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已經不恨我了。”秦羿道。

“是的,談不上什麼恨,即便沒有你,敖氏家族內鬥不止,又橫徵暴斂,父親遲早也得丟掉江山。”

“至於那個下手的人,是旁人,還是你,真的不重要了。”

敖可兒沒有否認。

“所以,我在你心中,與旁人無異。”秦羿苦笑道。

敖可兒舉起酒杯與他對飲,這才道:“凡事都有一個緣字,我愛過你,恨過你,那都是過去了。”

“可兒,等我了絕了天界的事,跟我回去吧。”秦羿歉然道。

“回去?”

“不,這裏就是我的家。”

舊愛重生,明星的嬌妻 “我們之間這種關係不挺好嗎?保留名分,銘記永久,淡忘於浮雲蒼狗,沒有比這更好的了,不是嗎?”

敖可兒溫柔笑道。

她眼中瀰漫着崇敬、愛慕之意,就像是當初與秦羿初見時一般,這也是她最後一次這樣看秦羿,看自己的丈夫。

她想好好記住他的樣子。

也許等到將來白髮蒼蒼彌留之際,還能記起這個在自己生命中唯一走過的男人。

“這對你不……”

秦羿酸楚搖頭,他想爲這個女人做點什麼,但似乎一切都來不及了。

“笑一個!”

敖可兒衝他眨了眨眼。

秦羿擠出一絲苦楚笑意,敖可兒臉上蕩起一個甜甜的酒窩,與他相視一笑,透亮的淚水,落了下來。

“好了,敘舊結束,咱們該說正事了。”

“實不相瞞,我原本是廣王安插到天界太清宗的一枚棋子,因爲我想復仇,但師父知道我與你的關係,他傳授我道法、心法,讓我忘卻了這段仇恨。”

“你這一次下了戰書,想必是有備而來,師父說過,你有天道庇佑,他不願意逆天而爲,想跟你和談。”

敖可兒擦掉眼淚,正然道。

“衍道不凡啊,就衝你這點,我也不能殺他,毀了太清宗。”

“我不在意誰成爲天界的主宰,但天界必須建立新的規矩,有兩點,其一,我要將三界石立於天界,作爲天界靈氣的轉化體,如此一來,天界生靈皆可受我節制。其二,必須關閉天界與地獄、凡間的通道,各守其土,各安其民。”

“這也是我對太古宗與離火宮的要求,你讓衍道召集其他兩大宗主,商討妥當。”

“若是不能達成一致,我必親自上其宗門,以強法鎮服,至於天界靈氣轉化這事,不管他們答不答應,我都會去做。”

“七天,我只給他們七天的時間。”

秦羿傲然道。

“我這就回去轉過道尊。”

“乾杯,秦侯大人。”

敖可兒舉起酒杯。

秦羿與她一碰杯,敖可兒一飲二幹,頭也不回的離去了。 看着她曼妙的背影,秦羿舒了一口氣,看到敖可兒能從仇恨中走出來,他也是暗舒了一口氣。

雖然兩人餘生或許不會再有交集,但至少他知道,敖可兒還能過的很好,過的很自在,這就足夠了。

……

秦羿的到來對於天界來說,無疑是一次巨震。

若是在之前,沒有人會對地獄的一個小小諸侯王有所敬畏,但現在不同了,秦羿是戰勝了廣王的存在。

廣王何許人?以一己之力,壓的天界三尊多年不敢直面地獄,哪怕是強如衍道,也只能派琴婉去充當而目,暗地裏搞顛覆而已。

在得到了敖可兒的回覆後,衍道一整夜未眠。

秦羿提出的條件無疑是苛刻的,如此一來,整個天界的修煉者,所吸收的元氣很可能都會被秦羿控制,再者關閉了天界與其他兩界的通道,就代表着天界衆尊從地獄、凡間所扶植的暗勢力,所帶來的灰色利益,也全都付諸東流。

雖然三界不可互通,是後天期的法則,但秦羿要強行管制三界秩序,對於素來我行我素,自認爲天地主宰的三尊來說,無疑是一記重拳。

衍道自然心裏是不願意服從的,秦羿不僅僅要建立秩序,還要捏住他們的命。

把命運交給旁人左右,莫說是他們就算是普通人,也絕不會認同。

但衍道又有種預感,這天下沒有秦侯辦不成的事,他們已經藉着法則的灰色地帶,逍遙了很多年,也許秦侯真是上天派來的護法,到了該懲罰他們的時候了。

“師父,還沒睡?”

“這是徒兒給你煲的湯,您喝點吧。”

敖可兒走進後院,把湯碗遞了過去。

衍道擺了擺手,長長嘆了口氣道:“徒兒,秦侯霸道啊,這條款擺明了就是來要我們的命,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啊。”

“師父,你有何打算?”敖可兒皺眉道。

衍道對她來說,就像父親一般,她自然是不願意看到他被秦羿節制的。

“這事我一個人也做不了主,我明天召見古天方與南宮霸天碰個頭,到時候看看他們有什麼看法。”

衍道默然道。

“師父,如果他們都不同意,你也會反抗秦羿,與他決一死戰嗎?”敖可兒擔憂道。

衍道撫須嘆道:“現在說這些爲時過早,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

秦羿的戰書,早已落到了古天方與南宮霸天的手上,這兩人古天方因爲有夜問天這張底牌,還算是沉得住氣,南宮霸天本性狂躁,又門徒族人盡皆蠻橫之輩,自然是一百個不服,嚷着要跟秦侯決一死戰。

衍道做東,在天界的琳琅閣召開了三尊大會。

這次會議是祕密的,除了三尊,在場並無他人,甚至連一杯招待的熱茶都沒有。

三尊之間互相提防,各自算計是出了名的,表面上一團和氣,實則都想撈着機會,將對方置之於死地。

“各位,消息想必你們也知道了,秦侯給了我們兩條路走,一條是在天界設立靈氣轉換,關閉三界通道,另一條就是他用武力強行改變秩序,今天把二位召集在此,就是想聽聽你們的意見。”

衍道開門見山道。

“意見,我能有什麼意見,他愛折騰折騰去唄。”古天方不噱道。

他對夜問天還是有些底氣的,這位地獄第一魔,在血池中蘊養多年,實力大增,就算秦侯有打敗廣王的實力,也可能就是跟當年的夜問天相差無幾。

現在嘛,這二人鹿死誰手還真不好說。

“折騰個屁。”

“我們天界素來是蒼生主宰,從來都只有我們主宰別人,還沒人能主宰我。”

“你們要是怕這個姓秦的,我來會會他。”

“反正要我向一個地獄的小嘍囉俯首稱臣,門都沒有。”

南宮霸天不爽的大叫了起來。

“兩位,別說氣話,我今天來就是想得到一個確切的結果,到底是戰還是降?”衍道直言。

“當然是戰。”

“衍道我看你是越活越糊塗了,論道法,你的太清訣,可以改天逆命,可謂是天地道尊。怎麼,這姓秦的一來,就把你嚇成這樣了?”

南宮霸天冷笑道。

“衍道老兄,用不着這麼漲他人志氣,滅自家威風。”

“我看姓秦的不過就是虛張聲勢罷了,他給咱們發戰書,無非就是想給他增加人氣,說什麼在天界一力戰三尊,回到地獄有個噱頭。”

“他未必就敢跟咱們打。”

古天方亦是附和道。

“好,兩位的意思我明白了,那就散了吧。”衍道和煦笑道。

“等等,衍道,你這麼做不夠意思吧,我們的意思是說了,你呢,總得表個態吧。”

古天方是個老狐狸,連忙問道。

不過,他跟衍道比起來顯然還要嫩了點,衍道直接拋出一句:“一切自看天意。”就把自己的真實意圖給遮掩了過去。

“嗨,這老東西,我看他就是想當縮頭烏龜,又怕丟人,先來給咱們上課來了。”南宮霸天沒好氣道。

“南宮兄,我聽說你有個女兒,長的是天香國色,又到了出嫁的年紀,我的大徒弟華文斌,天資你也是知道的,在年輕一輩中,那是一等一的存在。我看,不如咱們兩家聯婚如何?”

“這樣某些人要是想趁着咱們跟秦侯血鬥時,有覬覦之心,另一方也可增援,你覺的如何?”

古天方眯着眼,乾笑道。

“天方兄的建議不錯,我看擇日不如撞日,咱們今兒就把這事定了。”

南宮霸天連忙道。

眼下他們三家都是各自牽制,若是衍道趁着一方跟秦侯激鬥,再來個兜底,只怕得被連鍋端了。

古天方是小人不假,但若是聯姻,至少多了一分保障。

“好,這事就這麼定了,我晚些時候,就回去催促我那徒兒趕緊下聘禮。”

“不過,南宮兄,我看你不急着出手,我知道有個人,修爲了得,若是讓他替咱們打頭陣先試試水,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古天方神祕道。

“古兄,你就別繞圈子了,趕緊告訴我吧。”

南宮霸天是個急性子,連忙催促道。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你知道夜問天嗎?”

古天方四下看了一眼,小聲道。

“天魔宗宗主,當初追的廣王滿地跑的那傢伙?”南宮霸天詫異道。

“沒錯,就是他,如今他就在我的禁地裏,我打算請他替咱們出頭。”

“這傢伙開口就要十個億的晶幣,而且不收錢票。”

“你知道的,我這點錢根本就請不動他,所以,我想請老弟跟我聯手。”

古天方道。

古天方的如意算盤打的很精明,他想的是在請夜問天出手的同時還能夠再大撈一筆,再者能把南宮霸天給拉下水,畢竟與魔勾結也是個不小的罪名,多拉一個人對自己也是有好處的。

更關鍵的是,南宮火族的人守着資源遼闊,離火山,晶石遍地卻完全不懂營生,他們手裏有非常富裕的資源可以利用,真要能分一杯羹,無疑是最好的。

而且南宮霸天火族人要強、好鬥,這樣的對手遠遠沒有衍道那種智者可怕,若是聯手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

以往南宮霸天是很傲氣的,基本上不與他來往,這次藉着對抗秦侯,正是兩人聯手的絕好時機。

“你的意思是讓我出錢,咱們聯手請夜問天出手?老兄,這樣不好吧,夜問天可是魔,讓衍道知道了,可不是什麼好事。”

南宮霸天還沒完全傻糊塗,皺眉道。

“衍道?他現在我看就已經倒向了秦賊,再說了咱們聯手,天界獨大,他太清宗若真敢找事,正是你我聯合對付他的好機會。”古天方冷冷道。

“花十個億去對付秦侯,會不會太虧了,就你我聯手,天底下還有一戰之敵嗎?”南宮霸天是蠻狠、兇殘,但並不是完全沒腦子。

“值得,完全值得。”

“眼下咱們最大的敵人,就是秦賊。你有沒有想過,咱們不先下手爲強,一旦衍道與秦侯聯手,到時候你我的末日就到了。”

“十個億換秦賊的人頭,根本不虧!至少咱們可以知道他的深淺。”

“這樣,兄弟你財大氣粗,出六個億,我出四個億,你覺的如何?”

古天方想了想道。

“好,六個億就六個億,這裏面七七八八應該至少還有價值五個億的純紫晶,你拿去用吧。”

南宮霸天直接甩出一枚空間戒指,丟給了古天方。

“南宮老弟果然霸氣,日後咱倆聯手、聯姻,天界必定是你我掌中之物。”

“那我這就去聯繫夜問天,你就等着收秦侯的人頭吧。”

古天方大喜,連忙拱手告辭。

回到了太古殿,華文斌正在殿門外不安的踱着步,見到古天方,他連忙上前請安:“師父,今日會談,沒出什麼岔子吧。”

“能有什麼岔子,怎麼了,你看起來像是心事重重。”

古天方問道。

“師父,英子最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老是失魂落魄的,剛剛她獨自一人去了後山,我喊她也不搭理我。”

“她不會出什麼事情吧。”

華文斌擔憂道。

他與宇文英可以說是青梅竹馬,他甚至打算再過上個一年半載就向古天方請求婚配,讓師父把宇文英許配給他。

但近日來,宇文英精神恍惚,完全像是變了個人,令華文斌心中很是不安。

古天方冷冷一笑:“能有什麼事情,她的事你就不要多問了。”

頓了頓,古天方又道:“對了,地獄裏的買賣做的如何了?婁文采最近很得勢,咱們天界物資產出極少,你讓華成多跟他走動走動,畢竟太古宗三萬多弟子,可不能斷了糧。”

華文斌還在想着宇文英的事,也沒聽進去,古天方不滿的提醒道:“本座的話,你聽到了嗎?”

“哦,師父,物資採購已經差不多了,就差運往了,通往天界的天路,運輸極其不便,而且咱們的資金有些短缺,我正在想辦法週轉。”

華文斌回過神來,連忙應道。

“不用了,這個給你,裏面有六個億,足夠你大展拳腳了。”

古天方把南宮霸天那誆來的空間戒指丟了過去。

華文斌趕緊接住,大喜道:“太好了,有了這筆資金,物資很快就能到位,太古宗的恐慌也就能壓下去了。”

“是啊,三萬張嘴,不好養活啊。”古天方也頗是無奈,然後,又道:“差點忘了,你最近準備點彩禮,我幫你把婚事給辦了。”

華文斌大喜:“師父,是,是要把宇文師妹許配給我嗎?”

他還正打算開這口呢,沒想到師父先提出來了,簡直是皆大歡喜啊。

“宇文英?不,她配不上你,我給你找了一個更好的,南宮霸天的女兒,南宮鳳。”古天方道。

華文斌是他一手打造出來的弟子,也是新一代的招牌,宇文英已經被夜問天給強佔了,的確是配不上華文斌了。

關鍵是華文斌用來聯姻,無疑是一張好牌,對太古宗未來的發展是極爲有利的。

“南宮鳳!”華文斌頓時如遭雷擊。

南宮鳳可是蠻族女子,長的五大三粗,醜陋無比,而他華文斌風度翩翩,要是娶了這麼個醜女,這輩子還不如死了。

“師父,我們堂堂正宗,怎麼可能跟離火族的蠻夷聯姻?”

“而且你知道的,我喜歡的人是宇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