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罵我可以,但是別拿我爸我媽開玩笑!”我走出隊伍罵道。

“哦?我活着的時候,從來沒有人對我說過這些話?現在我做鬼照樣可以殺你!”這男鬼說着,露出面目猙獰的樣子出來。

“三昧真火覆滅,鬼紋陰氣俱齊,開!”

我吶喊了一聲,身體的鬼紋爆發出來,這陰氣把所有的鬼都震懾住。

忘了說,我的鬼紋是在地府發揮極致的作用,鬼紋本身就屬陰,地府這種極陰之地,給我的鬼紋提供的一個重大的幫助。

這男鬼一拳對着我砸來,不過我沒有感覺到痛,我伸手掐住這男鬼的脖子,然後用力一捏,這男鬼被我捏碎,陰氣進入我的鬼紋之中。

這男鬼被我殺了之後,所有鬼都慌亂起來,估計被我的鬼紋陰氣給震懾到了,都開始嚎叫,亂走亂撞的。

那些陰差也開始慌亂,鎮壓不住這些鬼,估計有上千只報道的鬼,陰差只有二十多個。

而我此時也不知道該幹什麼,這些鬼都是被我的鬼紋陰氣給嚇到的,在我愣着的時候,一個陰差忽然擒住我。

怒道:“就是你這小子引怒所有的冤鬼!”

“喂,放開,這不關我的事!”我喊道。

“不關你事?”另一個陰差走過來,提起大刀正要對着我的頭砍下去。

我見他倆動真格了,一反手把擒住我的那個陰差給摔倒,然後發動鬼紋,一拳對着這陰差打下去。

不料這陰差受不了我這一拳,被我打散了軀體,這陰差的陰氣自動鑽入我的鬼紋裏。

“你竟然殺了陰差?你是過陰人?”另一個陰差驚道。

“是他自己受不了我這一拳,不關我的事。”我聳聳肩說道。

“拘捕!”這陰差拿出一個東西,然後對着天空丟上去。

“嘭!”那玩意兒爆開來,出現黑色的……煙火。

“哇嗚……!你這煙花……真漂亮!”我笑道。

而就在此時,一大批的陰差從不遠處飄來,這上千個鬼統統蹲在地上,而我發現,我好像被一百多個陰差給圍捕了。

“什麼人敢殺陰差?”一個聲音從衆陰差中傳來。

此時,一個身穿古代捕頭的陰差,雙手抱胸,腰間別上一把大刀,估計這就是陰差中的老大了。

“陰陽先生張孽!”我雙手握着,拱腰尊敬的說道。 聽了他的話,夜冷雲心中發沉,「你說的都是真的,她怎麼可以?暮辭可是她的親生骨肉!」

說著,他就上前去,下人們連忙攔著他,「公子,你不要衝動,剛才屬下從神靈大人那裡路過,特意查看了一番,據說今天晚上神靈大人的十夫君正在和她睡覺。」

「聲音公子你現在過去恐怕會惹得神靈大人不高興,不那樣就不僅救出來小公子,還會惹神靈大人生氣,讓小公子受更多的苦。」

夜冷雲閉了閉眼,眼中閃過一抹傷痛,但是他很快便哼了一聲,「我現在哪裡管那麼多,我要見到我的兒子!立即見到!」

這個狠心的女人,他什麼都沒有了,連他的兒子也不放過,她到底還有沒有心?

「你趕緊去找人立即守在靈地跟前,我現在就去找神靈,必須要讓她放了我的兒子。」

夜冷雲冷冷的甩袖,就走了出去,任憑下人在背後如何喚他,也攔不住他。

對於神靈大人這個女人,夜冷雲早就不奢望什麼了,如今他只指望著他的兒子,他的兒子就是他的命,絕對不能出現一絲意外。

否則,他也活不下去。

神靈大人的寢宮,燈火明耀里,面傳來一陣又一陣的男女歡愉聲音。

在外面的高手們視而不見,因為她們早就習慣了。

夜冷雲一路闖了進來,動靜大得很快就驚動了這些高手。

高手攔著他,「七夫侍,你在做什麼?不要驚擾了神靈大人。而且如今十夫侍是在裡面呢。」高手們委婉的轉告他,想讓他自己離開。

夜冷雲的臉色一沉,說道,「滾開!我要見神靈大人。」

「神靈大人,請你現在放了暮辭,暮辭一向最相信你,你怎麼忍心傷害他?不管你要做什麼,你要得到要得到夜氏秘典也好,還是別的什麼都好,但是你不許傷暮辭。

他是我唯一的兒子,你難道就不怕傷了他的心嗎?你怎麼忍心看著他去死啊?他可是你的親生骨肉啊。」

房間里歡愉的笑聲停了下來,但是卻並沒有人搭理他。

外面的高手看著夜冷雲,一臉尷尬,「你還是先離開吧,不要讓我們為難,有什麼事情,等明天再說也不遲……」

「滾開。」夜冷雲心煩意亂的揮動衣袖甩開他。

高手們沒有想到他的武功竟然這麼高。

「神靈大人,看在我們夫妻一場的份上,把暮辭放了吧,算我求你了。」

「住口!」裡面傳來男子的聲音,「夜冷雲,你竟然敢命令神靈大人做的事情,神靈大人什麼時候輪到你來命令了?」

男人的話落,但是夜冷雲也沒有給他任何回應。

夜冷雲心中一沉,繼續說道,神靈大人,今天我來打擾你,若是惹你不高興,我向你賠禮道歉,但是無論如何,求你先把暮辭給放出來,只要你把暮辭放出來,什麼事情都好說。」

「如果暮辭他出了什麼事情,我也活不下去。」

「哦,那你就是在危險本座?」房間里終於傳來神靈大人的聲音。 夜冷雲連忙說道,「並不是。只看在你我夫婦那麼多年的份上,我什麼都不求,就只求暮辭的安穩。

「你就放過暮辭吧。」

「這麼說,你的心中只有兒子,連我都沒有了。」神靈大人竟然陰陽怪氣的哼了一聲。

夜冷雲沒有說話,當初嫁給神靈大人的時候,他不是沒有想過,和她相守一生,但是後來他發現,那真的太遙遠了,嫁給她,也是讓他的家人過得安穩。

但是就算有那一點點情意,早就被神靈大人的冰冷給殺了。

再者說他是一個男人,一個男人看到自己的妻子,跟別的男人夜夜都過在一起,他又是什麼樣的心情?好在,他有一個兒子。

裡面又傳來一個陰陽怪氣的男子聲音,「神靈大人,你不要跟夜冷雲般見識,誰不知道他心高氣傲,向來唯我獨尊,誰都不放在眼裡。平日里一幅他最大的樣子,可是如今他連神靈大人你都不放在眼中。」

說話的人正是神靈大人的第十個男人。

可惜他的嘲笑,並沒有迎來夜冷雲的一絲憤怒或者一事回應。

「住嘴!」神靈大人喝了一聲,很難想象她們兩個人此刻正親密無間,男人和女人之間該有的事情。

「冷雲,你現在立即回去,暮辭的事情我只會安排,作為我的兒子,他就要學會心狠手辣,完成我交給他的任務,這點小事都完不成,那麼他就不配當我的兒子。

我會再給他最後一天的時間。希望他不會讓我失望,你有空在這裡求我,不如去勸勸他,讓他完成任務,這樣對你,對他,都好。」

「神靈大人……」夜冷雲還想做什麼,神靈大人就打斷他的話,「下去,不要讓我再多說一句。」

神靈大人的語氣變得森冷,已經聽不下去他再說一句話。

高手們上前攔著夜冷雲,把他勸走,因為神靈大人每次用這樣的語氣說話,那就是她怒到極致。

再然後她發脾氣,不知道後果是什麼。

「七夫侍,你還是先回去吧,惹怒了神靈大人,說不定暮辭公子就真的回不來了。」

聽他的話,夜冷雲的心中一緊,然後握緊雙拳,轉身離去。

房間里,聽到外面沒有聲音,神靈大人冷冷的皺起眉頭,很是生氣。

「神靈大人,夜冷雲本來就不是東西,老是惹你生氣。瓶子里對我們這些人不尊重也就算了,現在連三十年代的你都不放在眼裡了。」

「閉嘴,我現在不想聽到這些!」神靈大人冷冷的哼了一聲,起身披上自己的衣服。

剛才被夜冷雲那麼一鬧,她哪裡還有什麼興緻。

男人長著一雙狐狸眼,身材纖瘦,氣質偏陰柔,他從背後抱住了神靈大人,「神靈大人,現在時間還早呢,我們不如再來一番?」他表現出一副對神靈大人很迷戀的樣子,這樣大大滿足了神靈大人的虛榮心。

心情好道,「你想要什麼?說吧。」

「哎喲,神靈大人,我只不過是想要盡心儘力的伺候三代人,哪裡有什麼要求。」 “陰陽先生?下來地府過陰應該知道地府的規矩,私自殺害冤鬼,該當何罪?”這陰差捕頭飄到我的面前怒道。

我擡起頭來,冷笑道:“不知大人尊姓大名?”

“輪轉城陰差捕頭高健。”這陰差挺起胸口回答道。

“高捕頭是吧。”我也挺直背,拍拍手掌笑道:“是你的人先冒犯我,我才殺了陰差,這不能怪我吧?正所謂地府有陰法,人間有陽規,我們不能壞了規矩!”

“你說得有道理。”高健點點頭說道,然後忽然拔出大刀,抵在我的脖子上怒道:“殺了陰差還狡辯,等着下十八層地獄吧!”

“我說高捕頭,用不着這樣吧。”我皺眉道:“我殺了一兩個陰差而已,用不着下十八層地獄受苦吧。”

“我是輪轉王手下的捕頭,管轄半步多,你現在違規了地府的陰法,現在我正式逮捕你,跟我走!”高健怒道。

“我要是不走呢?”我不悅道:“你們地府就這樣隨便捉人的嗎?是他們先動手,不由得怪我!”

“還嘴硬!”說着,高健擡起大刀,對着我的腦袋砍來。

我伸手夾住高健的大刀,把在場的陰差都嚇住了。

“怎麼回事?”高健驚訝道。

“你完蛋了!”我冷笑道。

我把大刀給挪開,高健被我推開後,惹怒了他,只見高健退後幾步,用他的大刀指着我,怒道:“給我殺!”

隨後周圍上百名的陰差拔出刀和劍朝我劈來,不知道是他們作死還是不知道鬼紋的厲害,我一發動鬼紋,徒手就可以滅掉一個陰差。

當我奪過一把刀後,把陰氣聚集在手中大刀,這些陰差紛紛朝着我砍來,我一刀下去,就是雙殺,甚至三殺都有。

怎麼有種真人版lol的感覺?

不過擒賊先擒王,那捕頭高健一直在後退,而我一直朝着他奔去,但是一羣不怕死的陰差都擋住我的去路。

這時一把關刀劈向我,我伸手用手中的刀擋住這關刀,才發現持關刀的是高健身邊一個手下。

“你完蛋了!”我喊了一聲,控制着自己往前面半空飄着,接着一刀對着這個持關刀的陰差砍下去。

他舉起關刀想要扛住我,結果被我手中大刀砍下去,連鬼帶刀被我劈成兩半,隨後這陰差的陰氣鑽入我的身體之中。

“找死,殺害這麼多的陰差,別妄想回陽間了!”高健說着,慢慢的往後退。

“想跑?沒門!”我罵道。

接着我用大刀衝出陰差圍着我的一條道,高健看見我朝他本來,本要化作陰氣逃跑時,我加快速度衝到高健的面前。

用大刀抵在高健的脖子上,冷笑道:“你跑哪兒?”

“別亂來啊!”高健緊張的說道:“你殺了二十多個陰差,逃不掉地府了通緝,束手就擒吧!”

“是嗎?”我笑道。

“放了我,我替你求情!”高健哆嗦着身子說道。

“你覺得我信嗎!”說着,我刀起刀落,大刀劃破高健的脖子,陰氣逐漸散開,鑽入我的鬼紋之中。

我轉過身來,對着剩下的陰差喊道:“還有誰不服?”

面前的陰差都不敢吱聲,而就在此時,從半步多裏面一團白色的陰氣迅速的飄過來,直擊我的胸口。

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這白色的陰氣給撞飛,魂魄狀態下的我,竟然受了點傷,一時站不起來。

等我艱難的站起來後,那白色的陰氣化作一個人飄着,我定眼一看,差點被嚇得摔在地上,眼前那白色陰氣化作人竟然是:白無常!

“何人敢殺陰差?”白無常看着問道。

“陰陽先生,張孽!”我站起來回答道。

“過陰人敢動陰差,那就沒有把我白無常放在眼裏,是吧!”白無常冷冷的說道。

“七爺,這不關我的事。”我解釋道:“是他們先動手的。”

“就算他們先動手,你也不能殺陰差,打傷還說得過去,可是你殺了輪轉城捕頭高健,我不懲罰你,輪轉王知道後,定會抓你問罪。”白無常說着手中幻化出一個哭喪棒。

隨後白無常用哭喪棒輕輕的拍打自己的手掌,笑道:“所以,你回不了陽間了!”

“只許官兵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了?”我皺眉道。

可是白無常以非常快的速度衝了過來,我把大刀舉起來,擋住了白無常的哭喪棒。

“哦?鬼紋?是個好東西,但是用錯地方了!”白無常說着,一腳把我給踹倒,

我打了滾躲過白無常的一腳,站起來後白無常已經舉起哭喪棒對着我的腦袋敲來。

我知道自己閃躲不了,等待着魂飛魄散的到來。

不過身邊一股風飄過,只聽見一聲鐵器碰撞的聲音,當我睜開眼睛時,發現面前站着一個身穿古代衣服的,長髮飄逸的……男子!

我靠,地府這地方什麼人都有。

我走到這長髮男子的身邊來,只見他一臉清秀,在古代一定是美男子。

這長髮男手中持有一把黑劍,我仔細一看,他手中的劍竟然是黑色的陰氣聚集在一起,抵擋了白無常的哭喪棒。

“你來作甚?”白無常問道。

“我來查案,你有意見?”長髮男冷冷的說道。

“這陰陽先生又不是你的什麼人,你袒護他有何用?況且他殺了陰差,罪該萬死押下十八層地獄受苦。”白無常怒道。

“一句話,你走還是不走?”長髮男依舊是冷酷的表情。

白無常看了看我,說道:“你走運,下次過陰再給我看見,別想回陽間!”

說着,白無常對其它陰差喊道:“愣着幹嘛?幹活啊!”

那些陰差恢復過來,開始押送冤鬼進入半步多。

“兄弟,混哪的?”我問道:“你連白無常都敢威脅,不是普通的鬼吧。”

“冷鋒!”這長髮男直接說出了他的名字。

我一聽冷鋒這名字,似乎在哪聽說過,仔細一想,忽然驚訝道,指着面前這個鬼喊道:“你!你是!你是地府的四大鬼捕之一,冷鋒!” 「你不說那就沒有了。」神靈大人哼了一聲,怎麼會不明白這些男人的心思呢?

他們如果沒有需求,「哪裡會討好她,不過,她也喜歡這種感覺,她有這個本事,這樣,也會覺得自己很有實力。」

所以,她喜歡這樣的相處方式。

「好的好的。」那人一聽這話,眼中的貪婪之色立即露了出來。

又親了親神靈大人的臉說道,「神靈大人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最近城主他老家不是去世了嗎?人家閑著也沒事,就想要坐一坐那城主之位。」

「你想要做城主之位?」神靈大人笑了笑,眼底卻閃過一抹寒意,男子在背後抱著她,不斷的親吻著她,根本就發現不了她的眼神。

繼續討好的笑道,「是啊,神靈大人,如果我當了城主,我也可以為你更多的效力了,幫你分憂。你說是不是啊?」

神靈大人的笑容又深了一分,渾身散發一絲寒意。

她笑了笑,「好。」

「那麼你是答應我了嗎?」男子眼中閃過一抹驚喜,更加賣力的討好神靈大人,狠狠的親了她一口,這一口用力大的,直接把神靈大人的皮親掉一口。

神靈大人的臉頰上傳來一絲劇痛。總覺得有哪兒不對勁,「去,把鏡子給我拿過來!」

「是。」男子看了神靈大人一眼,這一眼,把他嚇得差點彎腰吐了起來。

神靈大人的臉怎麼回事?長了很多褐色的紋路,還有猩紅的點點。

他之前進來就做那檔子事兒,因為他害怕自己對著這個老女人根本提不起興趣來,只好把她想著是自己的偷偷私會了的幾個小美女,所以他才能儘力的伺候她。

現在一看,他只覺得心中反胃,強忍著吐的衝動和噁心,心中很是驚駭,神靈大人的臉怎麼會變成這樣,那會不會有什麼細菌?如果真的被傳染的話,他還要到什麼城主,怕是沒有命活了。

「愣著幹什麼?趕緊拿鏡子去啊!」神靈大人吼道。

男人看著她,越發覺得不對勁了。

「是,」他趕緊跑去拿鏡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