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所有人,長著一張閑的沒事幹的嘴,嘴痒痒你們往牆上蹭啊!幹嘛到處說人是非?現在出事了,都互相推諉了?

2022 年 9 月 22 日
未分類
0 0

我受的委屈,我父母的擔心,誰來買單?你們誰有膽子,站出來承認自己錯了?

說人是非的時候,嗓門大著呢!理直氣壯著呢!這時候為什麼不出頭了?一群慫包!」

周想對着鍾母,甩下手裏捏著的十塊錢,轉身走了,人群主動讓出一條路。

所有人都低下了頭,被周想指責的無地自容,這件事情說起來確實怪自己這幫愛說閑話的人,如果不傳話,事情不會發酵這麼大! 「放心吧,一切都在計劃中,照顧好思思和Sweety……」

「嗯……」厲默川說放心,韓姨就真的放心了。

回到家韓姨給Sweety放洗澡水的時候,喬思語給顧擎天打了個電話,讓他幫忙處理一下新聞的事情,現在的她是順昌集團的總裁,絕對不能以那麼狼狽的姿態出現在電視上。

本以為顧擎天會問她怎麼會出現在哪裡,可顧擎天什麼都沒問,這讓喬思語稍微鬆了一口氣。

她馬上就要帶著段瀟南去見家人了,絕對不能再這個節骨眼上出什麼問題……

夜晚,整個景騰市都沐浴在一片五光十色的燈光中,有的人早已進入睡夢,有的人還在為各種各樣的事情忙碌著,還有一部分人正在尋歡作樂。

而喬思語則屬於另一種,她是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的一類人。

本以為換個環境就會治好她的失眠,可她滿腦子都是厲默川今晚該怎麼過,煩躁的絲毫沒有睡意。

給Sweety洗澡的時候,Sweety一口一個厲默川,說他沒有了房子以後該怎麼辦?

還有韓姨欲言又止的樣子,喬思語怎麼可能看不出她們是想給厲默川說情。

可是說情有什麼用,自從把厲默川趕出家門的時候,她就沒想過再讓他回來,她和他已經離婚了,不可能再讓他住到家裡吧?

那算什麼事兒?

其實喬思語是有些害怕,她很害怕她要是跟厲默川走的太近,很多事情的發展就會超出她的預料,所以她才不敢邁出這一步。

「啊啊啊……」

每次一遇到厲默川的事情,真的好煩躁。

抓了抓頭髮,喬思語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隨後拿著枕頭去了主卧。

晚上睡覺的時候,她本來去主卧睡的,可打開門后她也不知道抽什麼風,最終選擇了客房。

現在想起來,她上次很快入睡是在主卧,倒不如去主卧碰碰運氣……

推開門,喬思語就聞到了一股清涼舒爽的味道,明明厲默川已經離開了那麼久,主卧里屬於厲默川的東西都扔了出去,床單和被套也換過,可是這裡滿滿都是厲默川的味道。

儘管心裡有些不舒服,但喬思語並不反感這個味道。

躺在床上,鼻息間全是厲默川的味道,閉上眼睛想嘗試著睡一睡,可這一嘗試,喬思語就不知不覺睡著了。

一夜無夢,睡得極香,醒來的時候,喬思語腦子裡第一件事情就是厲默川昨晚到底是怎麼過的。

「哎……」

怎麼又想起厲默川了,真的是魔怔了。

快速將厲默川從腦海中剔除,喬思語起床收拾好後去了公司。

雖然是周六,但今天上午她還有一件很重要的合同要簽。

喬思語下樓的時候,Sweety和韓姨已經醒了。

「shirley,今天是周六,你還要去上班嗎?」

「嗯,怎麼了嗎?」

「哦……」小傢伙顯得有些失望,「Merlin那天答應我這周要帶我去遊樂場的,可是他家昨晚被燒毀了,他心裡肯定很難過,所以應該不會陪我去遊樂場了……可是人家真的很想去遊樂場。」

。 「殿下心中早就有了答案不是嗎?」

衛影撞著膽子開口,若是如此能讓殿下清醒些,那便讓他做這個惡人吧!

「殿下連瞧見宋姑娘與旁的男子略走的親近些,便會暗自吃醋……」

「若宋姑娘真愛慕殿下,此刻正是和殿下情濃之時,又怎會在婚前說出這些話?」

「殿下,宋姑娘並沒有您看重她這般看中您……」

衛影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狠狠敲在裴鈺心口。

是啊,自始至終都是他一個人的事情。

可是他要怎麼放手呢?

宋靈樞,你到底要什麼?

哪怕是要他的命,只要能換她一顆真心,他便能含笑將匕首刺入自己的胸膛,只要能夠!

「滾出去!」

衛影沒有想到裴鈺寧可自己騙自己,也不願正視現實,頗有些驚訝和無奈:

「殿下!」

「滾出去!」

「噗——」

裴鈺又嘔出一片鮮血,嚇得衛影趕緊告退,派人請御醫去了。

葛老聽聞此事的時候,和你的立刻衝到東宮打爆裴鈺的頭。

一天天的這一個兩個都不叫他省心!

裴鈺這次倒並沒有拒醫,而是任由葛老擺弄他,葛老嘮嘮叨叨罵了他一半天,也不知道裴鈺聽進去了幾句。

葛老一離開,他便去了寢殿,貪婪的看着躺在他床榻上的宋靈樞,伸出手撫摸著宋靈樞的臉龐。

小姑娘的面色並不好,大概是因為失血過多的原因,比素日還有白上幾分,好像那畫中走出來的仙子,精緻的白瓷瓶子,只要輕輕觸碰,她就會消失不見。

裴鈺將手從她的臉龐順着脖頸往下滑,停留在她衣襟上,將她的衣襟拉開了些。

貞潔乃是女子最寶貴不過的東西,若是他此刻要了她,他便是她第一個男人,任她心中所想所念的到底是誰,他都能將她佔為己有。

裴鈺突然察覺到自己竟然如此卑劣,前世便是因為他沒有把持住,害得她遭人算計,落得一屍兩命的下場。

裴鈺將頭埋在她脖頸間,眼角落下一滴珠淚:

「宋靈樞!你到底還要孤怎樣?」

怎樣才能讓你將孤放在心中,只要你肯說,只要你說話算數!

「小混賬……」

裴鈺哭着笑來着,然後將她抱緊在懷中,「孤愛你,絕不放手。」

宋靈樞正夢見自己在一片花海中走着,突然那花枝的藤蔓纏繞住她的身子,無論她怎麼掙扎都掙脫不開,她有些後悔,為何要走進來了。

可是後來她掙扎不動了,便由著這藤蔓纏繞住自己,又莫名覺得花香輕盈,也就任由自己沉迷其中。

另一邊鬱悶的還有宋明憐,小哥哥沒撈著,姐姐還丟了。

宋明憐將事情告訴了宋懷清,宋懷清看都沒看她一眼,朝服都沒換,立馬讓人套馬,連馬車都不坐了,一路快馬狂奔遞牌子進了宮。

宋明憐心思卻不在擔憂宋靈樞身上,瞧老頭子那沒出息的樣子,要是大姐姐真出了什麼事,太子殿下不可能還能將人帶走。

宋明憐現在心心念念的都是她的小哥哥,這長得好看的男人啊,就像地里的蘿蔔,被人拔了一個,就少了一個。

她得在勇敢一些才對,宋明憐剛才都打聽清楚了,那個小哥哥叫衛影,是她大姐夫身邊的人。

若是兩情相悅最好,若是不能,她就去求大姐姐,威逼利誘,非要他心悅自己才好。

這強扭的瓜不甜,但是解渴不是嗎?

宋明憐得意的想着,想着想着便哼起了梁姐姐的勇氣,美滋滋的思考着,以後她該怎麼和小哥哥子憑母貴呢!

「愛真的需要勇氣,去相信會在一起……」

宋鄒容剛從閆府歸來,路過菡萏院,偶然聽見裏面傳來一陣歌聲,差點沒跌倒地上。

宋鄒容從未這樣激動過,他聽說宋明憐被揍了一頓之後,性情大變,難道……

「天王蓋地虎!」

宋明憐正想到以後該給她和小哥哥的崽崽取什麼名字好,突然被人這麼打斷,條件反應性的不耐煩回答了一句:

「小雞燉蘑菇!」

然後宋明憐也反應過來了,直勾勾的看着宋鄒容,大眼瞪小眼。

宋明憐試探著開了口,「奇變偶不變?」

「符號看象限!」

宋鄒容和宋明憐頓時眼眶一紅,同時開了口:

「二姐!」

「二弟!」

「親人吶!」

兩人一起抱頭痛哭,將素日照顧宋鄒容的下人嚇了一跳,二公子自小被二姑娘欺負,不是素日最厭惡她的嗎?

怎麼……

然而更玄幻的事情還在後頭,宋鄒容不僅和宋明憐盡釋前嫌,還和宋明憐進了屋裏去「密談」。

兩人一起說了許多,宋明憐好奇的問道:

「你咋來的?」

提起這個宋鄒容就恨的牙痒痒,他好好的在路上走着,從天而降一個異物,然後他就沒了知覺。

等在醒來的時候,他只覺得喘不過氣,沒過一會兒腦子感覺被什麼夾了一下,然後有人在他屁股上狠狠拍了一爪,他睜開眼想看看是誰這麼流氓,卻很難睜開眼。

還有人在嘀咕,「二公子不會哭呢!莫不是個啞巴?」

宋鄒容恨不得對着她的狗頭就是一個標準特步,然而還是配合似的哇哇哭了兩聲,也是這樣,他才確定了。

他……穿越了……

還tm是胎穿!

那段時間宋鄒容總是覺得睏倦,一天能清醒的時間很少,他消極怠工了幾天,便重新振作起來。

他的母親是歷史學教授,他從小受家學熏陶,對各個朝代了如指掌,想要開個掛抱個大腿也不是什麼難事吧?

誰知道老天跟玩他似的,等他略微在大些才從眾人口中慢慢了解一些情況。

穿越就算了,這……還是架空!

生身母親是小妾,一年難見到便宜老爹幾次。

上有惡毒柳氏壓迫,下有刁蠻奴僕欺辱,怎麼看這都是一副爛牌。

然而宋鄒容本着活着總比死了好的想法,頑強的活了下來,直到有一天他聽說便宜老爹為了那個幾年前自己總跟在她身後跑的嫡姐,將柳氏罵了一頓。

第二次他又聽說,便宜老爹親自將嫡姐給接回來了?。 江小小他們正在農場收秋。

秋收這二十多天,大概是地里最艱苦的活兒。

江小小貓著腰,手裡拿著鐮刀。

頭上用毛巾裹的緊緊的,戴著一個草帽。

動作非常優美又省力氣,一把抓住麥穗的秧子,一手鐮刀割下去,一把麥穗就擱在田壟的旁邊。

這一次還是兩個人配合。

一個割一個紮好了,直接搬到地壟頭上去。

基本上每隔半個小時大家換一次。

這樣誰都不腰疼。

好在十個人基本上搭檔起來,配合默契。畢竟這十個人又不是第一次搭檔。

有了江小小和張秀梅做示範,其他的男知青幹起來也是熱火朝天。

王順不由的嘆氣,「為啥江小小幹啥啥都行。簡直沒有她不能幹的。比的我這個男知青簡直連女人都不如。」

「我早就知道我自己連女人都不如。我這叫自知之明。」

劉斌在那裡笑的沒心沒肺,扭頭看一眼張秀梅忙碌的身影,不由得心裡微微的一甜。

「你看你的眼神兒,你瞅誰呢?」

王順打趣劉斌,他們男知青都看在眼裡,看劉斌的成天圍著張秀梅轉的身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