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自欺欺人了,小穎?”蔡大力冷笑了一下說:“你喜歡她嗎,你愛她嗎?”

蔡大力說的對,我心裏根本就沒有小穎。雖然我們結婚了,可是在我心裏她只是一個路人,一個和我從小就認識的路人。

我表面在笑,心裏卻在滴血。我的確喜歡莊欣然,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喜歡上她了。也許是第一次和她接吻的時候,還是她第一次引誘我的時候。反正我現在的心裏,腦袋裏想的都是莊欣然。

“其實我不喜歡莊欣然,我喜歡的人是小師傅。我一直沒有告訴你,是應該你和小師傅有些矛盾。現在我們不知道能不能活着離開這裏,我索性就把心裏話告訴你。

其實我這次來的目的也是尋找小師傅,我想知道她現在是否安好。”蔡大力送了聳肩說道。

蔡大力說這段話的時候一直都沒有看我,我知道這些話積壓在他的心裏很久了。如果不是因爲這次有可能會死在這裏的話,他還不會說出來,甚至可能隱瞞我一輩子。

“呵呵,我們可是兄弟,一輩子的好兄弟。”我笑着摟住蔡大力的肩膀說道。

蔡大力笑着擦去眼角的淚水,用力的打了一下我的胸口。我痛苦的捂着胸口,也笑着打了他一拳。

“我真的不懂,叔叔爲什麼要把小穎嫁給你呢?你好歹也是一個大學生,條件也不差。叔叔就是在擔心,也不至於找個傻子啊!”蔡大力疑惑的說道。

這個問題也困擾我很久,我不相信老爹會這麼坑我,沒有想到他真的把一個傻子嫁給了我。

有時候我認爲小穎的父母給老爹他們什麼好處,他們纔會用我的一生幸福去換。可是小穎的父母也是農民,他們能有什麼好處給老爹他們呢。

“我也不知道!”我苦笑了一下說道。

“那不如你追莊欣然唄,我看她對你也有點意思,不如你去試試。”蔡大力饒有興趣的說道。

可以嗎?我真的可以追

莊欣然嗎!我何嘗不想去追莊欣然,我何嘗不想對她大聲說我喜歡她。可是我是一個已婚的人,雖然我不想承認這門婚事,但是它是事實。

“呵呵,我們休息的產不多了,繼續趕路吧。”我無奈的笑了一下,站起來向前走去。

“唉,你還沒有說呢?我想知道你要不要追莊欣然呢!”蔡大力見我起身離開,連忙追上來。

“嘭!”

一聲巨響,我們還沒有走幾步,就見到前面的牆壁突然倒塌了。一道白光瞬間照了進來。

“我也想知道你的答案。”在倒塌處,站着一個人微笑的說道。

我們愣了一下,蔡大力激動的跑了出去說:“哇!終於看到光線了,我還以爲我們再也見不到光了呢。”

“你們怎麼會在這裏!”我看着洞口處的瘦子和莊欣然說道。

瘦子微笑着看着我,莊欣然則把臉轉向一邊,看上去有些生氣,不過臉上卻帶着一些潮紅,看上去十分的迷人。

“我們也是路過,正好聽到裏面有聲音。 獨家寵婚:最強腹黑夫妻 還是莊欣然耳朵好使,一聽就知道是你們。”瘦子一邊說,一般看着莊欣然和我說:“莊欣然本來想要打破牆壁救你們出來的,不過我卻聽到你們說到她,就想着聽聽結果。可是你小子竟然留下懸念,現在當着人家姑娘的面,說說你要不要追她啊!”

“瘦子你有病吧!”莊欣然登了一眼瘦子,然後氣憤的離開了。

“這麼兇啊,小軒以後你要小心了哦!”瘦子連忙躲在我的身後,把我推向莊欣然。

突然一下把什麼事情都說開了,反而讓我們都不好意思。以前看到莊欣然,我可以開玩笑,可是聊天。現在突然尷尬了,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莊欣然在前面走了,我就這樣跟着。實在不知說些什麼,我就看向四周。這一看,瞬間把我給驚呆了。

我的面前是一個十分壯觀的大殿,大殿的正中間是一扇大門。門上刻着一條栩栩如生的青龍,除了大門上有龍,在大殿內的八根白玉柱子上也刻着同樣的青龍。

“哇!這就是青城山的入口嗎?這也太氣派了吧!”我指着面前的大門驚恐的說道。

“這裏是龍巖窟,進入這扇門後面,就是青城山的禁地了!”瘦子有些緊張,又有些興奮的說道。

“龍巖窟?青城山的禁地!既然是青城山的禁地,你們爲什麼會來到這裏!”我有些不解的看着瘦子。

“哼,他來到這裏。恐怕是爲什麼逃命才跑到這裏的吧!”莊欣然一臉氣憤的看着瘦子。

“哈哈,意外,純屬意外!”瘦子見我們都看向他,連忙解釋道。

“意外,我怎麼感覺不是呢?”莊欣然走到我的身邊拉住我的手說:“我告訴你們一個祕密,他不是青城山的道士!”

“什麼!”聽到這個消息,我和蔡大力異口同聲的喊道。

瘦子竟然不是青城山的道士?這個有些讓我們接受不了。我們一直認爲瘦子是青城山的,而且連那個鬼州七子的張君瑞也說瘦子是玉樹真人。

對,張君瑞只是說他是玉樹真人,又沒有說他是青城山的。只是一開始我就把玉樹真人和青城山綁在了一起,其實

玉樹真人根本就不是來自青城山。

“你不要聽她亂說,我怎麼可能不是青城山的!”瘦子大笑着說道。

“如果你是青城山的道士,爲什麼不走青城山的大路,偏要帶我們走青城山的小路。”莊欣然氣憤的盯着瘦子說道。

“上青城山還有大路?”我聽到這些的時候,腦子瞬間蒙了。我說道教四大名山之一的青城山爲什麼會是荒山野嶺呢?原來是瘦子特意帶我們走這條道的啊。

“我不是想帶你們早點到山上的嗎?青城山大路人多,還有很多卡點,必須交錢纔可以進去。 彌天大愛 我想走小路近,還省錢,我每次下山都走這裏的。”瘦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也對,不能因爲不走大路就說瘦子不是青城山的道士啊。人家道士不喜歡熱鬧,走小路很正常啊。

“好,就算你這一點可以說通。那爲什麼我們會拖進那個臭水溝的通道里,還被一些不知名的怪物追。如果你經常走的話,你應該知道如何避免纔對啊!”莊欣然再次對着瘦子吼道。她一邊吼,還把身上髒臭的外頭脫了下來,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我去,沒有想到瘦子他們也被拖進了那條通道。這一點還真的值得懷疑,如果他真的是常走那條路的話,怎麼會不注意這些,怎麼會被哪些東西拖下去呢?

“這個還需要我說吧,如果不是因爲你亂跑,我們會被拖進去嗎?如果不是爲了救你,我會和你一起被拖進去嗎?”瘦子看了一眼莊欣然說道。

“我當時不是也因爲着急嗎?我一轉臉道軒他們就不見了,你說我能不急嗎?”莊欣然見瘦子把錯誤推給她,她連忙反駁道。

聽到這裏我算是徹底的明白了,莊欣然這是報復,或者是說對瘦子的不滿。我可以想象他們爲什麼會在,我們之後被拖進那個臭水溝,卻可以比我們先來到這裏。原因就是瘦子他們跳進了臭水溝裏面,莊欣然也是因爲瘦子讓她跳進臭水溝,所以一直怨恨瘦子,再加上瘦子剛纔讓莊欣然難看,所以莊欣然纔會如此的記恨瘦子,甚至直接質疑瘦子不是青城山的道士。

我估計瘦子和莊欣然這一路,沒少被莊欣然冷嘲熱諷吧。看到瘦子委屈的樣子,我有些同情起來。

“我們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我們要去青城山,結果卻來到了這裏。我們現在要這麼纔可以到達青城山?”我看着瘦子說道。

“想要去青城山,只有進入龍巖窟!”瘦子看着前面的大門說道。

“那還等什麼,出發吧!”我不想看到他們兩人繼續鬥嘴了,就笑說道。

“不是我不讓你們進去,龍巖窟是青城山的禁地。這裏古怪的很,以前有人進去過,可是再也沒有出來,所以才被師祖他們列爲禁地。”瘦子看着龍巖窟,臉色十分難看的說道。

“沒有人進過?你看這裏不是有人進去的印記嗎?”蔡大力走到大門前,看着門上的印記說道。

“是鬼州七子,沒有想到他們已經進去了!”瘦子快速的走到大門前,聞了一下說道。

“走,我們也進去,我絕對不能讓他們先找到小師傅!”聽到鬼州七子,我瞬間想到爺爺的棋局。既然他們都進去了,我們自然也要進去。

(本章完) 蔡大力推開沉重的大門,我們一行人走了進去。我們剛踏入龍巖窟,一陣陰冷的風吹來,吹的人毛骨悚然,渾身不舒服。

“這裏陰氣好重,不會是埋死人的地方吧。”莊欣然雙手抱着手臂,向我身邊靠了靠說道。

我輕輕的摟住莊欣然說:“不要胡思亂想,這裏可是禁地,怎麼會是埋死人的地方呢!”

“你沒有看過武俠小說嗎?哪些禁地都是埋葬門派歷代掌門的。這裏有可能也是,青城山道家埋祖師的地方。”蔡大力認真的說道。

“走吧,鬼州七子他們向着那邊走了。”瘦子沒有參與我們的話題,直接向着龍巖窟的一處走去。

龍巖窟是露天的,四周都是很高的石山。我們現在走的地方是一條狹小的山路,看起來很像是一線天。陰冷的風不停的吹着,天色也漸漸的變得灰沉。我們越走越感覺這裏有些滲人,特別是路上還會時不時看到一堆堆白骨,有的是人類的骨骸,有的是動物的。

最奇怪的就是我們看到一堆,十分龐大的骨骸。這個動物的體積巨大,甚至比大象都要大好幾倍。蔡大力好奇的上前去看了看,竟然在骨骸的深處,發現了一枚很奇怪的暗器。

“梅花鏢,這裏怎麼會有梅花鏢!”莊欣然看到蔡大力手裏的梅花鏢,連忙奪了過來不可思議的說道。

“你認識這個暗器!”蔡大力好奇的問道。

“這是小師傅獨有的暗器,梅花鏢。這個世上只有兩個人會使用,我怎麼會不認識!”莊欣然收起梅花鏢,心裏百味雜陳。

“兩個人!除了小師傅,還有誰會用這梅花鏢?”瘦子突然有了興致,連忙問道。

也不怪瘦子會如此的激動,從這個骨架上看,這個東西死了絕對有一段時間。而小師傅最多也就二十三四歲,顯然不可能是小師傅殺的。這樣一來,可以殺了這個大怪物的,就是另一個會使用梅花鏢的人了。

“這個還用猜嗎?小師傅是小軒爺爺的徒弟。另一個會使用梅花鏢的自然就是小軒的爺爺,我猜的沒有錯吧。”蔡大力得意的說道。

“對,就是道老。小師傅每次練習梅花鏢的時候都會說,沒有道老使用時得心應手。”莊欣然點了點頭說:“這個梅花鏢是道老研究出來的,樣子雖然和日本忍者用的鏢相似。不過他卻比哪些忍者的鏢厲害的多,因爲它裏面還有東西。”

我爺爺?聽到莊欣然這麼一說,又把爺爺蒙上了一層神祕的面紗。他不但是一個很厲害的風水先生,現在還是一個會製作暗器的武林高手。竟然還和日本的忍者作比較,我爺爺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說我爺爺神祕,小師傅不是剛加的神祕嗎?她又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小師傅絕對我想的那麼單純,她的目的絕對不只是紅色盒子。

如果

她的目的是紅色盒子的話,她現在已經得到了。完全可以不留下任何線索,消失的無影無蹤。可是她卻留給了我三個字,讓我不遠萬里的來到這裏。

我現在有些擔心小師傅的安危了,總覺得她會有什麼危險。那個鬼州七子不是也在找她嗎?一個老六張君瑞都讓瘦子忌憚無比,再加上其他的六個,小師傅能應付的過來嗎?

“看來道老也來過這裏啊!”瘦子看了一眼我,笑着說:“我們能來到這裏不是巧合,而是冥冥中有人指引。”

我沒有多說什麼,因爲進來的時候,我就知道在龍巖窟一定會發生什麼。我們繼續往裏面走,接下來就是一個山洞,這裏纔是真正的龍巖窟。

“進去吧。”我看着漆黑的山洞,心裏十分平靜。

大家也是一樣的平靜,剛纔的恐懼因爲發現梅花鏢的那一刻全部消失了。不是因爲這裏不恐懼了,而是大家都知道這是命,我們的命。

龍巖窟裏面一片漆黑,我們準備了一下,把多餘的東西全部丟掉,帶上需要帶的東西。接來下的事情充滿了未知,一定也充滿了驚險。我們不可以帶一些沒有用的東西來拖累自己。

收拾好之後,我們各自打開手電,就向着龍巖窟進發。龍巖窟裏面比外面還要陰冷,通道里還會時不時傳來陣陣的風聲。這風聲十分的恐怖,就像是小孩在夜間啼哭一般,聽着讓人毛骨悚然。

龍巖窟裏面只有一條通道向着裏面延伸,這樣也好,省的我們去分析那一條路是對的。通道里面不是很平整,很多凹凸的石頭,頭頂還掛着很多菱角的石柱。一看就知這裏是天然形成了,沒有經過後期的加工。

“這要通往哪裏啊,裏面會不會是一個大古墓啊!”蔡大力一邊欣賞着周圍的牆壁,一邊好奇的問道。

“你怎麼老是說古墓呢?難道你很希望這裏是古墓!”我瞥了一眼蔡大力說道。

“不是我希望是,而是這個給我的感覺很像。你還記得剛纔的那個通道沒有,不就十分像古墓嗎?如果不是古墓,誰會在地下弄那麼一條通道出來。”蔡大力笑了一下說:“如果真的是古墓的話,我們就發了。隨便拿一兩件出去賣,都值幾百萬,甚至上千萬呢。”

“財迷!”莊欣然瞪了一眼蔡大力,身體向我這麼靠了靠。

“你家有錢,當然不知道我們……”蔡大力說着突然停了下來,然後指着前面喊道:“有人!”

有人,我們快速的警惕起來。比我們早進來的人是鬼州七子他們,現在發現了人,一定是他們的人。

“前面的兄弟可是鬼走七子的人!”瘦子用手電照了照,真的發現前面有一個人影。只可惜手電的照射距離有限,無法看到這個人的樣子。

瘦子喊過之後,半天也不見那個人迴應,他身體也沒有

挪動過,一直用那個姿勢站在那裏面。

“竟然不理我們,過去看看!”蔡大力見那個人不出聲,瞬間就來火了,快速的上前走去。

“不要去,小心有詐。”瘦子連忙上去拉蔡大力,可是他還是慢了一步,蔡大力已經衝到了那個人的身邊。

看着蔡大力衝了上去,我們都十分的緊張。對於這個鬼州七子我們一點都不熟悉,現在突然站着一個人,我們真的很擔心他們是故意的。

“我靠,只是一個死人而已。竟然把你們嚇成這副樣子,真心不想和你們做朋友。”蔡大力一臉不屑的看着我們說道。

死人?這裏怎麼會有死人呢!我們快速的走上去一看,還真的是一個死人。這個人穿戴整齊,身體還有一絲的溫度,看起來死的時間不會超過五個小時。

這個人嘴巴張開,瞳孔擴散,很顯然是嚇死的。不過他的雙手是往前推的姿勢,又很顯然是阻住什麼東西靠近。難道是有什麼東西突然出現,把他給嚇死的。

“這個人死的有點奇怪,我們一路走來,根本就沒有看到什麼可怕的東西,他怎麼會被嚇死呢?而且嚇死,怎麼就嚇死他一個其他的人呢?”莊欣然快速的提出了自己的觀點。

“這沒有什麼奇怪的,他一定是走在最前面。突然看到一個很恐怖的東西,一下子被嚇死了。其他人發現都東西就去追,自然不會被嚇死。”瘦子,十分認真的說道。

“我們要小心一點了,這個人被嚇死。說明這裏面一定有恐怖的東西,大家一定要做好心理準備。”我安慰了一下大家,向着前面走去。

我們走一段路之後再次在地上發現屍體,這個屍體很顯然是經過一番搏鬥,最後被什麼東西咬死的。因爲他身體多處有撕咬的痕跡,小腿上有一個很大的咬痕,裏面的骨頭,都可以看的輕輕楚楚。

撕咬,看來那個恐怖的東西不是鬼,而是一個喜歡撕咬人的怪物。難道是剛纔我們看到的怪物?應該不是。哪些怪物雖然有着鋒利的牙齒,不過它們卻不擅長撕咬。

再往前走,我們的視野終於變得開闊了。前面不再是狹窄的通道,而是一個空間很大的山洞,也可以用房間來形容。

這裏一看就知道是利用人工挖出來的,四周的牆壁十分的平整。房間裏面還有一些擺設,甚至還有牀鋪,說明很久之前有人在這裏住過。

通道到這個房間之後,就消失了。也就是說這裏就是通道的盡頭,龍巖窟的盡頭就是一間十分普通的房子。

這個答案很顯然沒有說服力,因爲龍巖窟可是青城山的禁地。如果這裏就一間普通的房子怎麼會叫禁地呢,直接叫做思過窟就好了。

而且鬼州七子他們的人不在這裏,他們來到這個房間就消失了,這說明這裏一定有一個祕密通道。

(本章完) 房間不是很大,應該不難找到密道。而且之前鬼州七子也進入這個密道,必然會留下線索。想象總是好的,結果卻僅差人意。我們四個人轉了一圈也沒有發現有什麼密道,甚至在牆壁上連裂縫都沒有找到。

“奶奶的,他們怎麼就憑空消失了呢?難道他們就進來兩個人!”蔡大力撓了撓頭,焦急的說道。

“這個顯然是不可能的,既然張君瑞出現了,他一定也來了這裏。”瘦子看了一眼外面的那個屍體說:“還有一個咬人的東西,它也消失在了。”

想到那個屍體被咬的亂七八糟的時候,我們就感覺渾身不自在。密道是一定有的,而且密道後面不知道有什麼恐怖的事情等待着我們。

牆壁上一點線索都沒有,會不會在房間的擺設上。就像上一次被困在小房間的時候,要不是發現石柱上面的石盒子可以移動,我們就死在那間小房間了。

我開始轉換思路,來尋找房間裏面的擺着。這個房間裏面有四件擺設,一張牀,石桌子,石椅,還有牆上一個不知道是燈座,還是其他的東西。

石桌子不是很大,卻很重。我用力想要挪開,搬了半天卻絲毫沒有搬動。看來這個石桌子不可能是機關,因爲它太沉了。

這個石椅子一看就知道,不會是機關。接下來只有牆壁上的燈座,還有後面的那張牀了。

燈座一般作爲機關的可能性很高,它體積小,方便被設計。 養崽崽后本宮躺贏了 而且又是在牆壁上,這裏漆黑一片,不刻意去尋找的話,很容易被忽略掉。

我激動的向着燈座走去,現在我已經可以百分之九十肯定這個燈座是機關了。至於那百分之十爲什麼不確定,這是我的性格,做什麼事情都不要說死是不是。

我踮起腳尖,剛好可以觸碰燈座。我用力的想要擺動燈座,卻發現燈座是死的。

這不可能啊,如果是我設計機關的話,這個燈座是首選啊。一定是挪動的方位不對,不應該是左右挪動,而是上下。

我確定心裏的想法,再次上下襬動燈座,可還是無法弄動。

看來說話不能說的太滿還是有好處的,我現在不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嗎?我鬱悶的向後退了一步,所有可疑的擺設都找過了,現在就剩下一張大牀了。

我對於用一張牀來當機關,這個思路有些不怎麼認同。雖然‘倚天屠龍記’裏面有一個用牀做機關的,不過那張牀是連地的。而我前面的這張牀,就是一個很普通的木牀,距離地面也有半米高的距離呢。

難道是在牀上?我疑惑的來到牀邊,在牀上只有一個枕頭,一個被褥,一張席子。十分簡單的木牀,真的不知道機關可以藏在哪裏。

“折騰累了,先休息一會!”我剛要找一下這張牀上的機關到底在哪裏,蔡大力突然來到我的面前,躺倒了牀上。

“你妹的,我在找機關呢!”我見蔡大力躺過來,我連忙伸出去拉他。可是我的手還沒有碰到他的時候,他竟然在我的面前消失了。

對,就是消失,活生生的在我的面前消失了。我

驚恐的看着空空如也的木牀,剛纔一個大活人就這樣消失了。

“我終於明白了,原來是這樣啊!”我還沒有回過神,瘦子笑着來到我的面前,舒服的往牀上一躺說:“這個的機關真的是絕了。”

瘦子說完,他的身影瞬間就消失在我的面前。這一次我可是看清楚,瘦子消失的全過程。竟然是躺在牀上就消失了,這張牀還真的是機關。

這也有點太離譜了吧,搞的有點像是玄幻小說裏面的時空門了。

“的確有點不可思議,我們也走吧。”莊欣然笑着躺在牀上,拍了拍她的身邊說道。

我點了點頭,就躺在莊欣然的旁邊。然後就感覺眼前一黑,當我再次可以看到東西的時候,已經來到了另一個地方。

這裏仍然是一片漆黑,不過這裏的黑,不是封閉的那種黑,而是黑天的黑。因爲我擡起頭可以看到星空,可以呼吸新鮮的空氣。

“這裏是什麼地方啊!”莊欣然從我身邊坐起來說道。

“應該是龍巖窟的深處吧,走,我們去找找他們。”我也坐了起來,打開手電照了一下四周說道。

“這裏冷風這麼大,還是一條狹窄的山路,怎麼和我們一開始進入龍巖窟的時候一樣呢。”莊欣然雙手抱着手臂,一副很冷的樣子。

我也感覺很冷,對這裏也有這種熟悉感覺,這裏和我們剛進入龍巖窟簡直是一模一樣。同樣的一線天,同樣刺骨的冷風,同樣的一個山洞。

山洞? 溺愛魔嫣兒 我們看着面前這個山洞的時候的時候,徹底的呆住了。這哪裏是和我們進來的地方很像,這分明就是啊。折騰了這麼久,竟然又來到開始的地方,這是鬧那樣啊!

“這,這……”莊欣然指着面前的山洞說不出話來。

“進去看看,有可能只是外表相似呢!”我看了一眼四周,這裏的確和我們進來的時候一模一樣。不過卻沒有看到瘦子他們,想必他們也已經進去了吧。

莊欣然跟在我的身後向着山洞裏面走去,這裏依舊和上次一樣。通道里還會時不時傳來陣陣的風聲。這風聲十分的恐怖,就像是小孩在夜間啼哭一般,聽着讓人毛骨悚然。

前面也只有一條通道向着裏面延伸,通道里面不是很平整,很多凹凸的石頭,頭頂還掛着很多菱角的石柱。

我們越往前走,心裏越是肯定這裏就是剛纔的進來的通道。因爲這裏的東西都是和先前一樣,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我們繼續往前走,如果前面出現那個死人的話,就可以百分之百確定這就是我們剛進來的那個通道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