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葉灸三人聽後對其怒目而視,不過被葉銘瞪了一眼後又縮了回去。

“敢說我是廢物的都沒好果子吃,希望你別在考驗我的耐心!”葉銘一臉寒霜開口,若是對方還不識時務,他不介意出手教訓對方。

“就你?廢物…”王燦不屑,根本沒將葉銘的話放在心上。

哼!對於王燦的反應,葉銘只是冷哼,隨後迅速出手,一拳向對方面門打去。

如今葉銘的力道是何其之大?隨只是後天四階,但卻有千斤力道,就算王燦每日鍛鍊,身體同樣不弱,但還是擋不住。

一拳直接砸得王燦破相,鼻樑都被打塌了,滿臉的鮮血看起很嚇人。

“好!銘哥打的好…”葉灸三人在後面興奮的喊了起來。

王燦是後天四階後期,其餘三人也到了中期,實力比他們強上不少,所以先前也是憋屈不已。

現在看葉銘動手,而且一個照面就打得對面頭破血流,他們當然興奮。


“你你你…敢打我!”王燦單手指着葉銘,神色猙獰的吼道。

“呵呵呵,我打的就是你這隻亂吠的王狗!”葉銘撇了撇嘴,自己剛纔警告過他,他不當回事,被揍了也只能說活該。

“還給我愣着幹什麼?全都給我上,把他們四個給我往死裏打!”王燦咆哮,他現在可是恨透了葉銘,不揍對方一頓,難消他心頭之恨。 葉灸三人看到王家人動手了,他們也一擁而上站到葉銘身邊,他們雖然才後天四階初期,但有葉銘在他們卻無懼對面四人!葉銘可是葉家天才,在這磐石城,實力在年輕一輩絕對名列前排。

王燦看雙方開始動手,他也迅速爬起來加入戰局,而且還直接撲向葉銘。

他剛纔大意被這廢物偷襲得手,這讓他又氣又惱,現在他一定要教訓回來,要讓葉銘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場!

看着撲向自己王燦,葉銘露出冷笑,王燦的實力他還真沒放在心上,現在看到對方居然還不知死活的動手,他擡腳就是一踹。

這次葉銘沒有絲毫留手,一腳的力道更強,絕對超過了千斤,葉銘暗自估量至少有一千三百斤!

“嘭…”一聲悶響,王燦直接被踢飛,飛出五六米才砸在地上,一口鮮血噴出後就不省人事。

隨後葉銘又是不斷出手,一陣拳腳後,將王家其餘三人也輕鬆放倒!

看着蜷縮在地上不斷**痛呼的三人,葉銘拍拍手呵斥道“還不帶上王燦滾!”

等王家的人灰溜溜離開後,葉灸三人走來“多謝銘哥,今天若不是銘哥,這王燦絕對又要嘚瑟了。”

葉銘搖頭“都是一家人,王家是我們葉家的對手!我不可能看着你能被王家的人欺負而放手不管。”

“銘哥說得對,都是一家人!以前都是我們不對…”葉肖很羞愧,他想起以前的種種,自己三人經常羞辱葉銘,此時想起來是多麼的幼稚與無聊。

“朋友!這青藤怎麼賣?”解決掉王家這麻煩後葉銘蹲下身詢問攤主。

這攤主也就後天五階的實力,這株青藤多半也是他機緣巧合下得到的。

“一…一百珠”攤主看了一眼葉灸三人,臉色難看的快要哭出來了,最後還是咬牙說出這個讓他心顫的價格!

呃!葉銘錯愕,他沒想到攤主會開出如此低廉的價格,隨後他看攤主的神情,略一思索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葉灸,這是你開的價碼?”葉銘回頭看了葉灸一眼,威嚴的神態讓後者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是…是…是!”葉灸看着葉銘的目光心中沒理由的慌亂起來,結結巴巴的說出一個字。

“我不管你以前,但若是以後還讓我碰上你強買強賣給家族抹黑,看我怎麼收拾你!”葉銘語氣冰冷,嚇得葉灸心臟一陣亂跳。


葉灸也不知身前的葉銘爲何突然變得如此威嚴,甚至比家主還要威嚴,光是流露出的氣勢就讓他不僅冷汗狂流,這讓他心中驚駭欲絕,有股難以置信的感覺。

“知道了銘哥!”葉灸點頭。

葉銘見三人都低頭,完全是一副犯錯小孩被長輩抓住的樣子,他就不禁搖搖頭!和葉銘這個擁有無盡歲月記憶的“老不死”相比,葉灸三人還是太嫩了,簡直就是小孩子。

“以後把你們那些紈絝風格都給我改了,你們是葉家人,出門在外代表的是葉家,別做些盡給家族丟臉的荒唐事!我不希望在外面聽到閒言雜語說:葉家某某紈絝又在外面欺男霸女!”葉銘嚴厲的語氣讓葉灸三人感覺面對自己長輩一般,這種感覺奇藝,但卻又揮之不去。

“銘哥我們知道錯了,以後我們一定改!”葉灸三人低頭,思索之後感覺葉銘說得很有道理。

葉銘笑着點頭,其實他剛纔用了一個小法術“道喝”!施展道喝不需要修爲,只要心境達到一定程度就可施展,不過只有雙方心境相差極大時纔會效果!

至於葉銘的心境修爲,那已經是仙人的境界了,和葉灸三人簡直有着天地之別。所以剛纔葉銘能不知不覺將三人帶入自己的氛圍內,如此才能讓三人認識到自身的錯誤!

三人也是磐石城有名的紈絝,畢竟是磐石城兩大家族之一葉家的嫡系,葉銘能夠原諒他們以前的行爲,畢竟每人都有不懂事時,做出自以爲榮耀卻是十分逗逼的事。但若是三人以後還是如此,那他自會用強硬的手段讓其收斂點!

葉銘前世,幼小的時候同樣不懂事,有一次他把他師傅新收的坐騎直接烤了,那結果就……可想而知!

“老闆,這有一枚丹藥!換不換隨你。”葉銘拿出一玉瓶,裏面裝的正是靈品潤氣丹。

一株靈藥的價格選不是一枚潤氣丹可比,但也要看什麼品質。像這株青藤,若是以潤氣丹丹交換,可以換取兩枚極品潤氣丹,而靈品潤氣丹,一株青藤的價值遠遠不夠,只要不是腦袋秀逗的人,都不會拿靈品潤氣丹來交換一株青藤。

葉銘拿出潤氣丹交換也是有多種原因,一是:他身上的確沒那麼多錢,不然也不會賒欠聚寶閣藥材錢了!二是:可以說是補償吧,畢竟葉灸三人恐嚇,強買強賣在先。

不過這一切還得對方能抓住這次機遇才行!畢竟若不是行家,外行人很難光看就看出丹藥的品質,因爲靈品與下品幾乎無異,都沒有絲毫丹香釋放。

下品丹藥是因爲藥效不夠,淡泊的藥效已經不足以散發丹香了!但靈品卻正好相反,藥效不但浩瀚,更主要藥力內斂,全部凝聚于丹藥之中,所以不會有丹香流露。

攤主聽了葉銘的話心中閃過一絲希望,不過當他打開玉瓶看了一眼裏面的丹藥時臉色一變!下品潤氣丹…尼瑪,搞了半天你比剛纔那三人還要黑呀!

“賣不賣?”攤主的神情葉銘自然看到了,他知道對方沒認出丹藥的價值,但他也沒提醒對方,若是對方不願意,葉銘也不強求,拿起潤氣丹離開就是。

想要弄一株靈藥雖然麻煩,但葉銘卻不是沒有辦法,所以對方賣不賣葉銘都不在意,自己給了他機會,他對方抓不住他也沒辦法!

攤主也是無奈,像他們這樣的攤販最怕的就是大家族的紈絝,因爲這類人一直都是“超低價收購”!而且他們還沒有談判的價格,不賣給對方就得罪人了,以後在磐石城將寸步難行,而且還會麻煩不斷。

“唉…我賣,我賣還不行嗎?”攤主唉聲嘆氣,這種強買強賣的事他不止一次遇上,對此他也只能感慨散修命苦。

呃…葉銘無語,看着攤主的樣子似乎吃了大虧,而且周圍的攤主看着這一幕也是搖頭嘆氣,看向葉銘的目光完全是敢怒不敢言的樣子。

“臥槽!你不願意賣就別賣,別做出這幅吃了大虧的樣子!臥槽…”繞是葉銘也有些受不了,自己拿靈品潤氣丹跟你換還,怎麼着?你還不樂意了。 葉銘實在受不了這些攤主的目光了,拿起潤氣丹就起身離開!

“少爺!求你了…放過我吧!我賣,我是真心想賣給你呀…”沒想到葉銘剛擡腳,另一隻腳就被那攤主抓住了!

此時的攤主痛哭流涕,抱住葉銘的腳拼死不放,就如同葉銘不買下這株青藤他就沒命活下去一般。攤主心酸的模樣,簡直是聞着傷心,觀者生悲。

其實攤主這是完全被葉銘嚇住了,剛纔葉銘不滿的話讓他心慌!葉家可是讓他仰望的存在,而若是得罪葉家的人那還有他的活路,看葉銘的氣場他就知道葉銘在葉家身份不一般。所以看葉銘不買了,他是被嚇得半死,他一爲自己得罪到對方了!

“唉…”看着攤主的樣子,其餘攤主都是一嘆,隨後看向葉銘的目光是更加的痛惡。

周圍的變化葉銘當然也注意到了,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說自己此時的心情了“自己怎麼就這麼倒黴嘞?”

“好好好…我買,我買還不行嗎!”葉銘無奈,最終買下青藤然後迅速離開這個他待不下去的地方。

“銘哥!你真是我偶像…”離開雜貨街後,葉灸忍不住叫囂起來,看着葉銘的目光都在放光,其餘兩人也是如此。

到現在他們才知道自己跟葉銘的差距,自己三人依靠恐嚇攤主才能強買強賣,但銘哥嘞?完全是攤主求着銘哥強 了買強賣,這簡直不是一個境界!和銘哥比起來,自己三人以前的行爲的確是給葉家抹黑了…

要是葉銘知道三人心中所想,不知道會不會再次吐一口鮮血出來!

看着葉灸三人眼冒賊光的看着自己,葉銘瞬間明白三人心中所想,當即臉都綠了…

“滾!”葉銘此時簡直鬱悶的要死,對葉灸三人無奈罵了一句就推開幾人離開這裏。

葉灸三人站在原地饒頭,他們也是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他們三人不明白銘哥怎麼又生氣了,這次購得一株靈藥不是撿大便宜了嗎?

葉銘回到自己院子時,阿福已經將一大包藥草整理好了,葉銘看着院子中擺放整齊的藥材,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隨後他就讓阿福找來一口大鍋,這樣就準備開始熬藥了…

對於夢軒這樣的情況,葉銘也感覺麻煩,頭部堆積的藥力太龐大,必須要緩慢疏導,這過程很漫長,需要一步步來,而且每一階段所需的藥物都不同,需要根據情況重新配比。

“唉…還是資源問題!”葉銘搖頭嘆息,若是有足夠的靈藥也不會如此麻煩,他煉一爐丹藥就可以解決問題了,但可惜的是葉家落魄,根本拿不出那麼多靈藥來。

煉丹與熬藥有相同亦有不同!藥液與丹藥相比,有優勢也有不足…

煉丹考驗丹師的技術,煉丹術越高成丹率自然越大,而熬藥則看藥師對藥效的理解,對藥道的理解越深厚,熬出的藥液效果自然越好!熬藥幾乎沒有成功機率這一說,只要你不把鍋燒穿,那就都能成藥,不過最後的效果,就要看藥師的實力了。

煉丹需要純藥材,某些毒性藥物還需要煉化毒素後才能成丹!

熬藥不需提純,就算加入帶毒性的藥材,也是與其它藥材藥性中和,讓藥材的藥性發生變化,最終化解點毒性!

一句話總結,煉丹因有丹方作引,所以更加考驗一人的煉丹技術。而熬藥沒有明確的藥方,想要熬出自己理想中的藥液就得完全靠摸索來的經驗與對藥性變化的理解。

丹藥利於保存,藥效強烈,服用後效果立竿見影!而藥液利於吸收,藥性溫和,但卻無法保存,熬煉出來後立即吸收爲最佳,隨着時間流逝,藥效也會跟着消散。

“阿福,你去將夢軒叫來。”葉銘熬藥一個時辰,“黑”着一張臉對着阿福喊道。

這一鍋藥可是讓葉銘費盡心思,足足熬煉了一個時辰,如今到了收尾工作,葉銘才讓阿福去叫夢軒。

葉銘並不怎麼喜歡熬藥,因爲太過麻煩了,費時費力!煉丹,只要煉丹術高深,就可以大大縮短時間,但熬藥不同,必須一點點慢慢熬煉,過快過慢都會影響藥效。所以就算前世,沒有必要的話葉銘也不會選擇熬藥…

“好的少爺!”阿福疑惑,自家少爺這到底是在幹嘛?

架一口大鍋在這煮藥,結果把自己搞成一個黑貓子了。

等夢軒到來時,葉銘剛好將一鍋水熬成一碗藥汁,這次熬藥也算是大功告成。

“葉銘哥哥?”夢軒看着一臉黝黑的葉銘驚疑的開口,她差一點就沒有認出葉銘來…

“夢軒來了呀!這是我給你熬的藥,快喝了吧。”葉銘端着瓷碗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一臉激動的開口。

葉銘也不知道他爲何會對夢軒的事如此上心,可以說溺愛得過分!或許是因爲今世身的原因吧,兒時的青梅竹馬,心中總有些特殊的情緒…葉銘心中也只能如此想到!

“噗…”夢軒有些疑惑,還是喝了一口,不過又瞬間噴了出來!

“怎麼了?是太燙了嗎!?”葉銘一驚,急忙擔憂的開口,就連他被噴了一臉也沒在意。

“葉銘哥哥,這個好苦,夢軒不要喝了…”夢軒苦着一張臉可憐巴巴的說道。

葉銘一鄂,他還真沒想到這茬。丹藥的藥效太強烈了,他怕夢軒受不了衝擊,所以纔會費力的去熬煉藥效溫和更易吸收的湯藥。

他知道湯藥因爲沒有提純,所以他的藥味很濃,自然也就很苦,不過他並沒有在意,這對身體又無害!

“呵呵…夢軒,良藥苦口,沒事的,忍一忍就好了。”葉銘如同哄小孩一般,不過夢軒就是不買賬!

“不,不嘛,我不嘛…”夢軒雙眼淚汪汪滿臉可憐樣,而且還有一副寧死不從的堅定神色。


葉銘迅速敗下陣來,看着夢軒如此可憐的模樣,葉銘還真的狠不下心“嚴刑逼藥”…

“好吧,不喝就不喝,你別哭呀!”葉銘最終還是妥協了,鬱悶的一口灌下藥湯,補腦的東西可不能浪費…不過還真的很苦!

“我就知道葉銘哥哥對我最好了!”夢軒聽到不用喝藥立馬高興起來,激動的給葉銘來了和擁抱。

“我累死累活的熬藥這TM的到底是爲了個啥呀?”葉銘苦着一張臉鬱悶的想到,若是早知道這麼個結果,他才懶得浪費精力來熬藥汁。

夢軒嫌湯藥苦,葉銘只好換種方法了,加糖肯定不行滴,那隻能破壞藥效,若是如此,還不如不喝!

“唉…看來只能想辦法煉製一些藥性溫和的丹藥了!”葉銘最後還是隻能無奈自語。

不過這說起輕鬆,但做起來可就難了! 丹藥是藥材精粹的凝聚物,吞入口中就會立即融化,變成磅礴的能量融入身體,這種瞬間爆發的能力很劇烈,這也是丹藥的特性之一。

而人體最爲複雜與脆弱的就是頭部,丹藥瞬間爆發的能量很可能傷及大腦,這也是世界上強化大腦的丹藥爲何如此稀少的原因!

而夢軒的情況更爲特殊,她大腦內本就潛藏着巨大能量,就如同一個隨時會爆炸的**一樣!若是亂用強化大腦的丹藥反而有可能引爆這可**…

所以葉銘纔會用藥效溫和的湯藥治療夢軒,不過現在看來是行不通了!只要夢軒一掉眼淚他就狠不下心了,對此他也只能哀嘆。

葉銘支走夢軒,隨後就將自己一個人關在房間內,他需要構思如何煉製出藥性溫和的丹藥!

這可不是易事,這已經不是傳統的煉丹了,煉製手法也需要另闢蹊徑,也是葉銘積累豐富,對於丹道的研究已經到了高深莫測的地步,不然他還真沒底氣去構思。

“少爺,吃晚飯了,老爺叫你過去!”葉銘這一閉門就是一下午,直到晚上房間內都沒絲毫動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