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沒想到,在這樣的情況下,讓他知道了樂樂面臨危險。

蕭言的手都抖了起來,這可不是一個職業軍人該有的反應,所有人都看着蕭言。

趙廷無奈嘆口氣,對着大家直接開口。

「快點吃,吃完就走。」

大家都沒有什麼意見,反而是加快了用餐的速度。

莫皓將自己的那一份吃完,湊近老何。

「老何,你說,隊長和那個小……咳咳,副隊是不是認識啊,那麼有默契。」

老何之前因為莫皓亂說話已經教訓了他,現在膽子也慫了,說話也注意了。

老何嗯了一聲,再多的,也沒多說。

他從一開始就知道,這隊長和新來的副隊之間肯定認識,而且還很熟悉的那種,別看兩人平時不說話不交流的,但是默契感那是十足,這幾天下來,這種感覺更是明顯。

現在這兩人都沒有交流,就做出這樣的決定,明顯是商量過後的結果啊。

等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眾人起身,直接出發。

雖然大熱天趕路有點熱,但他們都是有着豐厚的驚艷,這點事情都是小意思。

到了晚上五點左右,雨林的天便暗了下來,就連氣溫都舒適了很多,韓老爺子緩緩睜開眼,看着外面,對着鄭樂樂開口。

「來了。」

話剛說完,早晨給他們送飯的婦女

「來了。」

話剛說完,早晨給他們送飯的婦女便走了進來,放下飯就準備走,沒有一點想和鄭樂樂搭話的意思。

鄭樂樂開口,「大姐,我還想去一下衛生間,可以嗎?」

因為有了早晨的鋪墊,而且,這個寨子裏都是他們的人,女人的警惕心就沒有那麼的強,聽到鄭樂樂說話便轉過身。

就在這一瞬,她突然被撲倒,然後就聽到那個瘦弱的華國女孩用面語道歉。

「對不起。」

緊接着,她頸部一痛,就暈了過去。

鄭樂樂見女人暈了過去,舒了一口氣,但同時又蹙蹙眉。

只是動了這麼兩下,她的腹部就感覺到了隱約的不舒服,這種感覺讓她有些不安。

韓老爺子見鄭樂樂蹲在地上沒有反應,掙扎著站起來,走過去,就要將鄭樂樂扶起來。

「樂樂,快走。」

鄭樂樂這才反應過來,站起身準備往外走,但走出去幾步,又停了下來,看向韓老爺子。

「韓爺爺,給我一分鐘,您在外面等我一下。」說着,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這衣服不太好行動。」

韓老爺子穿的是一套唐裝,現在雖然皺的不能看,但好歹不影響行動。

但是鄭樂樂的衣服一步禮服就特別礙事,好在她的鞋子是舒適的棉布鞋,走起路來還沒有什麼影響。

韓老爺子點頭。

「好,那你快點。」

接着,韓老爺子便退了出去。

鄭樂樂看了一眼周圍,然後率先將自己的衣服脫下來,和地上的女人調換了套衣服。。 離開營地,贏啟不斷回頭,他不禁說,「我這個弟弟,真是有才華,要是能為我所用就好了。」

「別想了。」洛蔓搖頭,「他才不會為任何人所用。」

「說得對。」贏啟不再往後看,「我已經很滿意了,原來我以為,他會對我拔刀相向,可竟然他不在乎了,我對他來講,就是個陌生人。」

「你覺得陰山像什麼?」

贏啟回頭看了一眼又一眼,皺眉搖頭,「說不好,像是一團皺巴巴的紙,要麼就像個核桃。」

遠遠的,洛蔓就看到白霧外圍滿了人,他們喊著叫著,手裡拿著長鉤,面色赤紅,眼中帶著嗜血的興奮嘛,地面上躺著十幾個凡人,連衣服都被剝光了,白條條的,像一隻只羊羔。

「這些人,太無法無天了。」贏啟雙手攥拳,牙齒咯咯作響。

她對凡人了解的足夠,所以一點也不意外,那些凡人看到他們,相互對了個眼色,便直接沖了上來,似乎人多讓他們膽子變大了,認為洛蔓只是一個普通靈修,再怎麼樣也鬥不過他們。

洛蔓連手都沒抬,只皺了下眉,步子還是不緊不慢,那些衝過來的凡人,一個個化為粉塵,消散在空氣中,就像根本沒存在過,

縱然贏啟是帝王,看到凡人毫無預兆的消失,依舊渾身戰慄,每一次洛蔓出手,他就覺得自己像只螞蟻,隨手就能被她捏死。

上百人就那麼不見了,白霧消散,露出了裡面的凡人,他們面色煞白,縮成一團,

眼神都失了焦,看到躺在地上的死人,他們嚇得半天沒說出話,又突然哆嗦著沖了上去,給他們蓋上了衣服。

貴族們默默把親友埋了,像是突然認清了自己是螻蟻的真相,他們不再抱怨,不再流淚,作成一圈,垂著頭,沒人說話。

「這是生靈丹,這是靈氣囊。」贏啟將口袋中的東西一一拿出,「有了生靈丹,你們便有了靈氣,便可以建城,有了靈氣囊,就可以造水種菜,一會我會叫幾個靈修過來幫忙。」

安排完一切,天已經擦黑,晚霞城大道兩旁,到處都是星星點點的火堆,洛蔓的身前,飄著一個昏黃的靈氣囊,足有人頭那麼大,照亮了她面前的路。

路旁藏著許多貪婪的眼睛,但沒人敢動手,剛才派出去追他們的人就那麼消失了,連根毛也沒剩,就算傻子也知道,這些人絕不是普通靈修,但若是能搶到那個靈氣囊,就不用在這裡受罪,可以到晚霞城裡吃香喝辣。

幾個黑影如同撲火的飛蛾一般,沖著靈氣囊就撲了過來,結局也和撲火的飛蛾一般,手指剛碰到靈氣囊,整個人便嗶嗶啵啵地燒了起來,哀嚎聲不絕於耳。

不僅路旁的凡人看到的,守城的靈修也看到了,等她入城的時候,他們連魚牌都沒看,直接恭恭敬敬讓到一邊。

「哎呀,洛道君來了。」宋柔急急忙忙跑了過來,頭冠也歪了,鞋踩了兩隻不一樣的,他暗自慶幸,幸虧他今天值夜,要不然豈不是出了大事,「怎麼來之前也不通知一聲?」

「想來就來嘍。」

宋柔行了個禮,滿面堆笑剛要開口,眼睛就落在贏啟身上,渾身哆嗦,半天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皇上,你可回來了。」

「你是誰?」贏啟皺眉。

「宋朝綱家的大兒子。」

「哦,他呢?」

「破城的時候仙逝了。」宋柔抹了下眼睛,「晚霞城一直在等著您回來,臣給您帶路,請您起駕回宮吧。」

把贏銳送到晚霞城,洛蔓就算完成了任務,她扔下他們兩個,自顧自地往山上走去,晚霞城裡有靈氣罩,少量的靈氣沒關係,如果瞬移的話,恐怕會受影響,所以她選擇徒步。

「洛道君,等我一下。」贏啟追了上來,「今天晚上能不能借宿一晚?」

他又解釋道,「現在不知道宮裡還有多少我的人,我怕他們有異心,明天一早,希望洛道君幫我坐鎮一下。」

「跟我來。」洛蔓覺得他說得有道理,好不容易找到個有管理經驗的凡人,還一心愛工作,要是死了還要重新尋覓培養,她可嫌麻煩。

月亮又大又圓,冷清清的,贏啟邊環顧四周,邊點頭道,「真沒想到,晚霞城已經變得如此好了,以前外城都沒辦法來,臭氣熏天,到處都是流浪漢。」

「要不是洛黛花了心血,晚霞城是死是活,我才不會關心,要是再恢復成以前的模樣…」

「如果再成以前的模樣,小的也沒臉再見道君,晚霞城毀就毀了吧。」

洛蔓滿意他的識趣,「我會安排一個靈修配合你,但凡人無事,不要招惹靈修,我肯定是站在靈修一邊的。」

宅院里燈火通明,洛蔓還沒敲門,蘇椿就迎了出來,「洛道君剛到大門,就有人讓我感覺準備接風洗塵了。」

她就像沒看到贏啟一般,笑盈盈地引著他們進門,看到蘇椿,洛蔓才想起來,她和贏啟的事,便嘴角微勾,打趣道,「贏啟,你的皇后近在眼前,也不打個招呼。」

蘇椿的臉騰地紅了,她抿著嘴,垂著頭,越走越快。

「蘇椿,你等一下。」贏啟開口道,「我這次來也是想成婚的,政務繁忙,我需要有人幫我執掌中宮。」

「我不嫁你。」蘇椿頭也沒回。

「原來你不是一直說要嫁給我嗎?」

「那時候我不懂事,現在我誰也不想嫁。」

洛蔓咳嗽一聲,這種時候,她還是最好迴避一下,「我先去休息了。」

「沐浴的水已經燒好了,其它的事一會再說吧。」

已經在這裡住了幾次,洛蔓對房間里的擺設完全沒印象,若讓她選,她寧願住到小世界里,不過她也發現小世界的問題,時間過得比外面慢,稍微呆一會,外面十天半個月就過去了,就怕她睡著了,醒來之後,凡人和靈修都消失了。

會不會道君當年就是在小世界里呆了太久,出來一看物是人為,不得不重新來過。

。。蒼對羅迪尼亞大陸的修復並不完美。

即便鄭乾將自己的生命和大陸綁定,也不可能讓羅迪尼亞大陸恢復如初。

打碎的鏡子,無論是怎樣優秀的工匠,都不可能給你復原到和原來一樣的程度吧?

自從黃金時代大事件結束以後,羅迪尼亞大陸的位面壁一直很脆弱。

皈依者不會放過任何

《地下城的一千萬種活法》二四八:白髮少年「老闆,你們怎麼也被追了?」

林時有些好奇的問道,現在後方三聖鳥追著,而裡面卻在閑庭自若的聊天,渾然沒有把對方的存在放在眼裡,只要我車技夠好,你們就追不到我。

「路上遇見了一些長著馬賽克的奇怪傢伙靠近,剛放出精靈準備攻擊的時候就被兩隻鳥給偷襲了。」

坂木說著也是氣啊

《成為訓練家一點也不難》第二百四十二章主角與反派聯手 「嗯嗯,我知道了,你去吧。」

啾啾啾!

距離林間水潭千米遠的地方,一名身披長袍的半精靈老者點了點頭,飛來給他報信的一隻明雀轉身飛走了。

老者站在一棵大樹上,距離帕爾等人所在的林間水潭有千米遠,在茂密的原始森林中,這千米的距離足以不被任何人察覺,猶如天塹。

報信的明雀飛走後,半精靈老者閉上眼睛感受了一下夜風的流動,挪動腳步調整位置,然後掏出了一小瓶紅色的粉末狀魔葯和一個追蹤靈具圓盤。

「呵!」

看著靈具圓盤上不動的光點,半精靈老者嗤笑了一聲:「幾天不動地方,是想要埋伏我?你們也太小瞧我的手段了。」

自言自語的說著,半精靈老者打開了那一小瓶魔葯,將其中的紅色粉末倒在手心裡,放到嘴邊一吹。

呼……

紅色粉末瞬間擴散,隨風飄向了林間水潭那邊,飄動的途中慢慢的消融於空氣中。

嗷……吼……嘎……

不消片刻,方圓十公里之內的魔獸發狂了,它們雙眼通紅的奔向了林間水潭所在的那片區域。

……

啾!

林間水潭前的空地上,帕爾及時發現了來襲的魔獸,就在他和卡瑞娜還有阿汪走出帳篷想要迎戰之時,一隻小小的明雀飛到了三人上空。

「嗯?」

帕爾抬頭一看,發現這種不管在大陸哪個地方,都很常見的飛鳥明雀的身上閃爍著不詳的紅光。

砰!

然後明雀就炸成了一團血霧,爆炸的威力還挺大,飛濺的血霧潑灑在了很大一片範圍的土地上,帕爾等人都在這片範圍內。

嗷……吼……嘎……

明雀的血霧就好像一個引子,那些奔向這片區域的魔獸們瞬間找到了目標,通通雙眼發紅的狂奔而來,獠牙利爪散發著危險的寒光。

「這是人為的。」

帕爾等人不是傻子,一隻普普通通的明雀憑空自爆,然後魔獸就緊隨而至,想想都不可能是正常現象。

但是,敵人在哪?

卡瑞娜和阿汪看向了帕爾,她們可是記得帕爾之前拍著胸口打過包票,說能第一時間發現敵人的。

「等一下。」

帕爾將寶珠法杖戳在地上,全力開啟了探測功能,原始森林中繁茂的植物是最好的助力,帕爾很快就發現了千米之外的半精靈老者。

「刺客就在……」

在眾多魔獸即將來臨之際,帕爾抬手指向了半精靈老者所在的方向,但他的話還沒說完就愣住了。

「怎麼了?」卡瑞娜有些擔憂的看著帕爾所指的方向,還以為敵人很強大。

「呃……」

帕爾回過神來,表情哭笑不得的收回手臂搖著頭說道:「沒事了,那個刺客已經沒了。」

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