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隻以剛力重擊而聞名的大妖怪走到周圍看熱鬧的桃源鄉妖怪們讓開的一大塊空地上,面對面相視一笑,然後轟然坐下,各自拎起了一隻大酒罈,樂呵呵地划著拳拼起了酒。

見他們兩個正面杠上,鬼神們又歡呼哄鬧了起來,嘈雜的笑鬧聲隆隆作響。

「欸?中也先生剛才說了什麼呀~?」在各種幾乎掀翻屋頂的鬼吼鬼叫聲中,日和幾乎什麼都沒聽清,不由好奇地扒在扭頭鬧彆扭的店員先生的手臂上,試圖彎腰去讀戀人的唇語。

「嘖,什麼也沒有。」

抬手蓋住小姑娘寫滿好奇的金眸,中原中也沒好氣地揚聲道:「還有,別跑題啊!剛才沒說完的計劃現在可以繼續了吧?」

「雖然『鬼神日行』有二百八十五名大妖怪,十三隻半步鬼王級大妖怪,再加上你和我兩個鬼王級——也就是說,僅僅只論大妖怪的戰力,確實是十分充足。」

「但最關鍵的問題,還是『千鬼夜行』中統帥級別…或者說至少五隻以上的鬼王到底怎麼才能擊倒。」

其實神明大人心裡非常清楚,自己即使經歷過了烏魯克的旅程,也並沒能完全回到換代前的那種巔峰狀態。

不過,導致『無法回到超越鬼王級的巔峰實力』這個問題的真正原因,並不是歷練不足或者別的什麼因素的干擾影響,而是一個說起來最簡單、卻也最難達到的條件——

軀體年齡。

以人類年歲來算,換代后至今還是少年的荒神大人目前軀體年齡甚至還差幾天才到十七歲,距離巔峰時的二十幾歲青年模樣還遙遠過了頭。

倒是治癒系的少女姬君,在覺醒成為鬼王之後,憑藉溫度與日輪一般熾熱的陽炎和超一流的恐怖治癒力,晴天時的實力甚至在平安京時期鬼王級大妖怪中都能佔得一個前列席位。

但比起換代前的自己能與鬼王狀態下憤怒的日和輕鬆打成三七開勝率的實力……

現在的店員先生即使不做任何留手、全力以赴地發動攻擊,也只能和認真迎戰的鬼王姬君達成『四六開』這種不上不下的僵持局面。

——不過,無論是勝率『三七開』還是『四六開』,都也僅僅是小姑娘這種最難對付的治癒系鬼王才可以做到。

根據昨晚探查時對上羽衣狐『千鬼夜行』那支主力隊伍時的記憶,中原中也覺得自己最多可以一次性對上三隻鬼王級的傢伙,而且也確認作為大將的日和直接對上羽衣狐的勝率也很大。

但到底還是在意小姑娘口中『五隻或者更多』的鬼王級,經過晴明公的教導,中原中也很清楚所謂的『半步鬼王』和真正『鬼王級』的實力差距到底有多大。

預估之外的鬼王級妖怪或者惡鬼出現,必將會對鬼神日行造成沉重的打擊。

與經常自相殘殺、甚至弱肉強食的京都『千鬼夜行』魑魅魍魎不同;封閉了幾百上千年,留存至今的桃源鄉幾乎已經成為一個獨立存在的極樂小世界——

誕生在這樣和樂安寧的凈土繪卷之中,『鬼神日行』不僅將生活在其中的每一隻生靈都視作『家人』般的存在,就連是作為守護者存在『鬼神日行』自身,也根本經不起任何關乎性命的損失……

「???」

剛開始估算自己能不能一對五強行攔下千鬼夜行里所有鬼王級,赭發少年的思緒卻忽然被笑眯眯張開手指輕輕在自己眼前晃晃的少女姬君打斷了。

垂眸看向趴在自己手臂上、似乎一點也不擔心討伐計劃的小姑娘,神明大人不由微微挑起了眉,拿起面前案几上的酒盞:「嗯?怎麼,想好怎麼辦了?」

「嗨~」

這麼軟乎乎地應答著,沒有絲毫懼意的日和眉眼彎彎望進戀人的藍眸:「不過區區五隻鬼王級,哪怕再翻作一倍之數,亦無需畏懼。」

無形之中,一種語言難以形容的奇異氣勢伴隨著黑髮姬君輕緩柔軟的語調,展現在微微怔住的中原中也面前——

「蜃氣樓,半步鬼王級大妖怪五員;」

「由曾作為晴明大人式神存在、而後被釋放的女妖怪們組建的女子會,鬼王級大妖三員,半步鬼王級七員;」

「京都里世界下町,半步鬼王級惡鬼一員,大惡鬼四員;」

「東京浮世繪町奴良組,鬼王級大妖一員,半步鬼王級大妖三員,大妖怪十數員,中級以及低級魑魅魍魎百員;」

「御影神社,神明一員,鬼王級大妖怪一員,半步鬼王級大妖怪一員;」

「日暮神社,大巫女一員,半步鬼王級大妖怪一員;」

「並且,為了扼制並阻止鵺誕生后再次逃跑——在昨日午後出發去往京都探查之前送出的信箋,已確認上達高天原、下至地獄與黃泉。」

從幼年起就在為這一日做盡所有準備,少女那雙耀金眼瞳之中,赫然跳動著與戰意燃燒時的神明大人如出一轍的狂傲之意。

「桃源鄉累積了數代的仇與怨,皆由吾來斬卻。」

鬼王姬君揚起了明媚至極的笑容,用柔軟而甜蜜的恐怖語調作出宣誓:「無論尚未誕生的鵺到底有什麼野望,吾必將於七日後,將其與『千鬼夜行』一併!」

「——徹、底、粉、碎。」

※※※※※※※※※※※※※※※※※※※※

(這就是小日和的——最!強!人!緣!)感謝在2020-12-0605:11:29~2020-12-0706:07:01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沐琉璃20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劍村村口!

隨著劍陣被嚴經緯破解,已經沒有殺伐的劍氣阻攔眾人的步伐。

眾人剛剛踏入劍村,就看到劍村大長老為首的一群人,朝著村口位置走了過來。

「劍甲來了!」

「那人,就是劍村的大長老,劍甲!」

「以劍甲的實力,無法布置出劍村的劍陣,恐怕這劍村背後,還有高人存在!」

在眾人的議論聲中,大長老來到了眾人面前。

他的臉上帶著笑容,在眾人身上一一掃過,最終在嚴經緯身上多停留了幾秒鐘,然後再度看向眾人,緩緩道:「我知道諸位今天我們劍村的目的,不過,有些話,我要提前告誡諸位。觀望神劍出世,我們不會阻攔,但是,若要對神劍產生覬覦之心,那就要好好想想會承受什麼樣的後果!」

威脅!

眾人臉色一凜,他們從大長老劍甲口中,聽到了濃烈的威脅之意。

太明顯了!

也就是說,劍村允許他們觀望神劍出世,但是,不允許他們對神劍產生任何覬覦之心,一旦對神劍起了貪念,那……恐怕會將命留在這。

「言盡於此,各位,裡面請!」

說完后,大長老做出邀請的手勢。

眾人也就跟隨著大長老進入劍村之中。

「大長老,聽聞你們劍村有一座劍壁,上面有各路劍道高手留下的劍痕,現在趁著神劍還未出世,可否允許我們去參觀一番?」有人主動詢問道。

這消息,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

能夠在劍村的劍壁之上留下劍痕的,都是天下劍道的各路高手,來觀望的人,其實絕大多數都沒有能力在劍壁上留下劍痕,所以都想親眼看一看。

「沒問題,劍乙,劍丙,你們帶他們去看看!」

「是,大哥!」

劍乙和劍丙是兩名老者,他們是劍村的二長老,三長老。劍村總共有十名長老,他們以劍為姓,以天天干「甲乙丙丁午己庚行壬葵」為名。

「現在距離神劍出世還有一段時間!」大長老劍甲看向眾人,緩緩道:「大家可以在村子里自由活動,但有兩個地方不允許去,第一個是劍村的祠堂,第二個是這條路的盡頭!」

劍村大長老指著一條青石板路。

這條路,直通劍湖。

劍村有很多條路都通往劍湖,但是大長老指著的這一條路,盡頭是幾間小木屋,那裡是劍湖風景最好的地方,也是主人和安琪小姐來了之後住的地方,劍村誰也沒有資格去那裡住。

「走吧,大家先去看看劍壁!」

想去觀望劍壁的人很多,包括在場的一些帶頭強者,譬如劍島的大島主,三島主,以及重劍門掌門,東海劍閣二閣主等人。

當然,也有人曾經看過劍壁,所以也就順著其他路前往劍湖。

「老友,有件事,我想拜託你!」

眾人散開后。

劍痴南陽帶著他的孫子,主動走到了大長老劍甲面前。

「什麼事?」

對於劍痴南陽,大長老劍甲並不陌生,南陽一生痴迷劍道,而劍湖,又是孕育神劍的寶地,所以這裡是南陽當年經常光顧的地方,他和大長老劍甲的關係,也還算不錯,算得上老朋友!

「找個安靜的地方吧!」

南陽開口道。

「那這邊走!」

大長老劍甲心中疑惑,邀請南陽走到一處安靜的院子里。

「噗通!」

南陽剛剛進入院子里,就噗通一聲對著大長老跪了下來。

「南陽,你這是……怎麼回事?」

大長老大吃一驚,連忙要攙扶起南陽,可這個時候,南陽開口了:「老友,用不了多長時間,我就會油盡燈枯,徹底離開這個世界。」

「什麼?」

大長老大吃一驚,他看向南陽,很難判斷,南陽竟然油盡燈枯了?

「歲數到了!」

南陽緩緩搖頭,苦笑道:「而且,由於我太痴迷劍,留下了太多的老傷,聖君層次,我是永遠達不到了。我的一生,其實沒有什麼遺憾,唯一遺憾的,就是我孫子痴兒。唉,若我離開這個世界,我孫痴兒恐怕會成為眾矢之的,所以我想擺脫老友你收下我孫兒入劍村,這樣,誰也不敢欺負他!」

一旁十五六歲的年輕男孩,眼神里充滿了悲傷。

他早就知道自己爺爺要離世了,這種知道親人要離世,卻無能為力的感覺,很難受!

大長老深深的看了一旁的年輕男孩一眼,他自然知道眼前這個男孩的身份,南陽一生未娶妻生子,這個年輕男孩,是十多年前南陽收留的一個棄嬰,並不是他的親孫子,不過……他卻一直把這個年輕男孩當成親孫子來養,並且給他取了名字:南痴。

對於 「咔嚓!」

想象中的巨響沒有出現,倒是於門主手中的巨劍,和陳天龍手中的宋家寶劍,在迸發出一道火花的剎那,同時斷裂成兩截!

與此同時,陳天龍身形驟然到跌出五六米遠。

反觀於門主……

雖然沒有炸響出現,但兩把劍碰撞之時,那股強大的勁力就已經順著劍身,湧入到了於門主的身體,並摧毀了於門主體內的五臟六腑。

他的人雖然還站在原地,但七竅卻在不斷流血。

更巧的是,其中一截斷劍,炸裂的瞬間,直接插進了於門主的心臟里。

於門主當場斃命!

望著場間的情形,周遭眾人愣了許久才回過神來!

「這是……贏,贏了?」

宋尋藝喃喃出聲,半晌沒敢相信。

因為在所有宋家人看來,今天都是宋家的滅頂之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