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倩姐姐,出來接客了!”唐天宇從沙發中探出腦袋來喊了一聲。只見從房間裏飄出來一個身着古裝長裙的年輕女子,頭上還梳着一個古代女子常見的髮髻。

“小宇,是什麼人啊?”女子飄到唐天宇的身旁施了一個萬福,笑意盈盈的說道。

“小女子叫做常倩,這位公子如何稱呼?”女子此時看到了坐在旁邊的聶飛,微微一欠身說道。

“聶飛,常小姐有禮了。”聶飛連忙拱手說道。

“小宇今天有事要談?”常倩看着兩人好奇的問道。

“這傢伙是我的同行,今天來我是打算給他上上課的。常倩,我的搭檔,鬼齡三百年。”最後一句話唐天宇是對着聶飛說的。

“如果你打算尋找輪迴之約的線索的話,我建議你去找孟姐談談。對於孟婆湯的效果,沒有人比她更熟悉!”唐天宇從沙發上坐了起來,目光灼灼的盯着聶飛說道:“而且孟姐對於任何恢復前世記憶的人都不怎麼感冒,畢竟那意味着她失職了!”

“孟姐?”聶飛有些意外的從唐天宇口中聽到了這個名字。

…… “別告訴我,你連孟姐的真實身份都不知道?”唐天宇看着聶飛問道。

“我當然知道,我只是沒想到這事會和她扯上關係而已。”聶飛搖搖頭說道。

“今天我已經把該說的都跟你說了,我這邊怕是也什麼線索能夠提供給你了。你還是去找一趟孟姐吧。”唐天宇笑嘻嘻的說道。

“小宇不是說要給這位先生上上課?”常倩看着唐天宇好奇的說道。

話音一落,便見唐天宇的臉色有些尷尬。他趕忙把常倩拉到一邊去低聲說道:“我那都是託詞罷了,該說的我下午就跟他說了。說是晚上有事,其實也不過是爲了騙頓飯而已。”

常倩恍然大悟,看着唐天宇無奈的搖了搖頭。

聶飛可不知道唐天宇打的是這個算盤,他還以爲唐天宇把他叫到這來真是有什麼話要對他說。不過既然已經知道可以從孟婆那得到線索,聶飛覺得也沒必要在唐天宇這繼續浪費時間了。

“既然如此,我這就去找孟姐瞭解一下情況。不過天宇你一定要小心,李君昊既然對小小姐和周大叔都下了毒手,我擔心他不會放過我們其他幾位討債人。”聶飛看着唐天宇認真的說道。

“我不過是一個擔任討債人不到五年的新手,天塌下來也有高個子頂着。要按照他的行動來推斷,下一個有危險的人應該是那個小白臉纔對。至於你倒是可以放到最後才考慮。”唐天宇輕輕的搖着頭說道。

聽到這話,聶飛也不知道是該爲自己可以列爲最後目標而開心,還是悲哀於自己連一個未成年小男生都不如的結果。

“總之,萬事小心!我就先去找孟姐了。麻煩你給我打開通道吧。”聶飛嘆了一口氣說道。

唐天宇乾脆利落的在客廳的中央給聶飛打開了輪迴通道,笑嘻嘻的看着他說道:“慢走,不送。路上小心!”

聶飛走進輪迴通道前又一次深深的看了一眼唐天宇,頭也不回的走入輪迴通道。

隨着輪迴通道的慢慢關閉消失,唐天宇的臉色突然變得鐵青起來:“倩姐姐,咱們從今天開始停止接單,停止所有一切對外活動。如果沒有要事,千萬不要離開這個地方!”

“你是擔心那個李君昊可能來找我們的麻煩?”常倩看到唐天宇臉色忽然變得如此難看,臉色也變得有些凝重起來說道。

“不是可能,而是一定會!”唐天宇的臉色說不出的難看,這還是常倩第一次看到唐天宇有這樣的臉色。

“李君昊既然把蘇姐姐和周大叔都除掉了,剩下的兩個討債人他肯定也不會放過的。雖然我也摸不清他究竟爲什麼對討債人有如此大的仇恨。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一旦他真的對我們出手,以我們現在的力量絕對不是他的對手!”唐天宇搖着頭說道。

“無論是什麼情況,我都一定會陪着你的。我們是搭檔不對嗎?生死與共的搭檔!”常倩從背後環抱着唐天宇,柔聲說道。

“不。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受到任何傷害的,哪怕是賭上我這條性命!”唐天宇掙脫了常倩的懷抱,轉過身去看着她,認真的說道。

常倩沒有再說什麼,只是伸出雙手又一次將唐天宇攬入懷中。

“雖然我很不想在這個時候打擾你們,不過有些事終歸是要面對的不是嗎?”一個突兀的聲音在客廳裏響起。唐天宇和常倩觸電般的分開,警惕的盯着四周。

“什麼人!”唐天宇大聲喝問道。一滴冷汗從他的額角劃落。

“雖然你擔任討債人不過短短几年,但不得不說你絕對是一個天才般的人物。假以時日,說不定你又會成爲第二個蘇小小。而我向來信奉要將危險扼殺在搖籃之內。”一個人影打開了客廳的大門,慢悠悠的走了進來。

“你就是李君昊?!”唐天宇看着這個忽然出現的陌生年輕人,低聲喝問道。

“答對了!可惜沒有獎品!”這個年輕人打了一個響指,滿臉笑意的說道。

“這麼說,你的下一個目標就是我咯?我似乎不值得你如此重視吧!”唐天宇知道今天這一劫恐怕是避不掉了,背在後背的手掌悄悄的向常倩擺了擺。常倩頓時會意,剛想要有所行動。

李君昊的聲音又一次響起來:“如果我是你的話,就絕對不會白費力氣去召喚你的那些幫手。那樣子有用的話,我也就沒辦法幹掉蘇小小了。”

“雖然你的力量是不值得一提,可是你實在是太聰明瞭。要知道,有時候做人要懂得藏拙。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這個道理難道你不明白嗎?”李君昊看着一頭冷汗的唐天宇,輕笑道。

李君昊的話讓唐天宇突兀的笑了起來,笑得像是一隻偷吃到雞的小狐狸:“既然你都說我很聰明,那你覺得我像是這麼輕易等死的人嗎?哪個討債人沒有幾手壓箱底的絕活啊!召喚,牛頭!”

唐天宇的手猛的一揮,他手上戴着的手錶發出了耀眼的光芒。這個光芒頓時讓一直保持着微笑的李君昊臉色忽然一變。

地府鬼差的實力即便是李君昊也不敢輕易面對,更何況還是出了名的牛頭馬面?!

手錶上的光芒讓李君昊的眼睛微微一眯,可是當他的視線完全恢復的時候。眼前已經沒了唐天宇和常倩的身影。

“這個小鬼頭果然有點門道!”看到變得空無一人的客廳,李君昊的臉上慢慢浮現起一絲微笑:“可是他怎麼覺得我會如此輕易的讓他跑掉呢?”

蘭川市的某個無人角落,隨着一道白光閃起,唐天宇和常倩猛的從虛空中彈了出來。

“倩姐姐,你現在馬上離開。去魔都,那裏是聶飛的區域,去找他!”唐天宇一把抓住常倩的手飛快的說道。

“不行!”常倩一改溫柔的面孔,焦急的喊道:“我們是生死與共的搭檔,我怎麼可能丟下你獨自離開!”

“不,你不明白!”唐天宇臉色無比的焦急:“關於李君昊的身份我已經有了一定的猜想,這個消息必須讓聶飛知道。否則以後一定會出大亂子的!”

“我不會丟下你獨自離開的!”常倩堅定的搖着頭說道。

唐天宇看着一臉堅定的常倩,知道她是不會輕易的改變主意的。他咬了咬牙,一掌拍在常倩的胸口上,一個旋轉的光團立即印在了常倩的胸口上。

常倩看着胸口上旋轉的光團,立刻明白這個靈術的作用,淒厲的喊道:“小宇!”

“記住,讓聶飛仔細查看一下近幾百年的關於討債人的歷史。我不知道他那裏是否能夠查得到,只有你能夠幫助他查看我這塊區域內的歷史。切記切記!”隨着唐天宇焦急的話音落下。

常倩胸口上扭曲的光團頓時變大擴散到她的全身,白光猛的一收。常倩的身影立刻消失在了原地。

唐天宇沉默的看着常倩消失的地方,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將戴在左腕的手錶活動了一下,甩了甩肩膀自嘲的說道:“看樣子還是得打上一場才行啊!”

在唐天宇的面前,一個虛幻的身影慢慢的浮現,熊頭人身,卻不正是先前出現過的熊鬼又是誰!

…… “不得不說你真的是一個天才。”李君昊的聲音從熊鬼的身後傳了出來,他身影慢慢的出現。

“竟然能將輪迴通道特殊應用成短距離瞬移。如果不是我追得及時,恐怕你現在已經不在蘭川了吧!”李君昊走到熊鬼的身旁微笑着說道。

“是啊,沒想到你的速度這麼快,這樣都能找得過來!”唐天宇稚嫩的臉上掛着與其年紀不相符的成熟道。

“看樣子我的決定還是正確的,果然不能讓你繼續活下去!”李君昊微微一笑,輕輕的搖了搖頭。

“熊鬼!”李君昊輕聲吐出了兩個字。

熊鬼的身影模糊了一下,唐天宇心頭警鈴大作,連退數步,一面靈盾樹立在他的身前。

噹的一聲響,熊鬼的巨掌拍在了唐天宇的靈盾上,靈盾僅維持了一秒不到的時間就破碎掉了。

唐天宇臉色不變,輕輕的吐出了一個字:“爆!”

破碎掉的靈盾發生了劇烈的爆炸,咆哮的靈力衝擊將熊鬼炸飛了出去。而近在咫尺的唐天宇卻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這是靈力衝擊,對於靈體有奇效。但對活人能夠造成的傷害卻是微乎其微的。

“居然能將防禦用的靈盾改成這種效果,你果然了得!”李君昊看到熊鬼被炸飛出去,臉色沒有絲毫變化,反而是讚許的拍起了手掌。

“能當上討債人的總不能沒有兩把刷子,難道你就打算讓這些嘍囉來對付我?”唐天宇眉毛一揚,問道。

“當然不!”李君昊的聲音突兀的在唐天宇耳邊響起,唐天宇只覺得渾身的寒毛全都立了起來,心下知道情況不妙!

一根細細的靈力絲線橫在唐天宇的脖子間,身後一股力量將他的身體往前推。只要唐天宇的脖子貼上這根絲線肯定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可是這條絲線離唐天宇的白嫩的脖頸實在太近了,身後退路又被擋住,唐天宇根本無處可逃!

唐天宇心下一橫,一掌拍在自己的胸前,掌心靈力一吐。強大的衝擊力透過他的胸口向後衝擊,唐天宇身後的李君昊頓時發出一聲悶哼,而唐天宇則是直接一口鮮血噴了出去。

身後的李君昊被自己這一招傷敵八百自損一千給擊退,唐天宇的退路終於是打開了。

唐天宇一仰脖子,細細的靈力絲線切入他的脖子的皮膚中,向上劃過,硬是切掉了他一塊巨大的皮肉,脖子下的氣管同樣被割斷,斷面清晰可見。

唐天宇來不及療傷,迅速的往前一蹲,身體往前一滾。徹底遠離李君昊後,他沾着自己的鮮血飛快的在胸口上畫了一個符印。唐天宇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着。只不過兩個呼吸一切便完好如初。

心有餘悸的摸了一把已經恢復的脖子,唐天宇的臉色無比的凝重。李君昊的速度竟然快到他完全沒有任何反應就已經貼近到自己的身後,這樣的對手應該如何對付?!

“嘶嘶,我最煩討債人的一點就是。無論你們受了多重的傷,只要不是當場斃命就能迅速恢復,簡直跟打不死的小強差不多!”李君昊撫着自己的胸口從黑暗中走了出來。看李君昊的臉色,唐天宇的那一掌雖然是透過了自己的身體,但給他造成的傷害也不算小。

“討債人可不是省油的燈!”唐天宇看着李君昊嘿嘿笑道。

“我也從來沒覺得討債人是省油的燈!”李君昊臉上的神情不變,微笑道:“所以我給你準備了一份大禮!”

一條鞭子般黑影從唐天宇身後彈射而至,唐天宇忽然心生不祥,身體猛的往前一撲。黑影擦過他的肩膀,帶走了他肩上的一大塊皮肉和鮮血。

“我對付蘇小小的時候也不過就出動了現在這個陣容而已,你應該值得欣慰的。”李君昊輕笑道:“我可是出動了我所有的得力手下呢!”

“沒想到你也是一個仗着人多勢衆才能逞威風的紙老虎罷了。”唐天宇在地上翻滾了兩圈,躲過了又一次襲來的黑影半跪在地上盯着李君昊冷笑道。

“如果讓你們討債人把幫手叫出來的話,恐怕現在狼狽的就是我了吧!”李君昊絲毫不爲唐天宇的話所動,微笑道。

在唐天宇身後的不遠處,兩個身影慢慢的浮現。一個是剛剛被唐天宇炸飛的熊鬼,另一個則是先前出現過的影鬼!

傷了唐天宇的正是影鬼口中那條如同鞭子一般的舌頭!

前有李君昊,後有兩頭異鬼。自己的幫手又召喚不出來,唐天宇現在的情況十分危險!

越是到這種時刻,唐天宇反而越冷靜。慌張在危機時刻起不到半點作用,這點唐天宇很清楚!

身後的皮膚感覺到涼意來襲,唐天宇渾身的雞皮疙瘩都因爲這股涼意而冒了出來。他來不及多想,又是往前猛的一撲。

似乎一陣微風從身後掃過,唐天宇並沒有感覺到疼痛的傳來。就在他慶幸自己似乎躲過了這一次襲擊的時候,一股發自靈魂深處的疼痛涌了上來。

即便方纔受了那麼重的傷都沒有吭過一聲的唐天宇立即發出了撕心裂肺般的慘叫。

“真是的,老讓我幹這種偷襲的工作。我是一個有理想有抱負的有爲青年鬼好不好!”一個人身豹頭的鬼在方纔唐天宇呆着的地方出現,滿口怨言的說道。

豹鬼的爪尖上,一縷魂魄靈力正在緩緩的消散。那是唐天宇的魂魄。

“有點意思!”唐天宇終於止住了慘叫從地上站了起來,審視的目光從三頭異鬼的身上掃過,最後落到了微笑的李君昊身上。

“看樣子你的人都來齊了?唐天宇揚着眉毛說道。

“暫時算是齊了!”李君昊微笑道。

“那就好,我也該叫人了!出現吧!牛頭!”唐天宇忽然仰天怒吼了一聲。李君昊和所有的異鬼都頓時一驚,如果唐天宇真的把鬼差牛頭召喚了出來,他們這些人鬼都要有麻煩了!

一陣輕風拂過地面,捲起了地上的幾片碎紙。四下裏一片靜悄悄的,唐天宇的怒吼似乎並沒有任何作用。

“地府的辦事效率依舊這麼低下,你真的召喚了牛頭?”李君昊小聲的嘟囔了一句道。

唐天宇也是一臉的尷尬。從方纔他就召喚了牛頭,本以爲自己拖延了這麼些時間,牛頭應該到了,可是沒想到牛頭壓根就沒出現!

“果然,靠地府還不如靠自己!”唐天宇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說道。

“嚇死哥了,要是牛頭真的出現,哥第一個跑路!”豹鬼長吁了一口氣拍着自己的胸膛說道。

一隻巨大的手掌忽然從虛空中探了出來,豹鬼還算粗壯的腰身在這個巨掌面前就跟洋娃娃似的。

巨掌抓住豹鬼的腰身,將其狠狠的摔到地上。身爲靈體的豹鬼居然彷彿撞在真正的地面上一樣,張口噴出了一團靈力霧。

“大爺我只是速度慢了一點而已,你們可是消耗了陽壽召喚的,我怎麼能不來!”一個巨大的身影從虛空中慢慢的浮現,甕聲甕氣的聲音讓李君昊和幾位異鬼都是臉色一變。

牛頭真的出現了!

…… “小子,下次要救命的話,應該召喚馬面,那傢伙的腿腳可比我的快多了!”巨大的身影扭頭衝着發愣的唐天宇說道。

“來了就好!”唐天宇一臉興奮的看着這個巨大的牛頭喊道。

鬼差牛頭。對於所有的鬼來說,這絕對是極其恐怖的存在,出現在衆人面前的牛頭身高將近有四米,粗壯的胳膊幾乎要一個成年人才能抱得過來。頭上兩隻彎彎的牛角有一米多長,****的上身展示着令所有健身冠軍都無地自容的肌肉。下身僅有一條破布將重點部位包圍着,四肢的體毛異常濃密。

“就是這幾個鬼沒鬼樣的傢伙也值得你消耗五十年陽壽把大爺召喚出來?”牛頭巨大的身軀足夠俯視所有的人,兩隻比人頭還大的眼睛立即將現在的情況全部收入眼中。

“你把這幾個傢伙全部搞定就行了!”唐天宇見到牛頭出現,心頭大定。

鬼差的實力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對抗的,畢竟人家是輪迴之下的公務員,存在的年頭更是連數都數不上來,有他的存在哪怕是當今修行界第一人來了也是白給!

李君昊的臉色異常的難看,沒想到唐天宇竟然真的有足夠的陽壽將牛頭召喚出來。要知道他擔任討債人也不過才五年的時間罷了!

最讓李君昊想不到的是,牛頭竟然會在這個關鍵點出現。不是說地府效率低的令人髮指嗎?!

“撤!”李君昊大吼了一聲,扭頭便跑。

面對鬼差,哪怕是李君昊計策百出都沒用。鬼差具有碾壓一切的實力,任何計策在絕對的力量面前都脆弱得如同一張薄紙,什麼時候被捅破只是看對方的心情罷了!

李君昊在雙慶市能夠屏蔽鬼差的感知,讓整個雙慶市好長一段時間都沒有鬼差出現。但討債人的召喚是無法被任何手段屏蔽的!一旦鬼差真的出現,任何活着的修士在他面前都是戰五渣!

熊鬼和影鬼早在牛頭出現的那一刻渾身就如同篩子般抖個不停了。那是來自上位者的威壓,鬼差天生就能壓制所有的靈體,在鬼差的面前,鬼所有的能力都將消失,變得和活人沒有任何區別!靈術倒是能夠使用,但一個鬼想依靠靈術來對付鬼差?那還不如直接買塊豆腐撞死來得快一些!

李君昊的話音未落,熊鬼、影鬼還有豹鬼拔腿就跑。由於牛頭自帶光環的效果,這一刻他們也沒辦法飛天遁地了,唯一能夠逃竄的方式就只有靠飄的!而且他們連穿牆都不行,只能像活人一樣走道路!

牛頭看到三鬼逃跑,那比浴缸還要大的嘴巴一咧,巨掌忽的探出,速度並不比三鬼逃跑的速度慢上多少。

跑在最後面的影鬼被牛頭的巨掌一把抓住,那場面就像是一個洋娃娃被抓在掌心中一樣。

牛頭右臂一使勁,影鬼那鱷魚一樣的腦袋兩側眼珠子頓時鼓了出來。‘啵’的一聲輕響,影鬼被牛頭彷彿捏氣球一樣捏爆掉,一團巨大的靈力霧在牛頭的掌中散開。能夠和地鬼王老白交手的影鬼就這樣輕易的被牛頭給捏得魂飛魄散,死得甚是憋屈。

“你應該追那個傢伙纔對的!”唐天宇看到牛頭對付逃竄的三鬼,不由大急。幕後主使李君昊已經跑得不見了蹤影,牛頭卻在對付他手下的幾個嘍囉,這讓唐天宇如何能夠不急。

“我是鬼差,對付這些骯髒的東西是首要任務。雖然你是消耗了陽壽把我召喚出來,但不代表你有資格命令我!”牛頭聽了唐天宇的話,兩隻巨大的眼睛頓時一瞪,恐怖的靈壓瞬間降臨。

唐天宇被這恐怖的靈壓壓得呼吸一窒,頓時什麼意見都沒辦法發表了。

牛頭鎮壓了唐天宇,扭頭一看熊鬼還在逃竄。他一擡腿瞬間就跨出了好幾米,三兩步就追上了熊鬼。巨大的手掌探出將熊鬼抓在掌中輕輕一捏,熊鬼立即步了影鬼的後塵。

但因爲這一耽擱,速度最快的豹鬼和李君昊早就不見了蹤影。牛頭追出去四處尋找了一番,無功而返。

“那兩個傢伙都跑了,現在怎麼辦!”牛頭瞪着兩隻巨大的眼珠子問道。

“你是鬼差耶!你難道沒什麼特殊能力追蹤到那兩個傢伙嗎?!”聽到牛頭這麼問,唐天宇一陣氣急說道。

“有是有,不過你消耗五十年陽壽只是召喚我出來打架的,可不是讓我追兇的。如果要我追蹤的話,那需要三十年的陽壽!”牛頭甕聲甕氣的說出了一句讓唐天宇爲之氣結的話來。

“孃的,三十年就三十年,你給我追蹤那個李君昊!”唐天宇怒吼道。

“不行!”牛頭巨大的腦袋晃得跟撥浪鼓似的:“我是鬼差,就算你把我召喚出來也只能是對付鬼。人的事不歸我管!”

牛頭的話猶如一盆冷水劈頭蓋臉的從唐天宇的腦袋上澆了下來,他懷着最後一絲努力的想法看着牛頭問道:“如果李君昊當着你的面殺了我,你也不管?”

“他這不是沒有當着我的面殺你麼!”牛頭的眼睛圓瞪着說道。

牛頭的回答讓唐天宇徹底無語了,敢情自己消耗五十年陽壽召喚出來的鬼差就是爲了對付李君昊那幾個手下的?!

只是氣憤歸氣憤,但要讓唐天宇和牛頭叫板,他還真不敢。雖然地府和討債人都是歸輪迴管轄。但要真說起來,地府完全有實力和資格不鳥討債人。

“那你追蹤那個異鬼能夠趕得上嗎?”既然已經消耗了五十年陽壽,唐天宇也不在乎多消耗這三十年了。豹鬼方纔的攻擊讓唐天宇深深的感受到了威脅。如果能夠將豹鬼消滅掉,無異於斬斷了李君昊最有力的一隻臂膀。

“不好說!”牛頭抓了抓腦袋說道:“那小子的腿腳太快了,這會的功夫不知道跑到哪了。我的時間也不多了呢!”

牛頭的回答讓唐天宇涌起了一陣深深的無力,他開始懷疑自己消耗五十年陽壽召喚出來的鬼差到底值不值得了。

唐天宇擡頭還想要說什麼,只見牛頭眨了眨眼睛說道:“召喚的時間到了,下回如果有需要可以再點我,我的編號是9706。記住哦!”

在唐天宇錯愕的眼神中,牛頭巨大的身軀化作一團青煙消失不見,而此時距離他出現的時間也不過剛剛過了五分鐘。

巷子裏立刻傳出了唐天宇憤怒的吼叫:“牛頭,我****大爺!”

…… 任誰用五十年來換五分鐘都會有種被欺騙的感覺,唐天宇現在就很是憤怒。但他又能如何?誰讓他之前也沒試過召喚牛頭?出現的速度慢不說,居然還只能待五分鐘!實力雖然是恐怖得沒法說,但居然只能對付鬼?!

如果早讓唐天宇知道是這麼一個情況,也不知道他是否會繼續選擇召喚牛頭。但牛頭的出現的確讓身陷危機的唐天宇逃過一劫,因此這個問題最終的答案還是不變的。

唐天宇環顧了一下四周,嘆了口氣準備離開。

一道細細的靈力絲線從斜刺裏彈射而出,瞬間洞穿了他的胸口。

唐天宇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又有四條絲線從黑暗中射出,準確的劃過他的手腕和腳腕。

隨着兩下啪嗒的聲音,唐天宇的兩隻手掌掉落在了地上。直到鮮血如泉水般噴涌而出時,唐天宇才終於感覺到疼痛。

唐天宇直接撲倒在地上,口中發出了痛苦的慘叫。

一個人影慢慢的從黑暗中顯現出來,手指揚起一陣連彈。無數條絲線從天而降,宛如釘子般將唐天宇牢牢的釘在了地上。每一條絲線都洞穿了唐天宇的身體。現在的唐天宇就像是一個被困在蛛網中的昆蟲,連掙扎的辦法都沒有。鮮血在他的身下慢慢流淌蔓延,由於絲線太細的緣故,即便被釘成了馬蜂窩一樣,唐天宇也沒有立即死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