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兩年後,同樣的場景,同樣尖銳刻薄的她,而不同的是,這次站在她面前的人,不再是當年那個孱弱的少年了!

雲琪見眼前這擋路的窮秀才不僅不滾,還肆無忌憚的狂笑起來,頓時心中便是升起一股怒意,兩年來,可還沒人敢這樣藐視她!

青陽笑得披頭散髮,再加上他此刻身材大變,連聲音都是變得跟兩年前不大一樣,所以此刻雲琪根本就沒有認出來眼前這人。或者說,她根本就沒把當年那少年放在眼裡過,因為,她如今也是踏入了修王大道。

她不懼!她杏眼一瞪,一股怨毒從嘴角蔓出,將腰間的長劍猛的抽了出來,冷聲道:「剛回來就遇見你這麼不開眼的廢物,還真是晦氣!看來本小姐得教訓教訓你啊!」

聞言,青陽面色古怪,旋即再度狂笑出聲,那笑聲放蕩的在雲家門口迴響,帶著巨大的嘲笑之意,帶著無可匹敵的恨意,帶著令人髮指的寒意!

「狗改不了吃屎!」青陽停住了笑聲,淡淡道。

兩年前,她為了搶奪陽靈草,二話不說的便是抽出長劍對著青陽,並狠狠刺中後者的肩膀。而今兩年過去,她依舊是這麼蠻橫,不分青紅皂白,便是要劍指青陽,還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啊。

只是,這一次,青陽可不會再傻傻地站在原地被其刺中了。青陽怒了,徹底怒了,積累了兩年的不甘和委屈,在今天,他要完完整整的吐出來,他要討回當年那不公的一劍,他要討回那可恨的屈辱。

兩年前的屈辱,今日必洗!

青陽猛的抬起頭,眼神猶如實質般帶著滔天的殺意落在了雲琪的身上,那一瞬間,後者猶如被毒蛇死死盯住的感覺,渾身泛著冷意。

「雲—家—大—小—姐!雲琪!你可還記得青某!」青陽怒目圓睜,高聲冷喝。

今天來,就是為了接走父母,既然這雲琪來惹青陽,那麼青陽也不介意將對方徹底踩在腳下,讓她知道,什麼叫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你…」

那帶著滔天怒意的語氣,讓得雲琪眼睛瞪得大大的,那一瞬間,一道同樣不屈的身影在回憶里驀地泛起,猶如昨日發生一般,只是眼前這人,卻是比記憶里那人要高大得多,俊秀得多。

「青…你說你是青…!」雲琪驚恐地連連往後退,她想起來了,這人居然是青….居然是那個人!那個曾經讓她做了很多噩夢的少年!

她至今都忘不了那種眼神,那種讓她心悸的可怕眼神,那眼神彷彿燃燒著火焰,要將她生生吞噬一般。

「你…怎麼可能!」雲琪根本不敢相信,這人居然真的找回來了。

這一刻,那道不屈的身影和眼神,與眼前的青陽徹徹底底重合了起來。

青陽聞言淡淡的笑了,道:「怎麼?不相信么?」

「看來雲大小姐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啊!只不過呢…對於鄙人來說,那件事可真是沒齒難忘啊!」青陽聲音越來越高,臉龐也是變得猙獰了起來。

一股恨意毫無遮掩的顯露在青陽的臉上,從他修王以來,他還沒這麼怒過,今天是第一次!

「哈哈哈!我道是誰…原來是你這廢物!」雲琪徹底認出來了,自從他進入了修王門派修鍊后,她便是當驚受怕的,怕某一天,那人會跟今天一般,殺了回來。

因此,她做了不少噩夢。可是如今嘛…她也是有了靠山!她才不懼什麼赤炎神體,在她靠山面前,這赤炎神體就是個屁!

雲琪尖聲叫道:「廢物還是廢物!回來了還是廢物!你以為…就你加入了修王門派?!我告訴你,本小姐如今也是四清宗的關門弟子!」

青陽聞言不怒反笑了,這時候他倒是不急了,他要讓她知道,什麼叫絕望!

「噢?四清宗?哈哈哈!」還敢在青陽面前搬出四清宗,青陽連四清宗的精英華凌松都斬殺了,更何況一個加入四清宗的女人?

「笑!再笑!老娘削了你的嘴皮!」雲琪臉色氣得發紫,兇狠地吼道,同時一股強烈的殺機從其身上涌了起來。

轟!

「我已經是陽維境的修王大師!兩年前,我能一劍刺中你,今日,我也能再補你這賤命一劍!」雲琪冷聲說著,同時一股陽維境的氣息猛的爆開,一把長劍帶著強橫的氣勢向著青陽殺了過去。

(p:第二章時埋下的坑,在今天才是填了。不得不說,坑爹啊!哈哈,青陽終於要揚眉吐氣了,人生就該好好爽一把!) 冰寒的水相王氣猶如寒潮一般鋪天蓋地從雲琪的劍身暴涌而出,那般姿態簡直猶如洪水猛獸要將青陽生生吞滅一般。

吼!

「橙級三品,水劍吟!」

水汽暴漲,猶如道道水龍,張牙舞爪,那般氣勢,倒也是十分非凡,看來此女雖然生性刻薄,但在修王上的天賦也是不弱。

只是,就這種程度而已嗎?

青陽閉上了眼睛,連看不都不想看她一眼。對此,雲琪倒是冷笑連連,道:「哼哼,死到臨頭,終於知道後悔了吧!」

雲琪以為青陽看到這般威勢的攻擊后,心底已經放棄了。至此,雲琪心中也是十分暢快,哼哼,看到沒?兩年前你是一條廢物都不如的狗,如今你也一樣!

什麼赤炎神體?在我面前還不是得顫抖匍匐著!

雲琪得意的揚起了高傲的嘴角,手上的長劍更是帶著森冷的寒意,不帶絲毫留情的斬了過去,這一斬,她是想直接將青陽給滅殺了啊!

這女人,一如既往的狠毒!

然而,青陽是真的放棄了么?

陽維境的修王,在同齡人看來,的確是不錯了。但是…僅此而已,恐怕還不足以撼動青陽。

轟!

劍氣裹夾冰冷的寒氣,猶如怒龍般轟了下去,塵煙俱起。

啪!



一道清脆的響聲,陡然響徹雲家大門前。

那聲音,十分清脆,十分暢快,十分響亮,十分突兀!

剎那間,塵煙彷彿被擊散了一般,一道身影狼狽的衝出了塵煙,重重地被擊在雲家大門前。

一道五指紅印緩緩浮現在了雲琪那吹彈可破的臉蛋上,這時她驚恐地摸了摸自己的臉龐,瞳孔中充滿了濃濃的不可置信之色。

剛才發生了什麼?!

臉上熱得發疼的感覺刺激著雲琪,告訴著她,她被莫名其妙扇了一掌,她的眼神一瞬間變得跟毒婦一般惡毒,一股可怕的殺機瞬間從其眼眸中暴射而出,似乎要將煙塵里那一道沒有絲毫動彈的身影刺穿了一般。

「怎麼可能?!你…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混蛋,我要殺了你…啊!」雲琪像發了瘋一般尖叫起來,將掉在地上的劍狠狠抓了起來,旋即帶著一道殘影便是怒殺向了青陽。

一道更加強大的劍氣從劍身上傳來,那劍氣帶著無限的怨毒之氣,冰寒無比,似乎能冰封四周一般,天地間在此刻也是緩緩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冰劍碎天山!」

「啊!我要殺了你!」雲琪歇斯底里地沖向了青陽。

黃級王技!

對此,青陽眼皮抬都不抬一下,似乎在喃喃道:「剛才那一掌似乎輕了些,也罷,就算是為了剛才你那番行為的賠禮吧。」

「你以為,我還像兩年前一樣,是一個任人拿捏的軟柿子么?雲大小姐!」

「哼…接下來,該算算老賬了!」青陽的語氣在此刻陡然一冷,似乎從火熱的夏天轉化到了冰冷的寒冬一般,散發著攝人的寒意,那寒意彷彿還在黃級王技之上!

而此時,那冰寒劍氣帶著碎裂天山的氣勢,也是奔騰而來,猶如駕馭著千千萬萬的冰狼,要將青陽生生踏碎一般。

吼!

劍氣嗡鳴,直接將周圍的地面生生震裂起來,雲家大門前,此刻已經是一片狼藉。

「這一掌,是你當日在此處,辱我罵我,搶我靈草,刺我肩膀之仇!」青陽彷彿咬碎了牙齒,雙目也是充滿了無盡的恨意,變得通紅無比,一道寒若鉛鐵的聲音在雲琪不敢置信的面前陡然響起。

啪!

又是重重的一掌,這一掌,比之剛才還要更加響亮,猶如擊碎桌椅般響亮,那一掌,將青陽這兩年來積攢的怨氣和不甘通通釋放了出去!

一瞬間,雲琪的嬌軀就被青陽抽飛了出去,猶如斷線風箏般,更有絲絲血跡從其嘴角溢出,這一掌,沉重如斯。

「啊!」雲琪在背抽飛的一瞬間更是尖叫出聲,彷彿在恐懼,彷彿在呼喊,彷彿因為劇烈的疼痛使得她叫了起來。

但是,還沒完!

雲琪被抽飛出去的速度很快,但青陽身體的速度更快,唰的一聲便是再次來到雲琪的後面,帶著無盡的暴戾,青陽又是一掌,帶著沖帶境巔峰強者雄渾的王氣,鞭甩而出!

「最後一掌,是你千不該!萬不該!辱我父母!我說過,你如何辱罵我都可以,但是…你就是不能辱我父母!辱罵我父母,一個字!死!」此刻的青陽,猶如殺神一般帶著滔天的怒氣,那通紅的雙眼裡彷彿被殺戮和兇狠所取代,猙獰的臉龐上,有著淚水溢出,這一刻,他知道,兩年前的屈與辱,終於是報了!

報了!


就在那一掌即將抽到雲琪臉龐的時候,一道怒喝聲炸地而起。

我和總裁哥哥們 住手!」

旋即一道恐怖的王氣便是阻擋在了雲琪臉龐的面前,但是!有用么?沒用!

那恐怖的王氣有著堪比任督境強者的力量,但是!沒用!

青陽眼神猛的一瞪,一道更加恐怖的力量從掌間爆出,那是炎焱燃星訣的力量!

「啊!」青陽怒喝一聲,狠狠對著那阻擋的王氣扇了過去!

咚!

在來人不可置信的眼光中,青陽的一掌生生將其深厚的王氣擊散,那一掌,依舊沒有絲毫分差的落在了雲琪那兩邊紅印的臉龐上!

啪!

猶如扇在了天皇老子臉上的耳光,響亮得震雷一般,這一掌,似乎在詮釋著青陽這些年來所有的怒氣,千不該萬不該,你不該辱我爹娘!

雲琪這次猶如一道箭影被甩出了幾丈,而那一瞬間,原本那道出面阻攔的身影倒是反應迅速,以快得不可思議的速度將雲琪接了下來。

只不過…此刻雲琪的臉龐已經腫的不像話,其刻薄的嘴角在此刻更是有著大量的血液狂嘔出來,可想而知,那一掌的力道是多麼的重!

「雲妹…你沒事吧!」原來那接住雲琪的人,就是先前在城門口遇到的那個實力深不可測的年輕!擁有任督境強大力量的人!

他急忙地取出一顆青色藥丸給雲琪吃下去,而同時一道道雄渾的王氣也是伴隨著其手注入了後者的身體內,似乎在療傷。

嘩嘩嘩!

此刻,雲家大門前,開始騷亂了起來,先前那兩聲巨響,使得雲家所有人都是一驚,旋即便是都出來了,沒想到,在其大門口,居然有人敢如此放肆,扇了雲家大小姐的臉龐!

這簡直就是在打雲家的臉!

雲蒼含怒走了出來,見到雲琪這般模樣,立即擁了上去,怒道:「混賬!是誰幹的!」

那青色藥丸的效果似乎非常好,不到幾秒鐘,雲琪的臉龐居然開始消腫了,只不過此刻她的臉龐陰沉得像鬼一樣,眼睛里更是有著吃人的怨毒,直直的投射在青陽的身上。

「是他!青陽!殺了他!」

(p:給力啊,收藏多了些!爽了吧,三巴掌,這是賤人應有的下場!爽了就把推薦和收藏給我吧,兄弟姐妹們!俺補作業去了…tat) 雲琪話音剛落,無數道帶著濃烈殺氣的目光便是投注在了青陽的身上。

雲蒼在聽到青陽這兩個字后,身軀微微一震,記憶一瞬間倒退回兩年前,那一年,少年倔強的眼神似乎依稀如昨,只是,今日已經挺拔如松的他,再也無法和那孱弱的少年相比。

不過,雲蒼此刻的臉色依舊如烏雲般陰沉,管你是誰!如今,你居然敢欺我女兒,那我一定要你好看!

「居然敢這麼對待雲妹,我會殺了你!」沒等雲蒼髮作,那扶著雲琪的男子卻是輕聲開口說話,其聲有著一股神奇的魅力,一瞬之間竟是令得所有人都覺得他的話充滿了正義之感。

青陽眉目一挑,他能從那人的話音里聽到一絲絲危險的味道,這人不僅實力強,而且心機恐怕也不簡單!

「你是何人?此乃我與雲家之恩怨,外人何以多事!」青陽目光猶如刀鋒一般盯著那人,冷冷道。

「外人?!笑話,我乃雲家拜門女婿雲軒,今日你傷我未婚妻,你以為?我能放過你?」雲軒臉上終於有了一絲怒色,但那怒色卻是一閃而過,顯示了他很好的素養。

「雲賢侄,這廝該由老夫來斬殺!」雲蒼跨前一步,對著那雲軒道,語氣中頗有討好之意。

沒等其他人反應,青陽聞言卻是大笑,旋即又是冷冷道:「就你這老匹夫?」

「放肆!老夫當日仁慈放過你,卻是沒想到今日你卻反到門前來咬我雲家!哼,老夫今日定將斬你與此,否則難消今日之恨!」雲蒼勃然大怒,陰鳩的目光猶如毒蛇般死死盯著青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