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沉沒正面回答他們的提問,因為沒必要,對於那些不信任你的人,你怕是此刻把DNA報告摔在他面前,他也不會信。

他這番話,算是徹底打動了不少人的心,尤其是部分女網友。

又A又蘇,到底是人家老公啊。

果然是最好的。

也就嚴望川站在邊上,冷哼了一句。

嘴上功夫倒是不錯。

不過這種時候,傅沉可以站出來,將所有事情都解釋一番,已經是最好的公關方式,將能夠對宋風晚的傷害降到了最低點。

喬艾芸此時也守在網路前,看到傅沉這番話,加之幾分鐘前,嚴望川給自己發了信息,說宋風晚無事,這顆心才算踏實了一些。

也是沒想到簡單一件事居然會惹來這麼大的風波。

……

不過不是所有人都能如她這般輕鬆的,最起碼此時的聶汐是渾身發涼的。

警察剛從酒店撤出去,帶走了所有的監控錄像,並且對她進行了盤問,考慮她的身體問題,雖然問得問題不多,但是面對警察,還是難免驚慌無措。

考慮到她身體問題,警方從一開始,就排除了她的作案嫌疑,如果是用輪椅代步,宋風晚不可能沒有察覺。

而且案發後,不好逃離現場。

那麼傅三爺報警的時候,肯定也會直言犯案者。

警察走後,她才得了消息,說傅沉已經對外公布已婚並且宋風晚懷孕的消息。

這對她來說,無意于晴天霹靂!

她這肚子里的,可就是名正言順的傅家孫子,她大口喘息著,整個人腦袋都是放空的。

「爺,所有警察都撤走了,賓客也都走了。」許家人敲開了許如海的房門。

「嗯。」許如海摘了眼鏡,捏著眉心,「監控都處理乾淨了?」

「很乾凈,警方查不出什麼的。」

「難怪傅沉敢這麼大張旗鼓報警,居然領證了……」許如海深吸一口氣。

「他們沒證據的,您放心。」

許如海沒作聲,總覺得這件事不會這麼簡單揭過去,傅沉肯定還留了什麼?

可他此時卻想不出他到底想幹嘛。

「京寒川那邊有什麼動靜嗎?」

「和大小姐一起去三院了,應該是去探視了吧。」

「讓人盯著,有什麼消息隨時告訴我!」

許如海此時是恨透了聶汐這個蠢女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居然用這種下三濫的計倆,這不是擺明給人家留了把柄,還把他給卷進去了。

策江山:嫡若驚鴻 簡直蠢透了!

不過此時兩人已經被綁在一條船上,他此時就是想把她按在水裡淹死,怕也遲了。

**

市三院門口

傅沉一下子扔了幾個驚天消息,所有人都沒回過神,就聽到他說。

「現在我妻子情況很好,但我也不希望被人騷擾,希望大家給我們留點空間,謝謝,失陪。」

記者都沒回過神,傅沉居然轉身就要走!

大家都有一肚子的問題,因為領證之後,估計結婚的事情就得提上日程了,大家都很關心這些,傅沉轉身要走,一大群記者就蜂擁而至……

民警和保安根本攔不住!

他們都覺得傅三爺這消息太勁爆,都很不能多八卦一些。

他和宋風晚在一起,本就讓人大跌眼鏡,不少人看不好這一對,畢竟以前是自己侄子的未婚妻,現在好了,證扯了,孩子都特么懷了……

你倆到底還藏了多少秘密!

而此時負責調查宋風晚墜樓梯事件的警察也趕到了現場,瞧見這麼混亂的場面,也是沒有辦法,只能鳴笛示警,再出現短暫安靜時,領隊的人直接吼了一句!

「你們現在已經構成了擾亂公共治安,誰再往前沖,全部都帶回去!」

大家都是吃個瓜,八個卦,誰也不想去派出所走一遭啊,這才紛紛退了出去。

這次負責人是翟隊長,原本這案子不歸他,只是報案人特殊,局裡人說什麼,之前的一些關涉到傅三爺、宋風晚的事情,都是他負責的,還有點交情,就把他給推出去了。

翟隊長也是一臉懵逼的!

他原本是在休假的,工作辦案是天職,他沒辦法拒絕。

可是傅三爺報的案子,實在讓人觸目驚心!

【謀殺】啊!

到底是誰這麼不開眼。

可是走訪調查一圈,就算調了監控,連半個嫌疑人都沒鎖定,他們只能到醫院,因為當時案發,在場的幾個重要人物都在這裡。

沒想到剛來這裡,就碰到這麼多人聚眾,他這心底更是不爽!

大晚上,真是閑的,回家追劇哄孩子不好嗎?跑這裡盯著人家媳婦兒幹嘛!

就算宋風晚和蔣家兄弟真有一腿,和你們有什麼關係?

翟隊長一嗓子吼完,這人群算是徹底被震懾住了,誰都沒膽量挑釁警察,那些記者也都得到了猛料,各回各家開始趕稿子。

他深吸一口氣,正打算朝醫院走去的時候,身側忽然傳來一個低沉的男聲。

飽經滄桑,卻仍舊聲若洪鐘般,還帶著些許笑意。

「小夥子嗓門兒夠大的!」

翟隊長一個轉身,差點嚇得半死。

獨愛毒辣小妻子 傅老……

這老爺子從哪裡冒出來的!

「傅……傅老。」

「走吧,我們一起進去。」傅老雙手原本背在後面,打量著他,「我都被你嚇了一跳。」

「我這……」

邊上一種警察差點笑出聲。

翟隊長在他們隊內也是出了名的刺頭,有時候梗起來,誰拿他都沒辦法,不過破案率卻是市內都排的上名的,這又是辦案就需要一股子闖勁兒,所以他一直在重案一線工作。

有時對誰都沒半點好臉色的,現在居然……

害羞了!

一個三十齣頭的大漢,居然臉紅了!

媽的,這絕壁是因為天太黑。

「挺好的,你們這部門是為人民服務的,不過還是要具有威懾力才行。」傅老笑了笑,「別愣著了,一起進去吧,你們不是來辦案的?」

「是。」翟隊長立刻招呼人,緊跟在他後面。

傅老卻轉過身,翟隊長身子立刻繃緊……

四目相對,沒人說話!

氣氛莫名有點詭異。

翟隊長忽然不好意思的扯了扯頭髮,「其實您是我偶像……」

傅老笑著,「謝謝,不過同志,你別跟我這麼緊,我的老伴兒被你擠到後面去了。」

翟隊長一回頭,才發現傅老太太就在他後面,當即臉都漲紅了的。

滿眼都是自己偶像,哪裡能注意到別人啊。

「對不起啊,我這……」翟隊長咳嗽著。

「沒事沒事。」老太太笑著擺手。

傅老拉著她,「這都一把年紀了,跟緊點,非得我拽著你才行啊……」

眾人:怎麼感覺被餵了狗糧!

周圍有記者,捕捉到傅家二老,不敢拍照,因為即使拍了,怕也不能見光,不過……三爺剛宣布領證有子,這做爸媽的也來秀恩愛?

這家人怕是有毒吧!

不過看他們的模樣,怕是早已知曉宋風晚懷孕了,忽然覺得之前那些流言蜚語,簡直就是笑話。

------題外話------

為了盡量不卡這情節,這章提前發了,零點更新,是不是很棒……

其實這個點,我還沒睡。

依舊在爆肝存稿中。

需要票票安慰呀~ 市三院門口,今晚算是非常熱鬧了。

連傅家二老都到了,兩人有專門的保鏢,這些記者,就是想採訪都無法近身,有個中年人隔著一段距離,喊了句:「傅老,恭喜。」

傅老頓了下,還衝他頷首微笑,道了聲謝謝。

這種骨子裡的教養,還真是沒法比擬。

他被人尊崇愛戴,皆是有理由的。

傅沉也沒想到父親會過來,連同嚴望川一起,都急忙過去迎接。

「爸,不是讓您別過來?」

而且此時事情已經解決了。

「我們就是擔心晚晚,想來看一眼而已。」老太太笑著。

「那趕緊進去吧。」傅老伸手扶著自己母親。

進入裡面之前,傅老卻轉身對著此時還未散去的人群說了一段話。

「感謝大家這麼晚還在外面守著,我相信大家都是關心我們家,或者是關心我兒子兒媳的。」

「他們很好,雖說有喜事應該與大家分享。」

「只是這是我們家的私事,結婚生子,這實屬正常,實在不想過分叨擾大家,佔用大家時間,也不想因為家裡的事,過分佔用公共資源,都這麼晚了,大家都散了吧。」

「天晚了,也冷了,回家都注意安全。」

他說完,微微躬身,轉身拉著自己老伴往醫院走,與尋常老人並無兩樣。

傅老這番話,才堪稱經典絕殺!

這可把一群前來吃瓜八卦的記者給臊得無地自容了!

他們就是來挖傅家隱私的,結果人家雲淡風輕說只是不想叨擾佔用大家時間,寬和大度。

簡直是殺敵三千,不損分毫的典型。

幾句話的殺傷力,可比直接威懾來的更加震撼。

他們確實頭頂光環,但傅家自古低調,傅老這番話,合乎他們家的作風。

而且這種話,無論誰說,就算是傅三爺,也達不到傅老造成的影響力,因為他足夠有分量,還能如此謙遜溫和。

這一鞠躬,是謝謝他們關心,何嘗不是在打這些八卦者的臉。

一番對比,雲泥高下……

這臉簡直不要太疼。

……

雖然記者沒拍照,不過有錄音在網上流傳,不少網友挖出了傅老以前與人辯論的光輝事迹,他是搞外交的,自然有不少精彩瞬間。

甚至氣死賀家老爺子的事都被挖了出來。

總之相當精彩!

不少人說,語氣去推崇那些明星,這種博古通今的老一輩才是真的值得追隨崇拜,倒是給傅老圈了一票粉絲。

有些厲害的,扒出了老爺子年輕時的照片,恨不能早生給五六十年啊。

不過有些毒舌的網友直接說:

「你早生五十年,也嫁不了傅老,他對老太太一見鍾情,據說是他追的人家,專情得很。」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