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上下無一處不美。

她就這樣一步步走來,像深海里的美人魚,又彷彿是海的精靈。

李牧等人都看愣了眼,漂亮,真他媽的太漂亮了!

王康得意洋洋,「我沒有騙你們吧?這個堪稱極品。」年紀還小,最適合玩養成了。

「走開,你擋著我的視線了。」李牧伸手把他扒拉開,目光依舊直愣愣的看向樂果橙。

王康險些摔個大跟頭,卻一點也不生氣。李牧是他們中身份最高的,他爸是本市的一把手。在本市的地盤上,李牧就是太子爺,無人敢惹。

王康家是做生意的,自然要緊抱李家的大腿。

李牧有個眾所周知的喜好,那就是愛玩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就憑他今天發現之功,李牧就不能虧待了他。

「麻煩讓一讓,我們要回去了。」樂果橙一打眼就看出這些人不是普通人,尤其是色眯眯盯著她的那一個。大花褲衩看著俗氣,其實卻是某著名服裝設計師的最新手筆。

所以樂果橙的語氣很客氣,他們是出來玩的,不想沾惹麻煩。

她一手抱著果粒,一手去拉沈羽禾,想帶著她迅速離開。

樂果橙三人才走了兩步,就被回過神來的李牧擋住了,「別急著走呀,小美女,我叫李牧,你叫什麼名字?」他甩了一下頭髮,故作瀟洒地樣子。

樂果橙嘴角抽搐了一下,她這是被搭訕了么?憑心而論,眼前這個李牧小白臉,桃花眼,薄嘴唇,個頭,嗯,目測也有一米七八,真心不算丑。可脖子上那麼粗的大金鏈子,還有手腕上閃瞎眼的大金錶算怎麼回事呀?這是什麼鬼畜品味?太辣眼睛了。

「好巧哦,我也姓李。」樂果橙假假的說,下一刻就皺起眉頭,「讓一下可以嗎?太陽太大,我弟弟好像有點中暑,我要帶他回去喝水。」有弟弟真好,隨時可以拿出來當借口。

漂亮,真漂亮!一顰一笑都漂亮得不得了!李牧等人沉浸在樂果橙的美色里不能自拔,下意識的就聽她的話讓開。等回過神來,樂果橙已經走出一段距離了。

「靠!」李牧一拍額頭,哪裡願意放掉這樣的極品美妞兒,拔腿就追了上去。「李小姐,別走那麼快呀!都是年輕人,咱們交個朋友。」他又自以為瀟洒地甩了下頭髮。

王康狗腿的介紹:「知道咱李少是什麼人不?李市長的公子,最愛交朋友,對朋友最豪爽大方。」

其他的跟班不住點頭附和。

而李牧則頭揚得高高的,一副倨傲的表情,好似等著果橙跪舔。

樂果橙看著再次擋著她的人,心知怕是不大好脫身了,想了想,她把果粒遞給沈羽禾,「你帶他先過去,我和這幾位說兩句。」

「姐!」沈羽禾的眼裡透著擔心。這幾個人流里流氣的,一瞧就知道不是好人,他們要是為難表姐怎麼辦?

「去吧,沒事的。」樂果橙對她笑了一下,示意她趕緊走。

沈羽禾只好抱著果粒先走,走出老遠還不住回頭,咬著唇,無比糾結。她要不要報個警呢?可那個人剛才說他是市長的兒子,報警能有用嗎?

「這樣才對嘛!咱們李少對女孩子最呵護了,能被李少瞧上,這是你的榮幸。」王康當樂果橙是啥也不懂得小女生,好心的對她諄諄教誨。

李牧攔住他,「說什麼呢?能和李美女交朋友是我的榮幸才對。」他笑著望著樂果橙,高高在上,優越感十足。

樂果橙眸中閃過冷然,從重生起,都沒遇到搭訕她的人,現在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卻是這樣的貨色,好氣哦!

什麼時候市長的兒子都敢這樣囂張了?不怕影響仕途么?

「你這是在撩我嗎?」樂果橙一臉認真的問。

這話問的李牧一怔,隨即哈哈大笑起來,他的跟班也都跟著笑了起來。這女生真是清純的傻白甜啊!不過他現在就喜歡這樣的,傻乎乎的才可愛。

李牧很高興,覺得自己這是撿到寶了。

「是呀,給撩么?」李牧擺了一個很帥的姿勢,自信十足。

樂果橙還真的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後歉意的搖頭,「對不起,我不喜歡你。」

「什麼?」李牧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跟班們也是睜大眼睛,以為自己聽錯了。

樂果橙一本正經的說:「你長得不符合我的審美。」

「啥?」李牧跟個傻子似的,不符合她的審美?「我長得不帥嗎?」他可是從小一直帥到大的,自問比電視上的當紅小生也不差。

樂果橙搖頭,「帥嗎?我沒看出來。」又盯著李牧的臉看了看,最後一攤手,委婉的說:「也許你是帥的,只是我眼光不好,沒看出來,你別放在心上哈。」

這是安慰嗎?李牧覺得心口更疼了。不甘心,扯著嗓子問:「我哪裡不帥了?哪裡不符合你的審美了?」

樂果橙眨了眨眼睛,一樣一樣點評起來,「第一,你個頭不達標,你是一米七七還是一米七八?肯定沒有一米八吧,身高沒有一米八的男人都算殘廢你不知道嗎?」

李牧的跟班們相互看了看,他們中只有一個身高過一米八了,李牧算是第二,還有兩個才一米七出頭呢。一米七八的李牧都算是殘廢,那他們豈不是殘廢中的殘廢?

這妞兒說話怎麼這樣氣人?可看著她認真的小臉,感情人家是真這樣認為的,他們也不好發火。

李牧張口結舌,他活了二十一年,從來都是被人贊個兒真高,還是頭一回被人說是殘廢的,偏人家還說得有理有據,誰讓他不到一米八呢?差兩公分也是差呀!

「還有呢?」李牧咬牙問。

樂果橙接著說:「第二,你太白了。」

眾人更加驚愕了,白也算是缺點嗎?不是說一白遮三丑嗎?

樂果橙像是看出他們的疑惑,解釋,「女生皮膚白,那叫優勢優點。可一個大男人這麼白,不是很娘么?太沒有男子氣概了。跟白斬雞似的,叫帥么?」說著,還嫌棄的看了李牧一眼。

「第三,你眼睛長得不好,你這叫桃花眼,又叫情眼,多情的眼神,易招爛桃花,生桃花的眼的人大多不安於室。」

說一個男人不安於室,真的好嗎?可看那張漂亮鄭重的小臉,他們沒一個生得起氣的。

「第四,你的鼻子長得也不好看,要麼高而挺,要麼就乾脆凹下去,也有特色不是?你的卻是要挺不挺,要凹不凹。還有你的嘴唇,太薄,薄唇的男人薄涼無情。」

樂果橙掰著手指頭一一數著,一副「真的是你長得丑,怪不著我」的表情。

李牧氣壞了,按捺著怒火問:「還有嗎?」

樂果橙坦誠搖頭,「沒了。」

「敢情你是消遣我?你不知道我是誰呢?」李牧怒視著樂果橙,脖子上青筋暴起,他長這麼大,還沒受過這樣的奚落。一個女生,居然把他給耍了。

「知道,他剛才說了,你爸爸是市長。」樂果橙脆生生地回答。

「知道你還——」包括李牧在內,所有人看著樂果橙的目光怪異了極了,這妞兒是傻子吧,明知道他是市長公子,還上趕著得罪他。

樂果橙笑了,盯著李牧,天真無邪的樣子,「可是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是誰?」李牧一怔,隨即問,眉頭皺著,心裡在想:難道她大有來頭?

樂果橙外頭又笑了一下,「不告訴你。」在李牧火起之前,突然往他身後招手,「謝文穎,你要磨蹭到什麼時候?」

李牧等人齊齊轉頭,就見半個月前從帝都過來的謝文穎正朝這邊走來,李牧的臉色難看起來。

身為市長公子,李牧對官場上的事情還是了解一些的,他雖然不知道這個謝文穎是什麼來頭,也不知道他為什麼來這裡,但他爸告誡過他,讓他不要得罪這位帝都的貴客。看他爸爸的態度,這個比他還小上一些的謝文穎家在帝都頗有勢力。

李牧風流歸風流,但卻從不會給他爸爸捅大簍子,這也是他爸放心他在外頭玩的一個重要原因。

這美妞兒認識謝文穎,難道是他的女人?

「你這行頭不賴。」樂果橙看了謝文穎一眼,語氣熟稔。

屁的行頭,他是來海邊游泳的,就穿了條泳褲好么?不過他並沒有揭穿樂果橙,「不是讓你等我嗎,怎麼自個就先下水了?」

然後像才看到李牧似的,「咦,李少也在呀,這是——」眼底滿是疑惑。

「他想撩我!」樂果橙張嘴就告狀。

即使她不說,知道李牧品性的謝文穎也知道是怎麼回事,無非就是李大少風流的毛病犯了唄!不過樂果橙這樣光明正大的告狀,還真有些出他意外。

橙姐果然是橙姐啊!即使扯了他的虎皮作大旗,也是很霸氣威武的!

「哦?」謝文穎挑著眉看向李牧,雖沒有說什麼,逼人的氣勢卻讓他如芒在背,忙說:「誤會,誤會,謝三少,這是一場誤會,哈哈,哈哈。」他強笑著,心裡嘔的要死。

他的跟班們雖然不都認識謝文穎,但見李牧都慫了,他們心照不宣地對視一眼,跟著附和起來,「對對,誤會,都是誤會。」

謝文穎看了李牧半晌,這才斂去渾身的氣勢,「既然是誤會那就算了,李少也出來嗨皮,一起玩玩?」他提議。

李牧的臉色更難看了,「不用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那真是遺憾,再見!」謝文穎一副很惋惜的樣子。

惡魔總裁寵上癮 「再見!」李牧從牙縫裡擠出兩個字,轉身就走,恨不得再也不見。拽什麼拽,不就是帝都來的嗎?要不是爸爸交代了,他早揍得他滿地找牙,看他還怎麼裝逼!

「謝文穎,謝謝你啦!」樂果橙真誠的向謝文穎道謝,她視力好,早就看見了還在遠處的謝文穎,雖然她不知道謝文穎為什麼會出現在這,但就憑著秦宇澤對他的忌憚,樂果橙直覺可以借他擋一擋。

果然,她的直覺是正確的。

「光嘴上謝謝就行了嗎?樂果橙,我幫了你,你請我吃頓飯不過分吧?」謝文穎一把拽住轉身要走的樂果橙。

樂果橙一用巧勁,掙脫開來,「行,等回帝都我一定請謝三少吃大餐。」

「為什麼不是現在?回帝都?我可等不及。擇日不如撞日,我看就今天吧。」謝文穎嘴角噙笑,迅速作出了決定。

樂果橙無聲的翻了個白眼,「不好意思,今天不方便。」心裡腹誹:這人不是挺高冷的嗎?怎麼跟狗皮膏藥似的,沾上就甩不掉了?早知道他這樣,就不喊他幫忙了。區區一個風流男,她還是能對付的。大不了提前買機票回去唄,她就不信那個什麼李牧能追到帝都去找她麻煩。

謝文穎笑了一聲,瞅著樂果橙,意味深長的說:「樂果橙,你可真夠現實的,連過河拆橋都這麼清新脫俗。」

樂果橙瞪了他一眼,心道:這人怎麼這樣會氣人呢?難怪秦宇澤要找他的麻煩了。堂堂謝三少,難道還能少了飯吃嗎?沒看到她不是一個人出來的嗎?真是太沒眼力勁了。

謝文穎含笑看著樂果橙翻白眼,覺得十分新奇,搶在她之前說:「好了,不逗你了,樂果橙,記著你欠我一頓哈!」然後像突然想起了什麼,「那個李牧,是個花心大少,最喜歡長得漂亮的女生,樂果橙你最好能離他遠點,秦宇澤呢,怎麼沒和你一起過來?」

樂果橙心道:她看起來像強搶民女橋段中的女主角嗎?至於秦宇澤,秦宇澤是誰?

她謝過謝文穎,然後朝爺爺奶奶走去。

樂爺爺和樂奶奶都快擔心死了,要不是小禾說乖橙不讓他們過去,他們早就過去了。

「乖橙啊,沒事吧?」樂奶奶上前一把抓住孫女的胳膊。

樂果橙反抓住她奶的手安慰,「沒事,能有什麼事?就是有個人看我長得漂亮,過來搭訕。現在都法律社會了,不興強搶民女那一套。」

她沒有瞞著奶奶,因為她知道越是瞞著,她奶就越擔心。

樂奶奶果然鬆了一口氣,「沒事就好。」看著孫女如花似玉的小臉,樂奶奶又自豪又慶幸。孫女長得太好了,擱古代他們家小門小戶的,哪裡護得住?幸虧現在是法制社會。

今天也玩得差不多了,再加上孫女被人搭訕的插曲,大家也沒有了興緻,就回了酒店。

那邊李牧黑著臉回了市區,他不高興,其他人都惴惴的不敢出聲。

車子直接停在他常去的那家會所,李牧氣沖沖的進了包間,越想越生氣,他有生以來還沒吃過這樣大的虧!不就是個帝都來的小爬蟲嗎?也敢跟他爭女人。

王康最有眼色,義憤填膺的開口,「李少,那個什麼姓謝的太囂張了,要不我找人收拾他一頓?」

其他人對視一眼,也紛紛說:「就是,到了咱們的地盤上還敢跟李少你別苗頭,膽兒肥了吧?」

「對,收拾他一頓,讓他知道咱們也不是好惹的。」

「這個姓謝的太不懂規矩,李少你就發發慈悲教教他怎麼做人。」

「對,教教他怎麼做人。」

又是哄又是捧,李牧的心情總算好了些,斜睨了朋友一眼,說:「算了,這事就此打住吧。」

其他人面面相覷,李少被搶了女人,還息事寧人,這不像李少一貫的作風呀!

「就這麼算啦?李少,那個姓謝的身份?」王康小心翼翼的問。

李牧咬咬牙,點頭,「那個謝文穎是帝都來的,家裡頭好像很有能量,我爸讓我不要惹他。你們最好也不要去惹他,出了事別說我沒提醒。」

李市長都惹不起的人!那他們就更惹不起了,哪怕心裡再有想法,也都默默收了起來。

有人若有所思,有人卻不以為然,「帝都來的怎麼了?強龍還不壓地頭蛇呢,李少,那姓謝的明知道你的身份,還如此下你的面子,這是沒把你放在眼裡。還有那小妞兒,也太給臉不要臉了。」一副很為李牧不平的模樣。

一想起今天海邊那個極品小美女,李牧就心猿意馬,那妞兒太美了,簡直是天使和魔鬼的結合體,他連小手都沒摸到呢。現在只要一想起那兩條白白的大長腿,他的心就痒痒。

那人見狀,忙又說:「就算她是姓謝的女人怎麼了?這樣才好呢,李少,你想想,要是把姓謝的女人壓在身底下,是不是很解氣?啊,哈哈!」他臉上帶著壞笑,「那小妞兒身材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幹起來一定很帶勁。而且我看那妞兒也未必是姓謝的女人。」

其他人聞言也都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葷段子紛紛出口。

李牧被他們說的心更加痒痒了,好在他尚有理智,卻又不甘心那麼個極品自己連味兒都嘗不到,遲疑了半天,終於開口,「你找人盯著,盯著那個妞兒,也,」頓了下,「也盯著那個姓謝的。」

到底他還是不甘心到嘴邊的美妞兒飛了。

到了晚上,海邊依舊熱鬧,夜燈一亮,照的海邊跟白天一樣。

樂果橙趴在窗邊看,沈羽禾走過來,「姐,看什麼呢?」

樂果橙說:「我好像有點餓了,那邊有燒烤,咱們過去吃點?」

沈羽禾也往外張望,風中送來食物的誘人香味,想吃。明明晚飯吃了不少,她覺得現在還能再吃點。就點頭,「去吧。」

「走,把爺奶一塊喊著。」樂果橙說著就去了隔壁房間。

樂爺爺和樂奶奶年紀大了,不愛吃這些東西,可既然孫女想吃,那就一起去唄。正好果粒也沒睡,就把他也一塊帶著了。

到了燒烤的地方,樂爺爺自己挑食材,他眼光好,又是種地出身,挑來的肉和蔬菜都是最新鮮的。

樂爺爺和樂果橙負責烤,樂奶奶照顧孫子,沈羽禾插不上手,只能負責吃了。

樂爺爺的手藝就不用說了,那是久經考驗的。樂果橙呢?吃喝玩樂可是富家孩子的必修課,上輩子樂果橙私底下花費許多精力練習。在國外留學的時候,吃不慣他們的食物,所以她練出一手好廚藝,烤肉更是無比嫻熟。

所以她烤出的肉串鮮嫩可口,就是蔬菜都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總之是好吃,非常好吃。

連原本湊熱鬧的爺爺奶奶都忍不住吃了不少,樂爺爺更是驕傲,「乖橙做飯的天賦一定遺傳自我。」

樂奶奶撇撇嘴,難得的沒有反駁。 謝文穎拿紗布的手一頓,「樂果橙,你還是女生嗎?」說起換衣服怎麼臉都不紅一下呢?難道在她眼裡他不是個男人嗎?

樂果橙一本正經,「是呀,如假包換,相當漂亮的女生,不然李牧那色痞也不能色迷心竅。」

謝文穎敏銳抓住信息,「李牧找你的麻煩了?」

樂果橙從鏡子里瞥了他一眼,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謝文穎立刻就明白了,張嘴想問吃虧了沒有,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樂果橙既然能出現在他面前,自然是沒吃虧的。

「現在去哪?你打算怎麼辦?」樂果橙一邊開車一邊問。

謝文穎脫了上衣,拿了一小把棉簽沾了碘酒按在傷口上,疼得他齜牙咧嘴。狗娘養的張文昊,給老子等著,不保此仇誓不為人,老子咽不下這口氣。

這一刀劃在他左肋下方,怕引起別人的注意,他一直用手死死按住弓著腰裝肚子疼。要是再深點他估計都堅持不到樂果橙來找他。

樂果橙嘴上說不看,其實從後視鏡中瞄了好幾眼,謝文穎的身材真不錯,胳膊上都是腱子肉,彰顯著力與美。若不是場合不對,樂果橙真想吹幾聲口哨。

不過比起姜別,還是差了一點點。想起姜別,樂果橙就想起有段時間沒他的消息了,不知道他執行任務回來了嗎?電話也打不通,估計是窩在哪個山旮旯里呢。

謝文穎嫻熟的消毒上藥包紮,然後把樂果橙買的上衣穿上,褲子倒是沒有換。雖然樂果橙承諾不會偷看,但他還做不到當著女生的面脫褲子的泰然。

「最好是能回帝都。」趁著他們還沒反應過來查封車站機場和帝都方向的高速路口。一旦他們回過神來,全面封鎖,他就插翅難飛了。

他倒是可以打電話回家求救,可從帝都到這最快也得幾個小時,這幾個小時里他要如何躲藏?他看了一眼樂果橙,她幫了他,他謝三雖不是什麼好人,但還干不出連累女人的事。

樂果橙心中一動,調轉車頭,「去機場吧,我爺奶他們在機場,手裡有票,可以勻你一張。」這個時候坐飛機查得不像以後那麼嚴格。

謝文穎詫異,「你還多買了一張?」

「那倒沒有。」樂果橙搖頭,「買了五張,四張成人票,一張兒童票。不過可以先讓出一張給你,我們買的不是回帝都的票,你和我們混一起走。即使有人在機場蹲守,也只會留意去帝都的航班和單身的乘客。」樂果橙很得意。

她訂的機票是飛雲溪的,在海南沒有玩過癮,她還要再玩幾天。雲溪是個古樸的小鎮,去那兒過幾天慵懶的日子。等回帝都她就得上學了。

謝文穎沒怎麼想同意了,他覺得自己的運氣真好,肯定能平安回到帝都的。

機場里,樂奶奶做主,把機票改簽為今天兩點五十五這趟航班。因為擔心孫女,連午飯都沒吃呢。此刻正望眼欲穿的盯著大廳門口,希望下一刻孫女就出現了。

樂果橙並沒有開著車去機場,而是找了個地方停了車,打電話給租賃公司的人,聲稱自己有急事,讓他們派人過來把車開回去。

車裡早就收拾得乾乾淨淨,連一絲異味都沒有。

樂果橙和謝文穎兩人攔了一輛計程車,直奔機場而去。

「乖橙!」樂奶奶最先看到樂果橙,見她和一個男娃子一起走過來,身上的衣服還是上午那一身,整潔不見狼狽。懸著的心這才落到地上。

「姐!」沈羽禾高興的立刻就迎了過去,「姐,給,還是你收著吧。」她把果橙給她的卡又塞了回去,如釋重負。艾瑪,可算是交出去了。之前她拿著那張卡,跟拿著燙手山芋似的,生怕弄丟了。

「爺,奶,改簽幾點的?他是謝文穎,跟咱們一塊走。」樂果橙介紹說。

樂爺爺打量了謝文穎一眼,說:「兩點五十五分的,馬上就該登機了,再買票肯定來不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