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以爲你母親的魂誰都可以招嗎?人的精神分而可以稱之爲魂魄,其魂有三,一爲天魂,二爲地魂,三爲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衝,二魄靈慧,三魄爲氣,四魄爲力,五魄中樞,六魄爲精,七魄爲英。

魂爲陰,魄爲陽。其中三魂和七魄當中,又各另分陰陽。三魂之中。天魂爲陽,地魂爲陰,命魂又爲陽。七魄中天衝靈慧二魄爲陰爲天魄,氣魄力魄中樞魄爲陽爲人魄,精英二魄爲陽爲地魄。

三魂當中,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獨住身。天地命三魂並不常相聚首。七魄中兩個天魄兩個地魄和三個人魄,陰陽相應,從不分

開。並常附於人體之上。

而你母親卻是命魂遊離,天地二魂在身上。還有爲氣,爲力,爲精三魄離題。所以你的母親纔會無氣,臉色慘白。無力,天天躺着無法起來。無精,無法睜開眼睛,打起精神。

你母親的大逆命相,想要徹底的治好你母親的病,一般道行的人還真的無計可施。”女道士看着莊欣然不悅的說道。

女道士看着莊欣然的時候,我無意中看到了她風衣後面的樣子。雖然沒有看的很清楚,不過我卻感覺十分的眼熟。當我再要去看她的時候,她竟然刻意的去迴避了。

“你……”莊欣然被女道士說的,竟然無言以對。不過她就是不相信這個女道士可以治好她母親的病,一定又是一個騙錢的。

“好了,欣然!”莊宇軒禮貌的對着女道士說:“有勞您了,希望可以聽到您的好消息!”

“那我就告辭了!”女道士對着莊宇軒行一個禮,然後就離開了。

女道士在經過我的時候,還把風衣拉了一下,儘量擋住她的臉。

她越是這樣做,我越是肯定她一定能認識我。 重生之嫡子心計 可是認識我的女道士有誰?除了一個小師傅,就沒有其他人了。不過這個人一定不是小師傅,如果是小師傅的話,莊欣然第一個就察覺了。

不是小師傅會是誰呢?難道是於眉兒!我腦袋裏面突然冒出於眉兒,她這個人神神祕祕的,如果這個人是她也不是不可能。

“這位就是欣然的朋友吧。”莊宇軒見女道士走遠之後,笑着對我說道。

“對,我就是!”我點了點頭說道。

“既然來了就去看看吧。”莊宇軒對着我做一個請的姿勢說道。

莊欣然說他父親怎麼怎麼偏心,怎麼怎麼不好。今天看到莊宇軒,感覺這個人還蠻通情達理的嗎?我還以爲要經過一番介紹,和推薦莊宇軒纔會讓我去幫伯母看病。沒有想到我還沒有說話,他就主動提出來了。

我笑着對莊欣然點了一下頭,就向着伯母的牀前走去。裏面的溫度好像比外面還要冷,我剛接近裏面的這道門,就感覺一陣冷風吹來。

我搓了搓手,讓自己平靜一下就走進了裏面的房間,可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實踐。

可是當我一隻腳剛邁進房間的時候,我感覺體內的那條青龍突然劇烈的掙扎。一聲響亮的龍吟聲響徹天地,我的腦袋暈乎乎的眼前一黑,栽倒在地上了。

(本章完) 當我醒來的時候,我已經躺在一張牀上。房間漆黑,一片安靜。我感覺頭好痛,就像是要裂開一樣。

我抱着頭,在牀上痛苦的掙扎着。我越是掙扎,它痛的就越是厲害。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我的頭會痛的這麼厲害? 蓄愛已久 我沒有痛疼的毛病啊!龍吟?難道是那一聲龍吟聲!

我突然想到我頭痛的原因是因爲龍吟聲,當時聽到一聲龍吟,我就頭痛的昏了過去。

我忍着疼痛,走進了體內。道血八卦圖依舊泛着紅光,在道血八卦圖不遠的地方還能看到那條粗大的鐵鏈,不過這條鐵鏈不是完整的,已經碎成了幾十段。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那條石龍真的有反應了,那龍吟聲真的是從這石龍嘴裏發出來的。

我快步走到石龍的面前,其他的三根鐵鏈也是碎成了一段一段的,石龍的巨大身軀側躺在地上。

看來這件事情真的和石龍有關,那一聲龍吟也可能就是它發出來的。記得當時看到石龍的眼睛發出青色的光,我就向着石龍的頭部走去。

這裏一片黑暗,可以看清楚石龍的情況,完全是因爲道血八卦圖發出的紅色。不過紅光的亮度有限,必須要接近石龍纔可以看清楚它的變化。

我走進一看,眼前的一幕瞬間讓我驚呆了。石龍的眼睛真的有青色的光芒,雖然十分的微弱,不過那青色的光芒,在石色的眼睛裏面顯示十分的詭異。

驚奇的還不止這一點,石龍的頭部的石皮竟然有脫落的跡象。在石皮的裏面竟然是青色的鱗片,我緊張的摸了一下,這青色的鱗片竟然有質感,就像是魚鱗一樣。

不過這裏的光線太暗,看的不是很清楚。不過我可以斷定,這石皮下面一定不是石頭。

青龍?它就是青龍!我想到在龍巖窟的房間裏面,我站在一條十幾米的青龍身上。那條青龍十分的霸氣,不會真的是這條吧!

龍頭會發生這樣的變化,那龍身呢?帶着疑問,我向着龍身走去。卻發現在龍身前面四五米的地方都有龍頭一樣的變化,不過後邊卻沒有什麼變化,還是堅硬的石身。

從這點可以看出這條石龍一定不簡單,有可能它是一條活龍,只是需要某種媒介把它激活。

那這個媒介是什麼?難道是莊欣然的母親!因爲在沒有見到莊欣然母親之前,這條石龍沒有任何的反應。當我要走進莊欣然母親房間的時候,石龍竟然吼叫,還讓我昏迷過去



腹黑碰上傲嬌 我驚恐的坐在地上,如果真的是莊欣然的母親喚醒了青龍,這件事情就恐怖了。

龍巖窟爺爺去過,十五年前爺爺又只好了莊欣然父親的病。如果真的是莊欣然的母親可以喚醒我體內的青龍,這足以說明這一切都在爺爺的安排。

我走的每一步都在爺爺的安排之中,去青城山讓我得到石龍,回到新道村讓我學會那本書的東西。等到我學的差不多了,就來到上海,幫助莊欣然的母親看病,然後喚醒青龍。

爺爺的安排如此的巧妙,甚至連小穎都是爺爺的棋子。當時我就納悶老爹爲什麼要讓我娶小穎,娶一個傻子,看來老爹也是爺爺的棋子。

我說呢?這麼厲害的一個爺爺,他的兒子爲什麼會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民。現在想想,老爹估計也是一個高手,他只是隱藏的夠好而已。

我現在甚至懷疑小穎也是爺爺弄傻的,小穎小時候突然變傻了一定和爺爺有關。

他一定是發現了小穎的過人之處,小穎長得這麼漂亮,爺爺擔心小穎長大之後追求她的人多,所以才把她變成傻子。我說小穎爲什麼變成傻子之後,只對我好呢?原來這一切都是爺爺的安排。

我突然感覺爺爺是那麼的可怕,他爲了成就我竟然選擇不擇手段,不惜犧牲所有人啊。

這完全超出了我對爺爺的認識,我的記憶裏爺爺就是一個喜愛喝點小酒的慈祥老人。他不會這樣做,一定不會。這一切都是我在亂想,爺爺不會這麼殘忍!一切一定有着我不知道的事情,或者有着他們的苦衷。

比如莊欣然母親的病,一定是和青龍相剋。必須要利用青龍纔可以救她。而她體內的東西正好也可以用喚醒我體內的青龍。

爺爺這樣做一定是相互利用,所有爺爺是在救人的時候,也解決了自己的問題。一定是這樣的,一定是。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下面我應該要繼續接近莊欣然的母親。第一次被激活了這麼多,再來一兩次,這條青龍就會被徹底的激活。估計等我的青龍被激活了,她的病也就好了吧。

想到爺爺一定是一個好人,我的心也平靜了很多。雖然有時候對爺爺有些懷疑,但是我還是堅信爺爺是一個好人,一個偉大的人。就從他的目的是阻止那個巨大黑影毀滅我們的村子,就可以看出爺爺是正義的。

心情放鬆之後,我就再次鬱悶了。本來還想利用莊欣然母親的病鍛鍊的,看來又

要泡湯了。

這次我可是鼓足了勇氣,想利用自己的實力幫助莊欣然,沒有想到又要走在爺爺安排好的路上。

我的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不痛了,心裏疑惑解開了,突然感覺被安排的生活沒有了意義。沒有挑戰性,沒有擔心的東西。一切只要按照爺爺的路走,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

我想到了那個女道士,如果真的如我猜測的一樣。她根本就沒有辦法治好莊欣然母親的病,看來示意廳又要多一件掛飾了。

不過我總感覺那個女道士十分的熟悉,特別是她的身影,好像在哪裏見過。她不會真的是於眉兒吧,如果她真的於眉兒的話,我要不要幫她呢?

“於眉兒啊於眉兒,你到底是一個什麼人呢?”我把雙手枕在頭低感慨的說道。

“誰大半夜的不睡覺,在叫人家的名字啊!”一個慵懶的聲音在我的身邊響起,同時一隻手也伸到了我的身上。

“於眉兒?你怎麼會睡在我的牀上!”聽到這個聲音是於眉兒發出的,我猛地跳下了牀,快速的打開燈喊道。

“你抽風了啊,大半夜的不睡覺!”於眉兒拉着被子一把矇住了頭,十分疲憊的說道。

看着她很快的睡去,我也只好把燈關上,一個人默默的退出房間。於眉兒竟然又來了,她爲什麼會再次出現呢?那個女道士到底是不是她,白天她又是怎麼消失的。

這一切的疑問都在我的腦子裏,我很想現在抓着她,讓她給我把話說清楚。可是她睡得像一隻死豬,我也只好等到明天再問了。

我來到客廳,坐在沙發上。由於剛睡醒,而且心裏還有事情,所以一點睏意都沒有。

就在我百無聊賴的時候,我的手機突然響了。我拿過來一看竟然是一個蔡大力打來的。

“大晚上的不睡覺,你找我幹嘛!”我按了接聽鍵大聲的吼道。

“你就是道軒吧,你的朋友在我的手裏。想要他活命的話,就帶着東西來旋風酒吧。記住要一個人來,一個小時不到的話,你就等着收屍吧!”一個陌生男子惡狠狠的說道。

“你是誰啊,你們把蔡大力怎麼了!喂,喂!”我話還沒有說完,對付就掛斷了電話。

蔡大力竟然被人綁架了?還叫我帶上什麼東西去贖人!這到底是什麼情況?那個東西又是什麼!

我一時半會真的想不明白,不過救人要緊,我拿着外套就衝了出去。

(本章完) 我出門打了輛車,就向着旋風酒吧趕去。車子開了一會就停了下來,看來這個旋風酒吧距離我的酒店不是很遠。

下車之後,我在商店買了四罐啤酒。這次可以去見綁架蔡大力的人,如果動手打起來的話,總要給自己留點底氣不是。

我剛走進旋風酒吧,就上來一個小混混模樣的人問我是不是道軒。

他們一定是從蔡大力的手機上看到了我的照片,所以纔會第一眼就認識我的。不過他們來人了也好,省的我四處去找。

我跟着這個少年走進一間房間,裏面歌聲很大,幻影燈快速的變化着。

幻影燈下搖擺着二十幾個妖男豔女,一個個打扮的沒有一個像人的。特別是哪些女孩子,幾乎等於沒有穿衣服,有的甚至直接裸着上半身。

我走進房間快速的尋找蔡大力的身影,他可是神力啊,怎麼會被這十幾個小混混給撂倒呢?

我環視了一週,終於在沙發旁邊的地上看到了他的身影。我剛要跑向蔡大力,就有兩個穿着黑色西裝的男子走到了我的面前。

此時房間裏面的音樂突然停了,那些扭動着身體的男女們也都停了下來,眼睛看向我的方向。

“東西帶來了嗎?”一個穿着黑色的襯衫,脖子上掛着一個大金鍊子的光頭男,看了我一眼說道。

“我兄弟呢?我要確保我兄弟無恙,我才能把東西給你!”我一臉嚴肅的看着光頭男說道。

光頭男沒有說話,兩隻眼睛兇狠的看着我。我知道現在不可以示弱,如果我示弱了就一定見不到蔡大力。

我也狠狠的看着光頭男,我們就這樣對視了有兩分鐘左右。光頭男終於避開了我的眼神,揚了一下手。

看來我猜的沒有錯,和這些惡勢力打交道一定不可以輸了氣場。

我快步的走到蔡大力面前,仔細的檢查了一下他的身體。蔡大力身上沒有被打的痕跡,倒是身上一股酒氣,看來是喝醉了。

我從口袋裏面掏出一個白色的瓶子,倒出一顆解酒藥塞進蔡大力的嘴裏。

這個解酒藥是出租車司機賣給我的,他看到我這個點打車來酒吧,就猜到我一定是來接喝醉酒的朋友的。然後他就拿出一瓶解酒藥給我,說只要吃下一顆十五分鐘絕對奏效。才二十八一瓶,絕對的物超所值!

開出租車的竟然還做兼職,怪不得朋友圈裏面全部都是代購信息呢?原來他們的競爭壓力這麼大啊!不過解酒藥十五分鐘見效?有這麼神奇嗎?

司機師傅連忙拍着

胸口和我說只要不喝死,十五分鐘一定醒過來。

我當時也納悶他們是怎麼控制住蔡大力的,估計喝酒的機率最大。所以就買下了這個解酒藥,沒有想到真的派上用場了。

十五分鐘,只要拖延十五分鐘,我就不怕他們了。我看了一下時間,現在一點整,也就是到一點一刻就可以了。

“現在可以把東西給我了吧!”光頭男語氣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不知道這位大哥怎麼稱呼?”我很從容的坐在沙發上,平靜的說道。

“你媽的懂不懂規矩,竟然敢和強哥平起平坐!”一個輕年舉起拳頭就向着我打來。

看着揮來的拳頭我沒有躲避,現在我必須要拖延時間。就算被打了一拳也不可以躲開。

因爲我要裝出氣質,只要我氣場在,他們就弄不清楚我的身份。只要他們不知道我的身份,他們就不敢對我怎麼樣。

“強哥,你就是這樣管教你的手下的!”我眼睛一直看着光頭男說道。

“鼎立,住手!”光頭男看着我鎮定自若的樣子,他大聲的喊道。

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樣,這些小混混就是欺軟怕硬。只要你裝出一副很牛逼的樣子,就可以唬住他們。

丁力,強哥?我靠!真的以爲這裏還是老上海啊,竟然還丁力,許文強。一個光頭佬還裝許文強,我看你是光頭強吧。

看着鼎立氣憤的退到一邊,我更加從容的依靠在沙發上。雙手攤開,翹着二郎腿,以最舒服的姿勢坐着。

“小兄弟也是道上的吧?不知道你混哪裏,大哥是誰!”光頭男見我如此的淡定,他突然微笑着對我說道。

奶奶的果然是勢力,看人下菜。我在心裏罵了一句,然後也笑着說:“我是個堯哥混的,不知道強哥知道不!”

“堯哥?有這號人物?”光頭男看了一下身邊的手下問道。

幾十個小混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都把頭搖成撥浪鼓了。

連馮敬堯,堯哥都不知道,還裝許文強和丁力。裝逼也要了解一下歷史背景好不好,馮敬堯可是差點成爲了你的岳父啊。

“既然小兄弟也是在道上混的,那我們就按照道上的規矩辦。你女朋友拿了我的東西,是不是應該給我呢?”光頭男索性直接入主題的問道。

不會是暴露了吧,我是不是玩大了。看到光頭男臉色變得嚴肅,直入主題,我開始緊張了。

我根本就不知道於眉兒那個他什麼東西,現在讓我拿出來,我怎麼拿啊。我低

頭看了一下時間,還有五分鐘。只要我再等五分鐘就可以了。

可是現在人家直接入主題了,我要這麼拖延呢?我現在還可以說什麼啊!

“不知道我女朋友拿了你什麼東西啊!”現在只能拖延,我能做到的就是拖一會是一會吧。

“哈哈,小兄弟你是在逗我嗎?”光頭男大笑着了一下,然後雙手緊握着說道。

光頭男握緊雙手,其他的小混混全部都緊張起來。好像在等待光頭男的一聲令下,他們就會集體衝上來。

我的戰力我十分的清楚,讓我一對一還是沒有問題的。但是一個人打十幾個,這完全不是對手啊!

“強哥,我怎麼會在逗你呢?我女朋友最喜歡的就是偷人東西,而且也偷了很多好東西。不知道強哥的是那一件,你說出來我好拿給你!”我十分的緊張,額頭上佈滿了汗水,就連手心也全部都溼透了。

“是嗎?這麼說,你就是沒有把我的東西帶來了是嗎?”光頭男舉起酒杯猛地往地上一摔。

“嘭!”

一聲脆響,十幾個少年像是得到許可一樣,握緊拳頭就向我打來。

“慢着,誰說我沒有帶來!”就在他們撲向我的時候,我猛地站起來大聲的喊道。

“你他媽的耍我啊,你連強哥的東西是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可能帶來!”鼎立拳頭揚在空中怒視着我說道。

“不知道就不能帶來嗎?”我又看了一下時間,還有一分鐘。只要我在堅持一分鐘,我就勝利了。只要蔡大力起來,我還用怕你們這些小混混嗎?

“好,只要你把東西給我,我絕對不會爲難你!”光頭男仰了仰手,鼎立他們再次退後了幾步。

“我把我女朋友所偷的好東西都帶來了。”我笑着拍了拍鼓鼓的口袋說:“就是不知道強哥的東西是什麼,所以我都帶來了。 我當師太那些年 只要你說出來你的東西是什麼,我就可以還給你!”

霸道總裁戀上千金嬌妻 光頭男看着我鼓鼓的兩個口袋,又看了一眼鼎立。我知道他們是見錢眼開了,他們是想把我口袋裏面所有的寶貝都佔爲己有了。

“既然都帶來了,哪有拿回去的道理啊!”鼎立笑了一下,右手一揮衝着我撲來。

我早就做好的準備,脫下外套,對着撲來的鼎立猛地掄了上去。四罐啤酒,兩斤重的東西打在頭上已經夠他受的吧。

“媽的,竟然敢還手,給我打!”鼎立捂着不斷流血的額頭大聲的喊道。

蔡大力你快點醒過來啊,兄弟今天的性命就全靠你了啊!

(本章完) 我不停的揮舞着手裏的衣服,可是獨虎架不住羣狼啊。很快我就被這些小混混按在了地上,我快速的抱住頭,身體捲縮在一起。

我從他們腿的縫隙去看蔡大力,他還在哪裏呼呼大睡。媽的竟然賣假藥,小爺以後要遇到你,肯定不會放過你!

“我艹,竟然騙老子,給我打,狠狠的打!”光頭男把我的外套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氣憤的罵道。

蔡大力你丫的快點醒來啊,在不醒來的話,你真的要給小爺收屍了啊!

我企圖掙扎着逃跑,可是腿剛一用力,就被誰用力的踩了一下。我的身體就再次摔倒在地,迎接新一輪的踩打。

“水,我要喝水!”就在我意識快要迷糊的時候,聽到蔡大力的喊叫聲。

“我艹你大爺的,真當這裏是你家了啊!”一個小太妹見小混混們打的過癮,她早就想上手了。正好這個時候蔡大力醒了,她就一腳踢了上去。

小太妹這一腳踢下去,所有的小混混都嚇得站在哪裏。蔡大力的神威他們可都是見識過的,現在蔡大力醒了,他們一個個都嚇得哆嗦起來。

“打我,他奶奶的誰打我!”蔡大力被一腳踢怒了,他猛地跳起來指着小混混們問道。

小混混們都嚇得臉色發白,全部都伸出手指着那個小太妹。

“我艹你們祖宗!”小太妹氣的罵了這些小混混,然後撲到在鼎立的懷裏說:“立哥,你要替我做主啊!”

“你們都他媽的什麼出息,不就是一個醉鬼嗎?給我上!”鼎立摟着小太妹,一隻手不老實的摸進小太妹的胸。

鼎立這次發號施令卻沒有幾個小混混聽他的。這些小混混有一半都是昨天被蔡大力一招打趴下的人,剩下一半就算昨天沒有經歷,也聽他們說了。遇到這麼牛逼的對手,那個願意上前送死啊。

“一個個沒有出息的東西!”鼎立見他們都不上手,他拿起桌子上一個酒瓶,就向着蔡大力衝去。

“立哥加油,你最棒了!”小太妹見鼎立爲她出頭,她開心的大叫道。

被女生崇拜永遠是男生最開心的事情,所以鼎立聽到小太妹吶喊的聲音,他就更加的勇猛,舉起酒瓶就對着蔡大力的頭砸去。

酒瓶還停留在半空中,而鼎立的身體早已經和牆壁來個親密接觸了。所有人都沒有看到蔡大力出手,只看到鼎立身體從牆上滑落下來的樣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