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高手,佔據了絕對的優勢。

一時間,少室山一方,從上到下,瞬間士氣大振。 空性等神僧出世,再有林辰這個大殺神在,少室山一方士氣大振,別看人數沒有道宗這邊的多,但竟然開始反攻起來。

也就一眨眼的功夫,道宗的攻勢瞬間弱化,竟是被攻出了山門以外。

而見狀,青松子都快吐血了。

媽的,怎麼會是這麼一個情況,他們這麼多人,怎麼會不敵,怎麼會敗!

“媽的,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我草!”

青松子惱怒,暴起了粗口。

不只是青松子,道宗一方,各派長老們也都蒙圈了。

這突然殺出來的五個大和尚是什麼鬼,實力強大不說,關鍵是從哪裏冒出來的,之前可沒有聽說少室山還有這種強人啊!

媽的,今天到底是怎麼了,跟想象的完全不一樣啊!

變數一個接着一個,到底是什麼鬼!

青城山的青雲轉頭看向青松子,惱怒的大罵道:“青松子,你特麼的,都是你,都是你們第一道宗無當宗,弄出這麼個攻山的餿主意!”

“老子這次損失大了,你們等着,老子跟你們沒完!”

華山派蔡環宇也是一臉的怒容:“青松子到底是怎麼回事,之前你不是來少室山探過底細嘛,你可沒說,少室山還有五個神僧!”

“媽的,青松子,這一次老子不死,老子一定不會放過你,你去死吧!”

“無當宗的王八蛋,老子們被你們坑苦了!”

“……”

“你們他麼的閉嘴!”青松子這會恨的嘔血。

媽的,這怎麼能全都怪在他的頭上,他特麼也不知道這些大和尚是從哪裏冒出來的,他也不知道少室山還養着林辰這麼個屠夫吧。

或者說,少室山其實故意示弱,根本就是在釣魚。

媽的,這次慘了,恐怕單靠我們,打不下少室山了!


青松子心念電轉,下一秒,轉身衝着山門結界之外大叫道:“掌教師兄,我們擋不住了,少室山還有強者,我們要被擊潰了!”

“廢物,廢物,青松子你個廢物!”

結界處,響起了松鶴惱怒的怒罵之聲。

轟!

下一秒,伴隨着一聲巨響,兩道人影,一前一後的從結界處飛了進來。

前面的一個人是定安,而後面緊隨的則是松鶴。

定安飛身落到了林辰身邊,此刻的他,頗顯狼狽。

一身袈裟已經快成碎布了,臉色慘白,嘴角溢血,恐怕是受了重傷。

而相比於定安大師,松鶴則是好得多,並沒受什麼傷。

他立於虛空,看着少室山山門遍地屍骸,多數都是道宗一方的,臉色那叫一個難看,眼中迸射濃濃兇光:“青松子,你這個廢物!”

“師兄,師兄我也不知道啊,不知道少室山還藏着一幫老古董,還有那個小雜種,他殺我們的人殺的最多,我,我……”青松子還要解釋,結果松鶴一個冷眼撇過,嚇得他差點尿褲子,閉上嘴,一句話也不敢說了。

松鶴並沒有過多關注青松子,瞥了他一眼,轉頭看向林辰。

比起青松子,松鶴對林辰反而興趣更大,說到底,他對青松子也失望了。

前前後後,這貨讓他失望多少次了。

這一次拿下少室山,回去之後,他也會把他交給七大宗發落的,平息七大宗的怒火,青松子這個蠢貨,他是死定了。

看向林辰,松鶴冷笑道:“方纔在結界外,我就一直在關注你。”

“你很好,真的很好,殺了我們這麼多人,還滅了飛鶴門的長老,你真的很好!來,告訴我,你叫什麼,你死以後,我會記住你的。”

“哼,我看誰敢動他!”

松鶴話音落,空性大師立刻帶人護住林辰。

定空等人見狀,也急忙包圍林辰,把他護在中間。

少室山能撐到現在,而且還有反敗爲勝的趨勢,其實主要原因都是因爲林辰。

空性大師沒有出面之前,整個戰場幾乎都是林辰在撐着。

也是他,一己之力,震懾住了七大宗的一衆長老。

可以說,林辰算是少室山的大恩人了。

“嗯,你們覺得可以護住着小子嘛,我要是你們,還是考慮自己的好!”

看着空性、定空他們護住林辰,松鶴臉上露出一絲不屑之色。

就憑這些大和尚,還想擋住他,簡直是找死。

不誇張的說,在場的,唯一讓松鶴覺得有點威脅的也就是定安了,畢竟他是真武境界的修爲,當然了,威脅也就是那麼一點而已。

剛纔,他已經用玄武真功,把定安重傷了。


現如今的定安,都沒有跟一戰之力的本錢了。

“哼,有本事,松鶴,你便屠戮了我少室山,不過,你輕易造成殺孽,你早晚也會爲此付出代價,遭到天譴的!”空性冷哼。

“呵呵,天譴,我只信自己,什麼狗屁天譴,笑話!”

松鶴撇嘴大笑,整個人傲立在虛空,別提有多驕傲了。

似乎,此刻在他腳下的,都是蚍蜉螻蟻,哦不,甚至連天在他面前都是蚍蜉。

“哈哈哈……好狂,果然好狂,不過,我想問問,你一個區區真武境界的螻蟻,憑什麼連天道都不敬,你真以爲你是什麼東西了!”

而松鶴話音剛落,林辰那邊卻是狂笑。

太可笑了,這個松鶴,竟然敢在他面前如此張狂。

真武三品修爲,這算個屁啊。

如果他修爲沒有盡失,如果他還是巔峯之時,就松鶴這種真武三品的修爲,甚至於連他仙尊宮內的內侍都不如,甚至於不配進入仙尊宮。

也就是說,這種人連給他做奴僕的資格都沒有。

在他面前狂,笑話,簡直就是笑話。

“你,你在說誰!”

松鶴明知林辰在嘲笑他,頓時勃然大怒。

被一個後天境界的武者嘲笑了。

他堂堂的真武三品的大能,竟然被一個後天修者嘲笑了!

特麼的,簡直是豈有此理,這個後面必須死。

忽然,松鶴眼中迸射殺機,在懶得廢話,掌式推演,陰陽魚圖案浮現而出。

“該死的小雜種,本掌門讓你見識一下我玄天真功的厲害,去死!”

陰陽魚圖案被他用力,朝着林辰壓了下去。

“天璇劍!”

與此同時,林辰閃身撞開空性等人的護衛,衝出人羣,劍指松鶴。 “天璇劍,破滅!”林辰劍指松鶴。

嗡!

下一秒,林辰手中的劍爆發出了激烈的劍嘯之聲。

寶劍震顫,道道紫色的光華自劍身之上閃耀。

轟!

伴隨着一聲巨大的轟鳴聲,一道沖天的紫色劍柱,破劍而出,宛如極光,甚是好看,威勢更是大到恐怖,貌似好像要把天給捅出一個窟窿。

轟!

下一秒,劍柱同松鶴的陰陽太極圖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虛空之上,漣漪陣陣,少室山整座山似乎都震動片刻。

輝煌的山門大殿,一角瞬間垮塌。

而松鶴大出的太極圖在紫色劍柱在對轟之下,瞬間泯滅,消失無形。

“噗!”

與此同時,林辰身軀猛地一震,向後倒飛。

空性等人手疾眼快,急忙將人接住。

被空性等人接住,林辰一口血從口中噴射而出。

雖然林辰擋住了松鶴的一擊,但畢竟在修爲上還是有着一個大境界的差距的,這種跨境界的交手,林辰很難佔據優勢,瞬間被擊傷。

當然,松鶴也沒有討到好處。


身在半空的松鶴,被被爆炸餘威平推出去十幾米遠。

一身紫皇道袍,被震出了好幾道口子。

身在半空,再難維持他那仙風道骨的形象,頗顯狼狽。

兩個人甫一交手,林辰重傷,而松鶴也略微受了點震盪。

不過,這也足夠驚人了。

林辰畢竟只有後天六品的修爲,而松鶴卻是真武高手,中間相差一個大層次。

林辰竟然可以越級跟松鶴交手,這絕對夠可怕了。

定空、空性等人,瞧着重傷的林辰,已然沒法形容心中震撼了。

太恐怖了,實在太恐怖了!

以後天修爲,竟然可戰真武,那麼此人如果修爲在往上提一點會如何!

沒人敢想,也想不到。

而與此同時,松鶴身在半空,臉色卻是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