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玄黃,天玄而地黃,玄黃血氣爲天地精氣交戰,相融化合而成,擁有天地本源之力,是連九天之主也要垂涎的奇珍,其蘊含的力量何其之大,玄黃神紋劈世,根本無法抵擋。

不過,他還是不甘心,面對這等天地奇珍,卻得不到,只能幹看着死去,這讓他心中發狂。

他戰戈橫握胸前,手中結起莫名的印記,竟是爆發所有的生命潛能,無盡紫氣自其手中不斷噴涌而出,融入神紋印記之中,一輪紫日浮現,垂落道道紫氣。

“紫日耀天極!”

青銅甲士一聲大喝,手中紫日對準劈過來的玄黃色神紋猛力砸去。

他的紫日雖然威勢不弱,但面對玄黃神紋卻是有如豆腐撞尖刀,幾乎是摧枯拉朽般被劈散,整個人都被劈爲了兩半,在玄黃神紋下化爲了泥沙,掉落在地。

看到青銅甲士的下場,龍天眼一縮,有莫名的寒氣在腦後流竄,巨大的危機感籠罩住他。

虛空神紋遍佈,無形的力量在積攢,山雨欲來的凝重氣氛讓他感到了窒息。

他站在原地一點都不敢動彈,汗水自其身上不斷涌出,浸溼了衣服,一股死亡的氣息無聲逼近。

突然,一道神紋亮起,玄黃光芒如電疾射,在快不及眨眼的瞬間閃到了龍天的眼前。 面對迎面劈過來的玄黃神紋,龍天覺得彷彿有一層天域崩塌下來,十方大地在一起朝他擠壓過來,神山根本無法止住玄黃血氣的攻擊,連片刻的拖延都辦不到,像是土礫沙堆般,瞬間崩散。

“嗡!”

就在他即將步入青銅甲士的後塵的時候,他胸口上藏着的石珠微微一顫,神光大作。

石珠“嗖”地一聲飛到龍天面前,一縷璀璨霞光射出,絞向玄黃神紋。

玄黃神紋在霞光交織之下如洪流遇上大壩,直接被定住,像一條玄黃色的迷你小龍,在霞光神網裏遊曳步舞,玄黃神輝一點一滴溢出。

雖然被定住的玄黃神紋遊曳如魚,一點威勢也無,但龍天清楚,這只是因爲神祕石珠隔絕了玄黃神紋的威勢而已,那一點一點的玄黃色神輝,只要一小滴就足以把他壓成肉末,而這也讓他更加驚詫於神祕石珠的強大。

在月球上的時候,石珠就曾釣起過一顆明月神珠,顯露出它強大的一面,如今它更是能夠定住玄黃血氣,實在驚人。

要知道,玄黃血氣非比尋常,乃是天地奇珍,是連九天之主也要垂涎的神材,因爲它可以錘鍊無上道器。

道門就曾有一位無上至尊以玄黃源氣鑄成一尊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可鎮壓九天,萬法不沾,威能不可測度。

“轟!”

似乎是感應到了石珠的力量,玄黃血海一片翻涌,滔天玄黃似有靈性,一起衝向石珠,彷彿千軍萬馬衝鋒陷陣,無邊殺伐之氣擴散。

面對玄黃血氣的衝擊,石珠神光大作,上面浮現出一條真龍,鱗甲燦燦,張牙舞爪。

“吼——”

真龍衝出石珠,神霞披身,雲氣裹軀,迎戰玄黃。

玄黃血氣按照某種神祕的陣勢運轉,彷彿有一個身經百戰的神將在其後指揮作戰,竟有數不清的兵馬演化顯形。

“轟!”“轟!”“轟!”……

無盡的軍士跨坐洪荒巨獸,手持鋒利神槍,戰聲響徹雲霄,震動整個天地。滔天玄黃淹沒下來,如要廢世,站在空中觀看的話,真的像是一方無垠血海淹沒人世,形成駭人的恐怖場景。

而真龍則是如一道熾烈神光,竟從血海中劈出,神光滾滾,捲起漫天雲霞,如瀚海中的一葉孤舟,看似隨時就要傾覆,實則穩如恆山,有一種撼動天地的大氣魄。

玄黃軍士皆是模模糊糊的,沒有真容,但卻讓人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他們怒目圓睜的樣子,那種氣勢恐怖滔天。

“轟!”

他們手中長槍直指,鋒芒銳氣劃破虛空,在血海中炸開一個個漩渦,破滅的力量集中攻擊在真龍身上,激起焚天赤焰,引動龍鱗閃爍不停。

“吼——”


真龍怒嘯,龍爪探出輕輕一撕,鎮壓而下的玄黃血氣從中間破開,化演出來的戰士被撕成碎片湮滅掉。

然而,血海無涯,玄黃血氣源源不絕,天空竟現玄黑之色,濃墨黑雲壓頂,恐怖的雷霆巨力在醞釀,有如滅世的前奏。


地上赤色血氣也在逐漸凝黑,戰爭殺戮的氣息無聲瀰漫,顯化出一方太古戰場的虛影,籠罩一切。

“嗡!”“嗡!”“嗡!”……

石珠不住顫抖,在瀰漫的混沌中沉浮,一縷縷霞光綻放出來,若朝霞照耀長空。

光華耀世,霞光交織纏繞向血海中翻滾的真龍,神力源源不絕供應,使得真龍威勢更加強大,巨尾橫掃,激起千層血浪。

“砰!”

黑暗籠罩之下,一個黑甲戰將自濃墨中浮現,手持一柄巨大斬刀,一步踏出來,整個天地都因此而顫抖。

“錚!”

刀身修長漆黑如墨,刀刃處卻是一片白亮,寒芒閃耀,像是一頭太古兇獸,欲擇人而噬。

黑甲戰將一刀劈下,白熾刀光化出一頭魔龍,張開遮天黑翼,魔火纏身,向着真龍衝去。虛空在魔龍的衝擊下扭曲破碎,慘烈殺氣騰騰燃起,蒸乾周圍的血海。

“吼!”

真龍擡頭仰天長嘯,一片星河浮現,星河運轉,形成磨天輪盤,輪盤一轉,諸天都在崩塌。

“砰——轟——”

毀滅星芒匯聚激射,同魔龍撞在一起,發出猛烈的爆炸聲,像是有一個太陽在爆發,熾烈的白光晃得龍天睜不開眼,若無石珠護體,根本就無法立足,要直接被兩者對衝的力量撕扯成渣。

他的面色一片蒼白,面對滅世的激戰,心裏涌出了一股深深的無力感。真龍戰玄黃,像是真正的神靈在激戰,暴衝的力量毀天滅地,日月無光,星辰昏暗,整個世界像是步入了末日,而他只能隨波浮沉,身不由己。

黑甲戰將一刀無法奏功,又是一刀劈出,沒有任何聲音發出,天地一片寂靜,所有的聲音都被捲入刀光之中,無匹的鋒芒將戰場硬生生切出一道裂縫。

“砰!”

真龍被刀芒掃中,星雲輪盤轟然崩碎,黃金澆注般的龍鱗也是碎了一大片,龍腹自中間碎裂,像是一頭真正有生命的巨龍。龍血淌出,溢散瑰麗霞光,觸目驚心,慘烈無比。

“嗷吼——”

真龍一聲怒吼,身綻無量光,琉璃聖火熊熊燃燒,像開了一個煉獄空間,聖火煅燒之下,霸道刀芒如雪般融化。

它擺尾一竄,眨眼的瞬間化作一道神光劈向黑甲戰將,如混沌開天。

黑甲戰將舉刀立劈,開天神光直接崩碎斬刀,琉璃聖火大盛,把他焚燒成了灰燼。

“啾——”

就在黑甲戰將化灰的瞬間,一隻恐怖異禽大翼遮天,利爪寒芒閃耀,一把抓住真龍猛力一撕。

“噗!”

真龍背上神光炸開,真血飛濺,玉骨裸露,血絲纏繞,差點碎爲兩半。

“吼——”

它狂吼不已,龍軀搖擺,矯健身姿如電光激射,吞天巨口咬在魔禽身上,將它的一隻黑翼咬碎,黑血淌落,像是下了一場血雨,有淡淡的黑煙騰繞升起。

“轟隆——”

此時,天上的雷雲又是一聲炸響,雷光如水暴涌,轟擊而下。一頭雷獸在雷光中浮現,手握雷霆刑鏈,猙獰着臉,刑鏈綻放血芒向着真龍套過去。

“嗡!”

面對接連不斷的攻擊,石珠終於大怒,萬古以來它從未遭受過如此嚴重的打擊,威嚴受到了嚴重的挑釁。


它“嗖”地一聲離開龍天,直接飛到真龍身上。

“嗖嗖嗖……”

八道神光自石珠中射出,瑰麗而又璀璨,宛若仙霞劃破人間。八條真龍衝出,同原來的真龍組成九龍拱珠之勢,像血海之中的一朵奇葩,芳華絕豔,奪衆天神光於一體,榮耀八荒。

“吼!”“吼!”“吼!”……

九龍怒吼,石珠如同太陽炸開,一條更加強大,威勢更加浩瀚的聖龍沐浴聖光衝出來,如金玉鑄就的一樣,一座浩大恢宏的宮殿在其身後顯現,如同遠古的天宮。

龍鱗張合,一道道恢宏浩大的神音響起,震動寰宇,像是九天垂落,玄黃血海竟被瞬間懾服,翻滾的血濤頓時息聲,平靜得像是一面赤紅色的血鏡。

太古戰場在血海平服的時候也是一下子崩散開,魔禽雷獸剎時消失,天光一清,如撥雲見日。

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讓龍天心裏一鬆,觀看真龍戰玄黃的毀滅之能,在必死的絕境之下逃得性命,讓他對生命有了更深刻的感悟,心境竟提升了一大截。

懾服了血海之後,聖龍大吼一聲衝入石珠之中,變回原來的樣子,飛回龍天的身前,同時伸出一條條霞光神鏈,交織纏繞刺入血海深處。

頓時,一道道玄黃血氣順着神鏈攀沿而上,匯聚在龍天的身前,像是十方大地坍縮下來,厚重而又磅礴,無盡的殺伐戾氣中孕育着一股強大的清聖之氣,充滿着生命的靈力,讓人如沐聖輝,心靈得到了洗滌。

這是因爲天地交戰,天罡地煞之力互衝,陰陽二氣逆亂暴流,所以產生了殺戮的毀滅之力。

但玄黃畢竟是天地本源凝鍊而成,天地源力本就是以生命爲主,蘊含強大的創生之力,是以玄黃血氣中清聖之氣不絕,只要能夠化去其中的殺伐戾氣,便可以滔天玄黃轉玲瓏,再現其無上玄妙。

面對這麼多的玄黃血氣,龍天心裏暴喜,大難不死果然是有後福。

玄黃血氣珍貴無比,可鑄無上道器,但他並不想這樣做,無上道器想要鑄造成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的實力還小,這些離他還太過遙遠。


況且,由於他修行時間太晚,雖然激發了氣血凝鍊出神紋,但想要貫通周身竅穴,煉就那一口本命真氣還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本命真氣是從肉身氣血中千錘百煉出來的一口玄妙之氣,本源不足根本無法煉出來,要不然羿長弓古聰他們也就不需要花十幾年的時間鞏固修爲了。

然而,這些玄黃血氣卻給他帶來了希望,他的出發點太過靠後可,需要有奇遇才能趕上同輩人。如今這些玄黃血氣就是他的奇遇,只要凝鍊玄黃入體,他就可以擁有足夠的血氣煉出真氣,晉入第二層天。 龍天探出手,一把插入玄黃血氣之中,靜靜垂落的玄黃血氣順着他的經脈涌入體內。

像是有一條山脈貫穿入體,龍天的經脈被塞得發脹,寸寸斷裂,殺戮之氣在他體內暴竄,把他的身體當成了戰場。

這是很可怕的一幕,玄黃血氣何等恐怖,在他的體內暴動,如同馬蹄踏江山,鐵騎過處,血花朵朵盛開,血腥冷豔。

好在隨着玄黃血氣涌入體內,石珠也發出了霞光交織在血氣上,鎖住了血氣的滔天威勢,否則龍天直接就要被碾壓成齏粉。

霞光神鏈順着龍天裂開的經脈穿入,像是一根針在縫接,神光之下,他斷裂的經脈重新組合,新生的脈絡取代了原來的老筋,更加的柔韌,更加的寬廣。

過程雖然痛苦,但可以煉化玄黃血氣入體,相比較起來,這點疼痛並不算什麼。

而此時,他體內的氣血在玄黃血氣的帶動下,竟然逐漸開始沸騰,同玄黃血氣接觸,極其緩慢地融合起來,如同開水一樣發出“噗嗤噗嗤”的滾沸聲。

他的周身竅穴開始發光,赤色血芒散出,隱隱然有貫通的趨勢。

隨着玄黃血氣的進入,竅穴的光亮越來越盛,雲山兩大神紋印記浮現出來,靈力衝擊着竅穴壁壘。

龍天修煉過晚,他的根骨已經定型,壁壘森嚴難以打破,需要重煉身形,這注定了是一個極耗時又極痛苦的過程。

他的經脈像是攔江的大壩,然而江水奔涌不停,兩強相遇必有一傷。

龍天的經脈被玄黃血氣不住沖刷,原本尖銳的棱角被磨得光滑,大壩被硬生生擠開擴散,像是行星在身體裏爆炸。

痛,像是墮入了十八層地獄,一層一層遭受各種嚴厲的刑罰,他的身體不受控制地抽搐,蜷曲成一團,血液從毛孔中溢出來,把他染成了一個血人。

痛苦是劇烈的,但龍天的眼神卻是愈漸明澈,爆發出璀璨的神光,一片堅定不移。

痛苦他不是沒有經歷過,激發肉體氣血凝鍊神紋的時候他也曾經歷過同樣的痛苦。

雖然此時的痛苦更加劇烈,但他也知道,更加劇烈的痛苦背後是更加巨大的回報,爲了更強大的實力,爲了心中放不下的念頭,他,只能堅持。

時間在流逝,龍天體內的竅穴壁壘也開始鬆垮,在強大靈力的衝擊下一點一點裂開。玄黃血氣順着裂開的壁壘淌入穴道之中,凝聚成一點,彷彿一顆顆剛剛生成的星球,混沌一片,荒蕪蒼涼中隱藏着巨大的生機。

正如易經中的屯卦,象徵着天地初開時那種天雷地火勾織的混沌災厄,醞釀着毀滅的力量,各種困境浮現,阻遏生命的發展。

但毀滅之中孕有生機,只要堅持不懈,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勇氣和毅力是破開混沌鴻蒙最強大的力量。這是在黑暗中尋求光明,一旦成功,那將會是一個廣闊的新天地,創世的偉力迸發,他將擁有逆天的大造化。

當然,想要破開這混沌災厄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起碼現在的龍天還沒有這個能力,他現在所能做的就是藉助玄黃血氣貫通周身竅穴,破開竅穴壁壘,錘鍊出屬於自己的本命真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