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神的矜持不允許這麼做……

這下,創世神沒話說了吧?這可不是她不願意,而是丹尼爾本人要活的。她內心暗暗竊喜著。

「知道了。」

說完,赫里斯塔便斷掉視屏。

宇宙中,一艘飛船劃過,留下了藍紫色的痕迹,而在它後面有三個巨大的我機器人緊緊跟著,經過之處,留下金紅色的痕迹。

如果在星球上看到的話,它們就像是一道道流星一般,極其耀眼。

飛在最前方,能留下藍紫色痕迹的飛船不斷花式飛行,像是要甩開後面的三個機器人一般。

但是,無論怎麼樣,飛船都無法甩開那三個機器人。

很快,一艘飛船和三個機器人就到了一個星球上。

那星球荒蕪,地面幹得出現了裂痕,而那地面上,只有黑色而尖銳附帶藍色紋理的奇形怪狀的東西。

經過峽谷后,飛船似乎成功甩開了三機器人,但也因為經過峽谷時有碰撞,導致飛船有些損壞,它的周身有著白色的電光,最後墜落在地面上,掀起了塵煙。

飛船的艙門打開,從其中探出頭來的兩個人輕咳著,緩緩走出來。

「這是掉到什麼地方了啊。」說話的人頭上有兩個角觸、脖子上戴著橙紫相間條紋的圍巾,話語中略帶著興奮。

而還留在飛船里的只有一個機器人,它頭上戴著一個帽子,抱腿瑟瑟發抖著。

「哼,這個一會再說吧。」灰綠髮色,衣服顏色只有綠色和黑色的人有些無奈地說著,「外面果然還是得處理掉這些尾巴才行啊。」

兩人的上空,正是一直追著的三個機器人,它們眼睛散發著橙紅色的光:「下方的兩名參賽者你們擅自逃離賽場的行為,已經構成了嚴重的違規,請放棄抵抗,立刻隨我們回去接受判罰。」

安特雙手環抱:「去死吧,要我跟你們回去,門都沒有!」

既然逃出來了,又怎能輕易回去?更何況回去還有判罰,能不能活好不一定。

機器人的橙紅色的眼睛更亮了些:「交涉失敗。」

隨著最後一個字的落下,三機器人下方艙門開,便有無數的圓滾滾的執法機器人從中出來。

沒過多久,天上就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執法機器人,而在它們最前端的是執法機器人隊長,一聲令下,它身後的執法機器人便向安特和維德去。

安特極其不屑:「就憑你們幾個廢銅爛鐵啊。」

維德伸了伸雙手,傲慢道:「在飛船上坐久了,剛好活動活動筋骨。」

數道紅色的激光射向兩人,引起了點點火花,隨後一下迸發出巨大的能量,方圓百里的物件卷席。

但維德和安特面對這樣的攻擊一點事都沒有。

維德抬起拳頭,朝它們揮了一拳頭,巨大的綠色光芒爆發,微強的風吹起。

接著,兩人躍到空中,隨手抓起一個機器人,就往另一個機器人扔去,引起小範圍的爆炸。

一下子,就解決了所有的執法機器人。

安特抓住一個執法機器人的耳朵,隨意把它一扔:「就憑這種東西,也想抓我們啊,特么是在逗我呢?」

「這種玩具當然不夠看,不過接下來恐怕就……」維德倒是擔憂起來了。

「哎呀你慌什麼啊,有了這種力量,我們還有什麼東西可怕的?」

「我擔心的是,主辦方會不會派參賽者過來。」

醫毒雙絕:棄妃要逆天 「哎?不會吧? 都市極品小醫皇 呃……就算參賽者追過來,也沒什麼好擔心的……」說到這裡,安特嘆了一口氣,「只要不是排名靠前的那幾位就好了。」

維德把執法機器人當球踢著:「我,只是說,有這種可能,而已。」

他目光微凝:「相信主辦方也在擔心會有更多的叛逃者出現,所以,絕對不會輕易派參賽者過來的。」

聞言,安特鬆了一口氣,抬腿向空氣踢了幾腳,然後跳下去站在維德的旁邊:「那我們就沒什麼東西好想的啦,只要我們逃到一個誰也找不到的星球,憑我們現在的實力,橫著走都行啦。」

維德目光掃過這片地方:「嗯,不過這個星球太荒涼了,沒有任何價值,早點離開吧。」

說著,兩人走向飛船。

維德繼續說道:「還有,下次出手的時候注意點,別把能用的飛船都給毀了。」

「哎嘿,沒忍住嘛。」

「這下子,只能坐原來的……」忽地,維德目光不經意掃過什麼,頓了頓,「看來,那個搬運人,趁亂,逃走了的樣子。」

安特慌了起來:「怎麼辦,這飛船只有他會開啊!」

「別急,他跑不了。」

如維德所言,一下子就找到了搬運機器人,意外地還發現了一個金髮小子。

維德一拳下去,搬運機器人就被擊到牆上去,落地,像是昏過去了一般。

「再逃跑,你就死!」維德目光凌冽,轉身面對金髮少年,「那麼,你又是誰?」

「那個……我只是路過……」金髮少年撓頭,嘴角微抽。

還未等他說完,安特就一躍而起,一腳踢向金髮少年。

轟地一聲,掀起了一大片塵土,模糊了視野。

維德被塵土嗆到,咳了幾下:「喂,我還沒問完呢!」

安特不好意思地撓頭:「哎嘿嘿……」

「別動手啊喂。」不知道什麼時候,金髮少年到了石堆上,「我真是只是個路過的。」

「你到底是什麼人?」

「這小子太快了吧!」

「我啊,只是在找一艘凹凸星球來的飛船而已。」金髮少年托著腮,「說到凹凸大賽,你們總該知道了吧?」

「凹凸……」

「……大賽?」

「沒想到還真把參賽者派過來了!」

「來又怎麼樣?反正,二對一,我們的勝率更大好不好。」

說完,一道光覆蓋在兩人身上。

金髮少年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隨著光芒的消失,安特與維德有了些變化——看起來更厲害了。

金髮少年倒也不害怕,反而更加興奮了,一躍跳到兩人的面前:「好厲害!竟然變身了哎!」

他甚至到跑到安特的身上,敲了敲,摸了摸,踢了踢,抓住安特頭上的角觸搖擺著:「哇,瞧這顏色,著手感!簡直讓人停不下來啊,哈哈!」

維德卻是發怒了,兩道綠色的激光射向在安特身上的金髮少年。

但也被金髮少年躲過了,兩道綠色的激光擊到不遠處的巨大石塊上,石塊也因此碎裂。

躲在某塊石頭後面的金髮少年以為就此躲過兩人的時候,安特突然出現在他的身後,還未等金髮少年反應過來,就把他擊飛在空中。

空中的金髮少年身前閃過幾道紫光,他哀嚎了一下便重重摔在地面上。

「小子,在我的蟲眼之下,你的一切動作都是無所遁形的,而我的能力使蟲皇,更是讓我的體質變得像昆蟲一樣敏捷有力,你是逃不掉的。」

「嘖,跟他廢什麼話。」維德發出了十多個導彈朝金髮少年去。

金髮少年被炸向天空,安特立即躍上去,將他一腳重重踹向地面。 赫里斯塔坐在高石上,磕著瓜子看他們的打鬥。

這兩個人,實力應該可以勉強進前十吧,就算不能進前十,也是妥妥的前二十了。

還真是想不通他們為什麼要逃賽。

贏了凹凸大賽,可以實現任何願望,甚至是成為高高在上的七神使。

敗了,頂多回家而已,只要不要在賽中被人殺了不就好了。

打不過就逃,這不是很簡單嗎?

安特和維德緩緩走向那金髮少年。

再不出手,那少年就要死了。

異瞳看了看手中還沒吃完的瓜子,嘆了一口氣,將瓜子隨手扔了,從高石上跳下來。

「住手吧,他不是參賽者。」赫里斯塔走向他們,清脆的聲音傳入他們而中。

安特和維德正要叫喧著「是誰」,看到赫里斯塔本人的時候,就把這兩個字吞到腹中。

他們兩下意識後退了幾步,如臨大敵。

「沒想到,主辦方居然派了積分榜第一的赫里斯塔。」維德神情戒備,口中喃喃著。

安特頓時慌了起來:「這……這怎麼辦啊?」

金髮那少年見機會來了,連忙逃跑。

但維德和安特都沒打算去攔他。

積分榜第一就在他們面前,哪顧得上參賽者都不是金髮少年。

「停止抵抗吧,說不定還能網開一面。」赫里斯塔停下了腳步,面色平靜地看著二人。

維德的手攥著,咬牙:「繼續參加凹凸大賽還不是早晚都是個死?!」

「沒錯!」安特附和著。

維德低頭,像是在情緒爆發的邊緣:「本大爺才不回去!別以為我不知道,歷屆凹凸大賽的參賽者,就沒有一個能活著回來的!」

沒有一個能活著……?

赫里斯塔微愣,蹙眉。

而這一變化落入維德的眼中,心中一喜,連忙道:「難道您不知道嗎?」

只要說服這個積分榜第一,他們就真的無所畏懼了。

赫里斯塔沒有回答,像是在斟酌著他的話是真是假。

「在下說的都是真的……不如您跟我們一起逃賽吧?!」

安特也反應過來,拚命點頭:「是啊是啊!」

赫里斯塔看著他們臉上的表情,似乎是想從中看出些什麼蛛絲馬跡。

他們不像說假話。

但是,沒有一個能活著回到自己星球上這件事,太過駭人。

成千的參賽者,只有一個人能活?冠軍?

想著,赫里斯塔的手心有些發冷。

「雖然你們說的有可能是真的,但我依舊要帶你們回去,畢竟……」這可是創世神交她辦的任務。

上次抗拒了,但這次,不能再違背他了。

至於這件事是真是假,這還需自己親眼去驗證。

維德「嘁」了一聲:「看來,是沒交涉的餘地了?還真是好奇,主辦方給了你什麼好處?」

「二十萬積分。」赫里斯塔面無表情地回答的。

說多不多,說少不少。

這二十萬積分,全當是穩固她第一的位置,有了這些積分,剩下的預選賽日子也可以不去狩獵區了。

「呵,原來我們一個人就只值十萬積分?」維德有些失望。

安特受他的影響,也有些失望。

赫里斯塔不再說話,也沒主動攻擊,像是等待著兩人朝她攻擊一般。

維德暗罵她太過輕狂,撇了撇嘴:「我們用那個,就不信還打不過了!」

「好!」

隨著這聲落下,維德和安特兩人合體為一個「人」,散發出一股黃綠色的光芒。

壯大的雙臂交叉,身後便發出數十枚炮彈朝赫里斯塔去,緊接著則是綠色的雷電攻向赫里斯塔。

不斷以這樣的順序攻擊著,完全不想給赫里斯塔喘息的機會。

巨大的綠色電光將赫里斯塔包裹住,電流不斷翻滾,滋滋的電流聲響著。

但他們似乎也不因此打算停止攻擊,一隻手臂變成長大炮。

在這個大炮的面前,赫里斯塔顯得渺小無比。

蓄能,炮口越來越大,隨後噴發出綠色的激光,把赫里斯塔籠罩。

瞬間,這一片地方形成了巨大的窟窿,甚至巨大的窟窿有些黑,還散發著熱氣,飄飄然在空氣之中。

大炮漸漸變小恢復成手臂的樣子,身上的元力武裝也消散。

許是剛剛那招,已經費了全身的元力。

畢竟那是積分榜的第一,如果不一下子壓過去,給她喘息的機會,他們必輸無疑。

「應該死透了吧?」

夢幻天使 「真是可惜。」

在兩人看來是這樣。

「你們在看哪裡?」一個清脆的聲音從兩人的身後傳來。

霎時,他們兩的背部冒著冷汗,手腳也有些發冷,心臟跳動得頻率也不由得加快。

兩人不敢回頭。

維德內心不斷罵著自己。

如果拼勁全力逃的話,說不定可以逃走?

為什麼要跟這個怪物打?!

赫里斯塔的兩隻手,分別擊向維德還有安特的頸部。

兩人便倒在地上。

這時,躲在遠處的金髮少年跑了出來,眸中儘是崇拜之意:「太厲害了吧!剛剛你是怎麼躲過他們攻擊的?」

赫里斯塔看了他一眼,並沒有作答,揪著安特的圍巾和維德的衣服領子拖走。

「什麼啊……」金髮少年有些不滿。

搬運機器人走了出來,拉了拉帽檐:「人家理你才怪,她可是積分榜排行第一的怪物,你剛剛可以看到了,那麼厲害的兩個人,都不是她的對手。」

「我也能變得像她一樣厲害嗎?」

「你小子做夢吧。」

「……」

拖著兩人的赫里斯塔來到了一艘飛船面前,駕駛飛船的機器人看到赫里斯塔回來了,連忙開起艙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