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剩最後幾個攤位時,尋易又有了驚喜的發現,那是一對夫妻擺的攤位,他們的靈草只有四種,價值最高的也不過兩百塊靈石,尋易匆匆掃了一眼就想離開時,不想竟意外的看見在售價最低的那株靈草的盒子里還夾帶著一株纖細的暮雲絲。

暮雲絲在蒲雲洲叫做比羽,也是入單方的靈草,不過只用作臣葯煉製結丹初期修士服用的泰體散,因這種靈草在蒲雲洲亦較為稀少,且泰體散的功效又稀鬆平常,所以基本沒人煉製這種丹藥了,這就讓暮雲絲成了雞肋,而在蘇婉給他的單方里,這東西可是能煉製供元嬰中期修士服用的三清丹的,蘇婉給這種靈草的標註是:絕跡千年以上。當然這個絕跡指的是在南靖洲絕跡了。

尋易拿起那隻裝了兩株靈草的玉盒,對那對夫妻道:「這株比羽恐怕還不足三百年吧?」

那男子陪著笑臉道:「小兄弟的眼力很好啊,這個算白送的,沒算在價格之內。」

尋易笑道:「我不是要跟你討價還價,是想問問你還有沒有更好的比羽草,至少要三千年以上的。」

「你要這東西?」男子有點詫異,緊接著搖頭道:「就是有三千年以上的也不值得去采,這東西生長的地域極其危險,采來也賣不了幾塊靈石。」

尋易高興的問:「這麼說你能采來?」

男子遲疑道:「說不好,要想找三千年以上的就真得去冒險了。」

尋易取出二十顆元嬰石,看著他道:「你要覺得風險太大,可以把采靈草的地方告訴我,我去找,這些靈石算是給你的補償,如果你覺得自己能采來,我可以高價收購,三千年的我出十顆元嬰石,五千年的一百顆元嬰石,年頭更久的,你來定價。」

那男子盯著二十顆元嬰石一時都說不出話了。

那女子難以置信的對尋易道:「你不是說笑吧?」

尋易十分認真道:「絕不是說笑,只要你們說出地點,這二十塊元嬰石就是你們的了,我乃是紫霄宮的人,不會言而無信的。」

「你是紫霄宮的?」那男子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

尋易笑道:「我可不是仗勢欺人的主兒,你們不用怕,兩條路隨你們自己選,我不勉強,如果你們覺得二十顆元嬰石太少,我可以再加些。」

夫妻二人見他笑容和善,忙背轉身手拉手的暗傳神念商量起來,不一會,那男子就轉過來眼中閃著興奮光芒道:「這位小仙君,不是我們貪財,只是我們太想得到些靈石了,這樣吧,我們先去采,不管采來多少,只要賺夠了一百顆元嬰石,我們當即把採藥的地點告訴你,這樣可好?」

尋易見他言語誠懇,遂笑著道:「你們要的若只是一百顆元嬰石,那我索性就用一百顆元嬰石買你這個地點吧,免得你們因採藥而出意外。」

男子咽了口唾沫道:「不不不,如果是這樣,那這筆靈石我可是萬萬不敢拿的,數目太大了,還是出些力賺來的靈石才踏實,小仙君的好意我們心領了,您能出這個價格收購我們就感恩不盡了。」

尋易不再勉強,扔給他一顆元嬰石道:「這算定金吧,採到后直接送到紫霄宮就行了,采不到也沒關係,來紫霄宮我一樣會用二十顆元嬰石買你們採藥的地點。」

「多謝多謝!多謝小仙君!在下石勁,賤內名喚齊娟,我們絕不敢失約。」

夫妻二人連聲稱謝,眼中迸射著激動與喜悅的光芒,送走了這位財神爺,他倆也不賣靈草了,收拾好東西急匆匆的就去采靈草了。

尋易也很開心,若能用一萬靈石買到一株三千年的暮雲絲,那真是賺大了。

遠遠跟著晶冰忍不住用神念問道:「你要買的比羽是什麼破玩意?在這種地方花一萬靈石買靈草,你是真懂還是假懂啊?」她不精於煉丹之術,不知比羽這種偏冷的靈草在情理之中。

尋易扭頭不屑的瞥了她一眼,擺出懶得搭理的樣子什麼都沒說。

正當他要走向最後的兩三個攤位時,迎面走來了一男二女,三人皆二十齣頭的樣貌,男的長相能算得上英俊,只是眉眼間透著一股張揚的邪氣,兩個女子堪稱絕色,風情亦頗為動人。

一碰面,那男的就淫邪的盯著月虹道:「這小娘子的肌膚真是白如雪瑩如玉啊,這要是摸起來該有多銷魂。」

月虹又羞又怒,只是見對方的氣勢多半是豪門中人,她不敢輕易發作,委屈的看向尋易。

尋易的眼中早就閃出了凶光,他把月虹拉到身後,獰笑著對那男子道:「小爺叫信情,你到地府報道時別說錯了名字。」

他的話還未說完,溫冰的神念已經傳入他腦中,「不可與此人爭執,他乃三魂仙尊的弟子!」

尋易本想把話說完就動手,可溫冰的警告讓他遲疑了,三魂仙尊的名號他聽師娘說過,此人與正天君仇怨頗深,在九大門派中,紫霄宮與這個三魂仙尊所在的巫真宗勢如水火乃眾人皆知的事,兩派的弟子平素都是彼此迴避的,盡量維持著表面的和平,這全賴千宗會的居中調停。其實連正天君當初在向他介紹蒲雲洲這邊情況時都特意警告過他,要遠離巫真宗的人。

只在他這一遲疑間,溫冰和晶冰已然搶到了他身前。

溫冰緊皺雙眉對那男子道:「這位乃是我紫霄宮的七仙君,請你放尊重些。」

那男子翻了溫冰一眼,懶懶道:「放肆,你師尊就這麼教你跟長輩說話嗎?」他乃三魂仙尊的關門弟子,論輩分與尋易相當,比溫冰是高了一輩的。

不等溫冰回話,他掛著一臉輕蔑的笑容睨視著尋易道:「七仙君鬧得這麼風生水起我哪能不知道呢,不過殺個慶豐子也算不得什麼了不起的事。」

尋易忍下心頭的火氣,把一臉的獰笑改成無邪的笑容道:「你這話說得倒是不錯,殺個慶豐子的確算不得什麼,況且那還不是我一人所為,所以我也覺得接下來該殺個份量更重些的。」 ? 帶著抖音闖西遊 三魂仙尊的這名關門弟子名叫墨輝,他的年紀只比尋易大了不足百歲,修為卻到了元嬰初期的圓滿境界,以一百多年的歲月修鍊到元嬰初期,這等資質在修界可算駭人了,慈航仙尊的弟子沈清亦不過如此。

墨輝雖比尋易早了近百年拜入大神通門下,但三魂仙尊從未像花蕊仙妃那般大肆宣揚過這個弟子,若說整個蒲雲洲的修士十成有三CD已聽說了尋易的名號,那認識墨輝的恐怕連一CD不會到,知道他的人也僅限於大門大派的弟子。

對於尋易這句挑釁意味十足的話,墨輝嘴角露出嘲諷的笑意道:「想殺個份量重些的人,你也得有那本事才行,區區結丹中期修為,不指著別人你能幹點什麼呀?」

這時,他的兩個護衛靠了過來,這二人皆是元嬰中期修為的大修士,二人過來后就分別盯住了溫冰和晶冰,溫冰和晶冰自然也提高了戒備,四位元嬰中期大修士劍拔弩張時所生成的威壓頓時引起了附近之人的注意,膽小的急忙逃開了,膽大些的也都躲得遠遠的才敢停下來觀看。

尋易從容笑道:「結丹中期修為的確是有點拿不出手,但殺一兩個不成器的元嬰修士倒還不難。」

墨輝話風犀利道:「你也只能仗著寶物殺個不成器的元嬰初期修士,但凡遇到個也有寶物的,你只剩跪地求饒了。」

尋易挑了下眉峰含笑道:「你該是有幾樣寶物的吧?」

「有~~」墨輝拖著長音,挑釁道:「你想見識見識?」

尋易配合著他誇張的語調,亦誇張的用力點頭道:「好啊好啊!你快讓我見識見識吧!」

二人都不肯示弱,但又都想激對方先出手,這麼下去早晚會有一方被擠兌到無路可退的地步,這場打鬥眼見不可避免了。

此時一個身穿大紅官服的中年人帶著兩名侍從急急忙忙趕了過來,他是負責管理珍寶大市的千宗會官員,聞報紫霄宮的七仙君和巫真宗的九仙君鬧起來了,嚇得他什麼都顧不得了,扔下手頭事務就跑了過來。

到了二人這邊,還沒等他開口說話呢,墨輝就冷冷的掃了他一眼道:「這裡沒你的事,我只是跟這小孩子聊幾句話而已。」

尋易亦開口對那官員道:「你去吧,有事我替你擔當。」

那官員雖已有元嬰中期修為,但自知憑自己的身份在這二人面前說不上話,只得苦著臉對二人傳去神念道:「二位仙君有話好好說,千萬別傷了千宗會的體面,眾目睽睽之下,這可鬧不得呀。」

墨輝不耐煩的對他擺了下手,那官員不敢多言了,心急如焚的退開了些,只盼著上司能早點趕來。

他的上司還沒來,裴元和小煞星帶著各自的護衛卻先趕到了,裴元一到尋易身邊就小聲道:「你們倆怎麼碰上了?算了吧,別跟他鬧了。」

裴元也不是真的天不怕地不怕,至少這個墨輝他是知道不能輕易招惹的,這倒不是說煉魂派惹不起巫真宗,單憑實力而論,巫真宗在九大門派中能排到第五,而煉魂派穩居第四,紫霄宮則只列第六位,不過這個實力指的是門下弟子的實力,並不包含各自門派化羽期師祖在內,因為這些大神通是不會輕易為弟子的事而拋頭露面的。

位列第六的紫霄宮其門下弟子之所以個個張揚,那是因為先前的正天君自己就是個飛揚跋扈的人,弟子吃了虧他是不會坐視不管的,所以一個門派囂張與否,完全取決於其大神通師祖是個什麼樣的人,但無論怎樣,大神通的關門弟子一般都是不能惹的,尤其是像尋易和墨輝這類年紀極其幼小的,那都是大神通們的心頭肉啊。

看到裴元和小煞星站到了尋易身邊,墨輝冷起臉道:「你們兩個站遠些。」

小煞星的腳趾動了動,見裴元站在那裡沒動,他只得硬著頭皮也站在那裡硬抗,以靈紋派的地位,實在不夠趟這灘渾水。

裴元皺著眉頭對墨輝道:「九仙君,信情是我千少盟的大長老,不管今天有何不快,我看就算了吧。」這愣頭青能說出這樣的話連自己都覺得委屈了。

墨輝輕笑了一聲,道:「也就你們自己把什麼千少盟當回事,不想找麻煩就站開點。」

聽他如此貶損千少盟,裴元眉頭皺得更緊了,但他真的不敢跟墨輝撕破臉,可就這麼退開當然不行,所以他只向後退了兩步,同時催動出了身後那面千少盟副盟主的大旗,這態度很明確,你讓我站開,我站開了,但你要敢動千少盟的大長老,那小爺一定不會袖手旁觀!小煞星也隨著他退開了兩步,不過沒敢張開自己的那面大旗。

溫冰看出了苗頭不對,暗中對尋易傳去神念道:「別莽撞行事,他這麼故意招惹咱們,很不尋常,多半是有所企圖,別上當。」

尋易跟沒聽見似的,愈發囂張的對墨輝道:「快點啊,讓我見識見識你的那些寶物有多厲害,也讓我看看你這元嬰修士究竟是個成器的還是不成器的。」

「信情。」裴元忍不住沉聲呼喚一下尋易,連他都覺得尋易囂張的有點過頭了。

墨輝輕蔑道:「殺你這樣的還至於用寶物嗎?」

「那你不妨試試。」尋易笑嘻嘻的說完后,面色忽然一沉,喝道:「來呀!」

溫冰有些急了,強行拉起尋易對晶冰道:「我們走。」

「放開我!」尋易低喝了一聲,借緊握的手對溫冰傳去神念道:「弱了紫霄宮的威勢,你擔當的起嗎!」

溫冰何嘗不知如此一走會令紫霄宮顏面掃地,但她真怕尋易會把事情鬧到不可收拾,她是真為難啊,尋易既然板起臉,她只得放開了手。

墨輝藉機嘲笑道:「快走吧,快走吧,你這麼脆弱,稍不留神這條小命就得丟,以後別出來亂跑了,老實在紫霄宮中呆著吧。」

尋易不想再和他鬥嘴了,平靜的對溫冰等人道:「你們都給我退到千丈之外。」他的語氣雖平靜,但目光卻異常的銳利,看得溫冰等人有點不知所措。

尋易緊接著對墨輝身邊的兩個護衛及兩個女子道:「你們四個也給我站遠點,誰敢多事,可別怪小爺心狠手辣。」 ?墨輝微微眯了下眼,尋易的兇悍多少有點出乎他的意料,不過既然對方作出了姿態,他當然不能示弱,遂洒脫的對身邊四人道:「你們站到千丈之外去。」

看到對方四人退開了,溫冰等人心中大急,尋易的修為畢竟跟人家相差了整整兩個等級,雖有寶物護身,但人家的寶物想來絕不會比尋易少,墨輝若藉機下死手,那尋易未必能扛到他們趕過來救援。

看到溫冰他們遲疑不決,墨輝悠然自得的仰頭望天,嘴角滿是譏嘲的笑意。

「退開!」尋易再次發出命令,聲調雖依然不高,但語氣卻十分嚴峻了。

溫冰正不知奈何之際,晶冰發著狠道:「今天我就宰了你這混賬東西!」她是深知師尊有多疼愛尋易的,今天若讓尋易出了意外,她自覺對不起師尊,所以寧可拼著事後被三魂仙尊殺死也要替尋易擋下這場災禍。

她這一發狠,可把大家都嚇壞了,溫冰等人急忙攔住她,墨輝那邊剛離開的四人也急忙竄了回來護在了墨輝身前。

墨輝倒真是個狠角色,他不但毫無懼色,還依然帶著嘲諷的笑意對尋易道:「我就說嘛,除了指著別人,你根本就是個廢物!」

晶冰這一鬧讓尋易頗覺沒面子,可他又不忍責怪晶冰,只得沉著臉對溫冰道:「帶她退下,那雜碎奈何不了我。」

溫冰知道再不退下尋易的臉面就太難看了,只得拉著晶冰向後退去,後退的同時她對墨輝傳去神念:「你要敢傷了我家七仙君,今天你就別想離開這裡了!」她雖是個老成持重的性情,但卻不懦弱,身為知夏的二弟子,她具備擔當的勇氣。

月虹本也想跟著晶冰同墨輝拚命的,見晶冰被攔住了,她明白自己接著鬧只能讓尋易更丟臉,遂紅著眼圈看了尋易一眼後跟著溫冰向後退去,她心中打定了主意,如果尋易有個三長兩短,那她就立刻跟墨輝拚命,什麼她都不管,沒了尋易,她也不活了。

裴元是被尋易帶著怒意的目光逼著退開的,不過他暗中給自己的兩個護衛下了命令,一旦尋易有事,那就協助溫冰和晶冰擒下墨輝,煉魂派與紫霄宮交好,這事他於公於私都要管。

當場中只剩兩位大仙尊的關門弟子后,尋易斜眼看著墨輝傲然道:「來吧,讓我看看你怎麼不用寶物殺了小爺。」

鬧到這一步墨輝有點騎虎難下了,他本來只是想挑起點事端,不想對面這小傢伙太兇悍了,竟非要把事態引向生死對決,剛才溫冰用神念警告他時,他雖是報以了不屑的一笑,但他心裡是清楚的,今天要動了這位七仙君,那他還就真別想輕易離開了。

「殺你太簡單了,不過我得先問問那個肌膚如玉的小娘子是何人啊?本君看上她了,一定得好好摸摸,你要肯把她送與我,我倒可以饒你一條命。」他面帶淫邪的試圖激怒尋易。

尋易哪會上他這種當,當即道:「好啊,你有本事殺了我,她就是你的了,我問一句啊,你娘還活著呢嗎?如果你殺不了我,那小爺可以幫著照看照看你娘,小爺這裡有的是養顏靈丹。」

墨輝聞言眼中立時射出凶光,咬牙道:「你找死!」

諸天萬界的求道者 遠在千丈之外的溫冰等人聽了尋易那幾句話心頭不由一緊,溫冰隱隱意識到了,尋易從一開始似乎就不是在為保住紫霄宮的顏面而強撐場面,他就是要跟墨輝以死相拼!

她猜得沒錯,尋易就是在借題發揮,要把事情鬧大,最好是能宰了這小子,敢打月虹主意的人,他都要乾淨利索的予以斬除不留後患,即便不能殺了對方,也要讓對方知道打月虹的主意得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另一方面,在對啻赨派表現出過份的友善遭三師姐提點后,他在這上面加了仔細,這種時刻他表現得越強悍,別人越會相信正天仙尊仍活著,出於對正天仙尊威名的信任,他不認為那個三魂仙尊能把他怎樣,退一步講,就算遭到了三魂仙尊的報復,他也要這麼做,不管是為紫霄宮還是為月虹,他無怨無悔。

墨輝終於憤而出手了,尋易也確實太齷齪了些,辱及人母沒誰能忍得了,不過儘管如此墨輝出手還是有分寸的,雖料定正天仙尊必定會給其加持護身之符,但他還是先用五分修為彈出了一指以作試探,這一指在尋易的護體神光上打出了一陣耀眼的白光,觸發了龍鱗的防護。

見到並無法相現身,墨輝有點奇怪,隨即立手為刀劈出了一道紫紅色的刀芒,這一下他用出了七分修為。

緊張的關注的戰局的溫冰和晶冰見到墨輝先試探再進攻,明顯是不會下死手,她們懸在嗓子眼的心稍稍放下了些。

尋易修為太低,當然是看不了這麼分明的,在他看來對方這兩擊只是一擊,墨輝這兩下出手的確也很快,幾乎是在白光閃起的同時,花蕊仙妃的法相就顯現出來了。

大神通法相所蘊含的威壓令站在數千丈外看熱鬧的那些人都是心頭顫抖不已,修為低些已不由自主的跪伏下去。

看到花蕊仙妃的法相,墨輝感覺安心了,有花蕊仙妃加持的護身符,他可以放心大膽的攻擊了,在不動用寶物的情況下,他怎麼打都不會令尋易受傷。

終於逼得對方先出了手,尋易毫不猶豫的運起全部修為催動出斬邪刀向墨輝斬去,他的盤算是先與墨輝奮力周旋一下,然後尋找時機再動用離硯發起突襲。

看到泛著青幽幽光芒的斬邪刀,墨輝暗自吃了一驚,尋易所展現出來的修為有點出乎他的意料,看刀芒的威勢,其修為應遠在結丹中期之上,說他到了結丹後期似乎都有點低了,面對這兇狠的一刀,墨輝不敢大意,雙手連掐法決,打出了由無數細小紅色光環組成的靈盾迎擊而上。

就在斬邪刀將要斬到靈盾上時,尋易忽覺體內靈力一滯,斬邪刀光芒隨之消散倒飛回他身前,墨輝的那道靈盾也在同時消弭於無形。 ?「你二人不可造次!」隨著這道神念,一個面色灰白的中年人出現在了二人之間。此人乃是這屆珍寶大市主管,具有元嬰後期修為的無極門四仙君全茂。

面對這位身份顯赫的人物,墨輝不能再像打發那位小官員那麼囂張了,他淡淡一笑道:「我們不過是隨意切磋切磋,全長史不必這麼當回事。」全茂是千宗會四位長史之一,所以他以全長史相稱。

尋易也笑著道:「就是就是,我們是一時興起印證印證功法,不想驚擾了四師兄,恕罪恕罪,您去忙吧,我們這裡不會有事的。」

全茂放開對二人的束縛,目光嚴厲的看著二人,暗傳神念道:「你們兩派已相安無事多年,此乃大家的福氣,你們兩個少不更事的,當眾鬥狠,太不知深淺了,說不得,我一定會把此事報知你們各自門派,不給你們點懲戒是不行的。」

尋易陪笑道:「好好好,小弟知錯了,師兄教訓的是。」他剛把話說到一半,一道烏光就從他的乾坤袋急射而出直奔墨輝的咽喉!

誰也想不到他竟然敢在這個時候下黑手,而且下的還是死手!此時他與墨輝相距不過四五丈遠,這個距離以離硯的速度根本就無法計以時刻。

催動離硯無需多少靈力,是以全茂在察覺不對時已經晚了,連他都不及阻攔,墨輝自然更是猝不及防了,當他看見那道烏光時,離硯已經到了眼前。

「咄!」隨著一陣刺眼的光芒閃耀,三魂仙尊怒不可遏的法相出現在墨輝頭頂,這聲蘊含大神通無上修為的厲喝嚇得那些剛從跪伏中站起來的人又跪了下去,尋易仗著有花蕊仙妃加持的護身符保護,心頭只是一震。

「你!」全茂被氣得怒視著尋易,不得不又把這二人控制起來。

尋易見偷襲只是令墨輝面色變為了慘白,未能傷其分毫,不禁暗嘆可惜,他能想到對方多半也會有大神通加持的護身符,這一下是想碰碰運氣而已。

看到全茂兩眼都要冒火了,他振振有詞道:「四師兄,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剛才他打我時你不管,輪到我打他時你就給攔住了,這不成了拉偏手了嗎?所以我還這一招是理所應當的,你幹嗎跟我發這麼大的脾氣?難不成你就是有意偏袒他?」

他這話令全茂不敢再瞪眼了,要是無端硬被安上個拉偏手的罪名,那無極門就可能被攪入紫霄宮和巫真宗的這灘渾水中了,在這種事情上不能有絲毫的差錯,尋易年紀雖小,但卻是紫霄宮的七仙君,身份在那擺著呢,明知對方是在胡攪蠻纏,他也不得不對尋易解釋道:「你別想多了,我只是恰好在那時趕到而已,絕無拉偏手之意,你不可再出手了。」說罷,他朝青屏山那邊望了一眼,他能感知到紫霄宮的知夏仙子和巫真宗的墨光仙君都在以神識觀察著這邊的情況,他在聞報尋易與墨輝要打鬥后就立即派人去通知這二人了,而這二人皆採取了靜觀其變的態度,遠遠看著,不肯現身,這令他頗感氣惱。

尋易的這記黑手引得墨輝的兩個護衛不放心的湊了上來,溫冰和晶冰也隨著飛了過來。

尋易眼見沒有再下手的機會了,遂笑著對全茂道:「師兄不是拉偏手就好,我跟他扯平了,不會再出手了。」說罷,他看向憤怒的盯著自己的墨輝,搖搖頭,以教訓的口吻語重心長道,「不是我說你,以後少說點大話吧,太丟人了,幸虧全道兄及時趕到了,否則我還真得好好教訓教訓你。」

剛被偷襲,又遭教訓,墨輝氣得肺都要炸了,恨不得立刻把這小子撕成碎片,不過他臉上卻沒表現出來,只是淡淡而笑看著尋易,但眼中的殺意卻是誰都能看出來的。

全茂沉著臉對溫冰和晶冰吩咐道:「快帶他回去吧。」

尋易翻著白眼道:「我還沒逛完呢,幹嗎要回去?四師兄,你這管得也太寬了吧?」

全茂對這個膽大妄為的紫霄宮七仙君是頗有些耳聞的,千少盟殺慶豐子和普豐子可說是這位七仙君讓他們無極門吃了個啞巴虧,如今當面作了領教,全茂確實對這小傢伙感到有點頭疼。

「隨你吧,不過你二人若再攪亂坊市,我就只能依律行事了,到時可別怪我這作師兄的不講情面。」他說這話時更多的時候是在看著墨輝,這是怕尋易再挑他的禮。

「咱們走。」尋易對溫冰等人晃了一下頭,然後對裴元囑咐道,「這小子不管怎麼求你,你也不能答應讓他入千少盟,都到元嬰修為了連個結丹中期的也弄不死,這樣的廢物咱可不能收。」

全茂見他還在挑釁,心下不得不服正天仙尊收徒的眼光真是越來越別具一格了,要找到這麼一個比小魔君還能惹事的可真夠不容易的,無奈之下他只得對尋易暗傳神念道:「快去吧,別讓我這作師兄的為難。」硬的不行他只能來軟的了。

裴元只是對尋易笑了笑,因忌憚墨輝,他沒敢接這話茬,他現在對尋易真是服到沒法再服了,今天這事讓他清楚的認識到自己跟尋易根本就不在一個等級上,人家那才是真正的天不怕地不怕,相比起來自己差得太遠了。

離開了這塊是非之地,溫冰悄悄對尋易道:「咱們還是先回去吧。」

尋易七個不服八個不忿道:「不回去!你幫我查看一下那小子去哪了,他招惹完我,該小爺找他的麻煩了。」

溫冰心中不住的叫苦,只得遙遙向師尊發去神念道:「小師叔還想再逛逛,請師尊示下。」此間多有修為高於她的大修士,所以用神念傳話也只能含糊其辭。

很快知夏就傳回來神念:「隨他逛。」

師尊的這個回復令溫冰心中更苦了,只得對尋易道:「師尊有吩咐,要接著逛可以,但別再惹事了。」

尋易點了點頭道:「反正在這裡也殺不成他,算了,去前面的法陣中看看有沒有合用的靈草,然後咱們就回去。」

賣靈草的那座法陣中果然如他所料的沒有多少便宜可供他撿,這裡不但適合他需求的靈草少,而且價格均不菲,一圈逛下來,他只買了十幾株株靈草,卻花掉了近兩百萬靈石。

月虹最初心裡很慌,這是她第一次見到竟有人敢公然挑釁紫霄宮,在她的心目中,九大門派都是修界的至尊,是無人敢惹的,如今看來,這些至尊門派亦不能免俗於互相爭鬥,一直以來蒙蔽著他們的九大門派和睦相處的假象,在這一刻徹底被揭穿了,這讓她很是為尋易的安危而擔憂,很想勸尋易快點回到知夏身邊,但尋易的不肯示弱讓她沒敢隨意開口,她是深知這個弟弟有多精明的,暗自猜測他這麼做肯定是有用意的,忐忑不安的陪著尋易逛了一陣,當尋易以四十萬靈石的價格買下第一株靈草時,她的心緒一下子就被扯了過來,這等大手筆把她驚得目瞪口呆。 ?逛完了靈草坊市,尋易在溫冰的催促下回到了位於青屏山觀星峰上的別院,這處院落雖百年才使用一次,但規模卻並不小,亭台樓閣一應俱全,能在青屏山建別院的都非尋常門派,而能建到如此規模的則只有幾大門派了。

此時來這裡居住的不止他們幾個,其餘各脈亦有弟子前來參加這場珍寶大市,因紫霄宮也有兩間店鋪在此經營,所以這裡還有一些打理店鋪的弟子,不過他們都是居住在主宅周邊的小宅院里。

來至知夏所在的靜室,溫冰詳細的講述了遭遇墨輝的事情經過。

知夏聽完面容平靜的點了點頭,然後稍顯不悅的對晶冰道:「你太魯莽了,也不想想,如果殺了墨輝,你還能活得成嗎?」

晶冰抿著嘴唇垂下了頭。

尋易替晶冰開脫道:「不能怪她,她是怕我遭毒手,也幸虧她這一發狠嚇住了那小子,否則那小子肯定更張狂。」

知夏表情嚴肅的看向尋易道:「你做得很對,除了辱及人家母親的言語有失身份外,其餘做得都很好,在巫真宗面前咱們絕不可示弱,這次他們既然主動挑釁,那咱們就要有所回敬。」

尋易一拍大腿道:「霸氣!二師姐,小弟就服你這爽利果決的勁頭!」

知夏盯著他道:「我可不是讓你殺了墨輝,這回敬必須得有分寸才行,不可過火,你最後那一下突襲明明就是想要了他的命,不管你有多想殺他,都不能再下死手了,蒲雲洲沒人敢惹你,那是因為你師尊的緣故,而那三魂仙尊性情比之你師尊亦不遑多讓,所以你也別惦記著像殺慶豐子那樣再去鼓動千少盟那幫人來殺墨輝,首先那幫人未必敢跟著你干,其次要真把他殺了,這場禍事就沒人能消解了。」

尋易轉了幾下眼珠道:「我看出來了,連裴元都不想惹那小子,別人就更別提了,我不會藉助千少盟去對付墨輝的,可話得說清楚,萬一那小子要是一心想弄死我,那我就管不了許多了。」

知夏搖頭道:「這個你大可放心,他不敢對你下死手。」

溫冰皺著眉道:「弟子以為,墨輝公然挑釁之舉頗不尋常,背後說不定是有什麼陰謀的,咱們可不能上這個當。」

知夏輕哼了一聲,豪氣畢現道:「嘴巴都打到臉上了,任他有天大的陰謀紫霄宮也一定要打回去!再遇到此類事,你二人絕不可有絲毫軟弱,只要不傷到墨輝即可。」

「是!」溫冰應了一聲,她隱隱覺察到師尊如今的豪氣似乎比之先前更勝了,難道是這次閉關修為大進的原因?她試探著問:「那咱們接下來是直接去幽旗門,還是再請一兩位師伯師叔隨行?

知夏道:「這是什麼話?被人家一嚇就找人來護送,豈不惹人恥笑?此事我已經派人回報宮中了,諒他巫真宗也不敢把咱們怎樣,真鬧起來咱們還怕他不成?再者有千宗會在,咱們兩派想打也打不起來。」

「就是!」尋易興奮的附和,「平白受了那小子一場窩囊氣,我倒怕他不再來找事呢。」說著他看了一眼月虹,對知夏道,「二師姐,要不讓大師兄跑一趟把月虹先接回去吧。」

不等知夏開口,月虹就搶著道:「不!你必須得跟著你!」

知夏沉吟了一下道:「她既然不肯回去那就罷了,咱們不敢把事情鬧大,巫真宗也沒有那個膽量,除非是三魂仙尊有意為之,若真是那樣的話,躲回紫霄宮也無用。」說到這裡她哼了一聲,冷然道,「我紫霄宮也不是沒有大神通,他要敢出手,那就等著師尊和師父血洗巫真宗吧。」

「除非他有玉石俱焚的膽量!」尋易撇著嘴說,此時他愈發覺得師娘不向這些弟子透露師尊已然仙逝的決定是明智的,要是二師姐已然知道此事,想來此刻必定不會這麼有底氣,色厲內荏裝得再賣力氣也難免會被人看出破綻,那樣師尊仙逝的秘密說不準就會敗露。

接下來,知夏打發走了溫冰、晶冰和月虹,悄悄和尋易商議起來該如何回敬巫真宗的挑釁。

商議完畢后,她輕嘆了口氣道:「要是師父能回來現現身就好了。」

尋易滿不在乎道:「我卻不這麼想,如果事情鬧大了,惹得師尊回來橫掃八方大殺一通那才爽快!」

知夏在他頭上敲了一下,笑罵道:「你個不知死活的!我可警告你,別把事情鬧到不可收拾,一旦兩派起了仇殺,你雖不怕,但咱們門下的那些弟子可就要遭殃了。」

尋易陪笑道:「我就痛快痛快嘴而已,有你在邊上看著,我能鬧到哪去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