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者白洛也不陌生,正是跟他曾有過一面之緣的喬治,當時的喬治穿的嚴嚴實實的,連臉都不露出來,如果不是白洛記住了他的氣息,說不定連他是誰都認不出來。

「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婚途漫漫 白洛出聲問道,並沒有質問他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對他們這等實力的人來說,想瞞過龍衛裡面的耳目潛入進來並不困難。

「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躲在這座城市,吸血鬼家族也不會找到這裡。」喬治眼中露出深深的自責和歉意。

「既然知道,你還敢來這裡?你就不怕我現在就殺了你?」白洛毫不客氣地道,氣氛一下變得緊張了起來。

喬治搖了搖頭:「正是因為這樣,我才會過來找你,我想贖罪,請給我一個加入龍衛的機會。」

白洛微微詫異,他竟然想主動加入龍衛?這倒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大概是想更好地彌補自己的過失吧。

「有意思,前段時間我找上你,請你加入龍衛,被你直接拒絕了,現在你卻又反過來求我讓你加入龍衛,這轉變有點兒快啊。」白洛感嘆了一句,這世界真是無比奇妙,現在一切竟然反過來了。

喬治低下了頭,聲音沉悶:「我知道這樣做挽回不了什麼,我只希望能儘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至尊重生 「我是可以答應你,可是,我為什麼要答應呢?」白洛微笑著,說出的話卻讓喬治臉色不太好看。

「如果我沒猜錯,那幫吸血鬼的目標就是你吧?看他們的樣子,可不像是輕易放棄尋找你,你有沒有想過,當你跟龍衛結盟,就是把自己跟黑海市綁在了一起,這樣你覺得尋找你的那些吸血鬼會怎麼想?」

「贖罪?不好意思,我可沒有在你身上看到半點兒想要贖罪的意思,你這樣做,該不會是想拉龍衛下水吧?」

白洛鋒利的話語如同一柄柄的尖刀刺入喬治的胸膛,讓他臉上瞬間變得驚愕,接著又變得蒼白無比。

「不,我不是這樣想的,我是真的想要幫你們。」喬治努力辯解,看得出來他的錯愕和不知所措,但這顯然不是白洛原諒他的理由。

「或許你是無心的,但你就沒有想過後果?老實說吧,你現在就是一塊兒燙手的山芋,接手了對我們可沒有什麼好處,反而還會讓我們跟一個吸血鬼大家族硬磕上。」之前是喬治拒絕白洛,現在輪到白洛拒絕他了,話說,這感覺還蠻爽的。

喬治牙關緊咬,他來之前確實沒有想過那麼多,更想不到會給龍衛帶來一場災難。

這也跟他的經歷有關,他從小就跟那幫吸血鬼和狼人在一起,吸血鬼是幫什麼樣的貨色,白洛心裡也有了底,至於狼人,那可是出了名的做事不經大腦,不服就乾的主,在狼人的教育下,喬治的情商沒有達到負數就夠好了。

「我很抱歉,是我考慮不周。」喬治將頭低的更深了。

「但有個消息我必須告訴你們,這次來襲的吸血鬼是四大吸血鬼家族之一的雷薩諾德家族,這個家族的人出了名的有仇就報,這樣下去你們可能會很危險。」

「哦?雷薩諾德家族?那個在全世界挖掘祖先遺迹的家族?」白洛帶著些好奇問道。

「這麼說,你也是雷薩諾德家族的人嘍?」

「不,我跟這個吸血鬼家族沒有半點兒關係!」喬治一口否決道,語氣十分堅定,但白洛從中聽出了一些不甘和怒火,似乎是有什麼難言之隱一樣。

既然喬治不想提這方面的事,白洛也沒打算詢問,不過有一些事情是無法避免的。

「能否告訴我他們為什麼追捕你?雷薩諾德這個家族我有所耳聞,他們家族更喜歡到處挖掘祖先的遺迹,怎麼會花那麼大的力氣來追捕你?」

白洛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要知道這裡可是龍國啊,距離雷薩諾德家族的總部日不落帝國足足橫跨了半個地球,那幫吸血鬼竟然還不打算放棄?這得是有多大的仇啊。

難道是他炸了雷薩諾德家族老祖宗的棺材?白洛燃燒著名為八卦的火焰,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他十分好奇啊。

「這個……」喬治露出一絲為難之色。

「對不起,至於具體原因我不能說,他們想要得到的只是我而已,我會儘快收拾東西離開這座城市,等我離開,雷薩諾德家族也就不會找上這裡了吧?」

「不,恰恰相反。」白洛伸出一根手指擺了擺道。

「等你離開,雷薩諾德家族的人依舊會找上黑海市,而且還會因為找不到你而發瘋發狂,一氣之下毀掉這座城市都有可能。」

「以你對雷薩諾德家族的了解,你覺得他們做出這種事的幾率有多大?」

喬治沉默,白洛說的不錯,那個吸血鬼家族的人是個什麼德行,他再清楚不過,一個三階的子爵少爺就敢肆無忌憚地在黑海市大開殺戒,換成一個四階的高手,屠城都不是沒有可能。

「那你說我現在該怎麼辦?」喬治心中煩悶,現在走也不是,留在這兒也不是,他到底該何去何從?

換成一個沒有良知的人,或許會二話不說就離開,黑海市會不會被屠城管他什麼事?可是,喬治做不到,那些受害者的冤魂一直在他腦海中飄蕩,讓他心中的負罪感與日俱增,再這樣下去,他怕自己遲早有一天會瘋掉。

白洛露出狐狸一般的笑容,喬治已經完全按照他的節奏在走,換句話說,他被白洛套路了。

這也是白洛對他之前拒絕邀請的一個小小的報復,報復完畢,白洛露出了狐狸一般的笑容。

「好了,實話告訴你吧,現在我們已經跟雷薩諾德家族完全對上,不管有沒有你,我們龍衛和這幫吸血鬼之間都遲早有一戰。」

權傾天下:霸道女帝 喬治瞪大了眼睛,那他剛才到底是為什麼糾結?

「你的意思是?」他試著問道。

「歡迎加入龍衛!」白洛伸出手掌,再次發出了邀請。 喬治順利加入龍衛,成了白洛工作中的一個小小插曲,多了一個幫手,他高興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會拒絕?

反正都已經跟雷薩諾德家族結下了死仇,再結深一點又能怎樣?

白洛之所以那樣,不過是先抑后揚的小手段罷了。

等喬治離開,工作還是要繼續的,白洛看了看桌子上堆成一摞的幾十份文件一陣頭疼,跟李儒的工作量比起來已經算是少了,但關鍵是他不想做啊。

好不容易熬到傍晚,白洛簡單地收拾了一下,將散亂的文件堆放整齊,一隻手將趴在桌子上的嗚喵託了起來攬在懷裡,空閑的那隻手掌捂著嘴打了個哈氣。

話說,這麼大個黑海市,管理起來真累,他才一座城市就感到力不從心了,也不知道那些管理整個龍國的龍王得累到什麼程度。

白洛心裡這麼想著,一隻腳已經踏出了辦公室的範圍。

「白洛大人好!」

「大人好!」

一路上遇到的龍衛紛紛給白洛敬禮,裡面有不少新面孔,應該是被李儒提前選出來的。

最毒醫女心 所有新來的龍衛都要從打雜做起,同時每天進行訓練,一邊磨鍊心性,一邊增強實力,偶爾遇上緊急情況需要外出執行任務,畢竟現在龍衛人手少得可憐,也只能先委屈一下他們了。

途徑李儒的辦公室,白洛從窗戶前走過時能感受到兩道幽怨的目光,白洛扭頭一笑,然後加快了離開的腳步。

李儒好像得等到晚上八點才下班吧?唉,真可憐,要不給他加點兒工資?

白洛沒有絲毫心理負擔地快速離開,尋了個方向,朝著自己的住所走去。

他的住所距離龍衛總部並不算遠,一旦發生什麼意外,他可以在第一時間就感知到。

之所以不願意住在龍衛總部裡面,大概是因為他不想大半夜睡著睡著就忽然被人叫起來處理什麼事件吧,前幾天就是這樣的,最後白洛直接搬了出來,這些麻煩事都交給周川好了。

反正這老小子最近活躍的很,不僅僅是修為突破,連整個人都精神煥發,像是二十多歲的小夥子一樣。

額,好吧,他現在好像真的才二十多歲,說句實在話,白洛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還以為他起碼三十多歲快奔四十了呢。

大概是在黑海市活的憋屈,硬生生被逼成那樣的吧,現在這廝一解放,在整個黑海市到處亂竄抓罪犯,不到三天,龍衛總部的監牢愣是人滿為患,最後還是白洛一聲令下,讓這些罪犯派去挖礦減刑。

不管了,想那麼多幹嘛,到了晚上可得好好放鬆一下。

白洛將在他懷裡趴著的嗚喵往裡面靠了靠,黑海市的夜晚還挺冷的,或許是離海比較近的緣故,這裡的空氣中帶著一股淡淡的海腥味兒。

唔,等等,他是不是忘記了什麼,這裡可是黑海市啊,一個距離大海只有不到三十公里的地方,他竟然一次都沒有去看過海。

失策,失策,等黑海市情況穩定下來,他一定得去好好看看,距離這麼近,不去看實在是可惜了。

走在回住所的路上,龍衛總部附近先前住的人很少,主要是因為之前的龍衛烏煙瘴氣的,黑白混雜,不管是普通居民,還是靠著倒賣東西發家的人都不願意住在這裡。

自從昨天公開處刑之後,黑海市的居民終於對龍衛恢復了一些信心,也有人陸陸續續搬了回來。

至少從龍衛捉拿那幫吸血鬼這件事來看,現在的龍衛在居民遇到危險的時候是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所以距離龍衛這裡近的地方也會更加的安全。

於是乎,這些人慢慢搬了回來,只不過由於時間太短,一時半會兒還看不出來什麼,等過一段時間,這裡說不定變得比菜市場還要熱鬧。

白洛的住所就在這裡,是一家靠著街道的二層小樓,屬於鐵僵會的地產之一,沒有人住,白洛乾脆就搬了進來。

一路上的路燈都開著,燈光慘白,換成膽小一些的人,走在空無一人的大街上指不定會嚇成什麼樣。

至於白洛,不好意思,他可是從小就跟達克寧住在一起,早就習慣了。

走到房子門前,白洛嘆了口氣,這棟房子前後左右就沒有一家的燈光是開著的,白洛之前也去拜訪過,這些地方壓根就沒人,讓他連個鄰居都沒有。

從空間裝備中取出鑰匙,白洛打開了封閉了一天的房門。

房間裡面十分乾淨,傢具都是僵文派人新換上的,價格不菲。

再怎麼說也是大佬的住所,雖然白洛已經要求盡量簡單一些了,這些人還是不敢半點兒的懈怠。

開玩笑,大佬說簡單一點,他們可不能真這樣敢,不然回去僵哥還不得抽死他們。

整個房間面積約莫一百五十平方米,一個廚房,一個洗浴間,兩間卧室,外加一個佔據了將近一半面積的客廳,用來開派對都足夠了。

房屋裡面的色調主題為棕色,保暖系統做的不錯,進屋后感覺身上暖洋洋的。

白洛先是打開洗浴室,拿出一個澡盆幫嗚喵清洗了一遍,這隻懶貓從早睡到晚,連洗澡的時候都是眯著眼睛半睡半醒的,讓白洛頗為無語。

幫嗚喵洗完澡,白洛拿出一條烘乾的毛巾給它擦了擦,然後將它放在暖暖的沙發上,蓋上一張毛毯。

等做完這一切,白洛才自己動身洗澡。

有了個小貓咪,生活中多了個小包袱,麻煩也多了不少,但白洛卻樂在其中。

偌大個房間,他一個住總覺得不太舒服,住的時間長了不會得孤獨症吧?

有了一隻貓咪陪伴,白洛的生活也多出了不少樂趣。

等洗完澡,他只穿了一個加大號的白色肥褲,只到膝蓋處,上半身披著一隻白色毛毯,毛毯打了幾個結,當成一件簡單的衣服穿在身上。

如果被那些崇拜這位『黑暗帝王』的人看到他在生活中這麼隨意,也不知道會作何感想,唔,如果是女生的話,應該會口水直流吧。

晚飯早在龍衛辦公室里就吃過了,嗚喵也是,他這麼懶,怎麼可能會親手做飯嘛,雖然他也會那麼一點點的廚藝就是了。

前三年的時候,白洛可是跟著青青老師在廚藝課上做了不少東西,比如,那道毒性+1的七寶擒玉湯……

好吧,這個暫且不提,抗性這一方面的屬性早就在他的【捕食】進化成【鯨吞】之後就消失無蹤。

他現在的身體足以吞噬世上絕大多數毒藥,要是有人想給他下毒,那可算是找錯人了。

白洛慵懶地躺在沙發上,一隻手摸到了遙控。

客廳里的電視專門有個電視櫃放著,全都是配套的,白洛對品牌方面不怎麼關心,但也能看出來應該不便宜。

可惜沒有信號,白瞎了這麼個好電視。

白洛有些懷念帝都的生活了,至少在那裡,電視還有點信號來著,雖然節目不多,也足以打發無聊的時間。

這裡就不行了,黑海市的信號塔早就沒了,那些外來勢力也不想讓這裡的消息泄露出去太多,因此早就在第一時間將這裡跟外界通訊的渠道摧毀殆盡。

白洛暗罵一句晦氣,這些地下勢力果然不是什麼好鳥,連個電視信號都不放過,活該被他剿滅。

不過,沒有信號是一碼事,能不能看是另外一碼事,白洛起身從抽屜里拿出一張碟片,這些碟片都是他從龍衛總部裡面拿出來的,不要誤會,裡面全都是正經東西,絕對不含什麼少兒不宜的畫面。

現在,他手上的這張碟片就是從講述各地最近發生的趣聞的一個節目上拷貝下來的,類似荒野求生,不同的是,荒野求生是在外界野獸毒蟲橫行的地方進行,而這檔節目,則是在爆發各個詭異的地方進行探索。

白洛只想說一句,不作死就不會死,錄製人也算有點兒實力,三階後期,但手段不少,大概是在那些詭異的地方待的時間長了,手中多少有些防身的東西和手段。

但願他能一直活下來吧,白洛在心裡祈禱了一句,他可不想讓這檔節目斷掉。

看著看著,白洛打了個哈氣,將電視和燈光一關,躺在沙發上睡了起來。

屋子裡暖暖的,沙發也是那種軟綿綿的沙發,摸上去還暖乎乎的,即使晚上躺在這裡睡覺,也挺舒服的。

嗚喵被白洛放在沙發最裡面,省的這個小傢伙半夜翻身掉下去。

等一切結束,白洛閉上眼睛,沉沉地睡了過去。

忙活了一天,他也睏乏了。

白洛入睡之後,屋子裡面燈光被關,看上去黑乎乎的,也十分的安靜,除了他輕微而又綿長有力的呼吸聲,整個屋子裡就只有掛在大廳牆壁上那隻鐘錶滴答滴答的聲音。

黑暗的環境中,房間的主人陷入沉睡,卻有一些東西不打算沉睡下去,也就是說,有人想要搞事情!

房間里從不知名的角落傳出一陣細微的悉悉索索的摩擦聲,像是在試探房屋主人的動靜,等確定了房屋主人沒有任何反應,藏在暗處的某人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 「咔咔——」

房間似乎發生了某種詭異的變化,放在電視柜上的電視竟然在沒人動的情況下自行打開。

電視打開后顯示出來的不再是跟之前一樣的探險畫面,而是一隻深不見底的古井。

古井中悄悄探出一顆腦袋,身材嬌小的幽幽子趴在電視邊框上透過電視的屏幕打量著在客廳里沉睡的某人。

「嘻嘻,這個傢伙竟然睡著了,果然連上天都在庇佑我。」

「哼哼,之前讓你欺負我,今天可算讓我抓到機會了吧,看我不把你嚇個半死。」

跟白洛曾經立下賭約的幽幽子終於找上了門,其實幽幽子從幾天前就開始尋找白洛了,不然怎麼能報之前白洛欺負她的仇呢?

但她貌似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一直到現在,才堪堪發現白洛住在這裡,這件事要是被白洛知道,恐怕得笑掉大牙。

幽幽子悄悄爬了出來,儘力不發出一絲聲響。

「咚——」

「哎呀——」

幽幽子不小心摔在了地上,不顧疼痛連忙看向白洛的方向,看到白洛依舊在熟睡,這才鬆了口氣。

「什麼嘛,電視為什麼要放那麼高的位置啊。」幽幽子小聲抱怨道,讓正在睡覺的某人忍不住眼角一抽。

幽幽子很快就振作了起來,輕哼一聲,小聲道:「雖然困難重重,但幽幽子大人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她拍了拍衣服上沾上的灰塵,躡手躡腳地站了起來,然後發覺到一個不小的問題。

『難道我要用現在的樣子嚇唬他?不行啊,本姑娘這麼可愛,他怎麼會被嚇到。』

『要不要變成一張特別可怕的臉?嗯,就這麼決定了。』

幽幽子握了握小拳頭,用出了貞子一族祖傳的易容大法。

論嚇人,她們貞子一族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存在,據說當年還沒靈氣復甦,就有人被貞子嚇死過,這得是多可怕,才能隔著電視就能嚇死人?

不管怎麼說,在嚇人這方面,她們一族確實有一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