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得也太直截了當了,完全就沒有什麼過門的嘛。

他也只好是跟著站了起來。

總得是表現出來,還有一點基本的禮儀啊。

儘管自己也是很有些不情願的。

主要是不太願意她跟著一起離開。

雖然一起呆的時間不長。

但他真心是很喜歡和她們呆在一起的感覺。

當然了,很大一部分程度,是因為Anna帶來的陽光和樂觀的氣氛。

深深地感染了他。

甚至都還覺得,自己已經是輕鬆了不少。

之前那些重重的精神負擔和思想包袱什麼的,也都減輕了許多。

至少是沒有怎麼想到Elsa那一邊的煩心事了吧?

這樣的時光,還真是既歡快又短暫呢。

眼下的分離之際,他倒很是有些意猶未盡的感受。

可能這次離別之後,很難會再次相遇,或者說是繼續接觸了。

是不是這樣的偶然的邂逅,因為他自己的孤寂和鬱悶的原因,也會讓他產生出一絲絲的難捨難分的情緒啊?

但那很明顯又是不現實的。

如果要他開口挽留她們。

或者只是挽留Anna一個人的話。

那樣太過於曖昧和怪誕了。

怕是只會收穫到人家的一大堆白眼而已。

儘管他也不能夠確定,她們到底是不是真的必須趕回去加班。

他可是沒有聽說過,這裡的本地人,還會是有為了工作上面的事情,犧牲個人的休息時間,加班加點到快要廢寢忘食的地步的。

於是只好就用不捨得的目光,一直盯著她看來看去。

就連一旁的Rain也感受到了。

於是就報復性質那樣的,湊在她的耳邊,不知道說了一句什麼話。

反正是那樣說出來以後,她就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又是掃了Tony一眼,才用手伸到了Rain的腰肢區域,好像是比較用力地掐了人家一把。

「哇,好痛的哦!Anna你這是幹嘛,對我搞什麼暴力襲擊嗎?」

Rain馬上就是不依不饒地沖著她叫嚷起來。

而她卻是佯裝還生著氣的那樣,對別人指責的聲音只是埋著頭不理不睬。

Rain當然是對她這樣的表現很不滿意的了。

「喂,你這可是有些過分了哦。」

「我不過就只是說了一句,為什麼這一次,這Frank沒有想到要找你留電話的嘛。值得你對我下這樣的狠手的嗎?」

說罷就是滿臉的委屈。

還瞪了他一眼。

好像是還有一些意味深長的含義在其中的呢。

暈,這倒是立刻就提醒了他啊。

怪不得自己是覺得有什麼不妥之處的了。

祭情思 原來還缺少了這樣的一個環節。

但是心裏面也還是有些感慨。

看來這如何不露痕迹地找女孩子留下手機號碼,也還是一門學問。

要順理成章又不至於引起對方的反感,還是有不少值得鑽研和學習的細節之處。

還有現場的一些因素還有巧妙的時機什麼的,都是很關鍵的環節呢。 他在這方面,也還是欠缺得太多的了。

現在,更還是稀里糊塗那樣的一竅不通。

還是需要旁人的主動提醒,自己才能是醒悟過來。

不過,有了Rain這樣明顯有些偏袒他的前言。

他要說出口的后語,也就簡單和輕鬆了許多。

就是可以很自然地對她說到,

「其實我是一直都在想著要留下你的聯繫電話的哦。」

「因為你之前可是邀請了我,轉到你們學校去繼續學習英語的。」

「要是你連任何聯繫方式都不給我的話,到時候我要怎麼才能夠找到你和你們學校的呢?」

這樣的說法,倒也是來得更加的冠冕堂皇。

也還是可以給到她台階可以下。

果然,她就又有了一絲笑意。

「Frank,你還真是想到我們學校去學習啊?」

「之前我確實是一直都在向你推薦我們的課程來的。」

「但是,我這可不是在強迫你做什麼選擇的哦?」

「當然了。我現在也只是算有這樣的興趣和打算而已。也都還沒有說是已經做出了那樣的決定呢。」

他沖著她點點頭,一邊已經是摸出了手機。

準備記錄下她的手機號碼。

至於那Facebook賬戶什麼的,他倒是沒有打算索要。

現在他還沒有想要深入了解她的意思。

可能就是當她會是一個比較好的,像是這樣單純聊天說笑打鬧的朋友,就已經很不錯了吧?

本來是以為這樣就算是一個完美的告別的了。

但是沒有想到,到了這樣的節骨眼上,她都還是要故意的推三阻四一下。

只見她突然是又迅速地掐了Rain一把。

卻是笑得非常詭異的對他說到,

「但是我也都是給你說過的了哦。我的這位同事Rain,可是很優秀的,又還恰好是對你這樣的外國人感興趣的呢。」

「所以呢,現在就給你她的手機號碼吧。」

「先讓你們交流一段時間再說吧。」

「至於我的電話嘛,到時候你通過她報名了以後,自然也就是會知道的啦!」

說罷,卻是不由分說地念出了一長串的數字來。

當然就是那個Rain的手機號碼了。

也不知道她說得是真還是假的。

他是給這樣的突然情況給震驚到有些發愣的了。

但還是快速地記錄了下來。

現在也還不是攔住她再分辨一個真偽出來的時候。

因為害怕很快就忘記掉了。

對於英語的數字,尤其是口頭上念出來的這種,他還是有些不太習慣。

反應也都沒有那麼的敏捷。

嘴裡不跟著念叨一下,就會馬上陷入一片空白的狀態。

等到他記錄完了之後,她們卻已經是走出去好幾步的距離了。

但耳邊還像是迴響著她那銀鈴一般的笑聲。

他也就不由得再一次生出之前那樣的感慨來。

這個女孩子,還真是很有趣的啊。

隱隱約約的,還會有種可以很好地治癒他的心傷的預感。

不過,現在就有這樣的想法,不免也是太早了一些。

一旦是她們的身影在他的視野範圍里消失不見。

馬上之前那些煩心事,又都浮上了心頭。

它們都只是暫時被壓抑了下去。

而轉移他注意力的新鮮事物,一旦是離開之後,馬上就要故態復萌。

但還有些余效的是,只要他多想一下這個可愛的Anna,癥狀也會要稍微減輕一些。

於是就忍不住的,也還是非常想檢驗一下之前那個存下的電話號碼的真偽,他就給她發過去一個短消息。

內容很是短小精悍的那種。

差不多就只是一句話。

「你好Anna,今天很高興認識你。」

不過,一時半會兒,對方也沒有什麼回復。

可能是人家真是在忙著加班,沒有空理會他。

也有可能那只是Rain的號碼,而Rain又不好意思和他產生什麼瓜葛。

在明顯地看出來,他是對Anna興趣更為濃厚的樣子之後。

但是沒想到卻是等來了另外一個人的信息。

也是他不太願意看到的。

他也是很奇怪的感覺。

怎麼好像這裡的女孩子都是要一個接一個地,如同遵守著什麼先後次序那樣地和他聯繫啊?

只是發來這個短消息的,不能夠說是女孩子了。

就是Cylyn那個中年女子。

那內容竟然是在問他今天一天都去哪裡玩了。

還有就是什麼時候才會趕回酒店。

這樣的內容,在他看來,完全是沒有什麼真正的關心的意味嘛。

倒像是在質問一個監控的對象,要他交代清楚去向那樣的。

並且,他現在正是只想收到Anna的回復的情緒狀態。

被這樣的半路殺出來的短消息給一攪合,頓時感覺認識人家的喜悅和愉快,完全都消失不見了。

還要不要人安靜愉快地玩耍的了?

想到這些,他就是一肚子的氣。想要發泄到這個Cylyn身上。

於是,他就乾脆選擇了對她的簡訊視而不見地,主動過濾了。

再說了,她這個女子,一般找到自己都是沒有什麼美好的事情。

除了一些麻煩和意外。

也還是那種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人。

現實和勢利得很。

所以,這樣忽略掉她一段時間,也還是個不錯的選項。

就連是傍晚時分,坐在回酒店的計程車上面的時候,他也是忍耐住了。

不去搭理她。

哪怕她是接二連三地,發過來幾個短消息的情況。

好像還是說真是有什麼急事,要和他協商一下來的。

他才不相信她會是有什麼急事,需要他幫助或者協商的呢。

就是有什麼事情發生,又和他有什麼關係嘛?

她和Elsa可能是真真假假分不太清楚的朋友關係。

但是和他呢,就只是比較純粹的工作關係了。

而且都還是非常脆弱和不牢靠的那種。

要是這樣非常廉價的,多說幾句話,搬弄一些人盡皆知的流言和傳聞什麼的。

還有就是發過來幾條短消息。

就可以認為是他的真正的朋友的話。

那也未免是太過於隨意和草率的了吧?

這回去酒店的路程,總是讓人感覺是要比來時的路途,短暫和快捷不少的。

可能是歸心似箭的緣故吧。

不,其實他是有些不太情願回到那牢籠一樣的地方的。

但是晚上總得是要回去睡覺休息的啊。

之外他又沒有其他的去處。

不可能是在預付完了幾個月的房費以後,還要因為心情的原因,跑到另外一家酒店去住宿嘛。

那麼,就只能是因為他現在是乘坐計程車的原因了。

因為現在是夜晚時分。

那吉普尼,完全就是不能夠適合夜晚出行這樣的一種場景了。

這裡的夜晚,說實話還是不那麼太平的。

不要說那樣的公共交通工具,就是街道上面那樣的公共場合,也都是有些安全方面的顧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