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僅只是流轉!

「怎麼回事?」林風一怔。

星座能量不斷在身體中彙集,越積越多,不斷沉厄。

並未被細胞、骨骼、血液、皮膚等吸收。

彷彿……

被排斥一般。


「為什麼會這樣?」

「之前明明可以吸收的!」

林風抿了抿嘴唇,眉頭緊緊皺在一起。

左思右想。卻得不到答案。

倏然間——

「嘩!」身體內,鳳凰星盤瞬間綻亮。

林風一愣,卻是這一次自己根本未曾觸動鳳凰星盤,然而幾乎剎那間,第二個『金命星盤』閃亮灼光,濃烈的金之氣息密布身體,瞬間身體急劇變化,林風完全懵然。

「怎麼回事?」

「雷錃鎧甲為什麼自主出現?」

身體。急劇變化。

林風怔然,卻是陷入雲里霧裡。搞不清方向。

再一次出現的雷錃鎧甲,光芒依然,濃濃的金之氣息綻放,額頭上如閃電般的兩段式獨角閃動著強烈雷光。「滋~」「滋滋!!~」雷光猙獰,帶著一分強烈迫壓感,林風心中猛的大震。

感覺。和之前完全不同。

「果然沒讓我失望,小傢伙。」淡然的聲音響起,有著微微喜悅。

林風眼眸霎時睜大。

聲音,很熟悉!

這是……

「雷猙前輩?!」林風想了起來。

這聲音,豈不正是這裡的主人——上古神獸『雷猙』!

「過來找我。別浪費時間了。」雷猙的聲音又是響起,卻使得林風眉間一展,頓時點頭。

似乎,自己所遇到的問題,雷猙前輩能解決?

目光旋即上瞥,隱約見到那雷電錚鳴的閃電獨角,林風眼眸倏然一炯。

雷猙前輩,應該便是以此來和自己溝通。

而這股能量……

當日,自己與萬莫愁交戰時也曾出現過!

「難怪當日磁爆威力如此大,我都安然無恙度過,只傷不死。」

「恐怕,定與這獨角及雷猙前輩有關。」

心中若有所思,林風旋即起身。

感應器中尋覓著『紫色星境』的位置,身體閃動霎時間消失。

要找雷猙前輩,唯有再進紫色星境。

尋找紫色星境,並不容易。


因為機會,相當渺小,就算擁有感應器都是如此。

紫色星境的入口,僅僅出現那麼一剎那的時間,儘管第五重天出現的幾率比第四重天高出十倍,但仍然只是沙漠中一粒不起眼的沙塵,尋常人根本見不到紫色星境。


等待。

耐心的等待。

就好像黑暗中等待黎明的出現。


一天,又一天。

十天,又是十天!

直到——

「就是現在!」林風眼眸炯然。

卻是每隔十天紫色星境才會偶然間出現一次,出現的地方完全沒有規律可循。

守株待兔,而且要有一定的運氣。

自己,已經等待了足足一個月!

如今終於等到!

「轟!」宛如炸裂一般。

風渦閃動,星力光芒凝聚全身。

林風將速度提升至極點,全力以赴!

「決不能錯過!」

「來得及!」

緊緊咬牙,林風心頭緊擰。

若讓祝零和季修見到,恐怕嚇的下巴都是掉下來。

只有一道光影而已!

咻!破空而襲。

眼前,一道紫色光芒閃動,卻好似眼眸般慢慢閉攏,然而一道黑影帶著紅光。瞬息間穿透。

「嘩!」紫色光芒消失。

而林風,亦是不見。

終於進入!

「哦?」林風好奇的打量四周。

卻是自己直接進入『雷猙星境』之中,這裡相當熟悉。

去年這時,為完成考驗自己曾三次進入,和上古神獸『雷猙』打過交道。

如今,再次回歸!

「似乎。不需要再經歷一次考驗。」林風微然一笑,甚感滿意。

滿意的,並非不需要考驗,而是自己如今所在。因為離開這個『雷猙星境』,便是當日自己考驗之處,有著無數巨巫族落存在。屆時,自己完全可以摘取『九星仙果』,完成救師傅的『任務』。

很順利。

而此時——

「嘩!」空間巨震,林風面色頓變。

四周壓力盡現。眼前倏然一恍,感覺已是完全不同。

那是一片混沌空間,異常的熟悉,當日自己也曾是進入過。

目視前方,眼前只有唯一的存在!

形如『赤豹』,鐵蹄黑芒,渾身密布著金光鱗片。濃烈的金系元素力匯聚,頸后、足后白色鬃毛濃郁。頭頂上。兩段式螺旋尖角,凝聚著怒極雷光。威武不可一世。

六條尾巴,閃動著強烈能量,傲然霸氣。

上古神獸『雷猙』!

「見過前輩。」林風恭敬的行禮。

眼前的雷猙前輩,雖好似受了重傷,但實力依然深不可測。

以自己如今星主級別的實力,卻依然和星海級別一樣。感覺雷猙前輩異常的遙遠。

遙不可及!

「既是到星主級,該改口叫『師傅』了。」雷猙雙眸寒亮,渾身雷光環繞。

「見過師傅。」林風單膝跪地,面色尊敬。

自己早已有心理準備,既然接受『血之傳承』。便意味著自己要繼承『雷猙』的衣缽。

不止是他的傳承,更是他所有一切,包括『雷猙星境』。

比起一般的師傅和徒弟,關係更密切!

因為,自己將是雷猙唯一的傳人!

「你既闖入『雷猙星境』,獲得完美獎勵,便是緣份一場,從今日起你我便是師徒。」雷猙神色平靜,錚然道,「俗世的禮節便免了,徒兒。我也毋須你盡徒弟之責,只需繼承我的衣缽,便心愿足矣。」


「去年我曾和你簡短提過『血之傳承』。」雷猙冉冉開口,「無論上古神獸也罷,遠古凶獸也罷,『血之傳承』一生都只有一次,等同血脈的延續,而我也確實沒想過會傳給一個人類。」

林風輕輕點頭,並未開口。

儘管師傅所言很是震懾,許多自己並不懂。

但眼下並非發問的時候,畢竟剛拜雷猙為師,彼此間關係仍屬『陌生』。

「因為人類體質受限,所以此次『血之傳承』將會耗時很久。」

「至於時間多少,我現在無法給你一個確定答案,不過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因為你是人類的關係,所以……」

「這個過程,可能並不是那麼輕鬆。」

雷猙聲音很平靜,但所言卻極為震駭。

林風聽在耳中,旋即抬起頭,「師傅放心,我受的住。」

自己這一路行來,苦難重重,些許痛苦又怎會承受不了?想起當日身體吸收『鳳凰之血』,同樣是撕心裂肺,痛不欲生,想來師傅這一生一次的『血之傳承』也不會『差』到哪去。

痛楚,自己並不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