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蘭克!”凌琳忽然驚叫出聲。

那佛蘭克見到凌琳之後,臉色便漸漸的沉了下來。

“我說過,你會爲你當初的舉動付出慘重的代價!”佛蘭克狠聲說道,看向凌琳的目光之中,有着深深的仇恨。

我愕然的望着對話的二人,似乎他們兩個以前認識?

凌琳看出了我的疑惑,攤了攤手說道:“這個是魔法師公會的第一天才,也是大長老的兒子,叫佛蘭克。”

“原來是尋仇的。”我冷笑了一聲。“那麼我想問我和你有仇麼?你攻擊我做什麼?”

佛蘭克聽後便笑了:“我知道你的身份,你就是前一陣子在安德魯大陸上鬧得沸沸揚揚的那個第一魔法師吧?我剛纔,只是想試一試,看看你是否有辱沒第一魔法師這個名頭。”

“你是傻逼麼?”我聽後不禁怒道。“是不是老子弄死你也可以說你有沒有辱沒魔法師公會第一天才這個名頭?”

佛蘭克聽後,眼神漸漸的冷了下來,旋即,他便說道:“我不管那麼多,今天你們兩個,都得死!”

“是麼?”凌琳的眼神也是冷了下來,她原本就對魔法師公會的人恨之入骨,即使是沒有參與她哥哥的事情。“那便來吧。”

佛蘭克攤了攤手說道:“呵呵,我可沒有傻到跟你們兩個頂尖高手戰鬥。”

旋即,他從懷中掏出了一塊兒藍色的石頭,上面散發着淡淡的藍色光芒,我仔細看了看,上面似乎有着複雜隱晦的符文。

“御獸石!”凌琳忽然驚聲說道。

“這是什麼玩意兒?”我一個閃身逼近凌琳,然後低聲問她。

“這是一種富有神祕色彩的石頭,是魔法師公會除了空間異變術之外的第二件至寶。據說這石頭能夠操縱所有的魔獸,只要拿到這塊兒石頭,那麼所有的魔獸都會聽擁有石頭的人指揮。”

“這麼變態!”我聽後也是無比愕然。“那我們怎麼辦?這地方的魔獸似乎都是實力強橫,體型巨大的變異魔獸,你我聯手殺個三隻四隻倒是沒問題,可是成羣的來,耗也被他們耗死了。”

“先看看吧。”凌琳說道。“實在不行,你就走吧!我會幫你撕開空間裂縫。”

“什麼?”我聽後急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他是衝我來的,所以你本不應該受牽連,這件事根本就不關你的事!”凌琳也是有些生氣了。

“你這個女人!”我激動道。“你看我像是那種怕死的人嗎?更何況讓我丟下一個女人!我做不到!”

“你……”凌琳聽後,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感動,但隨即還是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隨你!要是死了我可不負責任!”

“人死不過鳥朝天,大不了我們兩個一起死。”我攤了攤手說道。

凌琳聽後有些悽慘的搖着頭說:“你其實不用這樣,我們認識不過才一天而已。你沒必要爲了我而搭上自己的命……”

“別他媽的這麼多廢話了!”我忽然吼道。“要死也是老子願意!你管不着!”

那邊的佛蘭克臉色徹底的陰沉了下來,冷笑道:“呵呵,打情罵俏完了麼?是自己動手還是我幫你們動手?”

我聽後轉過頭來罵咧道:“滾你媽的小砸碎,老子出來混的時候你他媽還穿開襠褲呢!”

旋即,我的手心飛速凝聚了一個火球,向其狠狠砸去。

火球到了佛蘭克的面前,便是被一道冰牆給擋了下來。

“小心,他精通水系魔法,剛好能夠剋制火系魔法。”凌琳弱弱的提醒道。似乎認爲我修煉的是火屬性的魔法。

“放心吧,就他這種級別的對手,我還沒放在眼裏。”我笑了笑,便身形一閃,來到了佛蘭克面前。

此時, 妖武之門 ,拳頭的周圍,閃爍着威力頗大的小型電弧和藍色的光芒,我狠狠的揮出拳頭,砸在了佛蘭克的身上。

“砰!”

我的拳頭和那佛蘭克的護體冰牆狠狠撞在一起,頓時便發出一聲悶響,而在我的雷屬性玄氣的暗勁之下,那冰牆也是“砰”的一聲化爲了漫天碎片。

佛蘭克倒退了兩步,臉色有些發白,看來他也是清楚我的實力在他之上,就憑單純的蠻力,他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哼。”佛蘭克冷哼了一聲,旋即便拿起了那御獸石,然後將體內的玄氣源源不斷的灌入了其中。

我和凌琳見狀,都是臉色一變,隨即飛快的上前準備中斷他的舉動,誰知佛蘭克的速度倒是極快,接着腳下翻卷的海浪,我和凌琳根本不能奈何得了他。

“艹!”我罵咧了一句,然後便是拿出死神之鐮,開啓了空間異變術!

“空間異變術!”凌琳感覺到空間之力之後,也是微微有些驚愕。

旋即,我身形便詭異的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了一抹淡淡的紫色光芒。然後,我的身形便是出現在了佛蘭克的面前,他察覺到也是猛地擡頭,正打算逃走的時候,我狠狠地一鐮刀砍在了他的肩膀上,頓時死神之鐮上被空間之力纏繞,硬生生的穿過了冰牆和他的護體玄氣,在他的肩膀上留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

“小子,怎麼不逃了?”我獰笑道。

佛蘭克吃痛的悶哼了一聲,隨即握着那御獸石的手也是有些顫抖。 佛蘭克怨毒的看了我一眼,旋即他手印快速一結,剎那間便從他的身體之中爆發出一股強橫無比的力量,將我震退數步,看來,他是用了什麼短時間強行提升實力的魔法。

我見狀也是不甘示弱,連忙施展出了一道道強橫的融合魔法轟向了佛蘭克。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佛蘭克自從提升了實力之後,防禦力也是可怕的驚人,我那一道道融合魔法打在他的身體之上,竟然是沒有產生絲毫效果。

“桀桀桀……你們都去死吧!”佛蘭克獰笑了一聲,旋即舉起了手中的御獸石。

這時,那御獸石上的藍色光芒已經到達了一個前所未有的亮度,上面的符文也是若隱若現,散發着古老而又晦澀的氣息。

“吼!!!”

“嗷嗚!!”

“嘶嘶!!”

剎那間,這森林之中,各類魔獸的聲音便響了起來,在這森林裏迴盪着,顯得格外詭異。

“艹,竟然讓這小子給得逞了!”我罵咧了一句,有些不甘的說道。接下來,我和凌琳將要面對的應該是苦戰了。

不一會兒,那些魔獸的吼叫聲便是愈發的逼近,我和凌琳的心頭皆是感到了一絲不安。

“哈哈哈哈!”佛蘭克近乎瘋狂的衝我們笑道。“這回,你們必死!”

這話說完之後,凌琳的俏臉之上,竟是閃過了一抹絕望。

“沒事。”我雖然心裏有些害怕,但是還是轉過頭笑着對凌琳說:“我就是你最後的希望,即使我死,也不能讓你一個女人先死。”

凌琳聽後,感動的望着我,久久不言語。

……

操真晴人:“艹,誰他媽都是最後的希望。難道真的要我亮出無限龍嗎?阿歷……你在哪裏……”

……

我緊緊的握着死神之鐮,此時天空之上,已經是被各種飛行魔獸完全遮蓋,根本看不到一絲光亮,一羣一羣體型巨大,有着強橫力量的魔獸正朝着我們蜂擁而至,佛蘭克懸空站立在那羣怪物的中間,獰笑着指了指我和凌琳,魔獸們見到之後,望向我們二人的目光之中,都是多了一絲血腥和殺戮。

“聶翔。”凌琳忽然哭了。


“怎麼了?”我望着凌琳哭,忽然心裏涌上了一股異樣的感覺。

“沒想到在我死之前,會遇到你。”凌琳望着我。“你或許是這個世界上除了哥哥唯一一個對我好的人。”

“呵呵。”我聽後也是淡淡的笑了笑。“沒辦法,我這個人就是這麼有魅力。”

“噗哧……”凌琳聽後也是破涕爲笑,撒嬌道:“你不要這麼中二好不好。”

隨着佛蘭克的一聲大吼,那些魔獸都是獰笑着,嘶吼着,朝我們二人撲了過來。

“準備戰鬥吧!”我對凌琳說道。隨後,我也是拿出了死神之鐮,心神一動,我的身體便是被空間之力包裹。

凌琳也是拿出了腰間的軟劍,手臂一抖,那軟件之上便是被紫色的能量所包裹,看來,凌琳也是施展了空間異變術。

此時的我,便是在心裏默默祈禱着那盤古留下來的金色力量,此時正在我的識海之中靜靜的呆着,我也不奢求能夠完全掌控它,只求在生死關頭能救我一命就好,我也相信,盤古大人不會讓我就這麼輕易的死去。

“上吧!”

我身形一閃,一道劈開了我面前一個飛行鳥獸的身體,對凌琳說道。

“嗯!”凌琳的俏臉上閃過了一抹堅毅,看來也是做好了拼命的打算。

佛蘭克看着我們二人,嘴角泛起了一抹冷笑。“兩個小丑,到現在了還在垂死掙扎麼?”

一波一波的魔獸蜂擁而至,將我和凌琳圍在了中間,狠狠的衝我們撕咬着。

我和凌琳幾乎是殺紅了眼,機械一般的揮起刀砍在面前魔獸的身體之上,有着空間之力的增幅,所以刀刃可以輕鬆的穿過魔獸的屍體,但無奈的是,魔獸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沒多久,我和凌琳便感覺到玄氣有些支持不了的感覺,我還好,有着腰帶空間,但是凌琳卻不行,她雖然可以調動空氣中的玄氣,不過在消耗如此巨大的情況下,她也是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看來得找個突破口逃走了。”我心裏思索着。並用眼睛掃視着周圍的魔獸羣,打算找一個突破口。

我和凌琳對視了一下,她便是明白了我的意思,旋即指了指右邊,那是一羣嗜血的魔獸血猿,無論是在體形還是在戰鬥力上都比不上其他的魔獸,只不過是敏捷度高一點而已。

“就是這裏了。”我和凌琳都努力殺着面前的魔獸,朝那個血猿的方向緩緩的移動着。

回到宋朝當暴君 ,朝着我們狠撲過來,這讓我和凌琳有些措手不及。

“吼吼!”

一隻飛行翼龍魔獸撕咬着我的胳膊,它的力量強橫到竟是咬破了我的玄氣防禦,我的皮肉瞬間被它咬下了一小塊兒。

“艹!”我朝着它的腦袋狠狠的一刀,便將其劈成了兩半。

但接下來,卻是更多的火焰蝙蝠撕咬着我的腿和背,不一會,我便變成了一個血人。而凌琳也好不到哪去,她的身上也滿是傷口。

忽然,一隻類似巨型蚊子一般的飛行魔獸竄到了凌琳的後背,對着其脖頸要狠狠的咬下去。

“凌琳!”我見狀眼睛立刻變得通紅,大吼一聲,身體之內的力量陡然爆發,震退了纏繞在我周圍的魔獸,我一個閃身過去砍死了那隻該死的蚊子。

凌琳也是被嚇得不輕,剛纔她正在和一隻飛行巨蛇戰鬥,並沒有察覺到背後的魔獸。

“沒事把!”

“謝謝!”凌琳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對我甜甜的一笑。我看到之後,心中的那種異樣感覺更加的強烈了,她給我的感覺,比表姐還要強烈,我似乎已經愛上了她?

搖了搖頭,將這個念頭拋之腦後,現在並不是我想着些的時候,還是先讓自己活下來再說吧。

“砰!”

我砍死了一隻長得奇醜無比的魔獸之後,感到愈發的虛弱,我望了望那個突破口還好,並沒有被其他魔獸包圍。

“我不得不說你們命大!”佛蘭克忽然說道。“但是似乎體力維持不了多久了吧?我就在這裏看着你們慢慢的死去,倒也不失爲一件樂事。”

我冷冷的看了一眼佛蘭克,心裏暗暗發誓,老子要是還活着的話,第一個弄死的人就是他!


隨後,我和凌琳背對背,飛快的幹掉了周圍的魔獸,然後便是朝着那個突破口掠去。

但是,似乎血猿比我想象中的難啃,那血猿的數量實在是太多,我和凌琳剛剛殺掉十幾只打開一個突破口,又有着二十幾只過來補上了那個口子。

“艹。”我也是有些火了。

旋即,在體力一絲一絲的消失的時候,我的眼前也是出現了短暫的黑暗,而就在此時,一隻血猿狠狠一腳蹬在了我的胸口,我便如同隕石一般砸在了地上。

“砰!”

一股極其強烈的睏意襲上了我的腦海,我搖了搖嘴脣,將嘴脣都咬出了血,正是這股血腥的味道,再次激起了我的鬥志。

識海之中,那金色的光團忽然顫抖了兩下,旋即,金色的力量便狠狠的灌入了我的筋脈之中。

“轟!”

我忽然站起了身,望着再次充滿了力量的身體,感受着那金色力量正滋潤着我的經脈和丹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