她離這裏還是挺遠的,至少沒有到達她動手的距離。

但是顧雲軒卻是很靈性的抽出了地脈之氣,讓她能在遠處直接以靈識捲動地氣,佈下護身陣紋。

這波配合,乾的很是機靈,讓令曉君也不由得稱讚。

顧雲軒卻是皺眉:“怎麼就你一個人?”

之前靈識籠罩範圍,只有令曉君一人,他還以爲是怪物級有什麼奇特能力避過了自己的感知,誰知道蕭雨潔居然真的不在。

雖然令曉君有着等同於,甚至略有超出的地修天賦,但是與同等級天驕交手還是不佔優勢的。

如果蕭雨潔沒來的話,在自己幾乎失去戰鬥力的情況下,恐怕無力擊潰宋缺。

地修保命能力不錯,但是戰鬥的手段就差了不少。

“被齊王府郡主攔住了,我是因爲怕拖後腿才離開的。”令曉君有些不甘地說道。

身爲年輕一輩的頂尖天驕,也是蕭雨潔的左膀右臂,結果卻在對方戰鬥的時候,連插手的資格都沒有,令曉君自然很是不甘。

萬古魔帝 ,幾乎是兩個物種了。

就像之前顧雲軒打那羣鎮武司的人一樣,就算是實力百不存一,也像是砍瓜切菜一樣,這是層次的絕對差距。

如果令曉君真的還呆在那,還真的就只能當個拖油瓶了。

換作顧雲軒,除非對方是顧雲起那種水貨奇蹟 否則也沒什麼不同的。

雖然失去了蕭雨潔這個強援,不過這也是個好消息,至少不會出現轉角遇到周畫眉,然後被順手幹掉。


事關家族興衰,周畫眉不可能會因爲以前的關係而留手的。

一個亂晃的怪物級,真的是太危險了。

想到這,顧雲軒覺得自己忘記了什麼,正要努力回想的時候,一股巨大的碰撞聲響起,巨大的氣浪捲起他一路翻滾,最後狠狠撞到了一邊的房子裏。

“別這麼勾心鬥角行不,我們現在不應該同舟共濟嘛!”

推開了活埋了自身的磚瓦,顧雲軒自其中走出,拍了拍滿身的灰塵,無奈地說道。

之前的氣浪,明顯就是宋缺乘機出手,與令曉君調動地氣洪流的碰撞造成的。

問題是一位狀態良好的地修怎麼可能以地氣洪流禦敵,佈下大陣的話,不論是利用率還是威力都會有幾何級的提升。

單單地氣洪流,不僅消耗巨大,威力也差了許多。

從之前的戰鬥就能看出,顧雲軒需要調動海量的地氣,才能勉強泯滅一道天刀刀氣 。

兩情若是腹黑時 ,明顯就是爲了坑顧雲軒。

結果就是顧雲軒被坑到了,被來了一記狠的,突然的碰撞讓他現在腦子還在“嗡嗡作響”。

“這是你自己的問題吧,對敵的時候還敢走神。”

一邊操控大陣抵擋宋缺的刀氣,一邊低頭反脣相譏道。

不過嘴角翹起的弧度,顯示出她內心的愉悅。

自從當初虎落平陽,因爲禁靈空間而被顧雲軒錘了一頓之後,令曉君就徹底對他沒什麼好感了。

要不是因爲事關皇宮中大修士們的戰鬥,令曉君之前估計能看着他被幹掉。

顧雲軒也知道這些,所以纔會說是“現在”應該同舟共濟。

之前他其實察覺到了宋缺的刀氣,但是他選擇了相信自己這個臨時隊友,所以視而不見了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