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衝着椅子上的人行了一禮,對方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相互對視一眼,楚雲往後退了兩步,而陸川則是往前走了三步。

“晚輩陸川,拜見前輩!”

衝着身前之人再次行了個禮,仍然沒有得到迴應。

陸川目光閃爍不定,右手緊握君子劍的劍柄,腦門上也沁出了一絲細密的汗珠。

沒有絲毫猶豫,陸川縱身往前跨出幾步,之後狠狠一腳踢了過去。

砰!

沉悶的響聲在周圍迴盪,陸川並沒有踢到目標,而是被一道透明的防護擋住了。

並不是靈氣盾那種半透明,而是真正的純透明。

靈氣構建的盾肉眼依稀可見,並且根據修煉功法屬性的不同,顏色也有些差異。

狂龍戰天決乃是無屬性的功法,靈氣的顏色就是半透明的。若是某些火屬性的功法,修煉出來的靈氣便會戴上淡淡的紅色。

不過擁屬性的功法很少,並且很容易就會被剋制,基本沒有多少人願意修煉了。


擋住陸川的護罩不同,是純粹的透明。

陸川的雙眼遠比一般修士要敏銳的多,但依舊看不到護罩的存在,可憑藉感知卻能夠依稀察覺到前面有東西擋着。

“小娃娃,年紀不大,脾氣卻這麼暴躁。”

一道蒼老的聲音傳來,讓陸川忍不住渾身一震。

這聲音並不是從前方傳來,而是直接出現在了腦海之中。

換句話說,有人在跟他進行靈魂間的對話。

“晚輩冒犯了,還請前輩贖罪。”

陸川趕緊躬身一禮,抓着君子劍的雙手卻握得更緊了。

“無妨!年輕人就要有一顆無懼天地之心,若是畏縮不前,不如趕緊找個地方躺着等死。”

“前輩大氣!敢問前輩名諱,又爲何待在這裏?”

陸川不卑不亢的回了一句,之後等待對方繼續往下說。

“本座乃是楚國第六代皇帝楚修,壽終正寢之後坐化在此,留下傳承靜待有緣人。”

“機緣?不知晚輩可有機會?”

聽到這個自稱楚修的人說話,陸川臉上頓時浮現出驚喜的神情。

“機緣天定,需是我楚家血脈方可。你雖然修爲、資質遠超楚雲,但並非楚家血脈,不能獲得本作傳承。”

“這樣啊!”

陸川滿臉失望,看了看旁邊的楚雲,妒忌的表情不禁出現在臉上。

“雖然無法獲得本座傳承,但能來到這裏便是機緣。在後方的三個門裏面有本座曾經收集的功法、技能、法寶,你可各選一樣。記住,不能貪心,只可各選一樣。”

“啊?多謝前輩,多謝前輩!”

陸川驚喜的叫了一聲,趕緊躬身行禮。

“趕緊去吧,就在後面的三個門裏面。”

陸川轉身忙不迭的往後面跑去,可就在馬上進到門裏面的時候,卻突然停了下來。 “爲什麼不進去?”

那聲音中帶着一絲不滿,“莫非看不起本座的寶物?”

“前輩多慮了,晚輩只是疑惑,這三扇門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呢?”

陸川轉過身,臉上哪裏還有半點興奮的神情。

“你這話什麼意思?那三扇門一直存在!”

“不,我剛進來的時候這裏只有一把椅子,一具屍體,其他地方什麼都沒有。可前後不過五個呼吸的時間,竟然憑空出現了三扇門。我很奇怪,究竟是我的感知被矇蔽了?還是說化神期修士的力量真的這麼神奇,竟然能夠憑空造物?”

陸川的表情若有所思,“我猜測應該是在剛進入的時候就被矇蔽了感知,讓我沒有看到後面的門。畢竟憑空造物這種手段太過可怕,就算入道級的修士都不一定能做到。”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的肉身已經徹底腐朽,只剩下了一個虛弱的靈魂。至於爲什麼要讓我看到那三扇門,並許諾我可以取三件寶物,應該是爲了楚雲吧!”

“你到底想說什麼?”

聲音中帶着惱怒的意味,顯然是被陸川拆穿了。

“你的靈魂很虛弱,甚至到了不願意浪費哪怕一絲一毫的力量將我斬殺的地步。讓我離開這裏,你就可以繼續蠱惑楚雲,以傳承的名義讓她放開心神,之後進行奪舍。”

陸川輕笑一聲,臉上滿是譏諷的意味。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現在已經虛弱到了凝氣期修士全力抵抗之下都無法奪舍的地步,要不然不會使用這種下三濫的方式。”

“狂妄!愚蠢!無知!”

三聲怒罵在腦海中響起,震得陸川一陣眩暈。

不過陸川也不是一般人,前世豐富的戰鬥經驗讓他強忍着不適向旁邊衝過去,之後一腳踹在了楚雲的屁股上面。

砰!

這一腳勢大力沉,直接把楚雲給踹飛了出去。

而也正是得益於這一腳,楚雲醒了。

“怎麼回事?老祖宗呢?咋沒了?”

楚雲從地上爬起來,表情一臉懵逼。

“還有,我爲什麼會趴在地上?屁股爲啥這麼疼?你到底幹了什麼?”

“我什麼都沒幹,你被這個老鬼拖進幻境裏面了。”

陸川低吼一聲,雙眼死死地盯着前方座椅上的人,感知卻是完全放開,試圖尋找到對方的蛛絲馬跡。

“既然你執意找死,就別怪本座不客氣了。”

似乎是怒急了,也可能是被陸川逼到了不得不拼命的地步。

那自稱楚修的化神期魂魄發出一道撕心裂肺的怒吼,僅剩的靈魂力量全部向着陸川的腦海涌去。

楚雲的修爲比陸川低很多,靈魂也更加弱小,並且楚雲還是楚國皇室的血脈,不管從哪方面來看都比陸川更適合奪舍。

然而他太虛弱了,就如陸川猜測的那樣,虛弱到了不願意浪費任何一絲一毫力量的地步。

楚修要殊死一搏,他要置之死地而後生。

因爲只要陸川還在,就會不停的打斷他對楚雲的迷惑。

奪舍陸川是唯一的選擇,哪怕有着很大的失敗機率,他也不得不這樣做。

靈魂之力無形無質,但又真實存在。

以陸川的修爲只能勉強感知到,但卻無法鎖定攻擊的方向。

不過陸川並不是孤軍奮戰,他還有系統爸爸,還有極品神器君子劍。

恐怖的危機感憑空而來,驚得陸川汗毛根根豎起,甚至讓他有種立刻跪在地上的衝動。

然而也就在此時,一聲暴喝猛地從腦海中炸響。


“就是現在!拔劍!”

沒有絲毫猶豫,身體本能的使出力氣。

君子劍的劍刃從劍鞘裏面露出一絲,之後就再也無法拔出。

而也就是這個瞬間,數不清的陰雲從天空匯聚而來,幾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凝成厚厚一層。

烏雲蓋頂,電蛇翻騰,恐怖的威壓從天而降,整個楚國國都都被籠罩在其中。


轟!

普通人只是感覺胸口一陣發悶,而在那些修士的感知中卻像一柄巨錘狠狠地砸在身上。

修爲越高,感受越深刻,而那些達到了煉氣期的修士全都臉色一白,陷入驚恐之中。

變故來的突然,走的也十分突然。

前後總共不到兩個呼吸時間,那恐怖的威壓便憑空消失。

留給楚國都城所有修士的只有無盡的驚恐,和深深地懷疑。

楚國皇宮地下,陸川看着手中的君子劍,心中感嘆不愧能冠以“君子”之名。

危急之下,陸川想要拔出君子劍將楚修的魂魄斬殺。

然而只將劍刃拔出了一絲,便被君子劍阻止了。

泄露出來的微弱力量跟君子劍一劍斬滅半個楚國的威能無法相比,但消滅一個虛弱到極點的魂魄卻十分輕鬆。

並且不僅如此,因爲只是泄露出了一點力量,這個世界的天道並沒有完全鎖定君子劍的位置,僅僅是將範圍縮小到了楚國國都。

這樣的情況下,君子劍還能夠再幫助陸川一次。只不過到了那個時候,任憑君子劍怎麼鑽空子也沒辦法再有第三次了。

也多虧是君子劍,哪怕明碼標價的交易,仍然願意額外幫陸川一把。

要是換成小人劍,不在關鍵時刻把他捅死就很好了。

【擊殺化神期修士,進度增加2333點!】

擊殺提示音在腦海中響起,讓陸川緊張驚恐的心情瞬間如鮮花綻放 。

“真他媽刺.激!”

陸川嘀咕一聲,默默地將君子劍掛回腰間,並把青鋒劍從空戒裏面取出來。

楚修已死,最大的危機便解除了。

沒有理會旁邊趴在地上不停哆嗦的楚雲,陸川狠狠一劍向着座椅上的身體刺去。

嗤!

就像一張破敗的皮革,輕而易舉的便被青鋒劍撕開。


沒有鮮血,沒有骨骼,也沒有內臟,有的只是密密麻麻的蟲子。

這些蟲子通體漆黑,長得酷似血紋魔蟲,但體型要小很多。

“這是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