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那閃著黃光的人忽然解開了手裡的葫蘆蓋子,登時便從裡面放出了無數的大蜈蚣。

而那個手持方天畫戟的巨人也解開了腰裡的大布袋,從裡面放出了無數頭體型巨大且非常兇猛的火蠍子。

那條惡龍更是在空中變化出了紫,白,金,青四條巨龍,會同它一起朝東方雷神噴出了無數的紫色烈火。

但東方雷神依然毫不畏懼的,朝他們又打出了三道藍色閃電,登時就將那些蜈蚣打死了一大半,而那些火蠍子卻被那五條龍噴出的烈火燒死了一大片。

就在那時,東方聖忽然飛到了那個蒙面人身旁,快絕無比地顯出了三個分身,分別朝他拍出去了一掌。

結果果然如他心中所想的一般,他的三個分身拍出去的手掌,居然全部穿過了那個蒙面人的身體,而那個蒙面人卻毫髮無損的飛到了一旁。

就在那時瞅准了時機的東方聖,忽然朝那個蒙面人發出了一記掌心雷,「轟」的一聲打在了他的胸口上,登時便將他打了一個趔趄。

但與此同時,那個手持方天畫戟的巨人,也剛猛絕倫的將手中的兵器拍向了東方聖,不過卻被他一個瞬移閃了過去。

正在和東方雷神交戰的那個閃著黃光的人,登時惱火的說道:「好你個毛頭小子,在這種以一敵三的狀態下,居然還能飛出你的法身親自去和別人交手,老夫到要問問你,你到底叫什麼名字?免得等我們殺死你了,還不知道究竟是消滅了東方之城的哪個厲害角色。」

說話時他雖然不再朝東方雷神發動攻擊了,但卻將那把芭蕉扇戳在了他的前面,並將那個大葫蘆的葫蘆口對準了東方聖。

明白他要做什麼的東方聖微微一笑說道:「通名報姓收盡世間生靈這種法術雖然很高明,但卻不是每次都能湊效的。」

說完后,便快速的在身前捏了幾個法訣大喝了一聲:「三皇封印,啟。」

他的話剛說完,那個閃著黃光的人和那個蒙面人的身上,忽然分別出現了一張朱紅大符篆,登時便將他們施展的法力幾乎全部封印了起來。


就在那個蒙面人感到意外的時候,意識到情況不妙的那個閃動著黃光的人,登時飛到了那個蒙面人身旁大喝了一聲:「大勢已去,快走。」

說話間便帶著他化作了一片紅光,快速的消失在了那片慘不忍睹的修羅場。

剛剛趕到東方聖不遠處的東方夫人,看著東方雷神的身形已經快要消失的時候,立刻飛到了東方聖的身旁,將自己的元靈緩緩的注入到了他的體內。

可就在那時候,那條還在不停的作惡的惡龍卻朝他們,發出了一道威力強勁的烈火閃電。

情急之下東方聖,猛的將他夫人推開后,立刻驅使著那隻剩下了一副骨架的東方雷神巨大的手臂,在擋住了那道閃電的同時,死死地將它攥在了手裡。

可時間不長東方雷神的骨架也完全消失了。

脫困之後的那條惡龍,登時狂怒著朝東方聖一家人噴出了無數道霹靂閃電,眨眼間便打得他們險象環生的險些從空中摔下去。

好在擔心他們安危的得土和水護法等人趕來后,暫時拖住了那條惡龍的攻擊,東方凈水等人才將他們一家人救到了一旁。

可看著那條惡龍那麼兇猛的作惡,東方聖稍微調息了片刻忽然大聲說道:「爾等速退,本座現在就收服這孽畜。」

說完后便帶著他的妻兒飛到了那條惡龍面前,正義凜然地說道:「惡龍,你雖然是被那兩個惡賊召喚出來的生靈,但今天卻殺害了無數百姓兵卒,為保你日後不再作惡,本座今天便要收服你。」

說完后便輕輕的推開了他的妻兒,微微閉上了雙眼雙手不停地在胸前捏起了法訣。

看著他那堅毅的神情,他夫人忽然微微嘆息了一聲大為悲傷的說道:「聖,不想今天咱們的兒子才剛剛降臨到人世間,就要遭受這種厄運,難道這就是天命嗎?」

捏好了法訣的東方聖,猛然睜開了他那雙已經變成了兩個八卦形狀的眼睛,朝那條惡龍射出了上下兩座不停旋轉的八卦圖之後,無奈的嘆息了一聲說道:「夫人,本座身為東方之城的城主,所擔負的就是這種責任,而你和這孩子既然是我的家人,就有義務分擔這份責任,你們不要怪我好嗎?」

聽了他那些話,飛到了他們身邊的東方凈水登時驚恐的說道:「聖,萬花,你們真的要這麼做嗎?」

已經下定了決心的東方聖夫婦輕輕的對視了一下,東方夫人忽然將懷裡的孩子往空中一拋,雙手快速地在胸前捏了幾個法訣,轉瞬間便朝她的孩子輕輕的拍出了一道粉色光芒,登時便有一朵閃動著七色光芒的八瓣蓮花,將那孩子穩穩的托在了空中。

隨後東方聖也朝那孩子派出了一掌,登時便有一座八卦陣,靜靜的出現在了那朵蓮花下面。

看了他們那些舉動得土忽然極度悲傷的說道:「主上,夫人,你們真的要連小主上也一起犧牲嗎?他可是你們那剛剛降臨到世間的唯一血脈啊!」

不明白他那句話的意思的水護法登時極為緊張的問道:「你說什麼呢獃子?城主和夫人,怎麼會連自己的親生兒子也要犧牲呢?」

可接下來東方聖的舉動卻讓她相信了得土的話。

在那朵蓮花下面的八卦陣開始旋轉的時候,東方聖忽然飛到了他兒子身旁,將他裹著的綿薄猛的扔了出去,咬破了中指之後,快速的在那孩子的胸前劃出了一個誰也看不懂的符篆,隨後他便飛到了那孩子的上空,手捏法訣大喝了一聲:「八荒封禁,動。」

說完后他猛然張開了雙手默運元神,朝困著那條惡龍的那兩座八卦陣,發出了一道純黑色的光芒和一道純白色的光芒,將它慢慢的拉到了他們身旁。

就在那時候,剛才稍微安靜了一些的那條惡龍,忽然兇猛的在那兩座大陣裡面翻騰了起來,眨眼間便險些將那兩座大陣毀掉。

在那危急時刻,東方夫人猛然飛到了東方聖的上面,將她那本就所剩不多的功力幾乎全部傳給了他。

得到了他夫人內元幫助的東方聖,立刻朝那兩座大陣上發出了兩股雄厚絕倫的真力,很快便將條惡龍封印在了他兒子體內。

可就在他們稍微喘息了片刻之後,忽然有一股極其雄渾的混沌之氣,從他兒子身體上的那座八荒封禁內,化作了無數的殺伐之氣冒了出來,登時便驚得所有人極為驚恐了起來。

尤其是東方聖,看著那即將脫困而出的混沌之氣,東方聖猛然催動出了自己所有的元神極為無奈的說道:「夫人,不想那惡龍體內居然還有這兇猛無比的混沌獸,看來今天真的是咱們的大限到了。」

聽了他這麼悲切的話東方夫人慘然一笑說道:「咱們能夠在有生之年相知相愛,並且孕育出了咱們真愛的結晶,上天待咱們已經不薄了,現在咱們必須要做,只有咱們才可以做的事情了。」

說完后便將自己所有的元神崔動了起來,與此同時,東方聖也將他僅存的元神催動了出去,夫妻二人同時爆喝了一聲:「密封乾坤。」

說完后,他們的身體便分別化作了一種淡藍色光芒和一種淡粉色光芒,在空中柔和的旋轉了一圈,隨後便強行將那片混沌之氣,壓進了他們的兒子體內,然後分別化成了幾道相同顏色的特殊符篆,牢牢地將那團混沌之氣也封印住了。

!! 隨著東方的驕陽緩緩的升起來的時候,就在所有人都圍在那朵蓮花周圍,看著那個奇迹般的活了過來的孩子的時候,也不知道是誰忽然兇狠的說了句:「這小崽子體既然封印了那條惡龍,那咱們現在就把他殺了,好讓那條惡龍永遠的消失,為所有被它打死的人報仇。」

那句話已經說出來很快便得到了很多人的贊同。

因為他們都非常想要為,剛才被那條惡龍殺死的親朋好友報仇,而現在確實也正是最佳時機。

本來想要制止他們的東方凈水,思量了好久之後無奈的看了看正在看著他的所有人,微微嘆息了一聲,便朝那孩子拍出去了一道水劍,但卻被得土搶先一步抱著那個孩子飛到了遠處。

看著他那些舉動東方凈水登時大怒著說道:「好你個大膽的奴才,你要做什麼?」


與此同時那些群情激奮的人,也紛紛手持兵器朝得土追了過去。

卻聽他極為悲憤的爆喝道:「你們這群忘恩負義的混蛋!我家主上和夫人,剛剛為了救一城百姓為救你們大家而犧牲了,你們現在居然就要殺害我家主人留下的唯一血脈,真是一群豬狗不如的東西,今天我就是拼了命不要,也要保護好我的小主人。」

說話間便將那個孩子緊緊的抱在了懷裡,並拔出了他背上的寶劍,極為憤怒的和東方凈水等人對峙了起來。

聽了他那些話一個人登時惱火的說道:「你個無知的下人,我們現在不是要殺掉你的什麼小主人,而是為了確保那條惡龍不再為禍人間。」


他的話剛說完得土一下子大怒著說道:「你個忘恩負義的東西,說出這些鬼話就不覺得沒昧良心嗎?那條惡龍現在就在我家小主人體內,你如果真的想殺那條惡龍的話,在我家主上封印它之前怎麼不和他拼殺?現在到來充好漢做英雄了,真讓人噁心!」

聽了他這番話那人登時無語的說不出話來了。

但卻聽另一個人非常兇狠的說道:「就算他是你的小主人又能怎樣,你家主人和夫人都肯為了咱們東方之城現身犧牲,難道我們就不能再犧牲這個小畜生嗎?」

他的話剛說完,就在得土要罵他的時候東方凈水忽然厲聲喝道:「誰是小畜生?你們這群忘恩負義的混蛋,剛才我一時糊塗差一點鑄成大錯,現在你們卻還執迷不悟,你們對得起一次次保護你們的第五代城主嗎?」

聽了他那些話,那些人雖然還是非常不憤,但攝於他的威嚴也都不敢在說什麼了。

就在他們僵持著的時候,已經得到了東方聖將那兩個惡賊打退,又封印了那條惡龍的消息的東方風霸,和其他的五行護法,在東方之城內撲滅了那些大火,趕到了東方凈水等人身旁之後。

看著他們和得土那種對視的架勢,東方風霸登時大為疑惑的說道:「得土,我師尊和師母呢?他們去哪裡了?」

就在得土剛要說話的時候,人群中忽然飛出了十幾個手持兵器的人,一起十分兇猛的朝他攻擊了過去,得土登時爆喝了一聲:「大膽。」

說話間便朝那些人揮出了數道劍氣,硬生生的將他們逼退了下去。

看了那些東方風霸登時那怒著說道:「你們這是要做什麼?」說完后便站到了得土的身旁。

但那時候對什麼人都已經不相信的得土,卻忽然向後跳出了一丈遠近的距離才,極為嘲諷的大聲說道:「東方風霸,我現在恭喜你終於坐上了東方之城的城主之位了,你是不是很高興啊?」

聽了他那些話,東方風霸登時大驚著說道:「你說什麼?難道我師尊和師母他們……」

說著說著他便因為巨大的恐懼而不敢說下去了。

看著他那不像是裝出來的神色,得土又看了看懷裡的小嬰兒,無奈的嘆息了一聲說道:「我家主上和夫人,為了封印那條惡龍,已經化作了兩種無上符篆和我家少主人融為一體了。」

聽到了那個消息東方風霸和五行護法登時跪在了地上,極度悲傷的大哭了起來。

但因水護法在剛才居然也有了殺害那個嬰兒的意思,看著她痛哭流涕的樣子得土忽然很嘲諷的說道:「真露,你現在做出這種姿態給人們看,不覺得自己很噁心嗎?」

聽了他那句話東方風霸等人登時看向了水護法。

而知道得土為什麼會那麼說自己的她,立刻哽咽著說道:「得土,剛才我是被仇恨蒙蔽了心智,但請你相信我,我絕不會傷害少主絕不會傷害你的好嗎?我真的很愛你,真的對剛才沒有和你一起保護少主人感到非常悔恨……」

看著她那極度悲傷的樣子,在所有人有些茫然的時候得土審視了她好一會兒,忽然一轉身化作了一道黑光,帶著那個孩子消失在了所有人眼前。

就在東方風霸等人要追他們去的時候,東方凈水忽然提醒著他說道:「新任城主,希望你以大局為重立刻回城中主持大局。」

聽了他那些話,東方風霸看著剛才得土消失的方向思量了許久,才輕輕的搖了搖頭隨即說道:「各位,請隨我一同回城整頓城中所有事務,待一切平息之後,我們立刻為殉難的各位將士舉行祭靈大葬,讓他們那無私的英魂永遠守護著我們城中所有的百姓,永遠守衛著我們這來之不易的和平。」

說完后便邁著沉重的步伐朝東方之城走去了。

時間不長,通過各種渠道得到了,東方之城遭受到攻擊的東方帝國的君主,立刻派高官親自到東方之城調查了一段時間。

在得知到在遭受那成劫難的時候,由於第五代城主夫婦全力應戰,最終在確保了城內主力高手,沒有遭受太大損失的情況下擊退強敵殉難的消息之後,儘管也表示了盛大的哀悼,但卻也沒有給東方之城的將士任何嘉獎。

因為那位君主認為,為國而戰是每一個東方帝國國民應盡的義務,如果國家需要他的話,他同樣會義無返顧的奮力殺敵的,哪怕是戰死沙場也不會有任何的怨言。

而那些和東方帝國存在利益糾葛的幾個大國,雖然在得到了東方之城遭受攻擊的消息后,立刻整軍備戰想要對東方帝國發動攻擊。

但後來在得到了,東方之城的頂級高手中,除了第五代城主和為數不多的幾個人死掉以外,包括東方凈水和五行護法與東方風霸在內的諸多高手,依然健在的時候,經過慎重思量,最終也都放棄了出兵攻打他們的計劃。

經過了幾個月對內政外交的多方運作,逐漸將失態平息下去之後,已經擔任了東方之城第六代城主的東方風霸,立刻下了一道嚴令:從今以後,決不允許有任何人提及,第五代城主夫婦將惡龍封印在了,他們親生兒子體內的事情,如有違抗者必受嚴刑。

在那條命令發出之後,雖然剛開始的時候,還是有人因為沒有將那條惡龍沒有被剷除掉,而故意觸犯那條禁令,甚至放火燒掉了東方聖原來的府邸,但最終都在東方一族的宗法和東方之城的嚴刑下,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懲罰。

而儘管有很多人都想殺死,體內封印著那條惡龍的東方聖的兒子,但也的確非常感念,他們夫婦對東方之城所做出的貢獻,幾年間東方聖在東方之城內本就十分光輝的形象,更是被一些人捧上了神壇,成為了所有人都十分敬仰的好城主。

!! 轉瞬間十年已過,在一個明媚的早上,某個深山密林深處的小溪邊的一個簡易木屋內。

一個剛剛吃完了一隻烤雞的小男孩,看了看坐在他對面的一個蓬頭垢面鬍子邋遢的大漢,忽然很納悶的說道:「得叔,你今天有沒有洗臉嗎?」


好似在想什麼心事的那人,對他的那些話似乎一點也不為所覺。

看著他那個樣子,小男孩微微吐了吐舌頭便要走出去,可忽然感到有什麼不對勁,出於自然反應他登時一旋身跳到了一旁。

也就是在那時,原本正在靜坐著的那個大漢忽然朝他揮出了一劍。


就在他快要刺到那個小孩的時候,那個小孩忽然調皮的笑了笑便出現在了他的背後,快如閃電的點中了他身上的幾處穴道。

可轉瞬間那個大漢居然變成了一堆石塊。

那個男孩登時用力一跳險險的躲開了,出現在他身後的那個大漢的一抓之後,立刻將手上的雞骨頭當作暗器射向了那個大漢,同時在一個木樁上一借力便跳到了那個大漢的頭頂上,在那跟雞骨頭打在了他身上的同時,有些頑皮的敲了下他的頭。

見他不但躲開了自己全力的攻擊,而且還快如閃電的打中了自己,那個大漢忽然哈哈大笑著說道:「不錯哦萬劫!你做的不錯,這種年紀就有了這種身手,果然不愧是你爹和你娘的好兒子啊!」

說話間便抱住了那孩子把他拋到了空中,但卻因為用力過猛居然讓那孩子撞在了木屋頂上,登時疼得他啊啊大叫了起來。

但那個大漢卻依舊非常高興的不停地拋著他。

可沒幾下功夫,實在受不了他那股瘋勁兒的那個孩子,又一次被他拋到屋頂上的時候,忽然抓住了上面的一根木頭,大叫著說道:「得叔,你今天你是不是哪根筋不對了?幹嘛啊這是?」說完后便摸了摸自己的頭。

看著他那可愛的樣子,那大漢稍微冷靜下去之後忽然很認真的說道:「萬劫,自從咱們來到這裡之後,已經有五六年沒有走出這片樹林了,你想不想出去到外面玩啊?」

他的話剛說完那小孩登時開心的跳了下去說道:「當然願意了,這地方雖然吃喝不愁,但待了這麼長的時間了,我早就呆膩了。」

看著他那天真活潑的樣子那個大漢微微點了點頭,忽然又很擔心的說到:「萬劫啊!外面雖然比這裡好玩,但也有可能遇到很多危險的,你真的就那麼願意出去嗎?」

聽了他那些話那小孩歪著腦袋想了想,忽然壞笑著說道:「不怕的,我和得叔都有功夫又都會法術,咱們不會遇到危險的。」

神女嫁到:逆天丫頭忙追夫 :「既然這樣,那咱們現在就收拾收拾,趁著今天天氣好現在就走。」

說完后便用幾張獸皮裹住了牆上的那把寶劍,隨後又快速地收拾了下其他的東西。

看著他臉上的凝重神色,小男孩將幾張獸皮背在身上之後,看了看放在一旁的一頭死狼向那大漢問道:「得叔,咱們可以把這頭狼帶走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