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要做什麼,我們來談談。”

我對她大喊道。

然後緊接着,哭泣聲就停了下來。

巨大的怪物鬆開自己捂着眼睛的觸手,然後露出一雙巨大如磨盤般的血紅色雙眼。

“留下來,陪我玩。”她說。

怎麼一個兩個都這樣……

我苦笑。

在鏡中世界的麗娜夫人,就想留下南宮雲當她的丈夫陪她,而現在這個畫中世界,不知道是不是麗娜的傢伙,又要我留下來……67.356

而且最重要的是,基本上她們還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很難溝通。

此時還陳列在我身邊的那些衆多的石像,就是最好的證明。

所以我的眼珠轉了轉,有了一個計劃。

“我可以留下來陪你玩,但玩什麼,你要聽我的。”我說。

血紅色的怪物揚起了頭,看上去在認真地思考。

“沒問題。”

最終,她一口答應了我:“那你要玩什麼?”

她問。

“捉迷藏。”我回答說。

“捉迷藏?”

“沒錯,”我點點頭,“我們來猜拳,決定誰來當鬼,當鬼的人要閉上眼睛,數一千個數字不能偷看。而剩下的那個人要去藏起來……怎麼樣,玩嗎?”

“好,我想玩!”麗娜爽快的答應了。

我們之間開始進行猜拳,結果是我輸了。

於是麗娜的體型突然開始產生變化,從那個巨大的怪物,重新一點一點的縮回成了那個原先的美麗少女。

只是脫變的這個過程,看的人感覺十分的不美妙。就像是一塊巨大的肉塊,在不停地蠕動着擠壓成型一般。

最終重新恢復成少女的麗娜,歡快的轉過了身,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那我開始數了?”她問道。

“你數吧,我要去藏起來了,如果你偷看,就是你輸了。”我說。

“沒問題!”她爽快的應道,然後就開始數起數來,“1、2、3、4、5……”

我看着麗娜在認真的一個一個數字的數着,然後逐漸向後退,然後確定對方的確沒有在注意到我之後,就飛快地向着原先那些黑暗籠罩的地方跑去。

從一開始,我就沒打算跟的跟她玩什麼捉迷藏。

而是打算利用對方當鬼,或者自己當鬼的功夫,能光明正大的在這個畫中世界裏尋找或者走動。

有麗娜數一千個數字的功夫,相信也足夠我能找到這裏面的線索了。

所以我直接毫不猶豫地就奔到那扇在黑暗退去之後,就從牆壁上顯露出來的那扇門前,將它打開。

隨後奔跑到了走廊當中。

這個畫中的世界好像所在的地方也是一座城堡。

我在走廊上奔跑,仍就能聽到身後被我拋下的麗娜數數聲。

所幸這個走廊並不算長,而且兩側並沒有什麼房門的存在,只有到了盡頭的位置,才突然出現了一扇看上去十分華麗的大門。

我小心翼翼地靠近這扇門扉,然後將手放到了上面的門把手上……

“啊,不可以進入那裏哦……”

突如其來的聲音在我的背後響起,我瞬間渾身都打了個激靈,同時猛地轉身,後背撞到了那扇大門上。

而在我的面前,帶着笑容的麗娜飄蕩在半空,雙手仍舊捂着眼睛,卻好像能看到一切一樣的對我說話。

“不可以哦,不可以哦……”

詭異的聲音飄蕩在走廊之中,讓人有些毛骨悚然。

我嚥了口吐沫,讓自己的心情冷靜下來。

“爲什麼你在這裏!”我問道,“你不能跟着過來,這樣也算犯規!”

“沒關係的,”麗娜的臉上仍舊是那種詭異的笑容,“我的腳,並沒有跟過來哦。”

什麼?

我被她的話弄得滿頭霧水。

而走廊上突然颳起一陣莫名其妙的風,將麗娜的裙襬吹起。

“你看,沒有跟過來吧……”

我猛地瞪大了眼睛,只見在麗娜的裙襬之下,她根本就沒有腿!

應該說從她的肚子中部,就好像被人砍斷了一樣,平滑的刀傷流淌着鮮血,而整個下半身不翼而飛。

“那……你的腿呢……”我這個時候仍能保持着冷靜,問道。

“在那裏啊。”麗娜微微轉過了身,試圖用手肘指着原來她出來的那個房間。

而趁着她這麼一轉身的功夫,我突然飛起一腳,直接踢中了她的腦袋,將她整個漂浮的上半身踢飛了出去。

然後我直接轉身,轉動着那扇華麗大門的門把手,撞進了房門中。

“不准你靠近!”麗娜咆哮着追過來,但是我已經碰的一聲,關上了大門。

不知道是不是麗娜的確很忌憚這裏的原因,我等了許久,都沒有聽見她撞擊大門或者試圖想要闖進來的動靜。

但是呼呼旋轉飛舞的聲音還是能隱隱約約的聽到,就像是對方始終等在房門外一樣。

我站直了身體,確定了麗娜不會闖進來之後,就回過身,準備打量這個房間。

而一入眼,我就有些驚呆了。

只見這個房間裏,密密麻麻的擺放了無數的棺材。牆壁上點燃着白色的蠟燭,將房間中的一切照耀的燈火通明。

我慢慢走上前,查看着這些棺材。

發現他們的樣式不是東方的那種古棺材,而是一種類似西方宗教模樣的菱形棺材。

只是在原本應該刻着銀白十字架的位置上,刻得卻變成了一隻黑色的蝙蝠。

蝙蝠。

我靈機一動,然後雙手抓住棺材蓋子,試圖將它掀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許久沒有人來到這裏的原因,棺材上落了厚厚的一層灰,隨着我將棺材打開,灰塵也瞬間蔓延到各個角落。

我一邊咳嗽着,一邊看向棺材內部。

但是除了暗紅色的絨布墊裏,棺材裏面空無一物。

“沒有人嗎?”我有些吃驚。

然後又走到另一邊,打開了第二個棺材,結果這裏面也是什麼東西都沒有。

我從這些棺材旁邊走開,又打量了一遍房間裏的棺材,數目密密麻麻,幾乎足有上百。

這讓我有些頭皮發麻,難道還要一個一個的打開驗證不成?

正當我犯嘀咕的時候,我又走到了第三個棺材的旁邊,然後將它推開。

因爲有了前兩個棺材什麼都沒有的經歷,所以導致我的心態上有些鬆懈。結果第三個棺材打開,竟然不是什麼都沒有,裏面竟然躺了一個人。

而且這個人在棺材剛剛打開的時候,就猛地睜開了眼睛,死死地盯向我。

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突然暴起,嚎叫着向我撲了過來!

我急忙往旁邊一滾,但是這房間裏棺材之間的距離太過狹窄,所以我腳下一個踉蹌,竟然沒有穩住身形,直接倒在了第二個被我打開的,裏面空無一人的棺材裏。

而那個從第三個棺材中跑出來的人,則做出了一個我完全意想不到的舉動……

它竟然“碰”的一聲,將我給關進了棺材之中! 我怎麼也沒料到會發生這種事情,猝不及防之下就完全沒有避開,一下子就陷入了黑暗中。

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明明被關了起來,但我卻沒有感覺到什麼害怕,反而在第一個念頭裏,涌現出來的是一種莫名的熟悉和懷念感。

躺在棺材裏的時光,讓我想起當初第一次遇見安瀾。

那個時候,我是那麼懼怕他,每日白天在棺材中醒過來的時候,心中涌現出來的都是滿滿的絕望。

但是現在,我卻爲了能救出他而在四處奔波,甚至不惜捨棄了一切。

這讓我也不由不得感慨造化弄人。

如果一切時光可以重來,如果那個時候的我,沒有那麼弱小,是不是就能和安瀾更加順利和幸福的生活下去呢?

我的思路亂飄,但很快就被我收了回來。

過去發生的事情已經無法改變,再胡思亂想也沒有什麼用處。

現在當務之急是離開這口關住我的棺材,不然什麼都沒有用處……我已經能感覺到在棺材中,氧氣開始逐漸的減少了。

我開始奮力掙扎起來,但是不管我怎麼拍打棺材板,上面的蓋子都紋絲不動。

我開始安靜下來,因爲我知道繼續這樣下去也只是消耗體力,並不會有什麼用處。我開始用手摸索着整具棺材,想看看能不能在裏面發現什麼薄弱的地方。

шшш▲ тtkan▲ ¢ Ο

結果我並沒有發現棺材板薄弱之處,但卻在棺材的一側,發現了一個不用手摸就察覺不出來的絨墊破口。

我將手指伸進那處裂口中,發現裏面的布料都是空的,可以直接觸摸到棺材板上。

而在那處棺材板上,則好像刻着什麼東西,有着凹凸不平的觸感。

我不斷摩挲着,然後隱隱約約察覺到那好像是一行文字,大概是類似英文的字體。

我靠手指辨認着上面的字母,然後下意識的將它上面刻着的話語唸了出來:“黑……夜……賜予……永生……”

當我的話音剛落,我突然感覺到身下的地面突然騰空,竟然整個棺材底部瞬間消失,我從棺材裏掉了下去!

我急忙在掉落的過程中在空中穩住身形,然後等我落地之時,我發現自己又來到了一處和剛纔滿是棺材的大廳一模一樣的房間。

只不過不同的是,這一回這個房間裏,就只剩下了一口棺材。

我小心翼翼的走上前,發現上面並沒有棺材蓋子,直接露出了棺材裏面的景象。

裏面躺了一個人,有着黑色的頭髮高挺的鼻樑,還有即使閉上了眼睛依舊顯得很深邃的眼窩。

但他的俊美並不是讓我驚訝的原因,而是因爲他的面容,赫然就是布魯斯公爵!

我的腦子有些轉不過彎了。

先是出現了三個麗娜夫人,現在又出現一個新的布魯斯公爵。

在這個古堡當中,究竟誰纔是真實的存在?

但是很快的,我又馬上反應過來,不管麗娜夫人是怎麼一回事,但眼前的這個布魯斯公爵,大概就是他真正的真身。

就是我和南宮雲猜測的,將自己隱藏起來的身體。

但是之前我和他猜測的時候,都認爲布魯斯公爵應該是將自己藏在了第二個麗娜夫人所在的鏡中世界,結果他現在卻出現在這個,那麼是不是可以說,我猜測的,畫中世界和鏡中世界,都是共同的?

豪門天價前妻 我走上前去,試圖將棺材中的布魯斯公爵制服住,但是就在我伸出手的那一霎那,棺材中的布魯斯公爵睜開了眼睛!

“你會找到這裏來,真是讓我驚訝。”

他看到我出現在他面前,竟然也沒有絲毫驚訝和恐慌,而是氣定神閒,好像一切都有預料一般。67.356

我愣了一下,收回了手,但同樣也沒表露出慌張的神態。

“能問一下,現在的你,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

“真的又如何,假的又如何。”布魯斯公爵挑了挑眉毛,“我和外面的我,明明都有着相同的容貌,相同的記憶,相同的性格,所以我不就是我嗎?”

“當然不一樣,”我說,“只有知道你是真的還是假的,我才能殺了你。”

“你想殺我?”

布魯斯公爵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揚起了嘴角,露出好笑的神情。

“如果這是你的幽默,我承認女士你真的很厲害。”

“如果我說我不是開玩笑呢?”我盯着他的眼睛。

這讓布魯斯公爵沒有辦法迴避我的問題了。

“究竟是什麼給你這種自信?”他問我,“明明你連我可愛的小麗娜都對付不了。”

“我們對付不了麗娜,是因爲她根本不是真實的產物。”我冷冷地說,“你的確將一切隱蓋的很巧妙,但是不真實就是不真實,始終會露出馬腳的。”

女人,霸少讓你取悅他 “哦?”布魯斯露出洗耳恭聽的神情。

“她太無敵了,”我說,“雖然世界上強大的厲鬼很多,但是同樣都有形成這種力量的原因。”

我說:“說起鬼怪的形成和怨氣的獲取,或許我比你還要專業。”因爲我就在養育着一個鬼胎,“而麗娜夫人的力量已經完全和她能獲得怨氣程度相不符。”

“所以從一開始的時候,我就已經有了疑惑,只是還不敢確定。”

“那之後是什麼讓你覺得確定了呢?”

“是地下的那個古堡。”我說。

然後如願看到眼前的這個布魯斯公爵的臉色瞬間發生了變化。

“那可能是你隱藏起來的所在,或許是一個失敗品的存放地?”我嘲弄他,“所有的一切在逛完那個地下古堡之後就能明白了。”

“它和地上的這個古堡太相似了,你不覺得它們已經相似到就像照鏡子了一樣嗎?”

一開始的時候,我還沒有這個念頭。

直到找到浴室裏的那面鏡子,進入鏡中世界和從裏面出來時,我都還沒有想到這一點。

但在進入畫中的世界,看到了第三個麗娜之後,我才突然驚覺,可能整個地下的古堡,也都不是真實的。

шшш_ тTk дn_ c○

“我以爲它是真的,但其實它是假的。所以我的影子才能毫無察覺的接近我,甚至將我與她的身份對換,因爲當我和我的同伴踏進古堡的那一刻,我就已經進入了她的地盤。”

我說,這是我剛剛纔想明白的事情。

“但是,就是因爲整個地下古堡都是假的,所以即使她和我對換了存在,卻仍舊不是真實的。因爲她和我對換的時候,我也是假的。”

我繼續理清自己的思緒,慢慢說道:“所以我纔會在從鏡子裏出來的時候,明明感覺到她應該存在地下的古堡中,但馬上又能出現在地上的古堡,並且差點被抓住。”

“因爲從一開始,我感應到的所謂‘真實的身體’,就是不是她。那可能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魂了的我自己肉體,而她也只是和我的靈魂對調,但卻找不到真正的肉體,所以纔會着急的出現在地面上的古堡。”

“因爲她知道地下的古堡是假的,所以她纔會以爲真正的身體應該會在地面上!”

我說完最後一句話,布魯斯公爵久久沒有迴應我。

我們兩個人靜默了一會,他才鼓起了掌。

“你推測的很不錯,”他感慨道,“但是明白了這一點,又能如何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