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蠢事是要付出代價的,也許是生命的代價”

“哦?”

“你殺不了他,誰都殺不了他,有一種人生下來就註定不會被打敗”胡不歸眼裏忽然溢滿崇敬,竟彷彿他說到的不是人,而是神。

無痕看了看胡不歸,道:“有一種人一生都在尋覓一場轟轟烈烈的失敗。”

胡不歸笑了,這實在是個驕傲的年輕人。


這份來自骨子裏的驕傲卻讓他想起一個人。

####

鳳翔

那時,他是一劍睥睨的無雙劍手。

那時,他是意氣飛揚的少年公子。

他曾一擲千金,傲視天下,也曾當街把劍,血濺五步。

他就是鳳翔,伊人一劍,縱橫天下。

然而一切繁華都已過去,正如開的再美的花終要逝去。因爲他出現了,上天入地,獨一無二的鳳歌出現了。

他忽然發現那原本屬於他的光榮與讚譽都忽然之間只能點綴他人。

他太驕傲,太自信,他決不能容許這樣的事。

於是他向鳳歌提出了挑戰。

那曠世的一戰直到現在提起依舊令人熱血沸騰。

一個是自小集萬千寵愛於一身,鋒芒畢露的少年公子。

一個是橫空出世,一劍名動天下的無雙劍手鳳歌。

誰都無法阻止這一戰,誰都想目睹這一戰。

一劍伊人,一劍相思。

那一年的大雄山雲涌風氣。

他在高山之巔,皚皚白雪漸落,手中的伊人長劍如虹。

他亦在高山之巔,心中的積雪猶厚,手中的相思翻雲撥霧。

揚眉劍出鞘,生死毫髮間。

伊人已出,天地間雪如梨花飄落,那伊人如少女長袖,舞動乾坤。

相思亦現,那粉色的劍芒在那舞動的七彩長袖間遊離飄蕩。

那實在是傾城的一劍,無論是伊人還是相思,絕不遜於那情人的溫柔。

他們都是絕世的劍客,他們都是命運的寵兒,他們也都是老莊主的好孩子。

自鳳舞出走之後,老莊主一夜之間蒼老許多。

他不忍看着他的孩子手足相殘,可他阻止不了,誰都阻止不了。


他們都是鳳家的好孩子,他們都無愧於鳳莊百年盛名。

他們必須戰鬥,因爲他們都追求而完美。

鳳莊只有一個,天下也只有一個。

他相信無論是伊人還是相思,鳳莊都將在他們手裏再現輝煌。

那一戰,他未去看。

不僅是因爲不忍看,也許他已知曉結果。

他太瞭解鳳翔,他太驕傲,他的伊人也太驕傲。

那伊人一劍雖然霸道,卻有一個常人難以察覺的破綻。

無論破綻大小都是致命的。

勝負也許早已註定。

伊人怎抵相思。

老莊主看着庭前的冷香傲梅,忍不住一聲嘆息。

####

那一戰,鳳翔敗了,敗得慘烈。

他仰天大笑,雪紛亂如他風中髮絲。

鳳歌靜靜看着他,看着他落寞的背影消失於遠處的蒼茫,他那悲涼的笑聲久久迴盪在廣闊的天地間。

北風蕭蕭,雪花已覆蓋他來時的路。

歲月如節,時光如流。

鳳翔早已消失於江湖,卻出現一位瘋劍客,一劍無情的瘋劍客。

他一貧如洗,卻依舊傲向王侯。

他一醉累月,不用駿馬華車,卻是孤心傲骨。

胡不歸知曉他便是鳳翔,伊人一劍鳳翔。

他聽說他爲求一劍完美,竟自斷左臂,因爲他那一劍的唯一破綻就在他的左臂。

當年大雄山一戰慘敗也不過只因他的左臂。

他依舊如此驕傲,那伊人一劍依舊傾國傾城。

胡不歸想,也許再也不是“伊人怎抵相思”。

胡不歸看着他,看着眼前這個同樣驕傲的少年劍客,也許每個劍客都該驕傲。

####

夕陽盡沒。

秦淮河畔畫舫如夢,月色似紗。

遠處歌女幽幽歌聲如怨如慕。

無痕已走。

一聲嘆息驚醒了所有沉醉。

“你爲何要告訴他鳳歌去處?”

“遲早一戰,何妨早戰”

“他能打敗鳳歌麼?”

“我希望他能”

“鳳歌畢竟是你的兄長”

“我只有一個兄長,他叫鳳翔,鳳歌奪走了他的一切光榮與夢想” 就在這時,三年卻突得撲過來,抱住了葉飛飛,那感覺就像抱住了母親,十分溫暖。葉飛飛本來也有些驚異,看到三年的神情,卻也一愣,她俯身下來,抹去了三年眼角的淚珠。而後葉飛飛又再次站了起來面對眾人,神色冷清,彷彿臉上之前的笑容從來不曾存在過。


葉飛飛雙手掐訣,人群中突得亮起一陣一陣紅光,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得有些不知所措。

「你們都過來說話!」葉飛飛對著其中一身上泛著紅光的人說道,那人面色一喜,急忙湊了過來,其餘身泛紅光的人也大喜之下,跟了過來。

「你們以後都是我青丹門煉丹閣的雜役弟子,你們的職位就是煉丹,一月過後,若是你們真的能如自己的資質一般好的話。我會親自提拔你們為外門弟子,入門禮物就是一顆築基丹。不過想在我的門下渾水摸魚,就別怪我不顧情分!」葉飛飛冷冷地說道,冷眸掃過眾人,是無比地冰寒,當下這些原來面帶喜色的人,突然之間神色凝重。葉飛飛又微微一抬手,袖中就飛出了十二瓶丹藥,分別落在這十二人的手中。

「拜謝真人抬愛,我等將終身願為青丹門門下!」當即之下,這十二人心中大喜,急忙朝葉飛飛跪了下去,他們大多都是五大仙門原先不予入門的散修,多年來一直留在青煙城尋找機會。本來以為自己是廢材,卻不想自己也竟然是這萬千人中的佼佼者,頗有一些終於被賞識的悲涼和感慨!


做完這一切,葉飛飛又重新回到了玉椅之上,馬上就有幾個一身白衣的青丹門弟子過來,將葉飛飛選中的這十二個修士帶了下去,卻是整齊地排在葉飛飛身後的空地上,和鄭新亭選中的弟子分了開來。

而卻是鄭新亭又朝著眾位修士走了過來,手中扔拿著他那面鏡子,在這些修士面前來迴轉悠。也只是過了片刻,鄭新亭又挑出了五六十人,滿臉笑容。

很快又有兩個青丹門的築基期弟子走了過來,一人將這五六十人領取了後面的空地上,而另一人給這些沒選上的修士一人發了一塊下品靈石,這些沒選上的修士,得了靈石也都樂呵呵今日天剛蒙蒙亮的時候,青丹門的一行築基期弟子就來到這裡,處理相關事宜。到了這會,大家的神色之中都有些許疲憊,不過各個都還很有精神,雖然今天散出去很多靈石,但是他們收穫頗豐,回到青丹門也算有個交代。

今天算下來,青丹門已經招收了二百名弟子,比起之前每年的零拜入,已經好了太多太多了。蕭玉安排了一些人將今日招收的弟子都聚到了一起,又幾步走到了葉飛飛、吳逸帆和鄭新亭三人的面前。

「吳師叔、鄭師叔、葉師叔,今日的招收弟子就到這裡結束了,還請三位師叔移駕,弟子稍後就啟動雲天舟!」蕭玉恭敬地彎著腰,向吳逸帆三人一施禮地說道。

「嗯,我們這就返回門派!」吳逸帆朝著蕭玉說了一句,而後一揮手,原先在他身後的一把顯得十分古樸的椅子轉瞬就消失了。鄭新亭和葉飛飛都是微微一點頭,也分別收起了自己身後的椅子。

加上這次招收弟子跟出來的築基期弟子,雲天舟上沒有了來之前的冷清,而是顯得有些熱鬧。特別是那些新入門的弟子,三個一群,五個一堆的,興奮地談論著。

「葉師妹,你收下的那些弟子可都是有見面禮的,讓我這個師兄還真有些為難呢!」鄭新亭看著這樣熱鬧的情形,笑著向葉飛飛說了一句。

「鄭師兄,你說笑了。這些我選中的弟子不過是做一些辛苦的雜役,若真是想讓煉丹閣發展起來,這些弟子可是遠遠不夠!」葉飛飛朝鄭新亭淡淡一笑,卻也輕嘆了一聲。

「呵呵,不管哪脈弟子,反正都是我青丹門的,我們的弟子越多,那我青丹門才能逐漸恢復昔日風采呀!」這次說話的卻是吳逸帆。

「像是昔日,我們都還只是個雲天舟上數百人上的一人,不想今日,我們竟然也成了雲天舟上領導眾弟子的真人,真是世事變遷呀!」鄭新亭也終於感嘆一聲,五十多年練氣期弟子大賽的時候,那個時候,他還只是葉飛飛一樣的練氣期弟子。看吳逸帆還是仰視的角度,他從來不曾設想有一天他能和吳逸帆一樣的身份,親切地喊他一聲師兄。

「鄭師兄,我一直有一個疑問,當年五大仙門練氣期弟子大賽的時候,我們青丹門總共有四人獲得了前十名。可是凌寒山師兄,我回門派這麼久都沒有看到他。」葉飛飛也心中感慨良多,朝著鄭新亭和吳逸帆二人看了一眼,問了一句。

「凌師弟,他,隕落了。」鄭新亭還沒有說話,卻是吳逸帆輕嘆了一聲。凌寒山和吳逸帆同是功法閣門下,凌寒山隕落的時候,吳逸帆就在不遠,將一切都看在了眼裡。

「隕落?」葉飛飛心中一驚,若論資質和心智,這凌寒山絕對可以算得上是中上層次了,她一直以為他是被門派派出去做什麼任務去了。

「凌師弟早早在我門派和利劍門首次門派大戰的時候,就隕落掉的。哎,其實隕落的可止凌師弟一人,當時可是有好些真人都在那一戰中隕落了!」這次卻是鄭新亭接過了吳逸帆的話頭,嘆息一聲,似乎對那場戰役不堪回首。

「去者已矣,我們要節哀,青丹門的發揚還要全靠我們!」葉飛飛走到二人的身邊,三人同時看著腳下飛逝而去的流雲,眼中靈光攢動,不再言語。

片刻后就達到了青丹門,鄭新亭選中的那些個弟子都被留下分給了青丹門人丁不旺的派別,葉飛飛自己選中的那些修士,則是跟著葉飛飛一起回了煉丹閣。

帶著這一干人來到煉丹閣的時候,葉飛飛卻是將煉製完丹藥的茉莉喚了出來,茉莉一直以來都在煉丹,神色有些許疲憊。

「茉莉,這些人是我新招收來的雜役弟子,以後都交由你管理了。」葉飛飛向眾人介紹了一番茉莉,又向茉莉吩咐了一句,就帶著三年進了自己的煉丹室。

三年一路上所見葉飛飛等人可在空中飛翔,在心裡邊早已將葉飛飛當成了神仙的存在,傳聞中無所不能、無所不可的神仙。

「神仙姐姐…」這時的葉飛飛褪去了面上的紫紗,露出了傾世無雙,清麗絕倫的面容,三年頓時一怔,情不自禁地叫出了口。

「三年,你以後要叫我師傅,知道不?從今天起,你就是我葉飛飛的徒弟,三年。」葉飛飛朝三年微微一笑,摸著她的小腦袋說道。

「徒弟三年,拜見師傅!」三年一聽葉飛飛如此之說,眼神中光芒流轉,急忙跪在葉飛飛的面前,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待她再次起身的時候,額頭都還是紅通通的。

「嗯,你尚且年幼,就先學會這本引起入體的功法,稍後為師會安排人接你回凝飛峰。」葉飛飛將一本書遞給了三年,三年卻當著寶貝一樣緊緊抱在懷中。

「師傅…我什麼時候才能像師傅一樣煉製仙丹呢,有了仙丹,我就會長生不死,那樣我就能有更多的時間去尋找娘親了!」三年雙眼放光,急切地問道。

「仙路是一條漫無止盡的路,慢慢地你就會知道了。不過,你要切記一切都要量力而行,不可激進,若是有什麼需要幫助的時候,就去找柳若阿姨。」說完葉飛飛又將一個紫色的玉佩遞給了三年,纖指上飛出了一朵青蓮,沒入虛空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