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們,你們再去找些小瓶子來讓嶽阿姨實驗一下,看有沒有疫苗被感染,多去幾個庫房,多拿一些!”

“好咧!”貞以呆扛。

頑戊和齊玥翻身就出了辦公室,緊接着外面響起叉車的聲音,這兩孩子肯定早就想去玩耍了。

隨他們去吧,我隨後轉過頭看着聶崢,“你再去抓點管事的人,我就不相信沒有貪生怕死的,抓到後直接讓他們下令把最近一個月發往全國各地的疫苗回收,或者直接通知當地的人銷燬,已經注射的疫苗,把注射者的名單交上來。”

“是。”聶崢立即出去辦理去了。

這裏只剩下我嶽婷還有那個張銘了,張銘一聽我這麼吩咐,直接衝上來想和我幹架,這個男人我早就想給他點厲害了,直接用三棱梭插進他的腳板把他釘在地上,疼得他坐回椅子上呲牙咧嘴。

“你這個女人—-”

“夢夢,你不會真的想殺了他吧!”嶽婷敢緊走到我跟前。

我知道她是擔心她這個學長,幹架搖了搖頭,“不會,我只是想讓他不要阻攔我們的行動。”

說着我突然看到牆上有個緊急按鈕,估計是火警的,我直接用三棱梭穿破玻璃按響警鈴,下一秒火警的警報響起,所有人慌亂的朝着樓下逃去。

“你這個女人,到底想幹什麼!!”

真不知道這個張銘是傻還是什麼的,都這個時候了還想着和我理論,我只好老實把我的計劃告訴他了,“沒什麼,只是想燒了這裏而已。”

“你說什麼?你知不知道這裏的東西可是無價之寶……”

“甭給我廢話,我不管它值多少錢,今天這裏我是燒定了,咱們國家這麼大,這點損失還是擔得起的吧?”我冷聲說完找個了地方坐下,無論那個張銘再說什麼,我都懶得理他。

頑戊和齊玥很快回來了,搬進來幾箱子小瓶子,嶽婷趕緊拿了疫苗開始研究。

“這些疫苗都是分開拿的吧?”

“恩恩,一個庫房裏拿了一隻。”頑戊點點頭,我不吝嗇的誇讚了他一番。

嶽婷認真的做研究,當做到第三個的時候突然臉色一變,轉過頭失魂落魄的看着我,“夢夢姐,已經被感染了!”

“你說什麼?”我蹭一下就從椅子上站起來。

該死的我在驚訝什麼,不是說好了要燒掉這裏的麼?

就算這裏的疫苗全都檢查出來沒問題,我肯定也不會放心的,只是既然已經檢查出被感染了,燒了這裏,我也心安理得一些。

“兒子,你們出去想辦法把通往這裏的所有道路給堵上,注意不要傷到人,然後到附近最高的大樓頂上等媽咪。”

“媽咪,你要小心!”

頑戊和齊玥齊齊說道,說完兩個小孩子手拉着手一起快步的跑了出去。

聶崢剛剛回來見兩個孩子出去,觸及我的眼神就是一片瞭然,沒有問我原因,直接向我彙報說道,“你交代的已經辦妥了。”

“很好燒掉這裏吧,然後把那個男人安全帶出去。”

“不行,不能燒,我求你們了,不要燒了這裏!”張銘顧不得疼痛,直接從椅子上站起來,想要朝着我走過來,我趕緊把他腳上的三棱梭收回。

“你放心,聽說你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不會讓你來擔這個責任的,而且你爬到副所長這個位置也不容易吧,實話告訴你吧,你們所長很可能已經死了,今天這件事過後,說不定你還能當上所長呢!”

“你說什麼?”張銘的腳步不由自主的停下,滿眼疑惑的看着我。

不過我可沒忽略他眼底一閃而過的欣喜,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張銘本身有實力,想當所長也沒什麼的。

“你有手機吧?”

“有。”張銘拿出兜裏的手機遞給我。

我直接把手機丟給嶽婷,“來給我們錄一段。”

嶽婷接過手機打開攝像頭對我們點了點頭,我站在攝像頭面前直接生展出後背的半翼,聶崢也隨後伸展處他背上的鋯石半翼,我們兩個站在一起剛剛拼成一個巨大的翅膀。

我一把就將張銘抓到身前,用無形的三棱梭劃破他的臉,他疼得哎喲直叫喚。

“閉嘴!”

我大喝一聲,張銘識趣的閉上嘴,只是額頭上的冷汗冒了一層又一層。

“你們現在看到的就是被病毒感染後的特異功能,現在我們已經查出這裏的疫苗被感染了,所以只好把它給燒掉,張銘副所長是反對的,可是他一個凡人根本沒有能力阻止。我們做好事不留名,我們都是活雷鋒!”

嶽婷原本面色凝重,但還是被我的樣子給逗笑了。

把手機還給張銘的時候,嶽婷刻意爲我們解釋說道,“學長,我以我們a大的人格擔保,他們都是好人,這裏的疫苗肯定還有備份數據,很快就能重新批量生產了,別擔心。”

張銘臉上的疼痛讓他的神經都麻木了,而且我們剛纔露的那一手,完全把他的注意力吸引了,張銘此刻可不關心我們要不要燒這裏了,而是視線一瞬不瞬的落在我們收回的羽翼上。

“這到底是什麼病毒,居然能有這麼神奇的能力。”

“呵,我勸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太多,不然的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我驟然冷下面色,嚇得張銘趕緊閉上嘴巴。

就在我說話的瞬間,聶崢拿起實驗桌上的幾個酒精瓶就砸在這個房間各處,隨後視線看向我,等待我的命令。

“燒吧!”我點了點頭。

我剛說完,他直接拿了一隻煙含在嘴裏點上,然後把打火機直接丟到了剛剛灑了酒精的地方,火苗一下子躥升起來,把辦公桌給引燃了,緊接着就是實驗臺……

“走吧。”我推了一下嶽婷的胳膊。

“你們兩先離開,我再去別處看看,爭取把這裏所有的一切都給燒了,這個男人我帶着吧。”聶崢說完直接一掌劈在張銘的後頸上,一米七的男人就那樣直接昏倒了,被聶崢輕輕鬆鬆的抗在肩上。

“也好,你順便檢查一下,還有沒有人逗留在這裏面。”

“好,聶崢說完就快步的離開了。

我回頭看了看嶽婷想等她先離開,沒想到正好看到她拿了兩隻被感染的疫苗裝進兜裏。 176 殺雞儆猴

我張開嘴想說什麼,但還是嚥了回去,我知道在海通。還有一個人等着嶽婷將他變成屍鬼。

“我們走吧。”

“哦。”嶽婷趕緊走到我前面,恐怕是害怕被我察覺吧。

隨着我們不斷走出去,身後的實驗室倉庫什麼的接連燃燒爆炸,路上甚至還遇到幾個不知死活在救火的人,被我連逼帶嚇的給趕了出去。

最後我和嶽婷走出大廈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爆炸,巨大的火苗帶着熱浪撲面而來,我趕緊伸展處羽翼將嶽婷護在懷中。

外面的警笛聲四面八方響起,只是一直沒有靠近,等帶着嶽婷離開的時候才發現頑戊和齊玥早已經把我交代的事情給辦好了。

只是我低估了國家對這裏的重視,就算是消防車過不來了。也還有人提着水桶,開着水車往這邊來。

“你在這裏等我,我出去攔着那些人,絕對不能讓他們進去。”

“夢夢沒必要,聶崢肯定會把疫苗打破的。他們就算是進去了也沒用。”嶽婷拉着我。不想我暴露在衆目睽睽之下。

我無奈的剝開她的手,“我可不是擔心這個,我是怕那些消防員太敬業,進去一不小心死了那我就罪過了。”

說完我把她推回牆角,飛身過去把電動鐵柵欄拉過來鎖上,自己則立於鐵柵欄之上。

鐵柵欄之外有很多原本這裏的職工,不願意離開的,一看我立在鐵柵欄之上,一猜就知道我和這大火肯定有關係,竟然朝着我衝過來,我立即出聲把他們喝住,“不準再往前,不然殺無赦!”

“你是誰,爲什麼出現在這裏!?”

“你們眼瞎了,沒看見我是蜘蛛俠麼,這裏有危險所以我出現在這裏了。你們不能進去,不然我就要不客氣了。”

“呸,你當我們是三歲小孩?”有人一聽我是女人的聲音,直接一口唾沫吐過來。

“臭女人,你給我下來,是不是你在裏面放的火?”

有個女人潑婦一樣就衝了上來,我直接甩出蠶絲隱忍插到她腳背上,她直接慘叫着撲到地上。後面又有好幾個衝上來的,都被我如法炮製給攔住,到後來再沒有人敢上前了。

“你們趕緊給我離開這,讓所有人不準靠近,不然下場就和你們一樣。”

“臭女人,你給我等着!”

有幾個不服氣的瘸着腿跑了,不一會就帶着消防兵來了,指着我說道,“就是這個女人,不知道用了什麼怪力,只要靠近他的人,就會被傷到腳。”

有幾個消防官兵不信邪,衝上來被我給收拾了,沒想到竟然有人呼叫武力支援。

武力不就是槍麼?

槍炮可不長眼,要是射中了我腦袋可就慘了,待會我得先撤。

好在裏面的火基本都添加了酒精助燃,火勢相當迅猛,不一會兒整個大廈都燒起來了,聶崢用後背的羽翼保護着張銘從火中走出來,直接跳上柵欄站在我身邊。

“接着!”

說完,他直接把張銘丟到人羣中,那些人一看是張銘,都趕緊張開雙手把他接住。貞以木巴。

張銘還在昏迷中。

“已經沒什麼問題了,就算他們救了火,也救不了那些疫苗了。”

“很好,我們走吧,在最高的那個大樓頂上集合!”

“一起吧。”聶崢看着我,勾脣淺笑。

我秒懂他的意思,直接用蠶絲把躲在角落的嶽婷纏住,下一秒和聶崢肩並着肩伸展處後背的羽翼,刷一聲,兩幅巨大的羽翼同時煽動,直接飛了起來。

“啊—-”

嶽婷突然被絲線拉起來飛到空中,驚叫出聲,觸及我安慰的眼神之後方纔鬆了口氣。

人羣很快被我們甩到後面,沒想到空中翱翔的感覺還不賴,我飛快的煽動翅膀,聶崢跟上我的頻率,我們兩人直接衝上了這附近最高的大樓。

“哇!好酷哦!”

頑戊興奮的上前把嶽婷接住,幫助她站穩。

我落在樓頂收回翅膀,對着聶崢笑了笑,聶崢抱怨的皺起眉頭,“明明我們纔是天生一對,真不知道你怎麼會愛上冷天傲那個傢伙。”

“我和他呀死前世緣,今世的分,你是羨慕不來的。”我無語的聳聳肩。

“那你說我們下輩子會不會在一起。”

“屍鬼死了可就什麼都沒有了,下一世是什麼,只有死過的人才知道。”我倒是真的希望屍鬼也能有下一世,這樣柳霜霜和冷哲凌也能在下一世重逢了。

“呵,誰知道呢。”聶崢說完視線眺望遠方,正是疫苗庫的方向。

我也跟着看過去,疫苗庫的建築雖然不高,但是佔地極廣,難怪張銘堅持要阻止我們,從這個視角看過去,眼前彷彿一片城市都在燃燒了。

齊玥一直坐在大廈邊緣上,火光映得他的小臉紅撲撲的,好像有些不開心。

“齊玥怎麼了?”我走過去坐到他跟前。

“媽咪,齊玥好像沒有翅膀,頑戊哥哥都有。”齊玥說着無力的垂下腦袋。

這傢伙一直都是上串下跳的,我還真沒見過他的翅膀。

我正想安慰他,頑戊一屁股坐到齊玥跟前,“你沒有可是哥哥我有啊,以後我帶你一起飛!”

說完,頑戊直接抱起齊玥,縱身就從樓頂跳了下去,嚇得我驚呼一聲,下意識就要撲上去,沒想到被聶崢抱住,“你做什麼,別忘了你只有一半的羽翼!”

“可是……”

“別擔心,你看!”

我趕緊尋找頑戊的身影,只見他抱着齊玥開始飛的還不怎麼順利,短暫的顛簸之後就很順利的飛起來了,在天空翱翔幾圈之後又落在我們身旁。

“小屁孩嚇死媽咪了,下次不準再這樣任性了!”

“哦!”頑戊調皮的吐了吐舌頭,隨後和齊玥對視一眼,兩個孩子皆是開心的笑了。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也跟着笑了。

接下來大約過了半個小時,疫苗庫的火勢依舊沒有減弱的勢頭,等到這裏燒乾淨估計要等到明天早上了,我可沒時間在這裏等下去。

神武夢長恨歌 “我們走吧,在這裏等下去也沒什麼意思。”

“恩,你們在樓下等我,我先去開車過來。”聶崢說完直接從樓頂上跳了下去。

我可一點不擔心他,沒本事還玩這種高難度,真是摔死了也活該。

在樓下等聶崢的時候嶽婷一直沒有說話,左手一直放在衣兜裏,就算是對上我的視線也是匆匆移開,我知道她可能怕我知道了,強迫她拿出來銷燬。

“我都知道了,你不用覺得對不起我,這兩隻疫苗,一定有你最想救的人吧。”

嶽婷渾身一怔,轉過頭看着我,隨即抱歉的笑了,“我真是傻呀,有什麼能瞞過你的。”

“別把我說的那麼偉大,我也是碰巧看到的而已,我知道你想救你的丈夫。”

“恩,爲了救他,我就算變成卑鄙無恥的人也無所謂,還有一隻疫苗我打算用來做研究,如果能通過研究配型出其他的疫苗,也許能救很多的人。”

“你跟着我們出生入死,爲了救你的丈夫我能理解,另一隻疫苗你要救誰我不管,但是我不希望這世上還多出第三隻疫苗,不然的話,我不會讓你繼續活在世上的。”我眯着視線看着嶽婷,讓她知道我不是在說謊。

嶽婷先是一愣,隨即恍然大悟的點點頭,“我知道了。”

“很好,其他的我就不和你多說了,屍鬼這種東西本就不該存活與世上,我們苟且偷生,應該爲世人做些什麼。”

“恩,你說的對。”

嶽婷點了點頭,視線清明,我知道她是真的懂了。

恰巧聶崢的車開過來,我們一行人上了車。

“現在去哪,要休息一下麼,還是直接去找天傲。”聶崢偏過頭看着我。

在這裏我一點也感覺不到天傲的氣息,我一心想找天傲倒是精力充沛,嶽婷和兩個孩子就顯得有點疲憊了。

“離天亮還有五個小時,先找個酒店休息吧,等明天天亮我們再動身。”

“好!”

聶崢點頭,方向盤一拐直接朝着一家國內比較知名的酒店馳去,我們沒有去登記,直接從窗戶翻進去休息的。

把嶽婷和兩個孩子安頓好,我回到房間,衝了個熱水澡之後就睡意全無了,乾脆拿出帶來的東西簡單的起了個壇。

畫了一張招魂符。

招魂符和追魂符不同。

追魂符是追蹤已知生辰八字的鬼魂,而招魂符則是能將方圓十里的遊魂野鬼全都聚集過來,一般的道士都不敢用這一招,怕招來的鬼魂太多,或者遇到強大的未知鬼魂。

我不僅是道士,還是個屍鬼,幾經生死早已養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直接燒了一張招魂符。

而且,我更希望來的鬼魂越多越好,那樣的話他們總有一個見過天傲!

不一會兒,強勁陰冷的風從窗戶裏直接灌進來,我口唸咒語細細的感覺,四面八方的鬼魂不斷聚集,光是能感覺到法力強大的就有四五隻,更別說那些小的了。

趁着他們還沒到,我拿了些法器放在身側,必要的時候可以來個殺雞儆猴! 177 你是我活着的意義

突然窗外黑影一閃,緊接着我後背就涼起一層涼意。

“來了?”

憑剛纔這鬼魂露的一招,就能判斷出他實力不凡。我的語氣平穩,完全聽不出有多少害怕,這樣反倒是讓他捉摸不透了吧。

“你找我來做什麼?”

是個男人的聲音,我回頭,只見一個長髮披肩的男人,頭髮遮住了他一半的面頰,露出半邊蒼白帥氣的面孔,我一點也不好奇他另外半邊臉長什麼樣子,當心好奇嚇死貓。

“我不僅找了你,還找了這方圓十里的所有鬼魂,沒想到這首都的孤魂野鬼不少嘛。”

“有事說事。”

那人語氣很不友善。顯然被這樣召喚而來很不高興。

既然如此我就開門見山了,“憑你應該能感覺到前幾天這裏來過一隻強大的厲鬼吧,我想知道他去哪了。”

就算他感覺不到天傲,也一定能感覺到將屍,只要找到將屍,就能找到天傲了。

果然。聽了我的話之後他先是面色一震,隨即擡起視線看着我,“你找他做什麼,憑你的法力你以爲自己能制服他麼?不自量力!”

“這個不用你操心,你只需要告訴我他去哪就行了,往哪個方向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