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不是說修鍊界孤陋寡聞,不知道動物也可以進行修鍊。

但是像林天恆這樣,直接用天價丹藥,將一條狗給強行喂到了黃級初期的實力,這簡直太過駭人聽聞了。

畢竟有這麼多丹藥,誰不是當寶貝一樣自己好生用著。哪有人會像林天恆一樣浪費,全都餵給狗了……

突破之後的小奶狗,智力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雖然還是比不上正常成年人,但是跟個七八歲小孩相比,也是只強不弱。

「汪!」

原本懶洋洋的小奶狗,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突然一下子站了起來,興奮的看向了美女拍賣師的方向。

林天恆也抬頭看向舞台,這才發現,美女拍賣師面前的托盤上,出現了一塊五彩斑斕的肉塊狀玉石。

「終於到了本場壓軸的寶貝登場了!」

美女拍賣師話還沒說完,就有人不屑的哼道:

「切~不就是肉石系天然石種嘛,我家裡好幾塊。」

「這玩意兒雖然品相好的,也能賣個上億,但這跟修鍊毫無關係吧?」

「還壓軸,我看你們是黔驢技窮,所以拿這個破爛來糊弄大家!」

雖然這塊玉石的確非常好看。

而且明明是玉,卻長的跟肉塊一點,實屬罕見,稱為臻品完全不為過!

但這畢竟是為武道會服務的拍賣會,所以這種毫無關係的拍賣物拿上來,並且還是作為壓軸的寶貝,引起眾人吐槽也很正常。

為了平息眾人的憤怒,美女拍賣師連忙解釋道:

「大家不要誤會,這不是肉石系天然石種,而是真正的肉塊!至於我們將它作為壓軸的寶貝,則是因為,我們在這塊肉裡面,查探到了恐怖的靈力!」

一塊肉,蘊含大量的靈力?

大部分的家族弟子,都發出了嘲笑的聲音。

但是魏坤琳和蕭斷情,卻是面色凝重了起來。

他們不禁猜測,這神秘的肉塊,會不會是上古魔獸的殘留物。

若真的如此,那這塊肉的價值,的確是價值連城!

怕在在這麼下去,壓軸的拍賣物就要成為廢物了!

所以美女拍賣師趕緊宣布了低價:

「由於這塊神秘的肉塊價值不可估量,所以我們給出的拍賣底價是十億……」

說出這個低價,美女拍賣師自己都有些不自信了起來。

她認為這神秘肉塊如果有人願意出價,那就已經謝天謝地了。

但讓美女拍賣師沒能想到的是,全場唯一一個,沒有開過口的客人,居然毫不猶豫的出價了:

「十億。」

蕭斷情冰冷的聲音,讓所有人都頗為意外。

但是蕭斷情的出價,卻讓大家明白了,這神秘的肉塊,絕對不是凡物!

「十一億!」

魏坤琳也拼了。

為了拿下這件寶貝,他不惜動用了自己的私人賬戶。

「十二億!」

蕭斷情對這件寶貝勢在必得,所以出價自然毫不猶豫。

「十三億!」

「十四億!」

……

「嗚~」

望著小奶狗正在輕輕咬著自己的褲腿,林天恆可以感受得到,小奶狗非常想得到神秘的肉塊。

看在它這麼努力賣萌的份上,林天恆自然會為它爭一爭。

「三十億。」

林天恆一出手,蕭斷情和魏坤琳的臉色頓時都變得非常難看。

已經沒這麼多錢的魏坤琳,立刻去向他爹求助。

但魏坤琳父親,好像是知道自己這個敗家的兒子又來要錢了,竟然直接將手機給關機了……

「五十億!」

蕭斷情的喊價,徹底震驚了魏坤琳。

在他眼裡,蕭家雖然崛起的很快,卻依舊是個只會拉幫結派的二流小家族。

但一個二流小家族的小姐,怎麼可能會輕輕鬆鬆的拿出五十億巨款?!

就是他魏坤琳,口袋裡最多的時候,也不過才三十億的資金。

不過林天恆更狠,直接一口價將價格喊到了六十億!

「七十三億!」

蕭斷情很少見的呼吸急促了起來,因為這七十三億,已經是她全部的資金了。如果林天恆出價更高,那她便只能認輸了。

「唉~」

林天恆嘆了口氣,無奈望著著急不已的小奶狗。

真的不是林天恆不幫它,而是林天恆即便加上自己的十億私房錢,也才勉強湊出七十一億。

感覺到林天恆想要放棄,心急如焚的小奶狗,居然用生澀的人語喊道:

「麒,麒,麒麟!」 身受重傷被人覬覦容貌,只能毀了臉以求自保。

而斷了腿,又負傷在身,那般情況下她若不是傷勢太重,也不會在殺了人之後不得脫身。

能夠做人奴生意的,如她當初遇到的池郁那種稍微講些「情義」的販子是極少的,大多數都是窮凶極惡,手上沾染了不少人命的人。

徽羽殺了他們的人,激怒了他們,這種情況下被送去了獸斗場,逼著與人決鬥用以賭博取樂。

想想都能知道她會有什麼下場。

姜雲卿緊緊抓著君璟墨的手低聲道:「她傷勢很重嗎?」

君璟墨聲音微沉:「伏猛送信來說,徽羽的武功怕是廢了,她不肯服軟,身上的骨頭被反覆打斷了好幾處,恐怕就算是醫好也難以習武了。」

姜雲卿眼睛微紅。

徽羽那般好的身手,竟然被廢了武功?!

她手裡用力之下,指甲幾乎陷進肉里。

君璟墨看著她陡然蒼白的臉色,輕摟著她的肩膀說道:「那般情況下,她能保住一條性命已經是不易,更何況我已經讓伏猛他們送徽羽和小舅回京。」

「等回來之後,有你,有左子月和南宮淮,你們定能治好她身上的傷,以她過去那些年在暗谷所學,哪怕被廢了武功也不會就此湮滅下去。」

「你要相信徽羽。」

姜雲卿聽著君璟墨的話后,緊抿著嘴唇點點頭道:「我信她。」

徐氏聽到徽羽的傷勢,還有孟少寧的情況之後,只覺得揪心不已,她開口問道:「那他們什麼時候能入京?」

君璟墨抬頭道:「快則五、六日,安俞那邊送信過來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動身了。」

「徽羽身上有傷,所以馬車走的會慢一些,而且小舅那邊也有些問題。」

姜雲卿強逼著自己暫時放下對徽羽的擔憂,開口問道:「什麼問題?」

「小舅他不願意回來。」

姜雲卿愣了下,才皺眉說道:「什麼叫不願意回來?」

君璟墨說道:「具體的我也說不清楚,只是伏猛讓人快馬加鞭捎來的口信中說,小舅在漁村養傷的時候對救他的女子動了情。」

「當時伏猛找到他的時候,他對過去的記憶全數不記得,也不記得宗蜀那邊的事情。」

「伏猛跟小舅說了他的身份,還有一些有關孟家和他過去的事情之後,小舅不僅沒有半點回憶起來,反而還有些抗拒回來,伏猛最後無奈,只得強行將小舅和那個女子一起帶回了安俞。」

「這次進京的人中,就有那個女子。」

姜雲卿聞言怔愣了片刻,怎麼也想不出來孟少寧對人動情會是什麼樣子,而且孟少寧失蹤到現在,滿打滿算也不過才一個月時間。

她很難想象,以孟少寧那般冷靜自持的性子,會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對人情根深種,而且居然還會滿心抗拒回到京城。

難道一個人失憶真的會變化這麼大?

孟少寧忘記了過去,忘記了孟家,忘記了他曾經所經歷的一切,可是人的性情是不會隨便改變的。 不是說好建國后不許成精的嗎!

小心翼翼的左右看了看,發現沒人聽到小奶狗開口說話后,林天恆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否則要是讓外人聽到一條狗說話了,哪怕小奶狗擁有黃級初期境界的,但這也絕對足夠引起整個修鍊界的震動!

雖然這一突發情況,把林天恆都給嚇到了。

大牌作家 但更讓林天恆在意的,是小奶狗剛剛說的「麒麟」二字。

麒麟乃是中華傳統瑞獸,性情溫和,傳說能活兩千年。

古人認為,麒麟出沒處,必有祥瑞。

另外,《禮記·禮運第九》:「麟、鳳、龜、龍,謂之四靈」,可見麒麟地位起碼與龍同等,並不低於龍!

所以這神秘的肉塊,居然能與傳說中的神獸扯上關係。就沖這一點,林天恆無論如何都得把它給拿下!

但問題在於,林天恆現在是真的沒錢了,如果此刻去聯繫黑虎打錢過來。 天降巨富 估計等鈔票到賬,拍賣早就已經結束了。

「喏~」

一隻白皙的玉手突然伸了過來,上面擺放著的銀行卡,讓林天恆頓時眼前一亮。

秦嵐妃撇嘴道:

「反正這兩個億本來就是給你準備的,現在拿給你,也算是物歸原主了。」

對啊!

秦嵐妃和秦峰手上還有兩個億,再加上林天恆手上的一點小零錢,完全可以壓的過蕭斷情的出價!

還在等著林天恆誇讚的秦嵐妃,等了半天之後,卻聽到林天恆喊道:

「三十七億零一百萬!」

呵,男人果然都是大豬蹄子~

面色沉重的蕭斷情,雙眸死死的盯著神秘的肉塊。

昏事 在場的大部分家族,現在都跟蕭家走的非常近。

所以不少家族弟子,立刻小聲詢問道:

「蕭姐,我身上還有兩千萬,你如果需要的話,我就全部給你了。」

「我門湊個五千萬也沒問題,蕭姐你要不要?」

「多的我現在也拿不出來,但一個億還是沒問題的。」

……

看到這麼多人去討好蕭斷情,在憤怒之餘,魏坤琳也感受到了深深的威脅。

家族之間的關係和地位,從這一幕頓時顯露無疑。

魏家雖然還是名義上的徽州省第一家族,但顯然已經是名存實亡了。

所有的徽州省家族,都在不遺餘力的討好著秦嵐妃,正如他們的父輩,費盡心思的討好著蕭家一般。

雖然無法理解,為什麼秦家會有這麼大的魅力,又或是說能力。

但事實已經如此,在去糾結這些已經沒用了。

「看來對我魏家來說,最大威脅不是林天恆和秦家,而是蕭家這條潛伏在暗處的毒蛇!」

魏坤琳認為自己魏家肯定還是強勢的一方,畢竟家族底蘊在那兒,而且還有林天賜父子的幫助。

但是蕭家那邊的支持者有點多,所以魏坤琳不禁在想,如果自己魏家再多出一個玄級初期的高手,那絕對能夠震懾住所有不安分的小家族!

不過想要達成這一目的,通過自身努力,肯定是難以完成的。

所以魏坤琳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林天恆懷中的小奶狗……

猶豫了一番之後,蕭斷情微微搖頭,嘆道:

「花費這麼多錢,去搶一個個不知道用處的東西,實在太不理智了。所以林天恆既然想要這塊肉,那就給他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