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的是這樣?”唐萱冷笑着使出了雙龍破的起手式,左手極寒,右手熾熱,並沒有飛速結印,而是緩慢的動作着。在她如今的層次,像這種雙龍破都是信手拈來,根本不需要什麼結印,這也只是配合着給趙伍德看看而已。

“什?什麼?”趙伍德結印動作一滯,可馬上又淡定了,大笑道:“哈哈哈哈,我說你怎麼這麼猖狂呢,原來也是雙修,可你也太蠢了,連相生相剋都沒搞明白,水火不相容都不知道,你去死吧。”

“大木無疆!給我縛!”趙伍德低聲喝道。

數百道丈餘的巨樹向着唐萱那裏纏繞而去,每一道巨樹在從趙伍德掌心生出之後都在瘋狂的滋生着,一瞬間就已經將這片空間籠罩在了樹海之下,這一招看似是對付唐萱的,其實他是想要把唐萱等人全部縛起。

“哼!沒見識。雙龍破!”唐萱也是一聲低喝。

兩條百丈冰火之龍從唐萱右掌之上轟然而出,冰龍夾雜着極寒,火龍散發着毀天滅地的熾熱,緊緊地纏繞在一起,帶着大量的熾熱水氣向着趙伍德的巨樹迎去。

轟!轟!轟!

趙伍德那生生不息的巨樹在碰觸到唐萱的雙龍時,不是被凍結的了無生機就是被直接燒燬,撕裂,絲毫沒有半點抵抗之力。雙龍直接就向着趙伍德迎面轟來。

要說這趙伍德可是水木雙修,比之吳道子之流強上許多,就是王倩,認真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可他偏偏遇到了金丹巔峯的唐萱,先不說唐萱九系同修,就唐萱那變態的天賦和那變態的術法哪裏是他能抗衡的。

“少主!”身後那十幾個大漢這回再也站不住了,同時出手,拔出了背後的大刀,倉促之下向着雙龍砍去。

雖然趙伍德的術法在唐萱的雙龍破之下不堪一擊,但也把雙龍破消耗了一些,畢竟這雙龍破只是唐萱隨手發出,再加上十幾個大漢拼死抵抗之下,終於是接了下來。

雖說是接了下來,可此時不論是趙伍德還是身後那十幾個大漢都再也不敢對唐萱有所輕視了。

“三公子,要不我請長老們過來?”其中一個大漢手持一個令牌,面色凝重的向趙伍德請示道。看這令牌像是個傳信用的,只要捏碎了令牌那邊就會有人感應到,馬上趕來。 “蠢貨!請什麼長老?”趙伍德先是平復了一下氣血,對身後的那名大漢呵斥道:“還不快把人家的魔獸給還回去,還有,賠禮道歉。”


趙伍德飄身上前,面色複雜的看向唐萱,隨手丟過一個儲物袋,抱拳道:“在下無極宗三公子趙伍德,剛剛聽人叫你唐萱是吧,今天的事兒就到此爲止吧,我們魔獸山脈見。”說罷身形暴退,幾個起落就已經離開了。

這趙伍德是離開了,他身後那些大漢卻是沒敢跟着走,主人的交代還是要做好的,又吩咐了下人把大批的魔獸帶了過來,又是很無奈的給那猥瑣老頭周鐵血道歉。做完這些後,這些大漢都是神色肅然的向着唐萱抱拳一禮後匆匆離去了。

既然趙伍德都已經服軟了,不管他是否真心,唐萱都沒有理由再糾纏下去,就這麼任他離去了。唐萱掂了掂手中的儲物袋,發現裏面有着靈石十萬,隨手丟給了周鐵血。

“少主,這是給我的?”周鐵血神識一探,發現裏面竟然有十萬靈石,激動地差點沒握住。

“這點靈石你和弟兄們回去養傷吧,現在魔獸山脈開啓了,各路豪強都會聚集於此,你們就押着這些魔獸先回落月谷休養吧。”唐萱點了點頭,吩咐道。

“是,一定不辱使命。”周鐵血躬身一禮,他身後的其他人也是隨着躬身一禮,押着魔獸浩浩蕩蕩的離去了。

“萱姐,我真不明白這魔獸山脈都已經開啓了,您還在意這些初級魔獸幹什麼?”碧蓮看着周鐵血一行人離去的背影,有些不解的看着唐萱。

“你不懂,這些魔獸是周鐵血他們的勞動成果,雖然現在看來已經不算什麼了,但……”唐萱很有耐心的對碧蓮說着。

“哦,我懂了,我懂了。”碧蓮笑着打斷了唐萱的話。

“唐萱,我們先進去尋找機緣了,怕是一路同行也跟不上你的腳步,就此別過了。”吳道子帶着黃珊等人垂頭喪氣的向唐萱說道,說話時都沒有敢看唐萱的眼睛。

“嗯,去吧。”唐萱淡淡一笑,沒有阻攔,她知道吳道子他們是因爲剛纔的事兒感到不好意思了。也有可能是擔心剛纔的事兒並沒有完結,會有更大的麻煩找到自己。


吳道子等人沒有再說什麼,轉身匆匆離去。

“哼!”碧蓮很輕蔑的看了一眼吳道子,對於這人她很是不喜,不知怎麼的突然對王天官說道:“喂!王天官,你的吳兄都走了,你不跟上去啊。”

“……”王天官很無語。

這時看熱鬧的人也漸漸散去了,都向着谷內進發了。

“我們也出發吧。”唐萱纖手一揮,向着前方行去。


一路上都是人,而魔獸更是多,但大家彷彿對這魔獸山脈腳下的初級魔獸已經沒有興趣了,都是向着魔獸山脈入口行去。

不多時,唐萱一行人來到了地圖上標註的斷崖之處,到了這裏之後已經看不到什麼人了,出現在大家面前的是一條長百里,有着一里寬的萬丈深淵。在這百里斷崖上有着十條金光通道通向魔獸山脈,如果不是魔獸山脈開啓,哪怕是分神之上的修爲強行飛過去,也會觸碰到散發着死氣的結界絞殺。

唐萱沒有急着進入,拿出地圖端詳了半天,指向第三個入口。

“唐萱,第三條通道好像魔獸特別少啊。”唐麗也是拿出地圖在端詳着。

原來這些通道雖然都是通往第五區域,但是路上確實錯綜複雜,唐萱剛剛選擇的第三條路在第一個區域和第二個區域都是很少有魔獸出沒,直到第四個區域魔獸纔開始多了起來也真正的將這十條路匯聚在了一起,而這條路根本就不適合唐麗等人。

“哦,不好意思,剛剛沒有考慮到你們,真是抱歉。”唐萱重新看了看地圖,指了指第八條通道說道:“唐麗,厲水,落月,那你們就去第八條通道吧,你們可以去第三區域歷練,注意不要太深入。”

“嗯,那我們就去第八條通道了。”唐麗微笑着走向了第八條通道。

“少主,那我們就去第八條通道了,你多保重。”厲水也是對着唐萱躬身一禮,又對着碧蓮和王倩、王天官點了點頭。

落月神色複雜的看了看唐萱,也是和唐萱等人告辭離去了。就在不久之前,她還能轟轟烈烈的和唐萱對戰一番,可是現在,望塵莫及啊。

“萱姐!”王倩拉着王天官走到了唐萱的身前,說道:“我和王天官也去第八條通道吧,以我們目前的實力,怕是過了第三區域只能是成爲你的累贅了。”

“那好吧,你們多保重。”唐萱搖頭輕嘆,看着王倩和王天官的背影,一番感慨。

“蓮兒,你……”唐萱看了看身邊僅存的碧蓮,輕聲道。

“萱姐,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王倩看出唐萱有種落寞的感覺,露出了她那燦爛的笑容,安慰道:“不要怪他們,他們的選擇是對的,現在大家和你的差距實在是有些太大了,還有這魔獸山脈竟然有這種區域劃分,實在是不適合再在一起歷練了。”

“沒事兒,我們走吧。”唐萱整理了一下心情,拉着碧蓮的手,邁入了第三條通道。

唐萱邁入第三條通道後,眼前一花,直接就出現在了魔獸山脈內。唐萱四下裏看了看,除了山石就是樹木,眼前根本就沒有魔獸的影子,別說魔獸了,就連修士都沒有一個。看來選擇這條通道的修士真的是少之又少,而這條通道也是避免了和一些初階魔獸糾纏的捷徑,少數進入此通道的修士怕是也早已快速通過了。

兩人飛速的向前掠去,並沒有拿出飛屋,畢竟是來這裏歷練的,說不定會遇到什麼意想不到的東西,倒是不急着趕路。再者飛屋此刻正在金鐘世界內,也不曉得寶寶有沒有按唐萱吩咐去給飛屋升級。

“萱姐,也不知道這次魔獸山脈開啓多久,三肉導師居然沒有和我們說。”碧蓮一邊向前飛掠,一邊扭頭看向身邊的唐萱。

“這……我猜測是隻要獸王被降服,這次魔獸山脈的開啓就要告一段落了。”唐萱加緊了步伐,繼續道:“所以我們要快一些去看看第五區到底藏着什麼祕密。”

“啊?分身修爲的獸王在第四區,那第五區豈不是更加危險?”碧蓮說着右手結印,一股股傳送之力從她手中散出,她馬上又把印記解除了,笑道:“還好,在魔獸山脈還可以使用空間之力,我們至少可以隨時逃亡。”

一路上,也有着零星出沒的魔獸,可這些都是相當於煉氣,築基的小魔獸,見到唐萱二人不會主動的向前湊的,都驚恐的向着遠處逃遁開來。

不知過了多久,唐萱居然察覺到了金丹等級魔獸的氣息,唐萱看了眼地圖,還在第一區域,這是怎麼回事兒?地圖有誤嗎?

碧蓮也察覺到了,唐萱和碧蓮對望一眼,向着那金丹等級魔獸之處飛掠了過去,不到小半柱香的時候,二人來到了金丹魔獸所在的之處。

出現在二人眼前的是無邊無際的鼠獸羣,三尺高的鼠獸居然有着數十萬,爲首的金丹鼠獸更是有着一丈多高。和這羣鼠獸對戰的是有着千人之衆,雖然數量上遠遠不及鼠獸,但是那些鼠獸以煉氣修爲的小獸爲主,但這千人的隊伍卻都是有着築基巔峯巔峯的修爲,領隊的更是接近了金丹中期。鼠獸羣在這些修士的絞殺下,大規模的潰散,鼠牙更是掉了的漫山遍野。

“萱姐,這不是火雲宗的人嗎?你看那個金丹老者是不是趙長老?”碧蓮站在一處山峯之上向着山谷內望去,指着正在和金丹鼠獸戰在一處的白衣老者說道。

“咦?好像還真是火雲宗的人,至於趙長老嘛,我哪裏記得他長的什麼模樣了。”唐萱望着下面的戰鬥,她認得那些人穿的衣服確實是火雲宗的服裝。這已經不能被稱作戰鬥了,只是火雲宗單方面的滅殺魔獸而已,難怪會有金丹鼠獸跨區域來戰,看來這裏的鼠獸也有着些許靈智了。

就在唐萱要轉身離去之際,又是一隻金丹鼠獸趕了過來,並沒有去和之前的那隻金丹鼠獸一起夾攻趙長老,而是向着火雲宗衆弟子中殺去。火雲宗衆弟子正屠殺着煉氣小獸爽着呢,被突如其來的金丹鼠獸殺了個措手不及,當場斃命十餘人。可剩下的弟子卻是並沒有亂了陣腳,有着百人之衆拔出了刀劍同時攻向了那金丹鼠獸,看着平淡無奇的一刀,交織成了一個巨大刀罡,居然一刀把那金丹鼠獸劈成兩半了。

“萱姐,這是刀陣嗎?怎麼比那鐵劍大陣還厲害,百名築基居然能夠秒殺金丹?火雲宗什麼時候有這種刀法了?”碧蓮有些驚詫的看着剛剛的那一刀。

唐萱也是面色凝重的看着谷內的戰鬥,她發現,雖然那些人的穿着是火雲宗的,可是火雲宗擅長火系術法,下面那些人手中居然沒有一人使用火系術法。剛剛那一個巨大的刀罡更是……倭國***! 剛剛那一百個拔出刀劍滅殺了金丹鼠獸的弟子像沒事兒人一般,刀劍入鞘,繼續滅殺着小獸。而其他人也沒有覺得驚訝,依舊面無表情的殺着小獸。 綜美劇天才不值錢 ‘趙長老’還是有條不紊的和那個只有金丹初期的鼠獸打鬥着。

“不對,這些人根本就不是火雲宗的人,好像是倭國人。”唐萱臉色一沉,她並沒有意外倭國人會出現在這裏,只是納悶倭國人這次爲何要裝扮成火雲宗的人,莫非是有着什麼陰謀。

“那我們要不要去滅了他們?”碧蓮也是神情一肅,跨步就要躍下山峯,卻被唐萱一把拉住。

“等等,我想看看他們在搞什麼把戲。”唐萱搖了搖頭,示意碧蓮不要輕舉妄動。

砰!砰!

丸子和寶寶突然出現在唐萱的腳下,正莫名其妙的看着周遭,原來是魔晶已經消耗殆盡了。唐萱眉頭微皺,這是什麼消耗啊,她已經每隔一個時辰補充一次魔晶了。

“主人,那……好多老鼠,我想要吃!!”丸子大叫着,看着山谷內的鼠獸,口水流了一地。

“你還真拿自己當貓了呢。”寶寶在一旁奚落道。

“閉嘴,給我消停點兒。”唐萱一把抓住丸子,不讓它擅自行動。

丸子這麼一吵,山谷內假扮火雲宗的倭國人和鼠獸羣也發現了她們,鼠獸羣似乎察覺到了唐萱她們的危險,並沒有上前,而是繼續圍攻着倭國人。而那白衣老者也只是向着唐萱她們看了一眼,就繼續和那金丹鼠**手了,其他倭國人也還是繼續冷漠的屠殺着鼠獸羣。

又是一隻金丹鼠獸出現了,同樣是被百人刀陣一刀滅殺,如同剛剛那一幕的回放般。

“原來不是第一隻了。”唐萱冷哼道,縱身從山峯之上向下跳去。

這山峯有着百丈高,丸子和寶寶也是隨着唐萱跳了下去,碧蓮站在原地,倒吸了一口冷氣,等唐萱落地後,一個傳送,瞬間到了唐萱的身邊。

唐萱所到之處,鼠獸紛紛避讓,而在丸子一口口的撕咬下,鼠獸們更是躲的遠遠的了。唐萱隨手一道雙龍破,無差別攻擊,上千鼠獸和百餘倭國人就這麼被滅殺了。

那白衣老者面色一凝,一招打傷了和他纏鬥很久的金丹鼠獸,飄身來到了唐萱身前十丈之處停了下來,抱拳道:“敢問姑娘爲何殘殺我火雲宗弟子?”

“火雲宗?哈哈哈哈,在火雲宗少主面前冒充火雲宗弟子,你是不是過來搞笑的?”唐萱秀眉微挑,當着白衣老者的面擡手又是一道雙龍破發出,而此時那些倭國人已經有所防備,剩餘的所有人都是拔出刀來,刀光交織,一個百丈刀罡向着雙龍迎去。

轟!一聲巨響之下,雙龍破居然被刀罡攔住了,可那近千倭國人也都是口吐鮮血,爆退數十步。

“嗯?這刀陣有點意思啊。”唐萱也不得不讚揚這刀陣了,要知道這些人可都是築基巔峯,自己雖然沒有使用祕法,可以現在的身手即使是隨手一擊也是威力驚人的,沒想到居然被這刀罡給攔下來了。

白衣老者見自己的身份已經被拆穿了,而對方又是鐵了心的想要滅殺自己,怕是已經行跡敗露了,連忙退回到手下的身前,緩緩地拔出了***,雙眼緊盯着唐萱。

“哼!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應該是倭國人吧?說說吧,你們來這裏是什麼目的?”唐萱放下了手臂,冷冷的說道。

“如果我說了,你會放過我嗎?”白衣老者淡淡的說道,他身後的那些倭國人也都是各自拿出了一粒丹藥,吞下之後,瞬間氣勢暴漲。

“找死!”唐萱剛剛放下的手臂又是緩緩地擡起,伴隨着一道道殘像,一股毀滅的熾熱在她的右手之上聚集着,一個丈餘的火球包裹着她的右手,她的周身。

白衣老者連忙吞下了數粒丹藥,身形暴漲的同時,身後那數百名倭國人一瞬間全部乾枯了,把自己的血肉之力和修爲全部過繼給了他。在下一刻,他的修爲已經提升到了金丹巔峯,面目猙獰的雙手握刀,喝道:“居合斬!”

“哼!”唐萱冷哼了一聲,幻龍殺隨手發出。強行提升到金丹巔峯嗎?真正的金丹巔峯自己都不怕,何況是這種。剛剛還有些忌憚那詭異的陣法刀罡呢,沒想到居然被白衣老者給放棄了。

轟轟!!!

十餘道疊加之下的百丈火龍直接破開那‘居合斬’的刀罡,轟擊在了白衣老者身上,白衣老者連狠話都沒有來得及撂下一句,就已經連渣滓都不剩了。

剩餘的鼠獸一鬨而散,轉眼間山谷內又恢復了平靜。

“主人,這倭國人怎麼陰魂不散啊。”丸子神念一動,收起了漫山遍野的戰利品,雖然等級很低,但對於丸子來說,收集這些根本就不費什麼氣力,隨手的事兒。

頭號甜妻:早安,小叔叔 走,我們繼續向前,我有種不好的預感,這倭國人就是過來搗亂的。”唐萱右手一揮,剛要擡步,突然看了眼一直低頭不語的寶寶,低聲道:“飛屋升級的怎麼樣了?”

寶寶沒有說話,直接丟出了一個不足十丈的白色飛龍,雙目之中閃着紅光,得意的看着唐萱,彷彿在等着唐萱的誇讚。

“……”唐萱看着眼前的飛龍,這是西方龍的造型,看不出是什麼材質的,但可以肯定的是,這不是活生生的真龍。僵硬的用兩隻巨爪站在原地,無論是頭部還是身體都看不出來能裝多少人的樣子。

“哇!好威武啊,飛龍!”碧蓮一下子爬到了飛龍的後背上,拍手跳了起來,興奮道:“好拉風啊,萱姐,快上來。”

唐萱一臉黑線,沒有理碧蓮。剛剛她感應了一下,自己和飛龍還有聯繫,雖然飛屋已經化作飛龍造型,但還是她曾經煉化的那個法寶。她稍做感應,就已經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拍了拍一臉得意的寶寶,誇讚道:“幹得不錯,我們走吧。”

飛龍在唐萱的催動下,那閃亮的雙眼射出了一道紅光,在地上映出了一道十丈直徑的圓圈。

寶寶先是跑了過去,剛一踏入紅色光圈就消失不見了。

碧蓮恍然大悟,從飛龍背上跳了下來,像沒事兒人似的拉着唐萱就往光圈內走去,丸子也跟着踏了進去。

轉眼間,唐萱來到了飛龍內部,似曾相識的場景出現在了她的眼中,她挨個區域走了個遍。 噬天龍帝 ,看着看着,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寶寶,合着你就改造了一下飛屋外形是不是?”唐萱回到了駕駛艙內,目測這裏應該是在飛龍頭部。

“不是的,主人你注意看一下啓動凹槽。”寶寶得意的說道。

“啓動凹槽?”唐萱扭頭看了一眼凹槽處,靠的,比原來大了數倍,一臉黑線的道:“你別告訴我只是這凹槽大了一些。”說罷隨手丟滿了靈石,啓動了飛龍。

嗖!!!

雖然戰在其中沒有感覺到移動,但是通過飛龍之眼望向外界,就不同了,再看那地圖上的光點正在高速的移動着。

唐萱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外面,飛龍所過之處,一片片的鼠獸羣被甩在了身後,這速度,應該是比她和丸子合體之後的速度還要快上一線。

唐萱哈哈一笑,一把拉過了寶寶,揉搓着寶寶的狗頭,笑道:“很好,不錯,這速度我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