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座小山呈V字形夾角,自然就形成了一個扎雷王子所說的「死胡同」。死胡同的兩邊都是光滑的岩石,在衚衕口,扎雷王子早就讓人用柵欄圈了起來,裡面養了三隻獅子,一公兩母。

那些人工飼養的羊,就是為獅子們準備的。一隻羊已經被吃得只剩下兩隻變角和四個蹄子,其他的都沒了。

這個柵欄連門也沒有,想要進去只有翻越柵欄。扎雷王子回頭對海瑟薇和吳雙說道:「你們兩個女孩子就別進去了!」說著,他率先跳進柵欄,譚萬山和郝仁也跟著跳了進去。

獅子們的野性尚在,看到有人進來就立即撲了上來。大概是他們經常見到扎雷王子和譚萬山,還有可能被兩人飼養過。獅子們一走進,聞到兩人的氣味,立即就收斂了凶性。

但是郝仁就沒有這樣的待遇了。獅子們從郝仁身上聞到了陌生的氣味,立即嘶吼一聲,然後向著郝仁逼近。 扎雷王子和譚萬山知道,以郝仁的修為,獅子根本傷不到他,所以他們也毫不在意,反而想看看郝仁是如何制服這些野獸的。

倒是吳雙和海瑟薇在柵欄外面看著,頓時驚叫起來:「老公(先生),小心!」

郝仁也看出這些獅子對他不懷好意思,他元神一出,一股強大的氣場頓時如波濤一想噴涌而出。

獅子們本來正準備加速撲擊,猛然間身子一滯,它們好像被當頭敲了一棒,一下子老實了。

氣場是人的實力的一種體現。獅子們一經察覺此人的實力遠勝過它們,那就只有乖乖地做三隻小貓。

如果要是人類面對比實力比自己強的對手,他們肯定不會象獅子那樣這麼快就認慫。他們有可能會想,我實力不如你,我可以有槍,或者我可以使用陰謀詭計,我可以背後放冷箭。

這就是人與畜牲的區別。

譚萬山心中一嘆。他自以為修為已經不錯了,也可以氣場如實質,但是想鎮住獅子這種猛獸,那是遠遠不行。



他與扎雷王子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懼意和喜歡。懼,是因為通過這一件小事越發顯得郝仁不好惹,如果與他為敵,那只有死路一條;

喜,是因為他們與郝仁的關係越來越密切,如果郝仁成了沙特王室的「駙馬」,那扎雷爭奪王位絕對勝券在握。

郝仁向著吳雙和海瑟薇揮了揮手:「你們倆還是不了解你老公啊!老公哪兒都去得,最多也是有驚無險,你們無需擔心的!」

吳雙嗔道:「你是誰老公?人家海瑟薇還是黃花閨女呢!」

海瑟薇雖然被郝仁佔了便宜,心中卻是象蜜一樣甜:「就是,先生的臉皮真是厚!走,姐姐,我們不理他了!」

兩人說走,卻根本連身子也不轉,仍舊在柵欄外看著。

郝仁向著扎雷王子和譚萬山說道:「殿下、譚師父,你們這裡養的獅子很乖嘛!」

「說我的獅子乖的,你是第一個!」扎雷笑道,「為了保持它們的野性,我讓人三天才扔進一隻羊來。它們一直處於飢餓狀態。這樣,它們既不會養肥,也不會喪失野性!」

郝仁點了點頭:「殿下把獅子養在這裡,用來看護這個神秘的地方,倒是很有效。這個柵欄裡邊,應該不會再有別的人來了!」

譚萬山則說道:「好了,我們到死胡同里看看去!」說著,他率先向衚衕的深處走去。

譚萬山一邊走,一邊從地上撿起一塊小石頭。在走到離衚衕底部還有大約十五米的距離時,他將石頭擲了出去。

奇怪的是,石頭飛出大約四五米的距離后,突然改變了拋物線的運動軌跡,也不是自由落體,而是向著來時的方向反彈,好像是撞到了什麼東西。

郝仁點了點頭,看來之前扎雷王子和譚萬山說的不假。

石子驗證過之後,扎雷王子繼續向前走。可是,當他走到離衚衕底還有大約十米的距離處,就再也走不到了。

譚萬山笑道:「郝仁,我還要試試嗎?」

郝仁也笑道:「你就免了吧!」

說著,他緩步向前走去。在走到離衚衕底部大約十二米的地方,他就感覺眼前似乎有一隻無形的手在推他。

郝仁放出神識。利用神識,他能探察到自己已經置身於一個強大的陣法之中。可是,令他疑惑的是,既然是陣法,為什麼沒有見到一件法器呢?

之前,郝仁見識過墨玉的「混元無炁陣」,那種陣法起碼用了八面銅鏡。此時郝仁將神識都侵入了死胡同兩邊的石壁上,也沒有找到一面銅鏡,或者與銅鏡類似的法器。

算了,不管這麼多了,先走走看吧,看看能走多遠!郝仁依然放出神識,仔細探察著周圍細小的變化,同時緩緩地向前走。

隨著郝仁越走越遠,他身前那隻無形的手也越來越有力。最初,他覺得阻力只象是一縷清風,但是慢慢地,清風就變成了溪流。等到他離衚衕底還有五六米的時候,溪流漸變成海洋的怒濤,直把他往後推。

郝仁牙一咬:「我就看你的阻力能有多大!」

等他再走出三四步的時候,那股阻力已經成了一堵牆,讓他再也無法前進哪怕一厘米。此時,郝仁離死胡同的底部還只有不到四米。

奇怪的是,郝仁不僅腳步邁不進去,他的神識同樣無法滲透這最後的三米多範圍。雖然他一眼就能看透到衚衕底,但是很多時候他寧願相信自己的神識,因為眼睛看到的都是表象。

神識都無法探察,那麼眼睛能看到的東西,都是布陣之人想讓你看到的東西。這就說明,這個衚衕必然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回去吧!」郝仁自知修為不夠,也就不再堅持了。

郝仁沒有回頭,而是一步一步的緩緩後退,期待著眼前能出現奇迹。可是結果很讓他失望。什麼也沒有看到!

郝仁就這樣退著,一直退到扎雷王子和譚萬山的身邊。

「老公(先生),你沒事吧!」扎雷王子還沒有說話,吳雙和海瑟薇已經關切得迫不及待了。

「我沒事!」郝仁擺手笑道。直到此時,他才第一次回頭。

聽到郝仁這麼說,吳雙和海瑟薇這才放心。如果郝仁不說話,她們都準備跳過柵欄來。

譚萬山由衷地佩服道:「沒想到啊,郝仁你竟然比我多走了四米多!看來你的修為已經達到化神境了。而且,你的真氣也很充沛,竟然沒有一點窒息的感覺。而我當時差一點就憋死在裡面!」

郝仁一聽:「還有這事,我怎麼一點也沒有感覺氣悶啊!」

譚萬山一拍大腿:「要說什麼是秘密,你才是!你比這個死胡同更令人費解!」

扎雷王子問道:「老譚為什麼這麼說?」

譚萬山一指郝仁:「人家年紀輕輕,修為竟然遠勝我這苦修幾十年的。而且,地球上靈氣十分稀薄,他體內的真氣竟然象海洋一樣洶湧澎湃!太逆天了!」

「我會告訴你,真氣都是從玉中吸取的嗎?」郝仁心中暗笑:「我的丹田之中若不是寄棲了息壤,我到現在還是個瘸子呢!」 章節名:第001章龍身被毀(上)

九天之上,眾龍之界,仙霧繚繞,如夢如幻。一處深藍幽潭旁,一團紅色火焰一閃而過,停在了幽潭上方,此時才看清,原是一條成長期的火色赤龍。

赤龍盤旋於幽潭之上,忽遠忽近,忽高忽低,似乎在這幽潭之中尋找什麼,卻始終一無所獲。

漆黑龍眼之中閃過失望之色,隨即火色龍尾一轉,赤龍便幻化成一少女模樣踏空而立。

少女十七八歲模樣,一頭火紅長發,一張精緻小臉,額頭眉間一顆璀璨紅靈石,身著一件墨色抹胸輕紗,無風自舞,勾勒出女子玲瓏有致的曲線。

她便是龍王唯一的女兒,龍界公主,龍唯心。

「公主,這幽潭沒有食物。」

一身著青色鎧甲的侍衛,標杆般站在幽潭旁,向那踏空而立的龍唯心喊道。

龍唯心聞言,頃瞬間便來到侍衛面前,眨著一雙明亮如孩童般的清眸,看著那侍衛,可憐巴巴地開口道:「可是本公主已經十年沒有吃東西了,肚子好餓。」

「公主乖,王上的話您忘記了嗎?這三十年為了您的龍體,您不能再吃東西了。」侍衛一邊勸說著,一邊想起了十年前,因為守衛的疏忽,他們的這位公主,龍口大張,一口氣吃掉了整個龍界十年的食物,導致差一點爆體而亡,為了公主的龍體健康,龍王便下令,三十年不許她吃任何東西。

「嗚嗚……」一聽到不能吃東西了,龍唯心便「哇」的一聲,嚎啕大哭起來,眼淚,鼻涕,口水統統順流直下。那樣子彷彿一個三歲孩童吃不到糖果一般。

沒錯,這龍唯心雖是一副十七八歲少女模樣,可心智卻與三歲孩童無異。原本,她也是一條聰明伶俐的小龍,有著極高的龍族靈力修行天賦,僅僅三百多歲的她,便可對戰修行了七八百年的哥哥姐姐而不敗,只可惜,一百年前一覺醒來后,莫名其妙的就丟了神魂,變成了今日這般模樣。

自丟了神魂后,龍唯心便成為了萬年不遇的吃貨龍,遇見食物便邁不開腿,走不動路。

「公主。」

正當侍衛被龍唯心的眼淚弄得手足無措之際,一聲渾厚之聲傳來,不遠處一身紫袍白髮的中年男子踏步而來。

此人便是龍界左右長老之一的左銘,同右青一起做為龍王的左膀右臂的存在。

「左長老!」侍衛恭敬的低頭行禮道。

「左叔叔!」龍唯心見到來人後,立刻破涕為笑,奔向左銘的身邊。

「公主乖,叔叔帶你去玩。」左銘面帶慈愛笑容,撫摸著龍唯心的頭,輕聲說道。

龍唯心拚命點頭,在她的心裏面,左叔叔是九天之下最好的人,比她的父王,比右叔叔,比所有人都要好,因為只有左叔叔會偷偷的給她好吃的。

龍唯心像個孩子般拉著左銘的衣袖歡快地離去。

留下那守衛幽潭的侍衛,暗自嘆息:龍王應天命劫數投胎去了人間,龍界雖然由兩位長老左銘與右青共同執掌大局,但這公主,雖心智不齊,卻是一身極高的修為,怕是除了左長老以外,再也無人能奈何得了了。

龍神古潭,一汪清水清澈見底,潭面微波粼粼,潭底水草茵茵,這龍神古潭比起那幽潭來,雖小了許多,靈氣卻是濃郁了不知多少倍。

龍神古潭周圍更是花團錦簇,綠草如茵,龍神古潭正中間,一朵水藍色的蓮花,淺藍靈氣流轉生輝,藍蓮之上,一顆貌似珍珠的乳白色球體,包裹在一層朦朧的光暈之中,懸浮空中。這龍神古潭之中的靈氣,便是由這乳白色球體為中心,散發而出。

龍唯心和左銘站在距離龍神古潭一定距離的地方,駐足停步。

「左叔叔,這是什麼?」龍唯心指著面前的白色球狀發光體,眨著眼睛疑惑地問道。

「那是龍珠。」左銘神色複雜的看著那包裹在氤氳靈氣之中的龍珠,輕輕開口。

龍唯心歪了歪頭,將拇指放到那緋紅的雙唇中間輕輕吮吸了一下后,問道:「父王說,龍珠是寶貝,可是龍珠為什麼是寶貝呢?」

左銘嘴角勾出幾分詭異的笑意,終於等到了這一天,低頭看向龍唯心,開口道:「龍珠當然是寶貝,因為它是這九天之下最美味的食物。」

龍唯心一聽,頓時雙眼冒光,吞了一口口水,貪婪的看向那藍蓮上空的龍珠。

「公主想要吃的話,去取就是了,左叔叔還有事,就先走了。」左銘慈愛的拍了一下龍唯心的頭后,轉身離去,轉身後,臉上的慈愛之色瞬間便被陰險狠辣的笑容所取代。

龍唯心目不轉睛的盯著龍珠看,一步一步向前走去,腦中閃過的全是那句「九天之下最美味的食物」這句話。

起身一躍,化作一條火色赤龍,發出「吼」的一聲興奮長鳴,沖著那龍珠便急速飛去。


原本離開的左銘,此時卻正隱在一顆參天古樹後面,看著龍唯心飛蛾撲火般的朝龍神古潭飛去,一邊嘴角輕輕上翹,勾出姦邪的弧度。

在剛剛飛至這龍神古潭的邊緣,一股無形的駭人氣息排山倒海而來,差點直接將龍唯心掀飛出去,猛的向後一退,火色龍身狠狠一顫。

「哎呦!」

龍唯心努力的穩定了身形,咬牙扛了下來,難道好吃的都是這麼難拿到嗎?

再看了一眼那籠罩在朦朧靈氣中的龍珠,龍唯心再次吞了一大口口水。

不行!

她一定要吃到這九天之下最美味的東西。

「吼」

昂起龍頭,憤怒的吟鳴一聲后,釋放出大量的靈力修為,速度提升至極致,狠狠的向那龍神古潭衝去。

「噗」的一聲,像是捅破一層窗戶紙般,龍唯心穿過了那最外層的禁制,還未等她露出笑容,忽然,雷聲陣陣,閃電交加。

「轟隆隆」

「咔!」

先是一聲轟鳴的雷聲,這古神龍潭原本清澈見底的水,迅速在藍蓮周圍以黑如墨的顏色被替換,散漫開來。

接著一聲晴空霹靂,直衝龍唯心而來。

眸光之中亮光一閃,赤色龍身瞬間向左一偏,雖險險躲過,卻是嚇壞了心智只有三歲孩童般的龍唯心,她自出生四百年,也從未遇見如此驚險之事。

然而,這才只是開始。

「咔!」

「咔!」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