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將這些事情告訴我,難道不怕我殺了你麼?”秦少羽眼神突然變得凝厲起來。

“怕!所以我想謝罪!”大鬍子如實道。

“所以在戰車店你是故意想幫我?”秦少羽質問道。

“也不是,我本來也是打算找那商販的麻煩,畢竟他以前坑了我一次,只是沒想到遇見了你!”大鬍子沒有隱瞞,在戰車店遇到秦少羽,那完全屬於意外。


“那你打算怎樣謝罪?”秦少羽好奇道。

“我打算跟你,做你真正的小弟!”大鬍子陳懇道。

“我仇家無數,難道你不怕死?”秦少羽道。

“既然是謝罪,當然也將生死置之世外,況且,你既能在斗篷人面前逃走,你的實力,也毋庸置疑,你的天資乃我生平僅見,我人過中旬,不想一直混在西部沼澤,我想跟你,我相信你的潛力!”大鬍子認真道,他相信秦少羽以後定能一飛沖天,成爲這個世界真正的巔峯強者。

“好在我命大,不然真被你害慘了,沼澤之內的兇險,不是你能想象的!”秦少羽唏噓不已,當初要不是遇到黑龍,他早就不在這個世上了。

“是我害了你,要殺要剮,我大鬍子絕無怨言。”大鬍子看着秦少羽認真道。

“你也是無心的,現在既然都沒事了,我更不會殺你!”秦少羽並沒有記恨大鬍子,他這是肺腑之言。

“那……你答應做我老大了?”大鬍子臉上露出喜色道。

“什麼老大不老大,歡天城勢利眼太多,我現在需要個管家,如果你真想跟我,以後你在外人面前,就叫我小天就好,我就叫你張管家!”秦少羽仔細斟酌,大鬍子並不是沒有用處,畢竟對方也是一級大靈師,很多事情,他也不需要親手處理,特別是大鬍子長得凶神惡煞,這樣更會少很多麻煩。

“好!太好了!小天!”大鬍子興奮道。

“好了,你其他兄弟呢?不是說你們一起來了麼?”秦少羽疑惑道。

“嘿嘿…… 嬌娘三嫁 ,所以……那個……他們去了怡翠樓!”大鬍子老臉一紅,頗是不好意思道。

“怡翠樓?”秦少羽一怔,看來這個怡翠樓真的很吸引人,他一路上行來,聽到不少修士在討論花魁一事。

“那個……小天,要不我現在就叫他們回來?”大鬍子看向秦少羽道。

“不用了,我們現在就去怡翠樓吧,不過要事先和你兄弟說好,切不能暴露我的真實身份。”秦少羽嚴肅道。

“那是當然!”大鬍子立即應道。

白馬戰車開道,兩人坐着戰車一起向怡翠樓行去。

怡翠樓。

位於歡天城中央地帶,這是歡天城最繁華的聖地,依山傍水,四周更是被歡天城最大的四個宗門環繞,在這等環境之下,使得怡翠樓聲望更加響亮。

“小天,真的要開進去?”大姑子踟躕道。此時此地,車道中央都是一些高階兇獸拉着的黃金戰車,而秦少羽的那輛白馬戰車,與之相比,實在顯的格格不入。

“嗯,也對,爲了不必要的麻煩,我這衣服也該換了,你也換一身華貴點的,就拿這輛戰車換兩身好衣服吧!”秦少羽道。

下了戰車,兩人就近找了家賣衣裳的門店,以白馬戰車換兩身華貴衣裳,那是綽綽有餘。

秦少羽挑了一件白色衣袍,頓時煥然一新,他的相貌本來不差,黑亮垂直的發,斜飛的英挺劍眉,蘊藏着銳利的黑眸,棱角分明的輪廓,修長高大卻不粗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鷹,盛氣逼人,儼然一個偏偏美男子。


“白衣勝雪,風神如玉,小天,以你這身行頭走進怡翠樓,估計那裏的花魁都會對你投懷送抱吧!”大鬍子看着秦少羽道。

“去你的,少拍馬屁,走,我也很想見見這傳說中的花魁,到底有沒有傳言中說的美若天仙!”秦少羽期待道。

“嘿嘿……不是我大鬍子吹牛,以前這怡翠樓舉行的花魁選舉大會我也看過,那些女子個個都是極品,特別是那最終的花魁,我都不知道用什麼語言來形容!即使看一眼都覺得連死都值了!”大鬍子誇張道。

“真的這麼誇張?”秦少羽明顯不信,他見過的所有女子中,有不少極品美女,她們不相伯仲,而都各有特色,例如氣質美女龍紫,可愛美女陸瑤,以及鬼窟中遇到的那無名姐妹花等等,他們都屬於極品。

“誇不誇張也不是我說了算,你看一下便知道了!”大鬍子說着,兩人向怡翠樓行去。

“天荒老弟?”秦少羽還沒入樓,遠遠傳來了王鬆的聲音,他耳朵極靈,雖然聲音不大但是他還是聽到了。

“王鬆?”秦少羽說着聲音方向看去,果然在怡翠樓的最頂層的一個靠窗位置看到了王鬆的聲音。

“哈哈,真是天荒老弟!!”王鬆興奮不已,他對着秦少羽不斷揮手。

秦少羽報以微笑迴應,然後大步向怡翠樓大門行去。

“站住!”門口的守衛喝道,阻止秦少羽上前。

“怎麼?不可以進嗎?”秦少羽疑惑道。

“入第一層樓,需要交一株三階靈藥,這是規矩!”門口的守衛道。

“對了,是有這麼一個規律,剛纔我倒是疏忽了,來,我這有兩株三階靈藥!”大鬍子說着將靈藥遞給了門口的守衛。

怡翠樓很大,就拿第一層來說,他一共就有四個大的入口,分別分佈在它的四周。

而它另外又有四個小入口,所以它一共有八個門。

“你們進去吧!”門口的守衛做了一個請的動作道。

進入到怡翠樓第一層後,才能真正感覺到怡翠樓的魅力所在。

金碧輝煌的裝潢,裏面的空間更是大到無法想象,它的中間是空心的,不時有美豔女子在空心地帶跳着舞。 “張管家,你的兄弟呢?”秦少羽進入怡翠樓第一層,他並沒有急於上到頂層與王鬆會面,這裏有張山的一羣兄弟,他必須與那些商議好,不然他怕在王鬆面前露餡。

“以他們身上的那點盤纏,估計也就要去只能待在第一層,我們去裏面看看!”大鬍子揣摩道。

怡翠樓的第一層,放眼望去,都是一些年輕的修士,仔細想想,能出到一株三階靈藥進來的,不是修者纔怪。

三五成羣的年輕修者,他們懷裏都摟抱着濃妝豔抹的曼妙女子,搔首弄姿,談笑風生,不亦樂乎。

“來,小紅,今天你要是把本少服侍好了,送你一株四階芙蓉草!”一個年約二十的修士抱着一個身材豐腴的女子,他的一雙大手不停的在女子身上游走,眼神裏充滿野性的慾望。

“呵呵……李公子,別急嘛,怡翠樓的規律你也知道,這三天只能陪客人喝酒,至於其他的事,要等到三天後才能做了!”豐腴女子笑得花枝亂顫,一雙勾魂的媚瞳盯着那個年輕修士,害得對方差點連口水都流了下來。

“嘖嘖嘖,真是尤物啊!”大鬍子看在眼裏,不斷噎着口水,眼睛更是不願意從那豐腴女子身上移開。

“汗,狂汗!”秦少羽看着大鬍子色眯眯的眼神,他很想一腳將其踹在地上,不過光天化日之下,他也不想令對方出醜,只能任由他放肆一回。

“他媽的,老頭子你看什麼看?”那個叫李少的看到大鬍子異樣,當時怒喝道。

“操,小兔子崽子你罵誰呢?”大鬍子當場發飆,在鋒火城西部沼澤,他可是除了三刀之外,是無懼任何人的,在那一帶,也算得上一大流寇。

“操,你他媽的是誰啊?竟然敢罵本少!”李少一拍桌子,當場站了起來,與他一同起來的還有四人,除了三個年輕修者,還有一個老者。

“三級大靈師?”秦少羽暗道,那個老者是一個三級大靈師,難怪對方會那麼囂張。

“大……大鬍子?”與此同時,大鬍子的那幾個兄弟也看到了這邊的情況。

“你們先過來,遇到硬茬子了!”大鬍子招呼他的幾個兄弟來到身邊,然後看向秦少羽道。

“秦……”大鬍子的幾個兄弟發現了秦少羽,差點叫出聲來,好在被大鬍子及時阻止住了。

“你先穩住你的兄弟,他們讓我來!”秦少羽白了眼大鬍子道,他突然後悔起來,他之所以收了大鬍子,正是爲了不必要的麻煩,沒想到這傢伙一出來就鬧事。

“你他媽……”李少正欲辱罵秦少羽時,而生生被一巴掌支住了。

啪!

秦少羽身法詭異,他知道李少要罵人,所以當場殘缺的鯤鵬九步,快去來到李少身前硬是一巴掌將對方掀翻在地。

沒人知道秦少羽會突兀出手,就連李少身旁的老者都來不及出手阻止,他呆立當場。

秦少羽霸道的再次一腳踢飛了李少,這回,怡翠樓第一層的人都被他的手段吸引,紛紛駐足觀看。

“發生什麼事了?這人竟然在怡翠樓鬧事?”有人不明所以,疑惑道。

“連李少都敢打?這人究竟什麼來頭,這麼強勢?”有人看向秦少羽,驚道。

“李少好像達到了一級大靈師的境界,他是李家數百年來天賦最好的一人,沒想到被這個不足二十歲的年輕人一巴掌扇飛了!”有人看出了秦少羽的不凡,驚訝到無以復加。

“秦少羽竟然這麼生猛,敢在怡翠樓動手打人?大鬍子,你確定你要跟他?”大鬍子的一個兄弟惶恐不安,擔心秦少羽會鬧出亂子。

“操,秦老大是爲我出頭,對了,是小天,以後你們不許叫他真名,如果還認我做大哥,你們以後就叫他荒哥,或者天哥!”大鬍子熱血澎湃,他眼光火熱,本來以爲秦少羽會替他道歉,沒想對方會這般強勢,直接給了李少一個大嘴巴。

“小子,你敢動我李家大少?”原本立足於李少身旁的老子怒不可遏,他當場站了出來,強大的氣勢鋪天蓋地,將秦少羽籠罩在內,他要對秦少羽出手了。

“住手!”突然,一道偉岸的身影騰空而來,這是一箇中年男子,他一身黑袍無風自動,強大的氣場橫掃而來,實力竟然不在老者之下。

“樓……樓主!”沒錯,黑袍人正是怡翠樓的樓主,他的實力之強,絕對能和一宗之主爭鋒,那老者見了怡翠樓樓主,便不敢有所動作。

“想在我怡翠樓鬧事,李老,你難道不知道我怡翠樓的規律嗎?”怡翠樓樓主怒視着李老,警告道。

“樓主,這事情可不是我家少爺的錯,這……可是這小子先動手的!”李老冤屈道。

“不用說了,誰對誰錯,我自有定奪,哼,別以爲你們少爺那點破事我不知道,這次被打,也算是他活該,這事就這麼算了,如果誰還敢在我怡翠樓鬧事,別怪我不客氣!”黑袍男子目光炯炯,他兇狠的目光一一掃過在場的衆人,除了秦少羽外,衆人都不敢與他對視。

“你叫破天荒?”怡翠樓樓主看着秦少羽道。

“是!”秦少羽語氣不卑不亢道,並不爲對方知道他的姓名而感到驚訝。

“膽子挺大的,今天要不是給王少面子,我早就把你廢了!”怡翠樓樓主狠聲道。

“那多謝樓主不廢之恩!”秦少羽淺笑道,他之所以這麼果斷出手,正是源於身處怡翠樓頂的王鬆的原因,他想試一試王鬆的背景以及對自己的態度,果然,王鬆背景很強大,也很講義氣,這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哼,油嘴滑舌,希望王少沒看錯人,去吧,他在頂樓等你!”怡翠樓樓主說着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衆人側目,沒想到眼前的陌生人會認識王少,難怪會這般強勢,果然不是一般人,後臺夠硬。

此刻,李少也掙扎着怕了起來,他怨毒的看着秦少羽,不過,當他聽說對方與王少有所聯繫時,當即只能喪氣的吐了吐嘴中的鮮血,顯然,他也是十分忌憚王鬆的。

“走吧!”秦少羽在一個曼妙女子的引導下,來到了怡翠樓頂層。


“大鬍子,荒哥太牛逼了,你這眼光真的沒話說!”大鬍子的一個兄弟眼神火熱,他緊盯着走向頂樓的秦少羽,拳頭緊緊拽着,激動不已。

“嘿嘿……果然沒選錯人,你們幾個,以後就好好跟着小天,他可是將來會屹立在這個世界巔峯的存在!”大鬍子興奮不已,今天要不是秦少羽,他一定會被那個叫李少的的人欺負得不成人形。

秦少羽來到怡翠樓頂層,放眼望去,空曠樓層,除卻八個與王鬆一般年歲的年輕修者外,其餘都是一些曼妙的極品美女。

“哈哈,天荒老弟,來來來,你真是給了我一個極大的驚喜啊!”王鬆遠遠的對着秦少羽招呼道。

“王兄別來無恙,剛纔還多虧王兄相助!”秦少羽舉手抱拳道。

“嘿嘿,快別那麼說,都是自己人,千萬別見外!”王鬆客氣有佳,他大手一揮,立即招來了一個長相和身材都俱佳的女子,然後道:“天荒老弟可是我的貴客,千萬要伺候好了!”

“王少放心,奴婢一定會捨身想陪的!”那極品女子柔聲道,接着她走向秦少羽,二話不說,纖細的小手直接挽着秦少羽的胳膊,然後酥胸緊貼,搞得秦少羽一陣驚慌失措。

“哈哈……天荒老弟,這可是怡翠樓除了花魁之外最好的美女了,你不會還嫌棄吧?”王鬆故意開着玩笑道。

“哪裏哪裏?我只是覺得有點寵辱若驚罷了!”秦少羽不自然道,此刻依偎着他身的女子緊貼得他更緊了。 “哼,一看就是鄉巴佬,別以爲穿了一身華貴的衣裳我們就看不出來了!”立於王鬆不遠的一桌上,一個年輕修者看着秦少羽小聲道。

“哈哈,劉少,你也看出來了!”另外一桌,一個偏胖的年輕修者也同樣以譏諷的眼光看着秦少羽。

秦少羽聽在耳中,雖然對方聲音不大,但是他們都是修者,耳朵何嘗靈敏,即使一絲風吹草動,也逃不過他們的聽覺,此刻,他的臉色不是很好看,不過,好在他掩飾的很好。

“天荒老弟,別見外,他們都是這一帶二世祖,可能是見你的到來蓋過了他們的風采,這是在嫉妒!”王鬆安慰道,雖然秦少羽掩飾的極佳,但還是被他捕捉到了對方的一絲不快。

“呵呵,王兄,我沒事,只是,我最看不慣的就是那些仗勢欺人的二世祖,有機會,我還很想將他們打磨一翻!”秦少羽嘴角微翹,眼角的餘光更是不時掃向剛纔諷刺他的那兩個年輕修者。

“哈哈……果然不是一般人,走的都是非凡路,天荒老弟,如果在這裏還有令我王某佩服的人,那無疑就是老弟你了!”王鬆大笑道, 風流醫圣

“操,小子,什麼二世祖,我們可都是憑實力說話,你小子說話小心點!”劉少當場怒道,他不再遮遮掩掩,直接指着秦少羽道。

“噢?是麼?那剛纔是誰講出鄉巴佬這個詞?難道這不是在貶低別人的身份麼?亦或者是劉少你覺得你實力當屬年青一代第一?”秦少羽咄咄逼人,既然對方對他沒有好感,他也不會給其好臉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