傭兵界的三大兵王得知秦楓依舊存活於世,幾乎同時發難,而殺手界的三個殺手世家,最爲殺手界排除異己的“正義人士”,也在這個時候給秦楓施加壓力。

一時間,【七星時代】從神壇隕落,淪爲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無論是殺手界還是傭兵界,幾乎都沒有他們七人容身的餘地。

但是儘管如此,秦楓也相信“天無絕人之路”。

只是很快,秦楓的這份信念就徹底被摧毀了,也就是一年前的那件事,使得【七星時代】徹底解散。

天雪星,也就是龍傲雪,在【七星時代】 吾乃大皇帝 ,龍傲雪不是雕像,不會因爲損失了一條右臂就變成維納斯那樣美。

這件事徹底讓秦楓失去了冷靜,他動用自己能夠動用的所有力量,終於知道了下黑手的人是誰。


殺手界三大世家:吉普厄斯家族。

這個家族,對於秦楓,乃至【七星時代】都有“養育之恩”!

說直白了,【七星時代】是隸屬於吉普厄斯家族的,但是跟奴隸不同,【七星時代】是吉普厄斯家族重點培養的對象,特別是秦楓,還被推舉爲吉普厄斯家族下一代家主的候選人。

但是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按着秦楓的性格,他又怎能心安理得的呆在吉普厄斯家族呢?

在龍傲雪本人的強烈反對下,秦楓強忍住帶人血洗吉普厄斯家族的衝動,一怒之下,離開了【七星時代】。

儘管秦楓離開了【七星時代】,七人中除了天魁星之外,也都紛紛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中,但是【七星時代】並沒有被解散。

歷時一年,【七星時代】也在某個大家族大刀闊斧的改革下,決定重現於世,像燕子、南宮玉華這些“七星時代候選人”,就是下一任成員。

“好一個吉普厄斯家族,真以爲我沒脾氣麼?一年前戳傷我,如今又來揭我瘡疤!”不知不覺間,秦楓的拳頭已經捏緊了,咬着牙齒恨聲自語。

“【七星時代】的舊成員和所謂的候選人,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的時候,不知道我們會不會被他們比下去啊!”華天浩玩味的說道,只是語氣中的戲謔之意任誰都聽得出來。

“如果太過小瞧他們,我們一定會吃大虧,特別是,燕子和南宮玉華,都在這兩者的候選人之中!”獨孤破軍臉色一寒,瞥了一眼華天浩。

“的確,這兩人的實力已經比過了當年的我們,特別是燕子,這個人……不簡單!”張憾地摸着下巴自言自語。

被殺手學院視爲“叛徒”的人,卻是“七星候選人”之一,想不簡單都不行啊。

“這些都是後話, 這一定不是我寫的文 ?如果你們不敢,我自己請自動手!”

說着,秦楓冷眼掃向三人,那神情足以讓三人感到一絲恐懼,這是三年前嗜殺如命的“天殺星”的眼神。

因爲想起了不開心的事情,秦楓的殺心已起。

獨孤破軍三人面面相覷,他們都知道龍傲雪現在在什麼地方,只不過,想要帶出來的話,只怕真的要走上跟吉普厄斯家族死磕的征途了。

“老大,你是不是在考慮一下!”


“你感覺我認定的事情會有所改變麼?”秦楓眉目一凝,冷聲道,“不管是誰,小雪都是無辜的,誰要站在小雪的對立面,就是跟我秦楓過不去,即使是家族的那些老傢伙,我也可以將吉普厄斯連根拔除,讓他在世界巔峯史上除名!”

三人都知道,龍傲雪是秦楓的逆鱗,華天浩開始後悔自己將龍傲雪來燕京的事情告訴秦楓了。


“老大,你這些話要是被家族的人聽到……”

“聽到又如何?我秦楓的性格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其實我知道自己並沒有什麼家族,哪怕是當初的天殺星,也只不過是吉普厄斯家族的一枚棋子!”

三人沉默,秦楓說的一點都沒錯,三人心中也都清楚,不僅是秦楓,【七星時代】褪去光鮮華麗的外套後,每一個人都沒有絕對的自由。

咬了咬牙,獨孤破軍像是做了什麼重大的決定一般,看着秦楓說道:“老大,你這決定可是要付出代價的,不過,我獨孤破軍這條命是你給的,不管是你爲自己鋪的後路是什麼樣的,我都會跟隨下去!”

獨孤破軍,不僅僅是【七星時代】的二把手天勇星,而且還是【秦盟】的骨灰級元老之一,早在秦楓失去記憶之前,他就伴隨在秦楓的身旁徵戰天下。

七人中,也只有獨孤破軍深刻了解秦楓的爲人。

秦楓轉身看了看獨孤破軍,臉上忽然露出了胸有成竹的笑容:“放心吧,我不是短命鬼,跟着我這麼久,什麼時候讓你們吃過虧?”

就像秦楓說的,除了一年前的事情,秦楓帶給【七星時代】的只有輝煌與榮耀。

“破軍……”冷靜之後的秦楓心意一動,像是想到了什麼,拍着獨孤破軍的肩膀說道,“我看這次的事情,還不止七星時代候選人這麼簡單,燕子已經拿下了當地的一個老牌勢力,你有機會的話,把兄弟們帶去【秦盟】很虎子他們認識認識!”

“虎子?你是說……他們現在在燕京城?”

秦楓呢個微微一笑:“來的人不多,靈芝帶着五個戰將來帶燕京城助我!”

“大……大姐……”獨孤破軍吞了吞口水,在秦楓的口中得知白靈芝居然也在燕京城,五年前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女,經過五年的歷練,如今是【秦盟】當之無愧的第一人。

如果說,獨孤破軍的實力和杜磊斯、蔣成處於伯仲之間,都是半聖巔峯的話,那麼白靈芝可是地地道道、貨真價實的聖境強者啊!

放眼整個【七星時代】,如今達到聖境的也只有一人!

不過一想到【七星時代】和【秦盟】最強的五人就要達成一個組織了,獨孤破軍的心裏就有止不住的熱血衝動。

強者彙集,在秦楓的帶領下,或許會主導一個比“七星時代”還要輝煌的“聖道之戰”啊!

一旁的華天浩和張憾地不明白秦楓和獨孤破軍在說什麼,但是從隻字片語中得知了似乎還有一羣足以讓獨孤破軍變色的強者在等着自己,而且,似乎還是盟友來着。

“不過說真的,老大,你現在是什麼等級啊,早上出現在燕京三高前公園的狂刀最多就SS級初境,被你秒殺很正常,根本看不出實力!”獨孤破軍忽然好奇的看向秦楓,“再怎麼不濟,也該半聖了吧?”

“半聖?呵呵,我說S級巔峯你信麼?還是發揮不出巔峯實力,處處受到限制的那種!”秦楓嗤笑一聲,並沒有隱瞞獨孤破軍。

聞言,獨孤破軍臉色一凝,一開始以爲秦楓還逗自己,但是看到秦楓臉上絲毫沒有玩笑之色,獨孤破軍也不知道是安慰秦楓還是安慰自己,笑道:“算了,用一般人的目光看你的話,被你賣了還幫你數錢呢,你這貨最擅長的就是扮豬吃虎、越級殺人了!”

秦楓不可置否的一笑,沒有說話。 離開燕京公安局,秦楓看時間已經到了晚飯的點,也就直接回到了童明月的公寓。

推開門,三張絕世容顏出現在秦楓的視線中,關靜妮在廚房準備着晚餐,閔佳瑤則是坐在沙發上看報紙,至於童明月,穿着睡袍睡眼惺忪的出現在樓梯口,三道身影躍入眼簾。

所以說秀色可餐,秦楓一進門就一臉豬哥的樣子。

“秦楓,你倒是回來的及時啊,幸好關姐晚飯把你的份也準備進去了,不然你今天可要餓肚子咯!”閔佳瑤一看到秦楓進門,就忍不住的打趣道。

三女中最喜歡跟秦楓打鬧的,就是閔佳瑤了。

“你這叫什麼話,我也算是這個公寓的成員之一了好麼?不準備我的晚飯,你們好意思麼?”秦楓厚着臉皮說道,一屁股坐在了閔佳瑤的身旁。

“切,你倒是好意思,這裏可是女生公寓,你一個大男人窩在這裏算什麼!”閔佳瑤撇了撇嘴,將報紙丟到了一邊,盤着雙膝似乎要對秦楓好好教育一番的樣子。

只是,閔佳瑤還沒有開口,秦楓的眼球就被報紙上的一則新聞吸引了。

警花辛芷臣涉嫌黑dao交易被停職!

報紙上的頭條篇幅引入眼簾,旁邊還有辛芷臣被捕的照片。

看到這則新聞,秦楓多少有點震驚,雖然對辛芷臣只能算是萍水相逢,但是秦楓相信這個女人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閔佳瑤也是注意到了秦楓的視線鎖定在辛芷臣的照片上,笑罵道:“你小子是不是看到美女就兩眼發直啊?”

秦楓笑了笑,沒有說話。

“這個辛芷臣,跟秦楓是朋友。”這時候,童明月洗漱之後從兩人身旁走過,嘴裏卻是幫着秦楓解釋了一下。

閔佳瑤撇了撇嘴,似乎對秦楓有些不爽:“別看了,這個女人被燕京四公子盯上了,如果沒有強大一點的後臺,她就別再燕京城呆了!”

“燕京四公子?什麼東西?”秦楓看向閔佳瑤。

“他們不是東西,是人,顧名思義,就是燕京花花公子層最高的四個人咯,這個辛芷臣可是警花級別的,被這四人盯上也不是不可能!”

“難怪去了三次警局都沒看到她!”秦楓喃喃自語,卻沒有深究,看到關靜妮已經把豐盛的晚餐端上了桌面,餓死鬼投胎的秦楓自然是把所有事情都拋諸腦後了。

“秦楓,你整日這麼無所事事真的好麼?”閔佳瑤踩着一雙可愛的小白兔人字拖走到了飯桌旁,好奇的問道,“我記得新生大比之後,所有新生都要爲一個月後的巔峯擂臺賽做準備啊,很少看到你這麼閒的人,你到底是不是武將分院的學生啊?”

閔佳瑤是燕京大學武將分院的學生,算是秦楓的學姐,當然對武將分院的事情很清楚。

“巔峯擂臺賽?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我導師還叫我組織種子隊伍什麼。”秦楓一邊扒着大米飯,一邊說道。

“種子隊伍?聽樣子,你在你們班級還算是混的不錯啊!”閔佳瑤微微一笑,夾了一塊糖醋排骨。

童明月和關靜妮不知道兩人在說什麼,只能笑眯眯的看着他們。

“秦楓啊,學姐我雖然在武將分院算不上什麼厲害角色,但是作爲過來人,我還是要提醒你,武將分院不是你想象的這麼簡單,況且,你還是你們班級種子隊伍的成員,如果終日在校外晃盪,遲早有一天,你要被武將分院的那羣人吃的骨頭都不剩!”閔佳瑤以一副學姐的姿態開始對秦楓說教。

童明月則是不以爲然,拋開秦楓的個人能力不說,武將分院的院長獨孤破天,怎麼說都是自己的老相識,她不信秦楓會在武將分院發生什麼紕漏。

閔佳瑤說的這些秦楓自然也是很明白的,但是他一點都不擔心。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所有的手段都只是擺設而已,這是秦楓的信念,只要自己足夠強大,沒有人會想要啃噬自己。

一頓飯在閔佳瑤苦口婆心的勸說下結束,雖然閔佳瑤顯得有些羅嗦,但是秦楓絲毫沒有反感,說到底,這妮子也是爲了自己好。

……

當夜幕降臨,便有一層陰霾漸漸籠罩在燕京城的上空,一切黑色活動都會在這個時候展開。

秦楓完全沒想到獨孤破軍的辦事效率會如此之高,剛吃完晚飯,秦楓就接到了他的電話。

“老大,怎麼來的這麼慢?”燕京城市郊外的樹林旁,獨孤破軍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煩。

“沒什麼,只不過遇上了一個極品的小丫頭……”

“然後你色心大起?把她辦了?”華天浩賊笑着說道。

秦楓毫不客氣的一腳踹在了華天浩的屁股上,笑罵道:“我是這樣的人嗎?讓你們辦的事情怎麼樣了?”

獨孤破軍和華天浩對視一眼,說道:“事情有些難辦,沒想到殺手界的人深入燕京城這麼快,小公主也在他們的手中,現在憾地留在那邊觀察,至於要不要動手,你還是先去看看吧!”

獨孤破軍都這麼說了,秦楓也漸漸警惕起來,如果只是一般人,憑藉獨孤破軍三人,對付起來完全是遊刃有餘,但是秦楓也注意到了最近殺手界的人一個一個冒出來,甚至連釋修羅這樣的人都動手了,只怕現在的燕京城,完全是臥虎藏龍之地。

三人坐着路虎車穿過市郊那條坎坷泥濘的小路,在樹林深處的一座廢棄工廠前停了下來。

“就是那裏麼?什麼地方?”

“燕京黃家的地方,黃家在燕京本來只能勉強算是上層家族,但是近年來如日中天,一舉成爲燕京城四個最大家族之一,原因就是,他們做了殺手界的一個據點!”獨孤破軍解釋道。

“殺手界的爪牙麼?”秦楓眯着眼睛,臉上有種抹不開的陰沉。

“至於是不是隸屬吉普厄斯家族就不知道了,不過能夠確定的是,小公主就在這裏面!”華天浩咬着牙齒說道。


“呵呵,一個華夏的小家族都敢觸摸龍之逆鱗,走吧,我倒是要看看,他們有什麼資本!”秦楓冷笑一聲,推開車門,緩緩向廢棄工廠走去。

獨孤破軍和華天浩對視一眼,也跟了上去。

不得不說,這座工廠雖然廢棄了,但是很大,秦楓走進工廠輕聲呵一口氣就能感覺到輕微的回聲。

“什麼人?”秦楓一走進工廠大門,就有三個黑衣中年男子走了出來。

秦楓不想跟這些人多廢話,腳下步伐加快,一閃身便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後。

兩秒鐘,足以放倒這三個人高馬大卻中看不中用的傢伙。

“小雪在幾樓?”秦楓擡頭看了看,似乎這工廠有四五層的樣子。

“根據張憾地傳來的消息,小公主被囚禁在四樓,那裏有重兵把守,而且,五樓有高手,我們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

高手?

真正的高手都是躲在殺手界操縱棋局的,就像釋修羅這樣,如果出現在這裏的,都不能算是巔峯高手。

“呵呵,沒想到這麼快就找來了,不愧是天殺星,效率就是高,不過這樣也好,早點解決你,我也好早點回去覆命!”秦楓剛走到樓梯口,就聽到了一道熟悉的聲音,擡頭望去,只見樓梯的盡頭出現了一個魁梧青年。

青年的年紀不大,但是體型卻是剽悍非常,手臂青筋爆出,握力只怕捏碎混凝土不是問題。

“鬼手馬德天?沒想到會在這裏遇到!”身後獨孤破軍驚訝,馬德天在殺手界也算是一把好手,他跟崔志明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要說的話,馬德天和釋修羅是一個時期的人,雖然名聲遠不及釋修羅的千人斬,但是論實力的話,只怕能夠比肩釋修羅七成實力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