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償還?”張虞姬真是想打死這個人畜無害的白眉老者“拿什麼?又拿你的破紙敷衍了事?”

“張姑娘,那不是破紙,是老夫耗費數載之功所製作!”白眉老人又聽到張虞姬說他的符咒是破紙,有種職業被鄙視的不滿之感。

“破紙!幾張破紙你捨得耗費幾年!”張虞姬大叫“你還不如陪我幾日。誰要你那破紙!”

“張口閉口破紙,張姑娘,你可以看不起老夫,但是不容許詆譭我所修之道!”白眉老者也激動起來

“你就是個蠢貨!”吼了這句,張虞姬放聲大哭

白眉老人不知所措的站在一旁“張…張姑娘”

而後獨自哭愣了一會兒,張虞姬也好像收拾了情緒。

“張姑娘!張姑娘!張姑娘!”張虞姬有些無力了,癱坐在地上,華麗的長裙立刻沾滿了泥土。揮了揮手,“你可以走了 ,你走吧。回山去,再要死了別來找我,沒死也別來找我! 欠你的,也已經還完了。 你這樣,我們二人再無關係。”

白眉老人愣住了,不知如何接話,微風吹過,幾片巨大的樹葉掉落。

張虞姬把頭埋在自己膝蓋上,坐地不起。

良久,白眉終於憋出一句話“老夫..不走。 ”

“不走在這幹嘛?”張虞姬擡起頭來,


“老夫不想和張姑娘沒關係…”

巨樹上的血玲聽到這一句,才搖着頭面露微笑的真正離去了。這二人,分明如情人般來往百年,卻始終跨不過那一步,以前是張虞姬,後來是白眉老者。

“青雲….”血玲的腦海又陷入一些往事,但她不得不回過神來。

宋天書的淬鍊幾乎也要完成了,等那以後就可以放他外出,外界雖然危險,但也正是如此,方可讓宋天書快速成長起來。現在要爲了他安全外出做些準備。但是給宋天書的東西又不能太超過他的實力否則對他的修煉可能會起反作用,血玲翻來覆去的在做考慮。

樊城一如往常。大獲豐收的傭兵團笑着,吹噓着或是描述着從北山歸來的一路光輝事蹟。 沒回來的人要麼遇險了,要麼正在逃亡。

不爲人知的科沃克餘脈,守望者的人們依然在那座不爲人知的要塞發展着。寒冰一族留下的修煉聖地對他們來說意義非凡。這些年來柳劍在外發展的守望者工會形式幫派很成功,也已經祕密的運送了很多孤兒回守望者本城,擴充年輕的新鮮血液。

整個萊特都處在宰府和教會的壓迫之下,民衆積怨頗深,守望者一路斬民憤高的官員豪門,劫富濟貧,爲人民大出惡氣,短時間內深得人心。也使得守望者在萊特的很多城市都祕密的發展起來了。

雖然這種祕密是公開的,萊特和教會也早就發出了對守望者頭目,守望者一切成員的懸賞。

然而死亡和恐嚇並不能阻止守望者的不斷擴大,無數的貧苦百姓們都在加入守望者。從來沒一個工會或者幫派能夠在一開始就有如此驚人的擴張速度,守望者可能出現的光輝後期也不由得讓老派勢力開始警惕和關注。

——————————————————分割線

今日就到這了… 滿身紫雷天火的唐帝頂着一大片烏雲與十幾名獅鷲騎士纏鬥在一起,只要一個照面,獅鷲騎士如若太靠近唐帝就會沾染上天使的詛咒,幾乎都立刻殞命。

在諸多城衛軍和民衆的圍觀下,十幾名獅鷲騎士很快敗了。且敗得無屍無命。

本來這會是一個代表正義的聖殿騎士們消滅魔頭的故事,唐帝的賣相也太過邪惡,再加上他自身瘋狂似的大笑。

獅鷲騎士們連同獅鷲都沾染了唐帝身上不斷燃燒的紫色天雷火,並不如唐帝似乎還能病態的享受,他們都幾乎立刻焚燒而死。死前發出極度痛苦的嚎叫,使得周圍觀看的人心頭大冷…

“跑..跑啊”人們驚慌了,連獅鷲騎士也沒有還手之力的話..他們這些沒有紋章之力的人還如何抗衡。

又吞噬了十幾名獅鷲騎士,唐帝感覺自己又到了衝破桎梏的階段,迫不及待想去蒼穹大殿之中去。不過眼下更讓他震驚的是自身紫色天火的威力…

爲何其他人完完全全無法抗衡,而自己可以…甚至火之靈好像從自身的天火上獲得了巨大的好處…包括獅王紋章也是一樣。

突然大感不妙,唐帝極速催動黑綾離開了目前所處的位置,下意識朝着城外的方向退去,一來他怕城中有伏兵,而來剛剛和獅鷲騎士們的交戰都傷及了附近民衆,他不想再造成民衆的損傷。

“嗡!….”一柄十數米巨大的光劍從天而降,戳在唐帝剛剛所在的地方,巨大的劍體有幾乎一半都戳進了泥土…緊接着整柄劍都散發出耀眼的金光,此刻耀眼充斥世界。

唐帝繼續遠退,強光之下閉上了眼睛,換以溫度視野,“看到了”巨劍之下越發濃重的火紅,唐帝能夠想象此刻地下會是怎樣的高溫,若是自己被戳中了,正好處在劍尖高溫至極的位置吧。

“速度還是挺快”有人說話。

唐帝扭頭一看,不遠處的空中飄浮着一名戰爭天使,他的樣子就和當年的安第斯一樣。身上鎧甲也是相差無幾,唯一不同的,他比安第斯多一雙輔翅,在他一雙寬大而滿覆羽毛的大翅之下是一雙小了數倍的肉翅。

這是一名準四翼天使,雖然搞不懂二翼和四翼天使的具體區別,但是唐帝知道,很厲害。

當年的安第斯,身上沒了一絲神力,幾乎是沒有反抗的讓自己攻擊,自己都無法傷到他。還好吞噬之力,無往不利。

唐帝不知道自己現在有多強,但是在他感覺來說,硬碰的話不會是當年安第斯的對手。至於這名陌生的四翼天使…

看着烏雲陰暗下的唐帝身燃雙重焰火,還隱隱冒着些神聖的金光,四翼天使有些不相信自己的感應。在他感覺裏,唐帝並不是一個厲害角色。

但在他眼裏和認知裏,四翼天使拿不準了。“讓我來看看你的本事!”空空的雙手一揮,原本戳進泥土的十數米巨劍突然拔地而起,飛速朝着唐帝再次戳去。

及時閃避開的唐帝都已經感受到了擦肩而過的巨劍上的高溫,迎面刮來的強烈熱風暴烘烤着唐帝,若不是身具火靈,這樣的溫度他是絕對受不了的。

連忙催動黑綾竄開,項鍊發動,四具分身出現,每具分身皆和本體一樣燃燒着天使的詛咒,上空跟着烏雲,片刻之間,五團烏雲重疊,這裏再次陰暗了不少,成了白天中的黑夜,連視線都有點穿不過去了。

沒想到分身和詛咒還有如此加成效果。朝着天使竄去,唐帝想看看天使的詛咒加持在天使身上會有什麼效果。

一時間黑暗包裹了這名四翼天使,他好像有點驚慌,朝着五個唐帝中的三個揮舞出耀眼的光線,擊中了唐帝的分身,卻只是穿透而過,沒造成任何事傷害。

唐帝的分身是一種怪異的虛影狀態,當初唐帝自己也是吃了這個苦的。未傷及本體的一切傷害於分身都是無效的。

準四翼天使大感不妙,巨劍如同有雙無形的大手在操控再次殺了回來,天空也重新劈下一柄巨劍,朝着唐帝和準四翼天使所在的地方劈來,不過尚需一點時間到達。

出乎意料的唐帝看起來並不想躲避接下來的攻擊,右眼發紅,並且旋轉了起來,一道紅光持續照射在欲走的準四翼天使身上,竟讓他停頓了身影。

準四翼天使也是極力想避免與唐帝近身的,不是對自己近身博戰沒有信心,只是怕沾染了詛咒。他正處於甫翅成長期,不想出岔子。

“什麼…”感覺全身都在木化,四翼天使一聲大吼,身上一道光華顯現,被木化的身子又重新恢復了控制。右手從腰間摸出一個卷軸,正欲發動的時候唐帝已經貼上了身。

詛咒之火也在四翼天使的體表鎧甲燃燒,他全副武裝,暫時沒有被真正燒到皮膚。“啊啊啊啊 ….”嚎叫着四翼天使墜地。


“這麼輕鬆就解決了麼?”唐帝都有些不敢相信,追擊到了墜地的準四翼天使身邊,準備開始吞噬一番。不過心中突感不妙,四下查看果然又有兩柄巨劍來襲。可是準四翼天使分明倒地不起,又怎麼控制這些巨劍。

先行閃避躲開了一橫一豎兩柄穿cha而來的巨劍。

輕易的就躲過了,輕易到唐帝感覺有些不對勁。

似乎是那兩柄巨劍速度有問題。最開始那柄巨劍第一次攻擊自己的時候,那速度之快險些躲不過來,爲何這次二柄劍的封鎖反而變慢了,不說更快至少保持剛纔的速度啊。

唐帝沒來的及多想,本來要擦肩而過的兩柄巨劍停留住了,“嗡….”沒有徵兆的巨劍炸裂開來,數百米方圓都被爆炸的氣浪所波及…

“咳咳咳….歐..”唐帝從深坑中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語氣懊惱無比,沒想到這個準四四翼天使連自己一同轟擊。此刻天使身上的盔甲已經破碎,沾染的唐帝身上的紫雷天火也立時在他身上燃燒。

“你還有點剛呢…”看着地上同樣疼得抽出的準四翼天使,唐帝先站了起來,笑了,他感覺勝券在握。

可是這一次,出乎了他的意料。

重力突兀的改變,唐帝身周十米方圓的地方深深的凹陷了下去,這片區域施加了重力陣。十米方圓的陣如同一個寬大井口,而唐帝被壓在“井”底無法動彈。與他一同被鎮壓的還有那掙扎的準四翼天使。

“這是……”整個人被橫壓着貼在井底。唐帝有些疑惑,這次絕非是那準四翼天使所爲,自己明明看到他的狀態是比自己更加痛苦。 那麼,又來了援軍?

“你們還真看得起我哦啊..”唐帝大聲叫着“竟然派出了這麼多高手。 這次又是誰?陣紋師嗎?建造這個陣怕是早有預謀的吧。”

“你恐怕是想多了。”

“這聲音..不就是那個準四翼天使?”唐帝艱難艱難的扭過頭,看到了正上方漂浮的準四翼天使。“你…..你怎麼毫髮無傷?你不是已經…”

扭過頭看看身旁垂死掙扎的四翼天使,他還在這裏“這….”

“分身罷了。”天空中的準四翼天使笑了一聲“好了,上路吧。”十餘柄巨劍連續的從天而降,幾乎是等距離的戳在鎮壓唐帝的“井”周邊。

這一刻唐帝已經感受到了來自十柄巨劍的灼燒。先前被二柄巨劍就幾乎爆的要死,現在看看身周何止十幾柄閃耀的巨劍…唐帝長嘆一口氣“果然還是太魯莽….”

__________短分割線

今日就到這裏吧…. “我還以爲你要開始介紹自己的名字了呢。”唐帝也面帶笑意,其實他的內心緊張無比,額頭上細密的汗珠出賣了他。

“我倒是覺得沒必要和一個死人說自己的名字。”準四翼天使說任何話都是面帶笑容的,似乎教會的人天生都就裝B。還裝得自然飄逸。

“我也覺得一個死人沒必要說他的名字。我叫唐帝,很不高興認識你。別人沒告訴你嗎?你的目光太呆滯了,容易得罪人。”唐帝一面劈砍,在準備着最危險的時刻做最後的猛撲,生死就看那一下了。額頭不由得生出了更多的汗珠。怎麼回事,自己不是不在意死亡,不害怕死亡的麼。

“你倒是有趣。不知道自己快死了吧。”準四翼天使 笑着和唐帝對話,左手迎接唐帝的兇猛攻擊,身形時進時退,瀟灑無比。“說真的,你若願意做我的僕人,我倒是挺欣賞。”

щшш★ ttκā n★ co

唐帝的英雄斷劍每和準四翼天使的大劍劈砍幾次就會斷裂,又需要重新鑄劍,但是唐帝每次鑄劍更加勇猛。“你就做夢吧!”

“我猜你也不會願意的。”準四翼天使終於收起了笑容“也沒事。最終你還是會爲我所用,如同這十幾個人一般。”

“哐..”準四翼天使猛力一擊將唐帝身形打的爆退,一直幾乎要落地才穩住。這讓唐帝猝不及防,準四翼天使果然是個老手,防着自己的死前猛撲。

高舉着右手,準四翼天使面目**“現在結束你卑微的生命。” 吟唱了數分鐘,到底是什麼,唐帝並不感到好奇。

這時候怎麼辦,唐帝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衝上去是來不及了,對方的警備之心居然如此之重。一切能夠利用的東西還有什麼?

亞里斯塔送的卷軸還沒查看,如果是毀滅卷軸,他也沒教自己如何使用啊。蒼穹依然是沒有反應,唐帝只好無奈的取出了儲物戒指中的卷軸,上面有一道紋路,唐帝並沒費多大勁就運行完卷軸上的紋路。

一陣天旋地轉的感覺包裹全身,唐帝大舒一口氣,這大概是一張瞬移卷軸。

就在唐帝感覺圍繞的十幾股氣息竄入體內的時候一道紫光乍現,唐帝憑空消失。

“恩?”看到唐帝突然消失,正欲出言裝逼的準四翼天使一陣憋住“有瞬移卷軸爲何不早些使用。愚蠢啊。以爲離開此地就結束了麼…..”


唐帝有些天旋地轉的到了某處山野,他自己也不知道這裏是哪裏。往四周望了望,沒有看到白城的影子,應該是比較遠了吧….

體內竄動的氣息依然存在,但是獅王的氣息一下就壓制住了他們。唐帝大鬆一口氣,什麼準四翼天使的招式,看來也不過如此嘛。就唐帝看看來,這個還不如劍陣讓他感到懼怕。

起身走了兩步,唐帝一陣暈眩倒地。

下一刻就感覺不對了,十餘股氣息在體內肆虐,起初好像還沒什麼感覺,現在竟然已經將獅王給隱隱壓制了下去。

短短片刻而已,竟然失控。“獅王…你如何”唐帝詢問

“我發不上力,剋制不住了.”獅王傳來不甘的聲音。唐帝也知道,若是父親唐天的話,這十餘股氣息獅王很輕鬆就壓制住了吧。

氣息的東西虛無縹緲。,

感受到獅王的氣息在迅速的衰弱,唐帝有些失措,卻不知做什麼。

“他們在吞噬我!”獅王怒吼着“你的軀殼太多限制!”

唐帝不得動彈,全身軀殼都失去了控制,似乎他自己正在變成別人。

“嗷!!!!…….”獅王開始發出不甘的吼叫,他想要脫離唐帝的軀殼,免得被吞噬掉,但是他覺得自己不能這麼做。一旦他離去,唐帝本身是無法抵擋的吧。


“我該怎麼做,獅王前輩!!!”唐帝大聲咆哮着,他的四肢都已經失去控制了。

“嗷!….”迴應的只有獅王痛苦至極的聲音。

僵持沒有太久,唐帝徹底失去了與獅王的感應,身子也再回復城成人身。“獅王!!!”唐帝大吼着

迴應他的是十幾個人同時發出的陣陣笑聲,那聲音在腦海中迴響。“糟糕….”不知道獅王現在的狀態如何了,果然,這十餘股氣息開始朝自己下手了。

唐帝沒想到只是片刻,自己的意識就敗下陣來,被十幾股氣息逼到了角落,而他們正在忙着接替自己的身體,以及徹底消化獅王殘餘的黃金能量。

雙眼一黑,唐帝就徹底失去了所有知覺。但此時他的身體已經站立了起來,雙眼圓睜,張口大吼朝着某個方向發出奇怪的波動。

…..

白城,城門處已經成了一片廢墟。數千百姓在這次的打鬥之中受到波及,失去了性命。

而作爲罪魁禍首的正義衛士,準四翼天使此時在半空開懷大笑“哈哈哈哈,還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